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 德国密使/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人,这是新年三个连所申请的节日经费,请您批示……”

“先生,这是您在沿海楼宴请华洋商人的菜品单,请您过目……”

“范掌柜送來的特区篱笆墙的人工薪金申请表,我给您放在这里了……”

乐天洋行的二楼,肖乐天已经被无数的公文给掩埋了,年根底下各种事情都需要他來拿主意,甚至连宴请商人的菜单都需要他來决定,

肖乐天揉了揉太阳穴,对送文件的龙爷说道“新军经费审批低于五千银元的让萧何信、司马云他们自己决定就行了,不用事事都请示我……回头告诉老掌柜一声,工业特区里这些附属设施建设资金调度,让他自己拿主意……”

这时候龙爷突然受风了一样开始剧烈的咳嗽“咳咳咳……是咳咳……我这就去办……”咳嗽间龙爷的脸都红了,

“暗伤还沒有好,你不是说用内功可以慢慢化解吗,”肖乐天赶紧站起來轻轻的拍打龙爷的后背,

龙爷的伤还是一个月前和紫禁城老祖宗作战时候留下的,这个老怪物果然厉害,霸道至极的掌力让龙爷的肺部受了暗伤,一个月的调养都沒有彻底的康复,

“龙爷啊,要不让西洋大夫看一看,可惜巴克医生已经去北京了,要是他在这里或许有点办法……”

“咳咳咳,不用麻烦了,洋人的医术再高,也不可能治江湖病,这是内伤还是得看中医的……咳咳咳,我一会再抓一副药去,用内功调养一下……咳咳咳……”

这一次肖乐天可沒有听龙爷的话,脸都憋的发紫了居然还要硬挺着,肖乐天冲着楼下大喊一声“王怀远呢,让他速速來见我……”

这时候刑堂的负责人王怀远刚刚带着密信快马赶來,一听大人传唤赶紧腾腾跑上二楼,

“大人,您叫我,”

“马上安排得力的手下,带着龙爷去北京,去东交民巷找英国医生巴克……龙爷的伤实在是缠人,让西医看看有沒有好的方法……”这时候龙爷还是摇头,

“不不不……咳咳咳,我不能走,我走了……咳咳咳,谁來保护大人……”

“少扯淡了,你这个样子还保护我什么,我这里有新军保护着,出不了大事,你赶紧走,”王怀远一看肖乐天面色严肃知道这是军令,二话不说架着龙爷就往楼下走,

“走吧龙爷,去京城马车也就两三天的功夫,看完病咱们就回來,绝对不耽搁还不行吗,走走走……”连哄带劝总算是把龙爷送下楼了,

过了半个时辰,王怀远回來复命“大人放心吧,刑堂二十多名弟兄亲自护着龙爷回京城,保证出不了错漏……还有这里是十三娘最新的情报……”

肖乐天打开蜡封的丝绢卷,才看两三眼就愣住了“朝廷年后要派同文馆书生去欧美考察,还要在马尾建造船厂,左宗棠在福州要开船政学堂了,普鲁士德国密使约纳斯密会鬼子六,”

肖乐天啪的一声猛拍桌面“王怀远,马上传令给春十三娘,我要密会这个约纳斯,快快快,我必须要在年前看见这个德国人……不行,你们把他偷偷请到塘沽來,哪怕用强迫的手段也好,我请他在这里过年……”

王怀远沒想到这份情报让肖乐天如此动容,他二话沒说扭头撒丫子就跑,腾腾腾的楼梯响声过后就是马蹄一路远去的声音,

肖乐天揉着太阳穴仔细回忆着前世的记忆,他知道同治五年也就是1866年,清朝开始尝试走出国门,去学习西方的先进技术,福州船政局那是第一所培养新式海军人才的学校,北洋南洋超过半数的人才都在这里学习过,

近代史上鼎鼎大名的致远号管带邓世昌就出自这里,这可真的算中国近代海军的摇篮了,

“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肖乐天念诵着曾经让自己热泪盈眶的名句,心中感慨万千,同时他也清楚,明年清廷的改革力度,绝对会比历史上原有的要大得多,因为他肖乐天來了,因为他肖乐天在同治四年,已经折腾的清廷无法不正视科技的力量了,就连那些腐儒都被他狠狠的收拾了一顿,

有了肖乐天这根搅屎棍这么一搅合,同文馆访欧还有福州船政学堂的规模肯定要比真实的历史大很多,清廷探索的步伐肯定会加大,对于肖乐天來说这就是一次大大的机遇啊,

“呵呵,终于下定决心接受点西学了,可惜我肖乐天的声望已经起來了,这些愿意探索西学的年轻人们,哪个不得管我叫一声师傅呢,清廷啊,你就慢慢玩吧,玩的越大越好,”

“老掌柜……范掌柜……咱们洋行负责印刷的二柜呢,叫他來见我……”不一会范镰走了上來,

“印刷的事情都是我亲自管着呢,你的西行漫记,你的小额存单,这都是不能出一点纰漏的,都是我在亲自管……”

“好好好,你现在紧急调一批精装版的《西行漫记》我要送礼,一百本送同文馆给学生,再准备四五百本连同我的一封私信,想办法送到福建,送到左宗棠的手中……”

“左宗棠,咱们跟他沒联系啊,搭不上话啊,”

“沒关系,你派一名精干的二掌柜,去上海找红顶商人胡雪岩,他跟左宗棠关系密切,让他來牵线搭桥……”

老掌柜点头称善“对对对,曾大帅曾经说过,按照咱们这个发展势头,北肖南胡两大财神格局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咱们应该跟他早早联系起來,我这就去办,”

送走老掌柜,肖乐天眼光投向丝绢上最后一条情报,普鲁士德国使者密会鬼子六,

“德国啊,我怎么能把你给遗忘呢,今年应该就是普奥战争了吧,是六月还是七月呢,不管怎么样,历史上的胜利是必然的,铁血宰相卑斯麦啊,您老人家现在过的可好,既然这位密使敢声称自己是普鲁士德国的密使,那么他绝对直接听命于你……”

“普丹战争、普奥战争、普法战争,铁血宰相卑斯麦所主持的三场经典战役,让普鲁士德国崛起于中欧,近代德国的雏形已经塑造成功,”

“普丹战争我是肯定掺和不进去了,但是普奥战争要是不掺和掺和,那可真愧对了搅屎棍的外号了,这场和奥地利争夺德意志领导权的大战,就是肖乐天和卑斯麦建立善缘的最佳机会……”

肖乐天激动的绕室而行,现在他已经和美国建立了一种比较友好的关系,但这远远不够,英法这种老牌列强肯定看不上肖乐天这种小蚂蚱,就算自己腆着脸的贴上去也休想讨到好处,但是新兴列强的大门还是敞开的,现在正是建立合作关系的最佳时机,

“干了,富贵险中求,沒有投资就沒有回报,这把风险投资我算玩定了,”

就在肖乐天下定决心之时,在四九城中一名神情落寞的高个子洋人正默默的走在大街上,

这是一个带有典型北欧特征的中年男子,黑色礼帽边缘露出了金色的卷发,湛蓝的眼珠就象海水一样漂亮,这就是卑斯麦首相派遣的亚洲事务密使约纳斯,

今天是约纳斯第三次去总理衙门请求和恭亲王会面了,前两次全都吃了一个闭门羹,这一次虽然见到了恭亲王本人但是表面的热情掩饰不住冷漠,他知道建交的企图算是泡汤了,

在历史上大清和德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要在普法战争以后了,也就是1870年以后,而两国真正的蜜月期就在镇远、定远两艘铁甲舰的建设期间,那时候德国是欧洲上少有的尊重大清的国家,

但是在同治四年,清朝对普鲁士德国连一个完整的概念都沒有,当奕?从其他国家大使的嘴里听说德国还沒有统一,整个德意志地区还处于松散分裂的邦国状态后,天朝上国的傲慢劲又上來了,

一个都沒有统一的小国家,就算地处欧洲又能如何,肖乐天不是说过么,就算是欧洲内部也是分强弱的,厉害的英法大清惹不起,可是一些小国家就连远洋舰队都沒有,国力还不如大清呢,

恭亲王直接把德国给划归到中欧小国的序列中了,说实话他都不想见这个所谓的密使,要不是两次吃闭门羹有点不落忍,你还想见恭亲王,别说门儿了,窗户也沒有啊,

恭亲王随便搪塞了约纳斯几句,扭头借口有事进宫也就端茶送客了,弄的约纳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走出总理衙门,约纳斯沒有坐雇來的轿子,只是让轿夫在身后远远的跟随着,他自己一个人孤零零走在陌生的街道上,看着光怪陆离的东方风情,心中思索着如何能够帮助首相大人拓展外交空间,

就在他茫然的路过一个胡同之时,突然胡同内的一阵吵闹惊动了他,约纳斯的汉语还是不错的,稍微一听就知道了,胡同里发生了一场医疗纠纷,

“姓黄的,你这个畜生,你给我滚出來……好好一条人命就交代在你手里了,你怎么能如此丧心病狂,去见官,你跟我去见官……”

“哎呀呀,你们这群人好不讲道理,我之前动刀的时候就告诉过你们有危险了,你们也都答应了,怎么现在还反悔呢,你们太刁蛮了……”

“放屁,你放屁……我们沒有答应过,我们从來都沒答应过,不过就是一个简单的绞肠痧罢了,我们怎么可能同意你懂刀子,你是凶手,你是邪魔……”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