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 城墙夜宴/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新军这些桀骜不驯的家伙也就肖乐天可以震慑,当天晚间一场由肖乐天和约瑟夫共同出題的考卷就开始进行油墨印刷了,所有军营里的士兵都在紧张的准备着明天的考试,

琉球王尚泰、翼王石达开还有肖乐天这三位琉球国身份最高的领导者,当天晚间凑在首里城的城墙之上,迎着海风摆开了宴席,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尚泰王就第一个醉了,他端着白瓷酒盏伸手指着月光下黑沉沉的岸防炮台,那上面是刚刚搬运就位的美制280岸防炮,巨大的阴影如同一只怪兽一样虎视海湾,

“丞相大人啊,我从來沒有想到过,琉球王国也会拥有如此恐怖的巨炮,您可知道,就在三天前巨大的火炮上岸之后,所有日本人一个个吓的面如土色,甚至有人跪在地上顶礼膜拜,”

“爽快啊,实在是爽快,琉球王国有了先生真是社稷之大幸,是小王我的福气,请先生满饮此杯……只要琉球能够强大,小王我就算天天吃干鱼稀饭也是开心的,”

尚泰王怎么可能不兴奋,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正是血气方刚的岁数,几百年受尽日本人的欺凌今朝一雪前耻,而且国家在肖乐天的带领下蒸蒸日上,一切就如同做梦一样,

不是沒有人提醒过尚泰王要小心肖乐天,琉球王室也有一丝担心怕肖乐天吞并琉球王国的宗庙,但是形式比人强,肖乐天的势力已经从经济、政治、军事、文化等方面全方位渗透琉球,

名义上一千多新式军队属于琉球王国,但是里面所有中高层军官全是肖乐天带出來的,琉球王室根本就指挥不动,

还有那十所学校,接受的都是肖乐天的西学教育,所有人都认肖乐天为宗师,用不了三年,琉球朝堂上将全是肖乐天的弟子,

更要命的是乐天洋行对琉球王国的经济控制,现在市面上流通的洋钱全部都是墨西哥鹰洋,士兵发的军饷全都是印刷精美的纸币,王国的金融已经被乐天洋行所垄断,

唯一的希望就是肖乐天说话算话,希望他的眼光长远而且广阔,希望他多多关注这个世界,别把这一县之地太当回事了,

另外就是寄希望于大陆文明走來的精英吃相不要太难看,好歹给琉球王室留一张面皮啊,

肖乐天和石达开相视一笑,尚泰王的蹩脚马屁他俩都听出來了,干了一杯之后肖乐天笑着说道“陛下这是向下臣來哭穷了,哈哈哈吗,我懂我懂,这一年來琉球国库光出不进也是难以维系了,虽说洋行接手了朝廷的主要支出,但是陛下自己也要有点零花钱啊,”

说话间一名账房先生一样的华人捧着一个黑漆木匣子走了上來“见过陛下,见过丞相大人,这是洋行准备好钱票,请查收……”说完放在桌子上,倒退着走下了城墙,

打开木匣里面是一沓沓的洋行印刷的钱票,肖乐天随便捡起一沓翻了翻“陛下,这里是二十万银元的小额存单,算是陛下今年的过年钱吧,现在市面上商人已经认这种钱票了,宫里想直接用,或者兑换都是很方便的……”

二十万银元,还是只给皇室的零用钱,尚泰王多咱也沒有这么富裕过啊,以前琉球王国是一年是能收上六七十万的赋税上來,但是岛津家要拿走一大半,剩下的还要维持百官和军队的开销,皇宫一年根本就沒有多少结余,

在尚泰王的记忆中,皇宫年底和户部算账之后,能有个五六万两的结余就算是烧高香了,而这点结余就是国王的私房钱了,

今天,肖乐天伸手就给了尚泰王二十万银元,这都赶上平日里四年的结余了,尚泰王激动的手都有点发抖了,

“师傅啊,现在琉球百废待兴,到处都需要钱,这些钱还是用在更重要的地方上吧……”尚泰王嘴里客气,但是眼神已经粘在上面拿不下來了,他心中甚至有了重新修缮首里城的打算,

肖乐天早就看透他的心了“陛下不要推辞了,诚然如陛下所说现在百废待兴到处都需要钱,但是也不差这二十万,放心吧以后每年的结余只会增长不会减少,您就瞧好吧……”

尚泰王真是醉了,自己一个人就喝掉三壶女儿红,最后抱着钱箱不松手,几个内侍抢都抢不过去,

内侍搀扶着陛下回后宫休息,城墙上只留下石达开和肖乐天两人,百步之内沒有一个人影,

“先生想好了,这个琉球您不准备吃了,”石达开一直都有这个疑问,尤其是肖乐天在酒桌上隐隐向尚泰王作保的时候,

“呵呵,王爷想错了,”肖乐天手指着码头上一艘艘灯火通明的洋人海船,又指了指正在修建的岸防炮台,

“看看这一切吧,我不说十年前了,就算三年前王爷您想过这样的场景吗,现在的世界早就不是圣人所居住的世界了,文人的理想国已经不复存在,象琉球这样的国家最终的命运就是被大国势力所吞并……”

“我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铁一样的现实,这里可不是内陆贫瘠的小国,沒有多少人惦记,这里是万国津梁,这里是中华文明的出海口,也是锁住中华国运的锁链……”

“这一串岛链实在是太重要了,只要琉球王国在咱们的控制之中,那么渤海、东海、黄海可就全变成咱们中国的内海了,敌人想要入侵进來就必须要突防第一岛链……”

“战争在太平洋上或者南海上爆发,总比让人家顶在家门口上用炮轰强吧,在我的设想中,一条武装起來的岛链和两三支远洋舰队可以把外敌挡在太平洋上,挡在南海之南……”

石达开当场倒吸一口冷气“先生你这手笔太大了,这得多少战舰才能封锁住这么大的一片海域啊,这到底需要多少钱啊,您以一己之力想办成,”

肖乐天摇了摇头,后槽牙咬的咯嘣咯嘣的响,后世的北洋水师,从战舰选购到码头建设,再到筹办学堂培养人才顺便养军队,总工花了3000万两白银就把骨架弄起來了,这还包括了贪污的钱在里面,

就按照晚清官僚体系的贪腐劲头,这三千万两怎么也得吃掉一半去,估计一个北洋舰队1500万两白银也就足够了,核算成当时的美金大概在四千万左右,

这笔钱很大吗,也许对于琉球、日本这类小国來说就算是巨款了,但是对于庞大的中华來讲,根本就是九牛一毛,给小日本的赔款两亿两白银不也沒眨眼就赔了吗,

这点小钱要是放在人家和珅和中堂眼里,都不带用正眼瞅的,中华民族几千年攒下來的家底庞大的根本无法想象,

“王爷您就放心吧,他和珅能从乾隆手里贪走两亿两白银,你当我沒有这个本事,实话跟您说了吧,您的老仇人曾国藩已经和我达成协议了,以后江南市面上的散碎银两任由我选用,而且胡雪岩也要全力配合,到时候铸币机就放在琉球……”

提到曾国藩,石达开沉默了,这是天国的老仇人了,多少子弟死在他的手中,可是现在肖乐天居然要和他进行合作,从情感上他就过不去这个坎,

肖乐天知道这个暗疮不挑破了是不行的,自己的布局太大了,必须要拉拢一切可以合作的盟友,想救这个衰亡的国运,不和如日中天的湘军合作是不行的,

“对不起,我实在是沒有办法……咱们这个国运真的太衰败了,就好像临终的病人吊这最后一口气一样,不能折腾了,咱们不能再打内战了……王爷啊,华夏一族真的沒有多少时间了……”

石达开仰头干了一杯rela的美酒叹息说道“军师说的我都懂,我知道您想给中华多保留一口元气,可是你想过沒有,这么多势力怎么黏合在一起呢,”

“这段时间我一直研究西方的那些民主制、共和制、君主立宪制度……我想來想去也想不通,他们是怎么让国家内的各个势力相互服气的呢,让不同信仰,不同价值观的人坐在一起,利益相互分享,我怎么想都感觉太不靠谱了……”

石达开长叹一口气说道“军师啊,你是明白人,你对这个问題应该想的比我清楚,就咱们这小小的新军再加上刑堂,就您手下这些弟兄们,就有多少人了,我沒统计过也得有几万了,就算你沒有揽权的心,他们呢,”

夜风突然一紧,就如现在肖乐天的心一样,这个千古难題到底有沒有答案,权力究竟是集中好还是分散好,到底有沒有一个标准,

想想前世清朝灭亡后的几十年混战吧,中国人用行动向世人证明了,国人都是谁都不服谁的,军阀林立、派系横行,阎锡山为了割据山西都能把铁轨的间距给改了,这种民族根性搞分权制真的能行得通吗,

“王爷,给我一点时间,让我试一试,让我用这一生去趟一趟陌生的路,总会有办法的,一定会有办法的……”

石达开凝神关注肖乐天好半天,最后笑了“放心吧,我心中早就沒有那么多仇恨了,曾国藩是杀了不少天国的弟兄,可是死的那些弟兄又有几个沒有杀过人,大哥不用说二哥,五十步也不要笑百步……黄泉路上,别说报复了,想找我们索命的冤魂又有多少……”

肖乐天听着鬼气森森的话语,突然感到了一阵的心悸,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走入了深水区,隐隐约约看见了前方最大的一颗暗雷,一个可以将所有事业彻底摧毁的暗雷,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