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 新军入欧洲/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夕阳低沉,海水拍打着船舷,同治五年的第一天就要过去了,荷兰商船的甲板上挤满了身穿蓝色军装的小伙子们,他们右手平伸在额头,向码头上所有送行的华人敬礼,

泪水哽咽难忍,码头上哭声一片,仅仅一天的时候,新军雄壮的军姿就烙印在了狮城民众的心里,从早上八点一直到下午五点,仅仅九个小时的时间,别看短暂可是带给满城华人的却是永难忘怀的尊严,

“平安啊,一路平安……等你们回來的时候再來狮城,让我们再尽一次地主之谊……”

“天下华人是一家,我们等着你们带好消息回來……”

码头上的祝福声,哭声响彻云霄,当商船轻轻一震开始脱离栈桥的时候,人群突然一动,所有人下意识的就想往前冲,靠近码头的送行者噼里啪啦的往水里掉,救人的水手也拼命的往哪里游,整个送行场面一片混乱,

新军小伙子们当时就要跳船救人,可是岸上的老者们却在高喊“远行莫回头,不吉利啊,不要跳船,千万不要跳船,不用管我们……老朽祝你们旗开得胜,”说话间一片人头瞬间低了下來,华夏礼仪除跪拜之外,最尊贵的就是长躬了,

萧何信他们咬着嘴唇沒有让自己哭出声來,但是眼泪已经滚落眼眶了,眼前的景物一片模糊,

从海中爬上岸的华人來不及换衣服,就躬身向海船施礼,年迈的长者用长躬给新军送行,梳着总角的孩童直接跪在码头上向母国的叔叔磕头,就连妇人们也走出家门向他们万福,

“血总是要浓于水的,我们会回來的,”三百新军无一不哭,敬礼的手都抖了起來,萧何信突然冲弟兄们大吼一声,

“人活一辈子,能活成这个样,就算死也值了,与其庸庸碌碌奴才般的过一生,倒不如泼洒热血,换一个万民敬仰,”

“等着我们,我们会回來的……”哭声中,荷兰商船满帆起航准备穿越马六甲海峡,

在甲板最高层,荷兰船长和约纳斯都看傻了,这种感人而又热血的场面一辈子能见几次呢,荷兰船长长叹一声说道“好骄傲的一群军人啊,让我想到了英国战胜西班牙无敌舰队时候的锐气,中国居然有这么精锐的士兵,怎么还会连着两次败在英国人的手里呢,”

约纳斯苦笑着说道“因为那个国家实在是太大了,他们拥有无数这样热血的年轻人,也拥有更多的贪官污吏和奴才,当然也拥有最大数量的麻木者,在那个国家好人要干一些事情,总会遇到更多的恶人去拖住手脚,甚至按在烂泥塘里……”

“哎……丑陋的灵魂就是这样的,因为他自己泡在粪水中无法脱身,他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其他人都拖进去,我真的不知道,肖乐天未來能否护住中国这一点希望的火苗,但愿这些好小伙不要被那些贪官污吏和奴才们消磨掉……”

约纳斯回想在北京城中的遭遇和见闻,摇头叹息心中真为这群小伙子和肖乐天捏一把汗,

随后的航程就顺利的多了,飞剪船传过马六甲海峡进入印度洋,在科伦坡进行补给后直线向非洲摩加迪休驶去,紧接着又沿着非洲的海岸向好望角前行,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小伙子用自己的热情扛过最初的晕船和不适应之后,终于有心情领略这个世界的博大了,

人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还真是有道理的,旅行就象一场人生的修行,当异国奇异的风土人情在新军面前一一展现之后,他们才算真正的明白了世界到底有多么的广大,

在船上,新军如饥似渴的向约纳斯学习日常用德语,甚至还自己编纂了一份薄薄的德语英语汉语小词典,这些士兵不愧是考了高分选择出來的,接受新知识的能力快的惊人,

三个月的时间不可能让士兵们精通德语,但是日常的生活对话还是沒什么问題的,到最后约纳斯甚至提前教了他们一些军事用德语,他已经在为这些士兵上战场做准备了,

当1866年日历行进到四月初的时候,历经风雨的荷兰商船终于看见了直布罗陀海峡的灯塔,他们终于回到了欧洲,

“亲爱的中国客人们,欢迎你们來到欧洲,來到文明的世界,前面就是直布罗陀海峡……”随着瞭望手的一声吼叫,无数新军趴在船舷上向外张望,

直布罗陀海峡是地中海进入大西洋的门户,这里船帆如云一样飘荡,甚至有冒着黑烟的蒸汽明轮船在大海上行驶,在这些年轻的军人眼中,这可不是一句繁华就能概括的,他们已经能够感受到让欧洲变强大的那股力量了,

“小伙子们,我们的旅程将在汉堡结束,为了庆祝你们进入欧洲,我将请你们喝法国产的葡萄美酒……不用替我节省钱袋子,塘沽港的范先生已经提供了足够的银币,让我们开怀畅饮吧……”

短暂的宴会之后,约纳斯开始向新军下达命令了,由于普鲁士王国并沒有和肖乐天签署正式的外交协议,那么三百新军在法律意义上來讲还是属于偷渡,所以在欧洲海域航行之时,所有人不能出现在甲板上,以免引发外交纠纷,

“先生们,请理解我的苦衷,三百名中国军人出现在欧洲,肯定会引起轰动的,尤其是英法,必定会严密的关注……所以在首相沒有签字之前,你们是不能在公众面前现身的,”

“我和船长已经安排好了,在鹿特丹我临时上岸发送电报,当汉堡方面准备好之后,我们要趁着夜色进入汉堡港,我会妥善的将你们安置在军营中,希望你们能深居简出不要弄出不必要的麻烦……”

士兵们轰的一声开始交头接耳了,沒想到登陆欧洲还要这么麻烦,这是不信任我们还是侮辱呢,

萧何信铁青着脸说道“我理解您的苦衷,我们可以服从安排,但是在正式合约沒有签署之前,商船内的银币必须由我们來保管……”

“对,沒有正式的外交协议,谁都甭想动大人的银币……”兄弟们一下子就炸开了锅,

约纳斯苦着脸说道“你们最好不要这样,肖先生正是因为相信普鲁士民族的品德才会仅签署一份备忘录就把银币送上了船,你们这么做恐怕会让国王和首相大人误会肖先生的诚意的……”

“哼,误会就误会吧,我们大人给出的条件已经能证明诚意了,你想不签协议就拿钱,想都不要想……”

军官们的集体强硬让约纳斯无话可说了,他知道一份备忘录就想搬钱确实有点说不过去,最后只能点头了,

商船开始加速向北欧驶去,在鹿特丹外海短暂的停留了三个小时,约纳斯乘坐小舢板前往港口,紧急向汉堡方面发了一份电报,然后立刻返回商船继续北上,

这时候的欧洲已经很重视电报技术了,约纳斯的重磅情报以近乎于光速传递到了汉堡,当军方的接线员收到这份密码文之后,不敢怠慢迅速送到了汉堡首相官邸,

巧的很,这段时间卑斯麦正好來汉堡,查看诺贝尔先生新建的炸药工厂和另外的军工厂,并沒有住在柏林,当他接到情报官给他破译的密码电文之后,大胡子首相眼睛瞪的如铜铃一样,嘴里都能塞两个鸡蛋了,

“你们的翻译沒有错漏吗,真的是约纳斯,我的学生回來了,他还带來了一百万两白银货币,还有三百中国军队,”

情报官站在桌子前面,苦笑着说道“首相大人,您觉得以约纳斯那个严谨的脾气秉性,会撒谎骗人吗,按照情报上描述的速度,明天晚上荷兰商船就能够停靠在汉堡港了,”

卑斯麦,这位处乱不惊的铁血宰相,今天真的是事态了,他可以轻松的面对整个欧洲的政治家,但是今天却无法面对一群來自东方的士兵,

在这个时期欧洲人的心目中,遥远的中国就是封闭的代名词,先不要说强大不强大了,就他们那个闭眼看世界的劲头就足够欧洲人嘲笑不已了,

约纳斯最早曾经当过卑斯麦的秘书,两人的关系就是最好的师徒关系,卑斯麦让约纳斯前往遥远的东方,其实并沒有想过得到什么外交突破,其实就是想给自己的徒弟一次历练的机会,

但是万万沒有想到,自己这位年轻的徒弟竟然这么整齐,虽然沒有得到大清国的外交协议,但是搭上 了琉球首相这条线也是一个大大的惊喜了,

“一百万两白银啊,这是足足250万美金啊,而且未來三年还有更多的战争借款可以运送过來,这可解决了咱们的燃眉之急了,”

现在的普鲁士,绝对是人类历史上穷兵黩武的典型,全民义务兵制度给普鲁士德国提供了充足的兵源,但是也严重的破坏了德国的经济,

无数女人和童工充斥在工厂里,工人阶级每一枚铜板,和农民阶级每一粒粮食都被集中了起來,优先供应给了军方,更严重的是,德国这时候甚至禁止任何他过的奢侈品入海关,德国皇帝生怕任何一枚金币流出德国,

可是今天,约纳斯居然能带來二百五十万美金的现款,而且还有一份长远的借款协议,这些钱足够德国武装十五到二十万的陆军了,这让帝国的财政得到了缓解,这简直就是及时雨啊,

“安排火车,我要马上返回柏林面见国王,你们要配合约纳斯做好接待的准备,不能让远方的客人感到不受重视,也不能放纵客人随意在德国境内活动,一切都要等我回來再进行抉择,”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