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 财富号飞剪船/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可沒有狂妄的想弄那种不兑现货币,乐天洋行又不是大清国的央行,他可沒有国家信用可以借用,当然了,以大清的那点国家信用,就算想用也沒人认账的,

肖乐天就是要从自己控制最严密的军队开始,一点点的普及人们对纸币的熟悉度,这种可以自由兑换银币的纸张,开始肯定会受到人们的抵制的,但是不用担心只要人们成功的从洋行兑换几次银币出來,他们的疑虑就会大大的削弱,

沒有必要强行的推广这些纸币,因为那会增加民众们的不信任感,先让这些新军的士兵们接受,一点点的如春风化雨般的渗入人心,等到民众们都不抵触了,肖乐天再祭出真正的大杀招,

“兄弟们,咱们要随时随地的准备作战,全副武装上身至少要三十多斤,如果身上再带着叮当响的银币,这就是徒增麻烦,那时候你们就知道这些纸币的好处了……”

“另外,不少兄弟都是來自琉球那霸,军饷不可能不给家里送点去,咱们乐天洋行在那霸也有分部,到时候你们把这些小额存单托人捎回去,家中的亲人不用你们亲自出面就能兑换银币了,这可比给你们银币方便多了……”

“不仅如此,这种小额存单并不需要本人亲自兑换,你们平常花钱的时候就可以用他们结账,当然了,刚开始确实有人不敢相信,不过别着急,我相信用不了十天半个月的,全塘沽的商家就都得抢着要这些纸币了……”

其实用不着肖乐天如此的浪费口舌,以他在新军中的威望,只要说纸币能用,弟兄们绝对沒有二话,

“好了,弟兄们陪着我已经辛苦一年了,现在拿着你们应得的饷银,从你们连排长哪里去领轮休表,大家好好过个年,我肖乐天给大伙拜个早年了,”说完,肖乐天摘下帽子九十度一个大鞠躬,台下所有弟兄一个个感动的热泪盈眶,

偌大的一个大清,肯给自己手下士兵鞠躬拜年的大人物能有几个,沒有,一个都沒有,这样的领袖在上,手下兄弟怎么可能不卖命,

肖乐天的新军终于走上了街头,当这些光头穿着蓝色呢子军装的士兵出现在热闹的人群中之后,庆祝新年的气氛一下子高涨了三分,因为这些士兵的购买力真是太惊人了,一名普通的士兵怀里都揣着四五十枚鹰洋,至于军官那就别提了,兜里装着上百银币就开始了大采购,

晚清时候还沒有通货膨胀的概念呢,银子的购买力大的吓人,一个三口之家过一个春节要是能花出两三枚银币出去,那就已经算是小康富庶之家了,

这些士兵揣着能兑换银币的小额存单,开始在集市上疯狂的扫货,士兵们吆三喝五走上酒楼,也点一桌丰盛的酒宴乐呵乐呵,那些高级军官们走进洋人开设的洋行,甚至连怀表钢笔等西洋货都敢问问价钱了,

最开始当士兵们拿着奇怪的纸來结账的时候,各家老板还都很诧异呢,可是等到跑腿的伙计真的从乐天洋行里兑换出崭新的洋钱后,所有商家都放心了,

“老板啊,大喜事,大喜事啊,刚刚乐天洋行的二柜跟我说了,现在同知衙门已经决定明年赋税可以用这种小额存单缴纳了,而且还有一厘的优惠呢,”

“什么,你再说一遍,交税还有优惠,”掌柜的差点把老花镜都给摔了,

小伙计咕咚咕咚喝了半瓢凉水“沒有错的,听说是同知大人觉得用这种纸币收税很方便,从咱们手中弄來小额存单,然后再集体找乐天洋行兑换……而且乐天洋行也愿意多发行点存单,就说给衙门一些优惠……”

“哎呦,其实人家衙门跟洋行怎么算账我也不知道,反正从明年开始用这种存单交税,咱们就能享受一厘的优惠,要少收一厘的税钱啊……”

这下不光是酒楼老板傻眼了,就连周围喝酒的商家们也傻了,乐天洋行这手笔也太大了吧,他居然能补贴朝廷的税收,

古时候一分就相当于现在的百分之十,而一厘代表的就是百分之一,这么说來肖乐天要自掏腰包给塘沽所有的商人补贴百分之一的税钱,大善人啊,这手笔已经远超胡雪岩了,

炸雷一样的消息响彻塘沽港,从那一天开始小额存单也就是纸币的信用打着滚的往上升,军营外面随时都有各家商号的常驻伙计,看见这群当兵的出现满眼都放小星星,围起來就推销自家的买卖,

当纸币的信用一旦建立起來之后,市场自然就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局面,无数大商家都挤在乐天洋行内祈求见肖乐天和范掌柜一面,可惜的是就连牛掌柜那种身份的大商家也被挡驾了,

“牛掌柜啊,真是对不住了,实话跟您说了,先生和老掌柜真的不在洋行,我们也不知道行踪啊,您就别为难我了,您四海商号是我们最大的主顾了,我们有好事能不想着您吗,回家等着吧,我们真沒骗你……”

小伙计沒有骗牛掌柜,现在乐天洋行里的普通伙计也不知道肖乐天在什么地方,这时候的肖乐天和老掌柜还有手下的几名军官,在马修和迈克的陪伴下已经乘船出海了,

在腊月期间进入渤海湾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因为晚清时候温室效应还沒有凸显,冬天还是很冷的,渤海湾时常有大面积的海冰凌汛,

小巧的帆船在土生土长的船老大操纵下,灵活的躲避着迷宫一样的冰块,向着深水区进发,一般离开海岸二三十海里的到达深海,海冰就会少很多了,

渤海特有淡黄色海水在船只两侧翻滚,船头上几只望远镜正在海面上紧张的搜索,半个小时之后眼尖的马修第一个喊了出來,

“找到了,美国飞剪船财富就在东北方向……”

“哈哈哈,我的宝贝飞剪船啊,我的心肝啊,加速……”肖乐天兴奋的直跳,

船帆兜住了鼓荡的西北风,木帆船急速向东北方向驶去,越來越近了,逐渐海平面上一艘修长的船体出现在了人们的眼前,那就是美国木帆船制造工艺的巅峰,飞剪船财富号,

“终于到货了,你们美国人可算是把我的宝贝送來了,谢谢你们,谢谢总统先生……”肖乐天冲上去紧紧的拥抱两名美国人,他的眼眶湿润了,

半个时辰后,肖乐天终于登上了高大的飞剪船,迎接他的是琉球御林军将军蔡瑁,还有罗火带來的第三连的士兵,

“大人,您怎么就不带我回国啊,两场大仗我们都沒赶上,你知道那霸所有新军弟兄都急成什么样了吗,我们都要写血书了……”罗火沒出息的哭了起來,弄的肖乐天也尴尬无比,

“好兄弟,以后有的是立功的机会,这个大时代里永远都不缺军人的战场,现在让我看看我们的命根子……”

蔡瑁将军走到肖乐天面前,居然也行了一个新式的军礼“蔡瑁参见丞相大人,”一句话吓的领航船老大就是一缩脖,心说妈妈呀,原來传说是真的,肖先生还真是丞相啊,

沒有过多的寒暄,一行人走下了船舱,來到了美国工人特别改造的底舱,一进底舱,人们就感觉到热浪扑面而來,一个高大的锅炉和四个金属溶炉出现在了大家的眼前,数十名琉球华工在五名黑人工匠的指挥下正紧锣密鼓的添煤呢,

“丞相大人,这台主锅和四台溶炉如果开足马力干,一天能融化一吨银水并铸造银板……再看看这里,三台匹兹堡机械场生产的铸币机已经按照咱们的要求改造好了,现在我们已经可以冲压制造银币了,只要银子和煤炭足够,我们一天给您生产出一吨银币出來……”

“不仅如此,这些设备都是可以拆卸的,等到工业特区初步成型后,大人您就能直接把这些机械藏到工厂里面去了……”

四名黑人工匠站在据说是中国最伟大的学者面前,一个个都非常拘谨,美国黑人今年才得到废奴令的保护,在美国国内,白人对黑人的压迫依然非常的明显,

同样的工作,黑人得到的薪酬要远远低于白人,苦活累活脏活都是黑人的,就算是在对黑人很友善的北方,工厂内的黑人依然得不到公平的对待,

四名黑人工匠都是在匹兹堡工作多年的熟练工,虽然沒法搞什么研究工作,但是操纵这些机械,排除一些日常的小毛病还是沒有问題的,这次來中国也是受到了卡内基家族高薪的蛊惑,胆战心惊的离开了美国,

“尊敬的首相先生,请接收我们的敬意……”说完四名黑人摘下工装帽向肖乐天鞠躬致敬,

肖乐天可沒有轻视有色人种的臭毛病,赶紧走上去抓着他们沾满煤炭的大手激动的用英语说道“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不远万里來这里帮助我,相信我吧,我会给你们绝对公平的待遇……”

几名黑人工匠也曾经听说过这位西学宗师跟总统先生的关系非同小可,心目中对肖乐天的尊敬是发自肺腑的,今天一看这位年轻的首相居然如此平易近人,他们都激动莫名,

“先生,请允许我们给您演示铸币机的工作过程,您将得到最闪亮的银币……”

薄薄的银板被塞入冲压铸币机中,在蒸汽锅炉的动力带动下,沉重的冲压磨具砸向银板,一块块墨西哥鹰洋顺着传送带掉落在木箱之中,银币的光芒闪花了众人的眼睛,

范镰老掌柜冲了过去,摸起一枚银币就好像抚摸婴儿的皮肤一样轻柔“太漂亮了,这花纹比咱们铸造的清晰好几倍,这效率也要高高几倍……我的老天,铸造银币居然跟切豆腐一样简单吗,我们发财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