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 神秘的访客/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任何一个国家,都是由很多种势力纠缠在一起的,治国如同治家,不是东风压倒西方,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绝对的一言堂好像只有始皇帝登基那几年曾经出现过……”

“但那也只是携百战百胜的帝国威风,勉强维持了几年而已,随后大秦帝国轰然倒塌,给万世留下了一个极具争议的历史话題……”

“唐宗宋祖又能怎样,李世民不也是靠玄武门之变登基的吗,大唐的内部世家大族尾大不掉,什么关陇、山东、江南、河东的,各方派系纠缠不清,历代唐皇也是争來斗去……”

“宋太祖烛光斧影的典故更别提了,再加上宋时候科举士大夫阶级已经越來越壮大,纵观整个南北宋,皇权一直都处在压制的状态……”

又见战后总结会,秘密据点里肖乐天的小灶课堂又开讲了,台下是一群如饥似渴的军官,甚至还有几名十几岁已经快要出师的恩养众,

“中国是在是太大了,东南西北相差十万里,民情、民风、民俗都不尽相同,甚至北人听南人说话都听不明白,这么大的一个国家搞一言堂肯定是玩不转的,尤其是满清,以异族入驻中原,搞绝对集权的下场是什么呢,就是无尽的内战……”

“开国时候和三藩之乱就不用提了,后面康雍乾三代虽然吹的挺厉害说什么无双盛世,其实兄弟们啊,整个清国上下农民起义暴动压根就沒有停过,更别说近在眼前的太平天国和捻军动乱了……”

“不仅如此,现在西北的回部也出现了不稳的迹象,包括新疆的维族动乱已经开始逐渐扩散,顶多十年清国的西北就得处处起烽烟,这场大战看來是无法避免的了……”

说到这里,肖乐天喝了口茶稍微润了润喉“我曾经不止一次说过‘三千年未有之大变革’这句话,这不是胡吹大气,这就是当下中国政局的真实写照……”

“现在的中国到底有多少势力纠缠在一起呢,我可以给大家好好的算算,满清皇族也就是整个八旗,这是第一股势力,以翁同龢他们为代表的清流文人们,是第二股势力,代表的就是保守的地主阶级,目前这两股势力属于绝对的同盟,他们的利益是相同的,”

“第三股势力就是镇压太平天国的湘军,这群借着平乱而起的军事集团,核心成员都是那些有野心、有能力的激进地主阶级,现在还不敢说他们会造反,至少他们已经有了革新的企图,”

“第四股势力就是失败了的农民起义军了,别看太平天国和捻军已经被镇压了下去,但是乱源沒有消除,满清的残酷统治之下,以后的造反只会越來越多,暂时的沉默只是为以后的爆发积蓄力量,”

在肖乐天的面前,讲台下的军官、学生们正在聚精会神的进行速记,他们不敢漏掉任何一个字,因为肖乐天现在传授给他们的是真正的政治,是帝王心术,是任何书本都不会教给他们的屠龙术,

“四股势力还不算完呢,蒙古人、维族人、回部,还有藏区的藏民,他们更是几股无法轻视的力量,虽然满清一直在拉拢他们,但是人心总是欲壑难填的,这四族之地已经出现了不稳定的现象,未來绝对会有不忍言之事……”

“兄弟们啊,别着急,这还不算是最乱的呢,洋人势力开始向大清腹地扩张,这才是更可怕的事情,英国现在是地球第一强,日不落帝国风头正劲,整个海洋的霸主就是他们,他们几乎控制了地球上将近一半的海洋贸易……”

“北面的俄罗斯,一直企图向南方扩张,他们对温水港的渴望是你们所无法想象的,1853年的克里米亚战争俄国失败,逼迫他们把目光投向了东方,大清漫长的海岸线,无数优良的港口这都是俄国人最为垂涎的……”

“还有法国、美国、未來注定要兴起的普鲁士,包括大清的邻居那个小小的日本岛国,在以后的岁月里都会和中国发生更加密切的联系,局势只会更乱更复杂……”

肖乐天耐心的向他的军官团们分析当前全球的局势,错综复杂的政局在肖乐天的解释下如同掌上观纹一样清晰可辨,

这就是穿越者的优势了,对于整个19世纪人类社会的演变,对于当局者來说就是一团浓重的迷雾,但对于肖乐天來说,这团迷雾根本就是透明的,

“先生,您好像忘记了一股势力,我们呢,我们聚在一起不就是一股势力吗,而且现在连战连胜之下,还有谁敢小觑我们呢,以后的路,我们应该怎么走,”人群中有人突然发问了,

“嗯,你的问題很好……”就在肖乐天准备就着这个提问继续讲下去的时候,龙爷突然推开暗门,快步走到肖乐天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

在场的军官们眼看着肖乐天的眼睛越睁越圆,眼看着他嘴越张越大,最后都能塞进去一只鸭蛋了,

“所有人自由讨论,就议论刚刚的这个问題,三天后我亲自考试,你们每个人都给我交一份答卷上來……”说完肖乐天推开暗门离开了秘密会所,

会所外现在已经是星斗漫天了,十多匹快马向塘沽港疾驰而去,在乐天洋行的二楼,就在一个小时前,來了一行神秘的客人,当客人亮明了自己的身份后,范镰老掌柜当时腿一软跪倒在地上,差点沒吓出心脏病來,

“老夫就是曾国藩,这次來塘沽想见一见西学大宗师,请老掌柜代为引荐一下可好,”

曾国藩,这位改变了中国近代史的晚清重臣,沒有跟随他的军队一路北上,居然半路分道扬镳直奔塘沽而來,这个情报要是让朝廷知道了,还不得炸塌了天,

王怀远和龙爷还有十多名近卫骑兵簇拥着肖乐天向洋行跑去,肖乐天急的满头都是大汗“严密封锁洋行……不不不,把整个洋行周围三条街全部封锁起來,让咱们的士兵全部上街,这次会面的情报绝对不能泄露出去……”

“王怀远,你的刑堂全部出动,先封锁塘沽通往外界的要道,任何可疑人物都不能放过……绝对不能让朝廷知道我和曾国藩会面了,只有对外显示出我们之间的敌对,朝廷才有可能放咱们一马,现在这个节骨眼上绝对不能再刺激满清了……”

曾国藩的意外出现,实在是打了肖乐天一个措手不及,按照他的计划未來的几年肖乐天不会和国内任何一方势力结盟,他要乱中取利,她要在各方势力之间搞平衡,用四五年的时间先把塘沽工业特区和琉球王国给建设起來,

低调做人,低调做事,闷声发大财,先搞出一个海军和海军陆战队的雏形出來,以肖乐天现在的赚钱速度,五至十年内攒出一支不输于北洋的海军还是沒问題的,当年德国制造的定远和镇远两艘铁甲舰,统共才花出去三百万两银子,这对于整个清国的经济规模來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两亿两白银都敢往外赔呢,更何况区区几百万两了,肖乐天的计划很简单,十年砸一千万两白银,就不信砸不出一个全新的北洋出來,别说北洋了到时候甚至能砸出一支深蓝舰队出來,

但是一切都需要时间,肖乐天必须要争取到和平发展的时间出來,再象今年这样一路打打杀杀下去,可就什么都干不成了,

“曾国藩啊,曾大帅,你这不是成心给我添堵吗,我跟你有什么仇啊,什么恨,”

就在肖乐天发感慨之时,突然路旁一堆干草垛砰的一声炸开,一个鬼影快如闪电般从中冲了出來,只见两道有如实质的目光箭一样射向肖乐天,

“该死的西学邪魔,胆敢**朝廷,纳命來……”

“什么人,保护先生,”龙爷一拍马背整个人横着飞了出去正好拦在袭击者的面前,万万沒有想到龙爷还沒看清楚呢,胸口突然象被烙铁烫了一下,袭击者不知道怎么搞得已经一掌拍在他的胸口了,

“好快的身法,你到底是谁……”龙爷喉头一甜,一口鲜血涌了上來,但是龙爷沒有放弃,双臂如缠丝一样绕了上去,紧紧黏住了來袭者的身形,

“呵呵,不愧是北地龙爷,这身功夫好俊,但是可惜的很,你还太年轻了,想战胜我,你还是再练三十年吧……”说话间鬼魅的一掌又印在了胸前,

龙爷整个身体倒飞了出去,他怒上心头嘴一张一口血箭喷了出去,直奔來袭者的面门,

“我知道你是谁了,这是藏地的大手印,你是红教护法,你就是紫禁城里传说的老祖宗……”龙爷伤的可不轻,摔倒在地后又是两口血吐出去,

“保护先生撤退,自由射击,”王怀远掏出左轮手枪抬手就是三枪,让人不可思议的是,须发皆白的老祖宗竟然闪动着诡异的身份,把这三颗子弹全都躲过去了,

“什么鬼东西,枪子都能躲过去,”肖乐天也不信这个邪了,抬手又是三枪,紧接着周围的护卫也扣动了斯宾塞的扳机,连射的弹雨直扑老祖宗而去,

违反自然科学的事情发生了,旷野中神秘的老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身躯轻松扭动中总能躲过致命的子弹,远远望去就像前世肖乐天看的科幻电影一样离奇,

“先生不要恋战了,咳咳……他不是在躲子弹,他是在躲大家的意念……这是藏地一种秘法神通,他能感觉到咱们的进攻方向和轨迹,他的神通已经锁定了咱们……”

肖乐天一听白毛汗都冒出來了“什么玩意,神通,这世界上还真有神通,妈的我还是快跑吧……”说完肖乐天一手拽起龙爷,拼命就往马上推,

龙爷顾不得伤势严重,反手制住肖乐天,把他丢到马背上,紧接着刀光一闪照着马屁股就來了一下子,战马吃疼向着塘沽方向就冲了过去,

“先生别回头,走的越快越好……放焰火,放紧急信号……”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