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 易北河畔/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易北河水波光粼粼直通北海,汉堡这座拥有一千多年历史的德国名城就在一片灯火通明中呈现在中国远征军的面前,

两岸石板路上到处都是马车碾过石块的哗楞楞声响,明亮的煤气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让这个城市如坠梦幻,街道上到处都是穿着洋装的男女挽手前行,沿街的餐馆里柔和的烛光下隐约可见用餐的客人在浅酌低笑,

易北河航路非常宽阔,荷兰飞剪船从入海口逆流直上,可以直接驶入市中心,虽然约纳斯严令禁止新军登上甲板以免不必要的麻烦,但是军官们是不在此限制之内的,

萧何信等中高层军官,站在甲板最高处望着万家灯火的西方文明都市,心中不禁一片唏嘘,

“奶奶的,咱们中国大城市也有不少,但是就从來沒见过晚上还这么亮堂的,马路上居然全点上了灯,这得烧多少灯油啊……”罗火这个土包子,一张嘴就露怯,

“你别丢人了,那是烧煤气的路灯,管子都在马路底下埋着呢,所需的费用都是从城市税收中支取,可不像满清一样,光收税妈的一点人事都不敢……”萧何信嘴里愤愤不平的说道,

就在这时候,兵太郎伸手指着河岸两边一个个流水的管子喊道“那是什么,怎么河流都被埋在地下了,”

“傻小子啊,那不是河流,那是城市的下水道,先生曾经说过,证明一个城市的文明程度,可不是只看眼前,而是要着眼看不见的地方,城市下水道就是一个城市的良心……”

“在这座城市地下,在无数林立房屋的地基周围,有无数的排水管道连成了网格,天上下的雨雪水,还有老百姓生活的污水都可以倾倒在地下暗河里,然后通过排污口入河海,这里可沒有晴天一地土,雨天一地泥……”

甲板上的简短聊天,就已经能够看出这些人西学成就的高地了,萧何信跟司马云还有罗火是最早追随肖乐天接触西学的弟子,这里面萧何信还有司马云学识最深基础最好,西学成就也最高,自然就成了在场人的老师,

西方城市发展历史,可以追溯到古希腊和古罗马时期,这两个民族的城市建设中都非常注重基础设施的建设,尤其是罗马时期让人瞠目结舌的引水系统和排水系统,还有非常发达的公共卫生设施,都直接影响了后世西方城市设计的思路,

在这些新军小伙子们面前,这是一个奇妙的世界,这是一个让人目眩神迷的文明,也许在煤气灯照耀整个都市的光芒中,这些士兵的心门已经慢慢的敞开了,他们是最早的一批睁眼看世界者,

飞剪船缓缓的行进的在易北河上,好像是故意在拖延时间一样,船只直到过了子时才算横穿了整个城市,在一片寂静中看见了城市东侧的连绵军营,

“先生们,我们的目的地就要到了,汉堡陆军训练营已经腾出了一处营房,在协议沒有签署之前,你们就住在这里……”在约纳斯的指点下,一片灯火通明的河岸码头出现在了眼前,远处是一望无际的军营,

飞剪船稳稳的停靠在栈桥上,司马云带着一支连队率先跳上了岸,在无数德国人的目瞪口呆中,两道持枪的人墙通向军营,所有普鲁士士兵都被拦在了外面,

码头和军营的士兵应该是接到了命令,他们沒有一个人上前阻拦,只是迷惑的在远处看着这道人墙,默默的提供第二道境界,

一百人排成两排人墙直接通入军营,紧接着踏板上两两一组的新军抬着沉重的木箱子向军营一路小跑而去,一组接着一组连绵不绝,

一百万两白银,总重35吨,按照一枚鹰洋26克计算,这次卸船的银币总数量高达135万枚银币,如此巨大的一笔钱财,也难怪这些新军要用命來守护了,

码头上明亮的煤气灯照耀着这群东方面孔,普鲁士士兵谁都想不到秘密军令中的主角会是一群亚洲人,这时候的德国还沒有开始殖民全球的计划呢,遥远的东方在他们的眼中依然是神秘的代名词,

无数士兵高举着火把作为煤气灯的补充光源给这些东方人照亮,他们低声四下交头接耳,

“这些亚洲面孔会不会是中国人,他们怎么和报纸、画片上的不一样啊,怎么沒有辫子……”

“应该是中国人吧,现在亚洲除了中国之外还有什么国家更强大呢,除了中国之外,别的国家更不可能有这样的精锐了……”

“但是听英国和法国人说,中国人把自己国家的名字都给改了,叫什么清帝国,天知道这个名字有什么含义……”

“你们猜猜,这些箱子里都是什么,我猜是瓷器和丝绸,绝对是送给国王的礼物……”

话还沒有说完,好像是成心要驳斥这群人无聊的猜测一样,一组抬箱子的新军脚尖在石块上一扳,一口沉重的银箱子轰然倒地,铁合页都被摔开了,一箱子白花花的墨西哥鹰洋洒落一地,

“哦,上帝啊,是钱,是数不清的银币……”在场的普鲁士人都看傻了,这时候的德国还沒有全流通马克呢,现在他们的主流货币是一种叫做塔勒的粗制银币,

现在的普鲁士,在三代帝王的铁血统治下,整个民族都成了一个大军营,经济已经被压榨到快要崩溃的边缘了,这可不是后世高福利的德国,民族崛起时候的普鲁士民众生活的还不如满清百姓呢,

工人辛苦做工一年下來都未必能摸到几枚银塔勒,日常生活都是用低成色的比龙银币,说白了就是含银量非常低的银币,据说低到发行者都不好意思标注比例了,

能用得起比龙银币的民众也算是生活的不错了,更多的民众用的就是铜币,德国经济逐渐好转,其实还是在普法战争之后一直到一战之前,这段时间才是德国积蓄财富的时期,毕竟普法战争后,法兰西赔偿给了德国50亿金法郎折合当时大清的银两,足足7.2亿两白银,

普法战争还要有四年才会爆发呢,现在的德国人是享受不到这笔巨大的财富的,他们的苦难还远沒有结束,今天突然看见洒满一地的银币所有人都惊呆了,甚至有个别的军人下意识的就往前伸脚,

但是百年的全民军事养成不是白费功夫,所有士兵眼中的贪婪只是一瞬间,严苛的纪律让这些人迅速冷静了下來,只是在洒满银币的地方,多点了几根火把而已,

两名士兵蹲下去就开始捡银币,结果让暴怒的罗火狠狠给了两鞭子“马上回到船上去,继续搬运,这时候捡钱干什么,等最后再收拾……妈的,真耽误功夫,”

士兵跑回船舱继续开始搬运,那些银币就这么撒在地上,让一对对的士兵來回的践踏,

这是一场戏,一场早就计划好了的戏,他们就是要用这次小小的‘意外’让小道消息飞遍德意志,一方面是让民众猜到这次借款计划,而另一方面就是向德国贵族们展示肖乐天强大的资金实力,

你们最好别动歪脑筋,想跟我家宰相大人继续合作,想要以后还能得到好处,那就乖乖的按照合约办事,少耍小聪明,不要为了一粒芝麻而丢掉了整个西瓜,几百万两白银真的不算什么,在中德合作的大计划面前,这连芝麻都不算,

新军整整折腾了两个小时,才把这135万枚银币搬运到了军营之内,等到最后萧何信司马云等人全都站在那一地脏兮兮的银币周围了,

“都捡起來,这些钱足够协议未达成之前的食宿费了,把德国军营里的后勤军官请过來……”不一会,一名大胡子军需官一路小跑了过來,他虽然不知道对面几名中国人的军衔是什么,但是看着领子上几颗金光闪闪的星星,觉得应该比自己的官更大,

立正、敬礼,军需官不敢有丝毫的怠慢“这位大人,我事先已经接到了首相的命令,这段时间由我來负责你们的后勤工作……”

萧何信向约纳斯点了点头,意思是让他进行翻译,“军需官先生,这里有一万枚墨西哥鹰洋,先寄存在您这里,请您帮我们兑换成德国流通的货币,我们这段时间的的食宿问題就摆脱您了……”

军需官听令转身离开了,约纳斯说道“总算是平安抵达目的地了,你们在这里安心休息,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三天之后就能够得到国王和首相的答复了,另外你摆脱我寻找的优秀记者和撰稿人也有眉目了,几天之内会给您答复的……”

约纳斯离开了,三百新军沉默的进入军营,很快固定哨、流动哨就开始执勤了,一个小小的国中之国出现在了汉堡城市的东侧,易北河畔,

萧何信他们并不知道,就在他们入驻的那一刻,军营周围已经被普鲁士军队给隔离了起來,最最精锐的御林军取代了普通陆军,包围了中国人的军营,内外消息被全部隔绝开,

不仅如此,在他们入驻的第二天中午,柏林皇宫内又一次发生了严重的争吵,

“首相大人,我绝对不会接受中国人的条件,这群亚洲的懦夫已经连续两次战败于英法之手了,就连俄国人也割走了他们庞大的土地,这样的民族是不配和高贵的德意志民族合作的……”

“亲王阁下,您好像根本就不知道帝国的财政有多艰难了,这250万美金的战争借款,您知道能办多少大事吗,你们向我要火枪,要火炮,要更多的军队,但是这些都需要金钱……”

“哈哈哈,尊敬的首相大人,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要这笔财富呢,我们可以接收过來,以后给这些中国佬利息不就行了吗,至于说军事合作,还是免了吧……”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