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火烧连营/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代战争由于通信技术的落后往往会出现很多的意外,地理上的距离越远意外产生的概率也就会越高,虽然信鸽技术已经伴随了人类上千年但是这种技术并不是完美的,鸽子偶尔出个意外也是很正常的,

就比如说朝廷派周道英、二毛紧急和肖乐天谈判的情报,居然沒有传到肖乐天的手中,天知道那只鸽子是抽风了、迷路了还是被那个猎户给射下來了,反正肖乐天知道了曾国藩北上的消息后,他就决定破釜沉舟大干一场,

天津城外,八旗大营,所有士兵已经做好了出征的准备,明天一早精选的一万虎贲就要向东杀去,包围塘沽港血洗乐天洋行,

自古打仗就是烧钱,这一点在晚清时期表现的尤为明显,当兵吃粮天经地义,平日里养兵的时候你只要一天三顿粗茶淡饭也就能糊弄过去了,但是在战时可沒那么简单,想让兵大爷们卖命不用银子激励可不行,

鸡鸭鱼肉、豆腐鸡蛋、整车的白米白面,还有各种各样名目繁多的赏赐的银子,都要提前准备齐全了,士兵冲锋要记赏、挂彩了也要记赏、传令兵几十里上百里路的來回跑更要记赏,

记赏还不算完,有时候战斗打到激烈之时,记赏都不行,你得亲自把银子抬到当兵的面前,亲手分到兵大爷的手里,那时候才能激励士气呢,要是沒有银子就想让别人卖命,轻则一哄而散,重则临阵倒戈趁乱宰几个军官也是有可能的,

天津八旗都统梅勒这段时间净忙活银子的事情了,天津卫的官库已经快让他给搬空了,这么好的发财机会要是不抓住了,他可就白当这个官了,

“姥姥的,想让弟兄们卖命,沒银子可不行,谁也甭提贼匪多少这个事儿,反正塘沽绿营算是彻底被打趴下了,这可是不弱于洋人的悍匪啊,不多带点兵能行,不多准备点银子能成,”梅勒现在喝的眼神都迷离了,跟他围坐在一起的正是手下几名得力的心腹,

“大人说的是,天底下就沒有动兵不给钱的道理,这些年光看曾剃头他们发财了,咱们正经满人却靠边站了,这次说什么也得找补回來……”

“沒错……让那些文官跟兵部扯皮去,那些帐花子们动动笔就赚钱,咱们这可是提着头的买卖啊……干了,满上……”

一桌人舌头都短了,喜气洋洋的满眼都是银子的光芒,在他们的心目中,就算肖乐天战斗力再高,洋枪再厉害也不过就是二百人罢了,一万多八旗健儿摆开军阵如泰山压顶一样的硬推过去,就沒有一丁点输的道理,

梅勒喝的满头大汗,他敞开怀散散热气嘴里嚷嚷道“那个谁谁谁……派人去营地里面看看去,虽说今天爷给兄弟们改善改善伙食,但是明天还要出征呢,谁都不许喝多了……”

说到这里梅勒眼睛溜到旁边桌上的木托盘,那里面满满的全是鹰洋,都是从官库里提出來的洋钱,梅勒伸手抓了一枚轻轻一吹,耳边顿时响起银币特有的嗡嗡声,

“好玩意啊,人家洋人的玩意就是好,钱币都铸出花來了,再看看咱们大清的银锭子又沉又笨重的,怎么不学学人家洋人,”

“嗨……您老还不明白那些汉人龌龊官的心思,要是都改成这种洋钱了,他们上那里去赚火耗,这还多亏了雍正爷呢,要不是他老人家搞火耗归公,这帮文官更得发死了……”

“就是就是,我听我家太爷说过,当年九龙夺嫡的时候,八阿哥暗中搞小朝廷,不老少的官全都向八爷效忠了,那时候八爷党一年光火耗敛财就不下百万两……”

聊着聊着梅勒突然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哎,我说哥几个啊……这次从天津官库里调银子为什么有这么多洋人的银币啊,我估摸着至少五成了,难道现在满天津都用洋钱交税了,”

几名弟兄一琢磨还真是,借调军饷的时候确实看见官库里面一半多都是这种洋钱,官仓里都有这么多了,可想而知民间又得有多少了,

“大人您管这个干嘛,这是文官们操心的事情,咱们喝酒,接着喝酒……”

夜色越來越深了,军营里逐渐恢复了平静,除了梅勒他们这些高层军官其余的官兵都已经进入了梦乡,就在时针指向凌晨一点之时,大营外的枯草突然动了一下,一个身披稻草伪装衣的人影偷偷的靠近了军营,

人影越來越多,如同黑夜中的鬼魅一样从四面八方接近了大营,木质栅栏根本就挡不住他们的脚步,轻飘飘的如同鹞子一样翻入军营,

看守营门的士兵缩着手无聊的望着黑夜,突然从他身后一只黑手死死的捂住他的嘴,锋利的匕首从肋下刺入并狠狠的搅动,倒霉的士兵腿一抽搐立刻魂归地府,

营门口守卫的四名士兵几乎同时被捂嘴刺死,东南西北四处营门连一声警报都沒有就已经沦陷,一支支十人小队踮着脚尖快速进入营地,安静的如同一队队的狸猫,

这是肖乐天的新军,这是完全按照特种兵的要求训练出來的铁军,渗透和潜伏是他们必须要掌握的技能,夜战更是不在话下,

帐篷、木屋、马棚、仓库……大营内一切重要的目标早就已经标注在地图上了,所有班长手中都有一份详细的地形图,甚至在行动之前肖乐天还让工匠制作了一个大大的沙盘,对地形进行了三维重建,

这次夜袭肖乐天的计划非常明确,就是要烧掉敌人所有的物资并进行一场斩首行动,梅勒和他手下的铁杆谁都甭想跑,不能活捉就立刻杀死,

王怀远的刑堂早就搞清楚夜间巡逻的路线和频率了,新军进入营地不到半个小时,八旗十支巡夜的小队全部被歼灭,那个时代由于营养的问題,士兵多少都有点夜盲,往往身披黑色伪装衣的新军就爬在他的身边,他们都沒法发现,

“什么东西,啊……有鬼啊,”一名起夜的士兵终于发现夜风中晃动的鬼影了,可是等待他的是一支冰冷的弩箭,射穿了他的喉咙,

“动手,立刻行动……”夜空中炸开了一朵橘红色的焰火,紧接着大营内无数火头冲天而起,仓库、马棚、军械库、士兵居住的帐篷木屋,数十个起火点迅速的扩散,不一会的功夫整个夜空都被照亮了,

“一连二排五班,向东北方向穿插,活捉梅勒……二连一排一班,正南方的火药库必须炸掉……其余各班分散战斗,以驱赶为主,不要恋战……”

一道道军令声响了起來,火光中肖乐天再一次举起了屠刀,两万多八旗兵可算是倒霉了,

“敌袭啊……有敌袭,冲出去跟他们干啊……哎呀我操,我裤子呢,谁他妈的把我裤子穿走了……”

“我的刀呢,老子明明挂在墙上的,谁给摘走了,”

“皇天祖宗保佑啊,哪里來的敌人,到底是哪里來的敌人……”

木屋里的大通铺上士兵们乱成一团,正在他们纠结着寻找自己的裤子腰刀之时,木门被咣当一声踹开了,三把斯宾塞伸了进來,啪啪啪一阵集火射击,

“我的妈妈啊,真是阴兵……真的是鬼兵……”话沒说完整个人已经被子弹打成了筛子,士兵捂着身上的枪眼想把鲜血堵住,可是他的力气在一点点的消失,痛苦沒有持续多久,最后一颗子弹射入他的眉心,结束了他的生命,

同样的杀戮在营地内不断的上演,莫洛托夫鸡尾酒的脆响不绝于耳,这些自制的燃烧瓶太好用了,很多士兵连门都沒有出就被烈焰封在了屋子里,

这时候在大营外面不远的土丘上,肖乐天正目不转睛的望着一片火海“速度速度速度……妈的你们再快一点,两百打两万靠的就是出其不意,靠的就是速度……”

“向大营核心推进啊,快速推进,老子要活捉梅勒,别管那些小杂鱼了……”

肖乐天跳着脚的骂,他的情绪极度亢奋,这是一场豪赌,两百破两万的计划刚一出现就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了,那些曾经参加过太平天国运动的老兵们,饶是身经百战也沒想到肖乐天会如此的疯狂,

在梅勒还沒有动手之前率先动手,借着夜色的保护进行火攻,利用新军超强的突防能力直插敌人腹心,把那些军官们一网打尽,如此疯狂大胆的计划除了肖乐天之外还真沒人敢用,

“我对我的新军有信心,我更对八旗大爷们的腐朽沒落有信心,别看我们人数少但是我们的优势也是明显的,时代的差距足可以弥补人数上的不足,你们要是害怕了,我肖乐天自己带兵上……”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就开始干吧,仅用了三天时间刑堂的情报人员就已经刺探出了一切,梅勒他们什么时候饷银到位,什么时候开宴席,什么时候出征……所有的细节全部打探清楚,

这时候就能看出精兵政策的好处了,根本就不用任何战斗准备,甚至连一场战前动员都沒有,只要一声令下二百新军随时都可以进行战斗,

高效率对上低效率,高素质对上低素质,高科技对上低科技,在加上有备打无备,如此大的代差距,还真不是人数多寡就能弥补的,

“快看,龙爷快看……内营也起火了,梅勒的驻地也起火了,我就说我们能赢,我们一定能赢,”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