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 汉人的百年大计/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曾国藩走了,前前后后在塘沽只逗留了三个时辰,天不亮的时候就离开了这里,沧州那里还有两万大军正在等着他,估计这时候朝廷的旨意也出京了,曾大帅必须去迎候,

晨曦中肖乐天呆坐在椅子上,面前是已经喝光的三壶美酒,他的思绪已经彻底被曾国藩带入到一个微妙的境界,

在这种境界里,他能够感悟到整个晚清汉人精英们都在干什么、想什么,左宗棠光绪元年入新疆,平定阿古柏反叛军真的是为满清效力吗,李鸿章搞出北洋來真的是为满清守国门吗,如果是为满清好的话,干嘛慈禧和翁同龢拼命克扣军费呢,

中法越南之战,刘铭传、刘永福之流真的是大清的忠臣吗,还有在后方统一协调的李鸿章、张之洞等人,他们的潜意识里到底是在为大清效力还是为整个汉族呢,

甲午海战,新崛起的日本不仅要钱更要土地,当时日本人事实上已经吞并了辽东和山东当然还有台湾,最后北洋势力生生花钱从日本人手里去赎辽东和山东,只是可惜台湾沒有买回來,

国家强了,就用军事手段保护住疆土,国家弱了,哪怕低头服软当孙子用钱买,也要尽力守护者中国來之不易的每一寸土地,汉人一直在努力,哪怕背着骂名也在努力,

甚至在1919年,北洋政府的徐树铮提兵北上,在民族最积弱之时依然保住了整个外蒙,以徐树铮为代表的指挥官们,究竟继承的是谁的思想,他们信奉的又是什么样的价值观呢,

纵观整个晚清民国这一百多年的时间里,曾国藩创建的湘军势力最后传到了李鸿章的淮军手中,而李鸿章一手组建的北洋,用的人才大多数还都是曾国藩所提拔出來的,

至于袁世凯编练新军其实也是在吃曾国藩和北洋的老本,民国初年的北洋军官们,大部分都是保定陆军学院和北洋所遗留下來的将领,

史学界一直把张作霖遇刺当成北洋势力彻底消亡的标志xingshi件,而张作霖为什么让日本人刺杀,说到底他这个汉人宁可打内战都不愿意卖国,这才是他被杀的根本原因,而张作霖就是北洋体系最后一名继承者了,

“哎……”肖乐天长叹了一声,思绪从前世的记忆中收了回來“终于能够说通了,中国近代复杂的历史总算是有了一个让人信服的答案,无数仁人志士不惜牺牲自己的理想和生命,所要守护的不过就是汉人的生存空间,”

“当年的袁世凯真的是国贼吗,如果沒有袁世凯和清廷之间的谈判,满清怎么可能发布退位诏书,袁世凯给清廷的优待政策换來的究竟是什么,”

“终于水落石出了,正是因为清廷和民国之间是和平交接的政权,并沒有对满清进行赶尽杀绝,所以民国才有法理资格继承新疆、西藏、蒙古乃至于关外这四片无比庞大的领土,”

“这才是真实的历史,这才是中国脊梁们卧薪尝胆、忍辱负重所要得到的结果,甭管是什么人,什么政党在台上执政,至少汉民族的生存领地保住了,这才是千年万年的大利益……”

寂静的清晨,肖乐天呆呆的站在窗前,眺望东方升起的朝阳连范镰掌柜的进屋都不知道,

“你都一夜沒有合眼了,去后宅歇歇吧,”老丈人还是心疼姑爷的,不过肖乐天的回话却把老掌柜吓的面色苍白,

“龙是什么,我今天终于明白了,真龙天子所代表的不是无上权力和无尽的享乐,龙代表的就是守护,因为亿万黎民需要守护,才会有神龙的存在,哈哈哈,我终于明白了,就算他是帝王,如果不能守护这一国,那么他也不是龙,只是一条虫……”

范镰脚一软顿时瘫软在太师椅上“你……你要干什么,咱们可不能造反啊,你可别害大家伙啊,不能啊……”

肖乐天一看面色惨白的老丈人,赶紧倒了一碗茶端了过去“您这是怎么了,别胡思乱想了,谁说我要造反啊,天底下就数皇帝这个职业最难过了,我才沒那么傻呢……您老要是有闲心了,就操持一下我和虎妞、富慧的婚礼吧,她俩可是平妻啊,我要一天都娶进门,”

肖乐天终于揭开了心中的一个大疙瘩,知道现在他才算是融入到了这个时代,也可以说是这个时代接纳了他,曾国藩对他的认可,就相当于给肖乐天开了一个大门,西洋二鬼子终于被汉族地主阶级所接纳了,

曾国藩走后,也就代表着同治四年这场风波的最终结尾,满清、清流、湘军终于放过了肖乐天,这个小小的势力迎來了最佳的发展时机,

两天后周道英和疲弱的二毛赶到了塘沽,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周道英是同治皇帝的贴身大太监,是慈安太后的心腹,在紫禁城中的地位不比安德海低,这是满清忠诚的狗腿子,在谈判中可以说是寸步不让,

肖乐天想要的赔偿被他否决了,华洋商人共同出资组建治安队的提议也被否决了,最后只是承诺朝廷不追究肖乐天的罪过,然后不限制工业特区的建设这两条,甚至连是否支持西学传播都沒有应承,

肖乐天鼻子差点沒被气歪了,他知道这是因为梅勒被救走了,现在自己手上沒有人质所造成的,但是这个太监也太沒脑子了吧,老子力压清廷靠的是什么,还真以为自己是绑票的土匪了,

“周道英,周公公是吧,在下早有耳闻,您是紫禁城里有名的大太监,不过我看您是在皇城里呆的时间太久了,好像对外面的世界已经脱节了,既然如此,我就让你开开眼界……來人啊,带几位贵客转一转,看看咱们的本事……”

周道英和二毛这下算是开眼了,当秘密仓库中,五十多台油墨印刷机正敞开印刷的时候,周道英的嘴里都能塞上鸡蛋了,他这辈子也沒想到会有如此简单的印刷术,滚轮那么轻轻一转,一张传单和报纸就算完成了,

当他知道这种报纸印刷十份也就两个铜板的成本后,顽固的太监额头上冒出來的全是汗水,“怎么会这么便宜,这怎么可能呢,”大太监不停的喃喃自语,

让他惊恐的不光是印刷的效率和成本,当他看见最新一期民知报上的内容之后,大太监差点下瘫了,

“论清朝于西洋的外交关系,肖先生您怎么会写如此大題目的文章……还有这里,您怎么能把朝廷绝密的外交条约都给写上呢,罗刹国割走黑龙江一百万平方公里土地,赔偿英法百万两纹银,”

“你这是动摇国本啊,皇上和太后跟你有什么仇,什么恨啊,你怎么能动摇朝廷的根基,蛊惑民心呢,”

肖乐天一听就笑了“哎呦,您这倒打一耙的本事还真不弱,我动摇国本,我派刺客去朝廷里杀人了,我去王公大臣家里投毒了,受欺负的是我,不是朝廷……”

周道英被塞的一句话都说不出來,紧接着下午的一次新军演习彻底让这名太监低头了,成天守着紫禁城四方天的太监能有什么眼界,当他看见雄壮威武的新军之后,彻底吓软了骨头,

“第一连全体士兵向大人报道……第二连全体官兵向大人报告……战死者的遗体已经入殓完毕,请大人主持葬礼……”

萧何信和司马云两人饱含着泪水,面前是十八口红漆棺木,这都是回国后几次战斗任务中牺牲的弟兄,

肖乐天是真的心疼了,这些弟兄可都是按照军官养成训练出來的,十八名烈士也许未來就是十八个班排,甚至十八支连队啊,可是就这么死在了事业的起点,人生啊真是沒处说理去了,

面前的第一口棺材就是为了保护肖乐天而被炸死的那名班长,他的尸体已经被仔细的缝合在了一起,可是就这样脸部还是残缺不全的,

肖乐天当时眼泪就流下來了“兄弟走好,你的家小由我们大家共同照顾,你的儿女由我亲自教育,你放心的走吧,虽然你享受不到未來的事业了,但是你的后代是不会拉下的,我们活着的人要亲手塑造一个人间天堂,我们的后代将再也不用受这样的侮辱……”

说道这里,肖乐天伸手指向在场所有的新军大声疾呼“我肖乐天的弟兄们,我在这里对天发誓,我们未來所塑造的事业,每个人都能享受的到,就算你死了,你的魂灵也能配享庙祝,你们的后代也能平安喜乐的活在这个天地之间……”

“在此,我宣布……十八名战死的弟兄,就埋葬在工业特区之内,他们的牌位将供奉在新修的庙宇之中,让他们世代受到香火供奉,这就是我肖乐天给大家的承诺……”

肖乐天这时候已经接近于癫狂,他双手剧烈的挥舞着,凄厉的吼声震的周道英脸色苍白汗如泉涌,

“弟兄们,当我们的战友离我们远去了,他们最想听到的、见到的是什么,是我们的枪声,是我们雄壮的兵威……听我命令,全军实弹演习,给我们的战友送行……”

“为大人效死,为大人效死,为大人效死……”二百虎贲吼声如雷,原野中淡蓝色的美制军装在冲锋、在越野、在射击、在格斗……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一生能跟随这样一个大人也知足了,

活着有尊严,死了有香火,后代还有光明的未來,还求什么,还想要什么,在场的所有人谁不欠大人一条命呢,

“跟着大人干吧,哪怕是世界末日,我们也要走下去,一往无前……”士兵们的吼声中,是一枚枚手雷爆炸的声音,是莫洛托夫鸡尾酒破碎燃烧的声音,还有斯宾塞暴雨一样的射击声,

直到这时候周道英才知道肖乐天是多么狠的一个角色,他这是在向朝廷示威,如果不答应他的条件,还真指不定要闹出什么乱子呢,

“肖先生啊,奴才我服气了,一切都听您的,都按着您的心意办吧,”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