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4 年夜饭/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來來來,让一让,什锦鸭子火锅上桌喽……來尝尝我的手艺苏氏樱桃肉……翡翠鲜虾鱼丸……”

“老爷,这是上海六百里加急,胡雪岩送來五十年陈酿的女儿红,他还说过完年还要來拜会您呢……”

“这是今年武夷山新产的大红袍您尝尝……还有啊,老掌柜专门从浏阳订购了好几百挂十万响的鞭炮,现在已经挂在洋行外面了,就等老爷您一声令下咱们就听个热闹,”

隆冬的塘沽城,靠近码头的乐天洋行后宅今天已经喧闹的房顶差点被揭开盖了,从那霸回來还沒有三天的肖乐天,已经陷入温柔乡不能自拔了,更何况今天还是大年三十,同治四年马上就要过去了,

再大的事情在新年面前都要让一让,所有的公文在这几天都消失了,沒有谁会不长眼的去找不自在,

“大人这一年实在是不容易了,都消停消停吧,让大人好好过个年吧……”这句话简直成了肖乐天手下人们的口头语了,

1865年也就是同治四年,对于肖乐天來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年头,就在这一年的开春,他的西学经典《西行漫记》出炉了,而且瞬间席卷整个大清国,给他带來了无尽的声望,

紧随其后的就是儒生们的报复,王师正在百花楼的炮轰,项少龙受人蛊惑來绑架,然后就是太白顶银炉的开炉,期间还有龙爷來投,二毛入宫等等离奇的事件,

紧接着在入夏时分,乐天洋行在塘沽开业,肖乐天带着一群土匪横扫塘沽商圈,镇压了闹事者也一手扫平了不服气的商人们,

再然后就是那霸和日本人的血拼,肖乐天几次游走在死亡的边缘,生生在战场上打出了自己的威风,捎带脚还换來一个琉球国宰相的身份,

随后美国人的橄榄枝终于伸过來了,肖乐天的势力总算是得到了一个强有力的外援,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前路一片阳光灿烂的时候,这帮清流又开始折腾开了,

塘沽工业特区从征地纠纷一直闹到新军和绿营内战,甚至连镇守天津卫的八旗兵们都要下手了,再加上北京城内举子大暴乱,整个同治四年的冬天简直吵成了一锅粥,

回想这漫长的一年,肖乐天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熬过來的,很多事情当时感觉不出來, 但是一旦回顾就会异常的后怕,千军万马就别提了光是几场暗杀就够他回味的了,

“老爷,老爷……想什么呢,夫人就等你入席了,您就别学老和尚打坐参禅了……”晴雯说话就是辣,塞的肖乐天根本就沒法还嘴,

今天是年夜饭,按理说沒过门的女人是不能在男人家里住的,可是谁让肖乐天是不守规矩的二鬼子呢,在他的眼里过门沒过门根本就沒什么两样,

整个乐天洋行里里外外整整开了12桌,其中内宅两桌外面柜台楼上楼下摆放了十桌,肖乐天和自己的后宫躲在温柔乡里开小灶,外面來不及回家过年的伙计、二掌柜们则在范镰的带领下喝了一个昏天黑地,

不光是乐天洋行挤满了人,就连左右的商号都被肖乐天临时借用了,半条街灯火通明,那些刑堂的亲卫还有留守的新军官兵们,这一夜都挤在了一起欢庆毕生难忘的同治四年,

“满饮此杯为大人贺,我干了三十年的二掌柜了,头一回赚钱赚的这么爽利,大人气吞山河的布局,恐怕连古代的范蠡、吕不韦都难以比肩啊,今生有幸,今生有幸……”

“新军第一连……共同举杯,为大人贺新年,为我们远征欧罗巴的兄弟们贺新年,干杯,”

半条街上到处都是祝酒词,到处都是碰杯声,喝的脑门冒白烟的士兵们,搂着那些赚钱的小伙计就开始干杯,鸡鸭鱼肉、烤全羊、炖牛肉……数不清的菜品流水一样的往席上端,空盘子流水般的往下撤,宴会气氛已经热烈到了极点,

肖乐天听着外面此起彼伏的吼声,心里好像有一团火一样,他不顾外面的寒风吹推开窗户就想吼一嗓子,可是身边突然伸出一只手把窗子又给关上了,

“别冒了寒气,你是大老爷们不怕,可是琥珀呢,她现在身子还弱着呢……”说话的正是富慧,这是肖乐天后宫中年龄最大的姐姐了,她甚至比肖乐天还大两岁,典型的御姐型的,

肖乐天回头看看角落里脸色苍白的琥珀,走过去轻叹道“这么冷的天穿的太少了……把我那件白狐披风拿过來……”肖乐天亲手把披风披在琥珀身上,而且温柔的帮他整理平顺,

“黄邪医不是來了吗,他开的药方怎么样,你吃了感觉如何,”琥珀只是一个教坊司里出來的女人,往日那点小刁蛮其实也是可怜女人的一种生存方式罢了,在她们的心中,内宅里面女孩们不斗,就根本沒法生存,

从來沒有想到,会有一个身份如此高贵的老爷,能够这么温柔的对待女孩们,相比之下那些蛮横的满清贵胄,和喜欢小脚的变态汉臣儒生们,简直就是一群猪狗了,

“呜呜……对不起,老爷我不应该哭的,大过年的多不激励啊……可是我忍不住,好多了,吃了黄邪医的药好多了,小腹暖洋洋的,他说……他说我只要坚持吃下去,能有六成的机会,彻底康复的……”

“啊,这可是个好消息了,咱们得干一杯……琥珀你不能烈性酒,可以少喝几盏西洋葡萄酒,果味芬芳也不伤身体……來來來,我们满饮此杯,这一年來让你们受苦了,我肖乐天给你们陪个不是,”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一句话说的屋子里的姑娘们眼圈都红了,女儿的那点清肠还不就是这样,男人在外面闯荡做大事业,自然埋怨陪她们的时间少了,可是男人要是天天腻在内宅里,她们又肯定嫌弃男人沒出息,

女人啊就是这么纠结的一种生物,尤其是一大群女人把心思都拴在肖乐天一个人身上的时候,那一丝丝幽怨的目光,看的肖乐天自己都感觉到负罪感了,

看着一屋子眼圈红红的女人们,肖乐天尴尬的挠了挠头“好了,都笑一笑,过完年就有你们忙的了,我答应你们阳春三月爷我就大婚了,二位夫人入门你们可就有的忙了……”

一句话把虎妞和富慧臊的脸通红,她俩现在也就剩认命的份了,这个男人啊几乎把大清朝的所有规矩都给颠覆了,四九城里婚丧嫁娶那有这么乱來的啊,可是这个大清里面还有谁能拗得过他呢,

“干杯,”一杯酒入肚,整个屋子里气氛一下子就热烈了起來,女孩子们你争我抢捡自己爱吃的菜夹,象晴雯、芳官这种好喝的干脆就行起了酒令,输的不光罚酒而且还要罚唱曲子,

肖乐天在一边摸了摸鼻子,想提议罚贴纸条、脱衣服,但是左右看了看虎妞和富慧,赶紧把自己心里的龌龊想法给驱散了,这还沒大婚嗯自己这个荒淫无道的本性可不能暴露啊,

肖乐天左瞅瞅,右看看,突然把双手放在桌下,同时抓住了虎妞和富慧的小手,惊的两个女人差点叫出來,两双幽怨的眼睛掺杂着甜蜜狠狠的白了肖乐天一眼,

不过肖乐天知道,别看她俩用眼睛白自己,但是谁的手都沒有缩回去,就这么让肖乐天攥着,肖乐天心思,所谓的幸福,也就不过如此了吧,

就在酒桌上的女孩们已经快玩疯了的时候,窗棂突然被敲响了,大病初愈的龙爷又成了肖乐天的传声筒了,

“先生,洋人钟点已经过了十点了,您得去看看二楼的贵客们,几位洋人朋友也想跟您碰杯呢……”

肖乐天一拍脑门心说,温柔乡果然是英雄冢,就这么一小会就把迈克、马修还有英国医生巴克他们给忘了,真是见色忘友啊,

肖乐天根本就不敢跟内宅女孩们的眼神对视,落荒而逃一般跑到了前院,结果还沒上二楼呢,就被一群群兴奋的士兵和伙计们给包围了,

“大人出來了,大人从内宅出來了,今天是年三十儿,不论大小啊,大伙给大人敬酒去……”接着酒胆这些往日都不敢直视肖乐天的兄弟们,蜂拥而上还沒走出十步呢就被连灌了六七杯,

“兄弟们吃好喝好,先容我一小会,等我上楼会客之后,我再下來跟大伙喝酒啊,告罪,告罪……”说完在龙爷的掩护下一溜烟的上楼了,

美国卡内基家族的成员迈克,美国驻华武官马修,还有英国医生巴克,再加上范镰、王怀远、塘沽同知周明奎,再加上几名新军高层军官,算上肖乐天正好十人,围了满满的一桌,

能坐上这一桌的,都已经是肖乐天可以信任之人了,几句客套话之后议題直接转向未來的局势发展上,如工业特区建立的细节,还有那霸发展等敏感话題,其中驻华武官马修的问題最为尖锐,

“肖先生,不久前您刚刚派遣了三百名精挑细选的士兵前往普鲁士德国,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小小的北欧国家会让您如此费劲心力,不惜借船出海派遣士兵参与一场和中国毫不相干的战争,”

马修摆手阻住了肖乐天想说的客套话“肖先生,请您不要用沒有营养的外交词汇來敷衍我,我作为一名武官还是有自己的分析能力的,尤其是那霸港口上你授予了萧何信残旗,而我很清楚这面旗帜出现的意义,那就是战争……”

“你想让您的士兵在欧洲参战,请告诉我原因,另外请告诉我你们要参加那一场战争,”

美国这时候内战刚结束,对外政策奉行的是孤立主义,这时候的美国人希望和全球做生意,对争霸全球可沒有什么兴趣,所以对于欧洲的情报收集工作并不是很重视,

几乎所有的西方国家都在关注普鲁士德国的兴起,但是卑斯麦到底要如何带领那个弱小的国家挑战英法这些老牌列强呢,别说美国人不清楚了,就连德国人自己心里都沒有底,

肖乐天和美国建立密切的合作关系,把宝押在美国方面人们多少还能理解,毕竟美国内战刚刚结束,而且西海岸和琉球又可以直航过去,做生意至少不会赔本,但是跟德国联系密切了又有什么用呢,

“肖先生啊,我要提醒您,中国通向普鲁士的陆地交通被俄国人和中东的土耳其人所阻隔,而海上的交通命脉被英国人所控制,就算您可以和德国建立友好的关系,您又能得到多少的回报呢,”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