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隐龙之吼/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建君主制、帝制、君主立宪制、民主制、共和制……纵观人类历史,各种各样的政治制度在不停的变换,看的人眼花缭乱,

但是无论多复杂的政治制度,其实想找到共同点也很简单,那就是象一个摆一样,在分权和集权这两个点之间摆动,

组成一个国家,必定是无数种势力的结合体,就好比同治朝的晚清,打破了满人一家独大的格局后,国家的政治钟摆已经开始从集权的顶点开始向下滑落,政治结构已经开始自我进化了,

满清八旗、蒙藏回、汉人保守地主阶级、汉人激进地主阶级,甚至包括逐渐抬头的资本商人势力,再加上插手中国很深的海外洋人势力,正纠缠在一起相互发力,开始改变国家的政治结构,

归根结底还是一个生存的问題,在这片大地上,不仅仅是你满清要过好日子,其他的人也要分沾利益,以前是打不过朝廷,但是现在朝廷已经变弱了,汉人的力量已经变强了,那么改变也就顺势而起,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哪一年,慈禧向万国宣战之时,以李鸿章、张之洞、盛怀宣、刘坤一等人为代表的东南沿海督抚,居然单独和列强交涉,拒不接受清廷的旨意,而且公开喊这是乱命,

这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东南自保事件,可见那个时候分权的钟摆已经开始加速了,满清早已经无力回天,

但是钟摆有自己的规律,当他过了临界点之后,原本的势能就会开始消耗,新的力量就又开始孕育了,

万事都有度,当分权达到顶峰的时候,也就是整个国家民族最危难之时了,分权发展到极端必然是军阀割据,必然是内战,

正是由于分权的过度化,让大的势力分化成小的势力,每一个势力的代表都认为自己很强大,相互之间力量差不都的时候,谁又会服气谁呢,既然不服我,那就打呗,

军阀割据全国混战,然后让日本人钻了空子差点放干中华民族最后一滴血,再然后就是大家都知道的历史了,

肖乐天如同老僧入定一样呆呆的站在城头,望着海上的那一轮明月,听着海潮的拍打声,他的精神世界进入了一个极其微妙的状态之中,

石达开早就走了,所有的侍者也不敢來打扰,远处百步外的士兵看着丞相呆立城头也不敢过來劝,整个天地现在好像只剩下肖乐天一个人,

“沒有错,一定沒有错,中华的国运还有政治的钟摆,就是这么机械单调的重复运动,而支撑这种运动的本源力量就是人心……不是一个两个,也不是成百上千,而是数亿民众内心的力量在改变这个世界……”

“我懂了,我终于明白了,当国家的政治钟摆跃过最混乱最黑暗的军阀割据还有国战之后,他就已经开始向集权方向冲去了,饱受战争之苦的民众需要权力集中,因为只有权力的集中,才能结束内战,才能抵御外诲……”

肖乐天总算是破迷开悟了,如同海上升明月一般,皎洁的月光洒在他的心底,前世所有的迷茫全都消失不见了,

“时势造英雄啊,这就是时势造英雄,太祖能登顶这说明他已经清晰准确的看见了中华政治的钟摆已经处在什么位置上了,而且力量的方向也已经看清楚了,所以他才应势而起……”

“天啊,难道说1978年的那阵春风,也是那位睿智的老人敏锐的看见了钟摆势能的变化,他要给权力松绑了,正因为他的顺势而为才会有后面那几十年的经济奇迹……”

砰砰……砰砰……砰砰……肖乐天已经感受到了自己心脏在狂跳,那一刻他已经抓住了历史潮流中的根本规律,他心中的迷雾彻底被吹散,整个朝政大局如同掌上观纹一样清晰可辨,

肖乐天一吸一呼之间仿佛有亘古不变的浩气在吞吐,整个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历史走马灯一样在他的面前闪过,他甚至亲眼看见了无数历史上的隐龙正用他们的生命來捍卫这片土地,

明犯强汉者最远必诛的呐喊萦绕在耳边,尧之都,舜之壤,禹之封,于中应有,一个半个耻臣戎,万里腥膻如许,千古英灵安在,磅礴几时通,激励华夏的名句在心头涌动,肖乐天那一刻好像被英灵附体一般,整个人都快要融入到让人血脉贲张的历史之中了,

“哈哈哈,我终于懂了,我总算明白我为什么要來穿越了……是守护这片大地的祖先英灵们选择了我,他们希望我在这个平行的宇宙中,能够给中华民族一个新的选择,一个崭新的机会……”

“钟摆一直在摆动,它从未停息过,我肖乐天所能做的只有顺应潮流,我要给这架狂暴的钟摆添加上一个保险,我要让他走向集权却不会独裁,走向分权却不会内战……”

这时候肖乐天突然发疯了一样在城头长啸“我知道了,我终于知道了,啊……”一声长啸整个首里城都被惊动了,就连那霸外海都诡异的涌现出了一股巨大的浪潮,滔天的白浪狠狠的砸在礁石上,爆发出如雷的吼声,

同治四年的新年前夕,肖乐天于首里城头,破迷开悟,从那一刻起中华国运破开坚冰终于驶向了一条崭新的航道,

肖乐天半夜不睡觉在城头抽风的新闻,很快就传遍了整个那霸,石达开一大早就來找他了,可是却发现一夜未睡的肖乐天居然一点疲惫都沒有,双目中居然闪烁出一股特有的精光,

肖乐天一见王爷就死死的抓住他的手激动的说道“我懂了,我终于懂了,王爷您的疑问我已经有了答案,相信我,追随我,给我时间,我会让你亲眼见证一个奇迹,”

石达开已经感受到了肖乐天身上的蜕变,一股非常奇妙的气场居然让这位见多识广的天国翼王都有点喘不过气來了,

“先生何出此言,我从未怀疑过先生的能力,我等着亲眼看您的这场奇迹……”

新军的考试只用了半天就完成了,最终挑选了三百最优秀的士兵前往欧洲观战学习,最让肖乐天沒想到的是,居然有五十名日籍的士兵也加入到了其中,野平太和兵太郎居然也过了及格线,

“可以啊,沒想到你们居然能够外文这一关,这半年看來沒少下功夫啊,”肖乐天拍了拍干儿子和干女婿的肩膀很是欣慰,

“这不算什么,父亲您难道忘记这些人的身份了吗,这里面一多半都是海贼出身,经常和异国商人打交道,多少还是有点底子的……”兵太郎说道,

肖乐天一想还真是的,自己居然把这一茬给忘记了,看來真是忙晕头了,

上午考试完毕,紧接着就是出征的准备了,每一名战士都领到了崭新的斯宾塞连珠枪,备用的子弹,全新的战术短刀,军工铲,还有急救药材,崭新的军装也要发两套,他们代表的是整个中国的国威,不捯饬的精神点可不行,

肖乐天一下午一晚上都跟远征军混在一起,亲自给他们发物资,亲自登记每一个人的姓名和家庭情况,

“你们是第一支登上欧洲的中国军队,你们每一个人的名字都要写入史册的,好好干啊,可不能给中国人丢脸……”

“年后我要在塘沽修建军庙,不仅要供奉中华民族历代战神,而且也要把你们的名字挂在庙宇里面……不要怕,勇往直前,就算牺牲了,我们的后代也会永远的祭祀你们……”

“此去欧洲数万里,在海上就要飘三个月,你们千万不要忘记学习和锻炼,而且要和约纳斯公使学习德文,不求你们成学者但是日常对话你们总要有啊……”

“兵太啊,你是我的儿子,你代表的是我的脸面,你要是给我丢人了,你就不要回來了……”

“野平太,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我的新军中早晚要有一支外籍军团的,而你们这几十人就是未來外籍军团的根,如果这次拉稀了,小心我取消掉外籍军团的编制……”

肖乐天就像一名长舌妇一样的唠叨,可是三百远征军却沒有一个人嫌弃的,反而说到动情处,一个个眼眶都红了,他们是肖乐天的新军,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是当兵吃饷那么肤浅,在那霸血火一夜中,他们的血液已经熔炼到了一起,从灵魂里就已经是一家人了,

所有人都有心理准备,这一面也许就是人生最后的一面了,就算流点马尿也沒有任何人敢嘲笑,

当天晚上,那霸港口所有的船只都收到了禁海令,在明天上午肖乐天要欢送远征军去欧洲,而且首里城那一门巨炮也要进行试炮,肖乐天要用炮声给远征军践行,

所有人洋商都傻眼了,他们万万沒有想到肖乐天居然要派学生兵远赴欧洲,当天夜里约纳斯就被前來咨询底细的欧洲人给围满了,但是约纳斯的回答只有一个“这些中国人,只是我花钱雇佣的,用來保护我的安全,他们是雇佣军,并不代表中国……”

出征的一刻很快就要到了,连着三天赶工,首里城西侧的炮台终于做好了发射的一切准备,來自美国的技师正在紧张的调试、测算,

“这是肖先生用來耀武扬威的实弹射击,必须要准备开花弹……减少发射药包的重量,射程降低到12-15公里,再远人们就看不清楚了……准备好耳塞,小心你们的耳膜,这可是280毫米口径的巨炮,整个美国也沒有几门,这是绝对的亚洲第一炮……”

炮台上在紧张的进行射击前的调试,而码头上现在已经哭声一片了,数不清的那霸华人和土著,甚至包括定居的日本人都來这里送行了,即将登船的都是他们的亲人,

肖乐天手里捧着最大的那一面肖字残旗,大喊一声“萧何信,我将此残旗授予你,要么带着旗帜和胜利回來,要么升起这面残旗所有人都玉碎在这面旗帜下面,”

肖乐天几乎是扯着脖子在怒吼“告诉我……谁能带给我胜利,”

码头上的所有士兵几乎用尽生命在嘶吼“以我血,祭轩辕,以我命,祭华夏,”

就在那一刻,首里城炮台上突然平地一道闪电,紧接着就是如雷般的炸响,280口径岸防炮终于开火了,炮口的爆风形成一个巨大的扇面,周围的树木灌木全被这道爆风吹的七零八落,

“哦天啊,好远的射程,这是亚洲最大口径的岸防炮了,”无数洋人们望着十多公里海面上巨大的水柱,所有人惊的拼命在胸口画着十字,

“清理炮膛……重新搬运火药包……准备第二次射击……减少发射药,射程降低到十公里以内……开炮……”

“继续降低发射药,射程缩短到七公里,让这些洋人们见识见识亚洲第一炮台的威风,他们他们知道,琉球已经被肖乐天武装成了猛虎……开炮,”

在隆隆的炮声中,荷兰商船带着三百勇士,扬帆启航直奔遥远的欧罗巴而去,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