219 兴兵围剿/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毛现在的身份非常微妙,一方面他是同治小皇帝的童年玩伴,另一方面他也是两宫太后有意识储备的一个人才,

你们显学不是不让皇帝学西学吗,你翁同龢不是盯皇帝很紧吗,那我可以让皇帝身边的人学习啊,而二毛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人选,年龄小、聪慧、还是个太监,各方面都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在理想状态下,二毛的西学就是皇帝未來执政的一个助力,当皇帝遇到西学方面的问題后可以随时咨询他,

当然了,等到皇帝年纪大了可以亲政了,这些儒生们也就再难左右皇帝了,到时候显学和西学,皇帝的就可以随心意去选择了,

想法很完美,但是人世间完美的东西往往就会有瑕疵,就比如说二毛,这个孩子现在已经被肖乐天彻底洗脑,成为了西学最忠实的弟子,而且还认了富慧当干娘,肖乐天变相就成了他的干爹,

更让人担忧的是,随着老祖宗的秘密调查,他们发现二毛在入宫之前就已经受过肖乐天的恩惠,就连二毛进宫的这个名额都是肖乐天花钱给疏通的,

最让人担忧的就是忠诚,别看二毛嘴上说忠于皇室,但是心底里面忠于谁,谁能说得清呢,可是就算是心有怀疑,朝廷还不能掐断二毛这条线,如果二毛出了意外,那就证明朝廷是铁了心要跟肖乐天决裂了,

可是朝廷做好了应对肖乐天报复的准备了吗,先别说什么肖乐天当海盗去,就看看这漫天的传单,还有最新出炉的民知报,肖乐天的手段就已经让人瞠目结舌了,

“二毛啊,这四条是肖乐天告诉你的,你们之间是怎么联系的,”慈禧幽幽的说道,话音里的寒意都能冻成冰块了,

无论二毛如何胆子大,如何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他毕竟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孩子,面对皇权他还是会害怕的,一听语气不善赶紧磕头,浑身抖如筛糠一样结巴的回答道,

“奴……奴才,都是在干娘家写的书信,是用干娘家的快马跟干爹通信的……这就是最新的两封,奴才刚刚才接到……”

肖乐天和二毛之间的明面通信,两宫太后其实都能看见,这本來就是一场作秀,在一封封的信件里,肖乐天无时无刻不在劝导二毛要忠君爱国,让他多学西学报效朝廷,

当然了,信件中他还展望了工业特区的未來,把海洋贸易和工业化的好处吹的跟花一样,有时候连太后看了都有点动心,

今天当最新的两封信件摆在案头之后,大家才发现其中一封信居然就是给太后、皇上们看的,信里面肖乐天的口吻异常的严厉,那种愤怒甚至力透纸背,钢笔都把纸张给戳破了,

“无耻,极度的无耻,有什么矛盾冲我肖乐天一个人來啊,动我的女人算怎么回事,我内宅的媳妇招谁惹谁了,”肖乐天已经气的语无伦次了,他用笔墨在信中咆哮,

“我肖乐天的底线就在这里,一步都不会让,你们敢让我绝后,我就绝了这个朝廷的声望,大不了就是一个死,同归于尽又有何妨……”

信还沒有看完,慈禧就已经发飙了,她啪的一声把信纸拍在桌上厉声怒骂“大逆不道,这是天生的叛逆,这跟那些无耻的西夷有什么不同,都是一丘之貉……”

“我以前还对他的身份有所怀疑,现在看來他还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二鬼子,满脑子里居然一丁点忠君爱国的天理良心都沒有,就算他沒受过大清的好,难道他的祖宗也沒吃过大清的粮吗,”

慈禧盯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二毛,恨不得上去一脚踹死他,可是想想他还有用处也就作罢了,

“底线,他肖乐天手里有什么,还敢谈什么底线,无非就是流寇手段加上无耻的泼脏水罢了,你以为朝廷会在乎吗,我是真不想多事,想着让这些臣子们都安生一些,你肖乐天也够发财了,沒有大清的护佑你还想开洋行赚银子,你那每一分银子不都是从大清身上赚來的吗,”

“不知道感恩的狗奴才、二鬼子,现在居然还妄想割大清的塘沽城,做梦,这就是做梦……”

不光是慈禧愤怒了,慈安太后、恭亲王甚至小皇上都愤怒了,同治帝气呼呼的说道“你去给他肖乐天回信,前三条朝廷可以包容了他,但是第四条那就是休想,大不了朝廷不要这个体面了,也要派兵剿灭了他,让他不要心存妄想了……”

谈判到这里就沒法继续了,肖乐天开出的条件是朝廷根本沒法接受的,养心殿里的诸位终于下决心准备清剿了,

当二毛被轰出大殿,灰溜溜去传口信之时,殿内已经开始准备推演调兵的计划了,

“天津八旗都统梅勒哪里,共有马队三千步军两万,其中半数装备了洋枪,想剿灭一个小小的洋行还是不成问題的……”慈禧说道,

“现在关键是看洋人的态度了,你们总理衙门这段时间要和东交民巷各国大使提前交涉好了,就说朝廷自然会保护洋商的利益,让他们压制本国商人不要和肖乐天一起作乱……”慈安想的更谨慎一些,

“只要咱们的行动隐秘、迅速,让各方势力都來不及反应就把肖乐天拿下,就绝对不会有什么纰漏的,就算是洋人也得捏着鼻子认账,”

小皇帝的目光依然停留在大海上“海船怎么办,如果肖乐天乘船袭扰海岸线怎么办,”

这时候恭亲王也笑了“皇上不必多虑,以现在的天气海河已经封冻,如果我猜的不差的话,渤海也要有凌汛了,想出海可沒那么简单,就算侥幸让他逃了,攻击京畿之地也是不可能的,至于其他地方只要提前做好防备,影响应该不会很大,”

慈禧咬着牙说道“就算有影响也不怕,那个肖乐天顶天也就几百护卫,再闹也无非是抢掠点银子人口罢了,十多年长毛之乱咱们都挺过來了,现在还怕一个小小的二鬼子,剿灭了他……”

至此,满清朝廷达成了共识,还沒等二毛的密信写完呢,给天津八旗都统梅勒的秘旨已经快马上路了,

当天晚上春十三娘就已经得到了最新的情报,当她知道将有两万三千名八旗部队准备围攻塘沽后,不敢怠慢信鸽连夜升空直奔塘沽而去,不仅如此京城内刑堂所有中高层都被汇集在酒庄之内,密会一直持续到天明,

沒有电报,也沒有无线电,这个时代的战争考验的就是统帅的个人能力,想要事事都请示肖乐天是不行的,方面大员就必须要有临机应变的能力,

本來在肖乐天的推演下,许肖乐天这一方漫天要价,自然也允许朝廷坐地还钱,谈判跟买卖双方杀价沒啥区别,可是他低估了这一连串事件对朝廷的刺激了,一个小小的塘沽居然连着两次发生暴乱,这已经让朝廷丢光了面子,

事实上,就算是再成熟的政治家,也都有应对失当的一刻,只要是人就有情绪崩溃的可能,肖乐天实在是太高估满清高层的城府了,

庞大的国家机器一旦调动起來,那就是雷霆万钧的碾压之势,先不说直隶附近还能提供多少援兵,就梅勒手里这两万多军队,只要排开阵势都不可能是肖乐天能够对付的,最危险的时刻已经來临,

“弟兄们,现在就是十万火急的时刻,我有一个计划,就看你们敢不敢干了,”在一夜乱哄哄的议论之中,春十三娘做出了一个极其大胆的决定,她要把这场宣传战升级,她要把民知报和传单大战扩散出直隶,向南方长江流域覆盖,

“干了,既然朝廷不要脸,那咱们就玩一把大的,让他们在全国百姓面前脸面尽扫,就是先生说过的那句话,民心这东西朝廷少一分,别人就会多一分,五十万湘军可就正等着这个机会呢……”

“妈的,干了……”所有人一致通过了这项计划,

清早的时候,薄薄的丝绢被塞到细小的竹筒中,信鸽带着竹筒飞向南方重镇上海,飞向正在南方执行任务的灰胡子刘琅将军,

于此同时,隐蔽在京城周边的所有秘密印刷据点开始刻蜡纸准备印刷,早上七点的时候最新的民知报和传单已经开始了印刷,仅仅一天的时间一万张民知报和数不清的传单已经准备好了,新一轮的反击马上就要开始,

这是异常平静的一天,顺天府的衙役和九门提督的士兵们全天沒有发现一张传单和民知报,那些神出鬼沒的游击队居然全消失了,这可真是一个难得的轻松日子,当值的士兵差役们无不约好了晚上去喝一杯,庆祝來之不易的清闲,

可是当太色刚刚擦黑,他们面前的铜锅涮肉水刚翻花之时,一个不幸的消息传來了,那些神出鬼沒的游击队根本就不是停火,他们是在准备弹药,最新一期民知报已经新鲜出炉,而且一下子就烫到了所有百姓的嘴,

“天爷啊,朝廷要派兵入塘沽,天津八旗都统梅勒带领两万三千白旗铁骑,准备包围塘沽城,要血洗塘沽城,要诛杀肖乐天和所有从贼者,”

“朝廷已经把肖乐天定位成叛逆,要兴兵剿灭了,哎呀哪里不是华洋混居的地方吗,洋人会统一大兵清剿吗,”

整个京城都沸腾了,紧接着京城周围所有人县城、乡镇也都炸锅了,这个劲爆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向整个直隶覆盖,而且如脱缰野马一样飞向了大清国的其他地方,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