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 朝廷最终的决断/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恭亲王一听罗刹鬼的话当时就头痛了起來,朝廷需要列强帮忙不假,但是打死也不能让俄国人來帮忙,英法美只是贪大清的钱,而且还是用做生意的方法來赚钱,而这帮罗刹鬼则是又要钱又要地,恨不得把整个大清都给吞了才好呢,

“哈哈,公使大人说笑了,大清现在遇到的只是一些略微严重一点的治安事件,还沒到借兵的份上呢,”

奕?不敢跟乌兰葛利纠缠借兵的话題,反而向英法美三国公使行注目礼,希望他们能够表态,

短暂的沉默后法国大使戈尔德米开口了“尊敬的亲王阁下,恐怕我不能认同您的定义,数千清国士兵的伤亡怎么能用一个简单的治安事件來形容呢,在任何的国家中,这种行为都已经可以定性为一场叛乱……”

“我们并不想干涉清国的内政,但我们一直在关注着这个古老帝国的每一份变化,我们希望这个国家能够更加的开化和文明,但是很遗憾,这些年來战火却一直都沒有平息,甚至连清国首都周边都发生了如此严重的冲突……”

英国公使参赞威妥玛爵士这时候也开口了“我很赞同戈尔德米大使的观点,这场冲突并不是一场普通的叛乱,这更是两种价值观的冲突,肖乐天不遗余力的推广西学,这一点是值得赞扬的,我希望清国政府能够让守旧的势力收敛一下尽量不要把学术争端搞成战争,我们不希望任何一顶王冠落地,我们也不希望任何一名学者受到伤害……”

英法之间的态度还是很暧昧的,他们当然希望推广西学的中国人越來越多,但是他们也希望清朝政府能够维持统治,毕竟条约是和满清政府签订的,如果发生变故肯定会损坏英法两国的利益,

俄国还是希望把事情闹大,乌兰葛利大使捏着卷曲的胡子反驳道“不不不,这件事情清国政府并沒有错误,皇帝想要统治他的国家就必须镇压这些异端,我支持武力镇压,而且我愿意派遣兵舰从海上封锁塘沽港,这样匪徒就休想从海上逃离了……”

俄国大胡子属于典型的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甚至他自己都想捋袖子下场,俄国太需要一座暖水港口了,贪婪的英法几乎占领了地球上所有适宜人类的生存之地,而俄罗斯凭什么就得在冰天雪地的荒原苦熬,

俄国需要扩展南方的空间,海军需要四季都不结冰的暖水港,帝国需要更多更多的生存空间,只要给俄国海军一个进入渤海湾的借口,那可就应了中国人的老话了,请神容易送神难哦,

就在俄国大胡子滔滔不绝的向恭亲王强调哥萨克是多么的英勇善战之时,屋子里的关键人物美国公使华若翰开口了,

“亲王殿下,您这次邀请四国大使会谈,恐怕真实的议題不是肖乐天吧,那位正在北上的曾大帅,才是您今天想要讨论的议題,”

最关键的时刻,还得是老外交家能镇住场面,华若翰一开口让整个屋子一阵沉寂,华若翰端起葡萄酒杯轻轻抿了一小口,

“湘军现在对外宣称五十万,这个数字绝对是夸大了,但是砍掉一半二十五万精锐应该还是有的,说句不礼貌的话,朝廷现在并沒有能够和曾国藩抗衡的势力,这些士兵已经战斗了超过十年,这是一群非常可怕的战士……”

“回头再看看皇帝陛下手中的军队吧,还有多少有战斗力呢,就好比肖乐天连续两次出手,废掉了一个绿营,还俘虏了一名八旗高官,这种素质的士兵如何能够保护的了皇帝呢,”

华若翰平静的用汉语揭朝廷的短,给恭亲王弄了一个大红脸,但是华若翰今天好像下定决心一样要给他上一课,后面犀利的话语更让这位总理大臣颜面无光,

“我不知道朝廷要如何对付肖乐天,但是我要提醒亲王殿下,肖乐天是美国公民,他的生命安全是受到美国法律保护的,而这段时间针对肖乐天的各种暗杀,不知道亲王怎么给我一个交代……”

“误会,都是误会,”鬼子六让华若翰逼的脑门都见汗了,这个话題还真不好解释,

华若翰沒有给他留面子,接茬刺激他“或许你们觉得肖乐天给你们带來了不小的麻烦,毕竟他的存在一直都在刺激那些儒生,但是,你也要仔细的考虑一下,现在真正能救大清的不正是肖乐天手中所掌握的力量吗,”

“工业、自然科学,这是朝廷想要革新,想要自保的唯一出路,肖乐天为什么能打疼你们,就是因为他手上有这样的力量,他这是在亲自向朝廷示范,告诉你们用什么方法才能打败传统的军队,打败数十万的湘军,”

“很遗憾的是,清国的朝廷无视了肖乐天的努力,反而千方百计的要把他消灭掉,甚至在报纸这种争夺人心的利器出现后,朝廷表现的居然是恐慌和混乱,难道你们就不想好好利用这种力量吗,”

华若翰长叹一声幽幽的说道“我实在是搞不懂了,一个能够生产先进火枪大炮的工业特区难道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梦想吗,肖乐天选择把这个力量送给大清,这难道不是他对母国的爱吗,”

“非常抱歉,在这场冲突中,我们美国是无法给大清提供任何帮助的,因为能够帮助你们的人就在清朝国内,最后送您一句中国谚语‘自助者天助’清朝如果自己不能训练出强大的新式军队,那么你们注定要在野心家的阴影下瑟瑟发抖……”

华若翰的话奕?沒法反驳,朝廷走到现在纯粹是自己作死,曾国藩胆敢调兵北上,还不是因为肖乐天的组合拳搅动的整个直隶都不安生,尤其是报纸的横空出世更让朝廷感到恐慌,从而应对失当,

而肖乐天为什么要发疯,根源不就是朝廷的不信任外加儒生的逼宫吗,现在可好就连美国人也得罪了,合着朝廷里外不是人了,

恭亲王和四国使节之间的会面沒有得到任何有意义的结果,当奕?送走了洋人准备进宫和两宫太后商议之时,一个不速之客登门了,清流领袖翁同龢亲自來拜,

“什么,翁叔平來见我,不见不见,让他回去,就说我沒空……”

“王爷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啊,我又不是洪水猛兽,连见一面说几句话的功夫都沒有了,”

奕?一抬头发现翁同龢居然不顾阻拦从外面生生闯进來了,奕?这个气啊,把茶杯往桌子上一墩“我惹不起你还躲不起吗,折腾來折腾去,现在生生把曾国藩给折腾的北上了,瞧瞧你们这些清流干的好事……”

“哈哈哈,王爷担心曾大帅,不必不必,只要朝廷给我旨意,我这个儒生带着三寸不烂之舌,亲自去挡大帅的铁骑,放心吧,曾国藩只不过是想借乱取势,趁着报纸乱百姓民心这个时机,向天下张扬一下武力罢了……”

“我敢肯定,这两万铁骑走到沧州就绝对不会再向前了,他就是想要提高价码想从朝廷这里多得些好处罢了……说到底他也是一个读书人,他心中所想我还是清楚的……”

翁同龢的劝解让奕?多少松了一口气,面色也缓和了不少“叔平啊,你也别怪我脾气不好,临近年根了多少大事等着朝廷去办,我是实在沒有精气神再应对这些读书人了,卖我一个面子吧,别鼓动学子们折腾了……”

“实话跟你明讲了,那肖乐天你就别总想着对付了,今天美国公使已经亲口承认肖乐天就是美国公民,再闹下去可是要闹出纠纷的,”

翁同龢听完当时就是一愣“王爷此话何意,那肖乐天就这么放任了不成,汉军绿营白死那么些人了,梅勒白被抓了,朝廷难道还要搞那个什么特区,”

奕?摇了摇头“老翁啊,你就别问了,我现在着急进宫去,拍板的事情还是得太后來,但是我提醒你,朝廷这些年风雨颇多,好容易缓过这口气了可不能再乱了……你就当是可怜可怜那沒有亲政的皇上吧,”

说完奕?拍了拍翁同龢的肩膀,大步流星走出了总理衙门,只留下这位帝师一个人在那里沉思,

当四国公使,尤其是美国公使的原话传递到太后和皇上的耳朵里之后,两宫太后心中一下子豁然开朗,

“沒错,美国人的话糙理不糙,就算这些儒生们用天理良心,用圣人的忠孝逼住了曾国藩,但是逼一次不能逼一辈子啊,就算逼住了曾国藩,沒准还有李国藩、王国藩……还是咱们自己手里要有力量才行啊……”

“看來这个工业特区不搞是不成了,朝廷也不能老是受人挤兑啊,以后形成惯例了隔三差五就有人带兵施压怎么办,咱们自己得造枪造炮啊,肖乐天不是说过吗,老依赖采购一方面是贵,另一方面也买不到顶尖的货色啊……”

“就这么办吧,让肖乐天放人,朝廷不追究他的罪过了,和解吧趁着年前把这件事办妥了,就让周道英、二毛他们去谈,回头再派遣翁同龢去传旨,让他们读书人去咬读书人,绝对不许湘军一兵一卒入京城,给哀家拦在沧州……”

“回头给翁同龢带个话,绝对不许这些举子再上街闹事了,朝廷的底线就在这里,如果再有一次聚众闹事,今年的恩科就甭想再要了,就这么跟他明说……”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