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 柏林皇宫里的争论/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能够在柏林皇宫里大吵大闹的人物,满普鲁士也不会超过十个去,而今天这顿午宴中的四位主角无疑是有资格的,

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是整个普鲁士的主宰,在他的指挥下三战三胜并最终加冕为德意志皇帝,

威廉一世的儿子卡尔亲王,也就是后世有名的百日皇帝腓特烈三世,这位王太子能征善战,也参与了三次经典的胜仗,

首相卑斯麦,以铁血治国的传奇首相,沒有他出色的外交手段和战略欺诈,德国不可能得到英国的中立,也不可能在普丹战争和普奥战争中欺骗了法国,

总参谋长毛奇,史书上一般称呼他为老毛奇,这位最终被封伯爵并成为帝国元帅的传奇军事家,直接指挥了三场德意志民族复兴的战役,这时候地位也是如日中天的时期,

餐厅里的四名男子,就是整个帝国的四根台柱子,支撑着普鲁士德国政局稳如磐石,但是今天,四人却发生了剧烈的争吵,

冰镇的葡萄美酒早就已经放温了,盘子里鲜嫩的牛肉早已经凉了,四人的情绪非常激动,尤其是年强力壮的卡尔亲王,更是激动的声调高了八度,

“合约绝对不能签订,和弱者的同盟就是自杀,中国已经衰败了,这是整个西方的共识,就连他们的皇家园林被烧毁了,也沒有任何复仇的计划,这说明他们的精神早已经选择了软弱,跟这种人同盟,是我们的耻辱……”卡尔亲王挥舞着双手,正在增强自己说话的气势,

卡尔亲王态度非常明确,条约绝对不会签署,但是钱也不会退回去,大不了当成一笔普通的借款,最后给点高额的利息就可以了,对待软弱民族,就根本不用客气,用中国的谚语來形容,这笔钱就是打狗的肉包子,扔出來可就甭想再拿回去了,

坐在主位上的威廉一世皱了皱眉,他对儿子这种近乎于土匪的言论很是反感“卡尔,记住你的身份,你是帝国的亲王,你未來是要继承王位的,怎么可以用这种无赖口吻來说话呢,不论中国强大或者弱小,无论我们是否结盟,但是这份來自东方的善意,你要能够感受的到……”

老毛奇这时候也开口了“如果我们把目光看的长远一些,和中国结盟当然是一件非常不错的选择,那个古老的国家虽然衰落了,但是依然拥有着世界第一的领土面积和人口……”

“现在对中国的控制最深的国家就是英国和法国,还有北面的俄罗斯,但是这三个国家联合起來渗透,都无法彻底控制中国,那个国家实在是太辽阔了……如果我们德国的势力能够进入中国,哪怕中国人每人买一根德国钉子,我们的工厂就得24小时不停的开工……”

“那片土地有无数的资源,有庞大的市场,还有多的数不清的人口,我们德国要是能借用其中百分之一的力量,民族复兴就不是一件难事……”

“但是,”老毛奇叹了一口气“但是短时间内和中国结盟,对帝国是有害的,因为中国是英法嘴里的肥肉,他们会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和中国结盟吗,他们会不会干预呢,如果英法参战了,我们的胜利可就渺茫的很了……”

老毛奇果然精通战略,问題看的比其他人透彻很多,短期目标和长期的利益分析的异常透彻,

到现在四人组合里,老毛奇和卡尔亲王都已经表态不愿意和中国结盟了,而威廉一世保持中立,并沒有明确的表态,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卑斯麦首相,

这时候卑斯麦反而情绪平静了下來,他抄起刀叉切下一块已经冷掉了的红肉,放在嘴里慢慢的咀嚼,耐心的好像从沒有吃过这样的美味一样,好半天他才开口说话,

“诸位是否听说过在遥远的东方有一名学者正在努力的把西方的知识送到东方去,他的名字叫做肖乐天,而他所写的那本书名字叫做《西行漫记》”

“这位年龄未过30岁的年轻人,现在已经成为了东方西学传播第一人,已经成为了宗师级别的人物,而他的那本书里我最欣赏的一句话就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革’这句话不仅适用于清帝国,同样也适用于我们……”

“普鲁士的崛起本來就比英法要晚了将近100年,现在日不落的荣光已经覆盖了全球,连英国的殖民地美国都已经独立很久了,我们普鲁士其实赶上的只是一趟末班车而已……”

“老牌帝国已经瓜分了全球,他们在大航海时代已经积累了巨量的财富,新兴的德意志想和他们抗衡,不用科技的代差,仅凭国库里储存的财富咱们就已经不是对手了,诚如总参谋长刚刚所说,如果英国选择和普鲁士敌对,那么我们的梦想必然成空……”

卑斯麦放下刀叉,冷冷的说道“正因为你们所说的一切都是正确的,都是无可置疑的,所以我才坚定的选择和肖乐天进行同盟,因为这最能达到战略上的出其不意,我想这个世界上还沒有任何一个政治家会猜到我的选择……”

卑斯麦的口气太狂妄了,但是他又狂妄的道理,在他所执政的这些年里,战略上居然一次错误都沒有犯过,

“正因为所有人都想不到,我们的战略才更有成功的可能,中国在几千年的封建时期,已经积攒出超过整个欧洲的财富,沒有任何一名经济学家能够统计出这笔财富有多么庞大,也许是五十亿两白银,也有可能是二百亿两白银,而这些财富都深深的淤积在民间,甚至沉睡于地下……”

卑斯麦早就得到了肖乐天那封密信,用英文书写的三万字密信,是从鹿特丹港口由快马直线送到柏林去的,在前天晚上才送到了卑斯麦的手中,

信中的肖乐天口气狂妄无比,他仔细的分析了目前世界格局,和科技的演变,他甚至在信中对未來世界的变化做出了大胆的预测,

“未來的战争将受到新科技的影响而发生巨大的变革,蒸汽机技术的日趋成熟和小型化,必将改变人类控制海洋的手段,风帆战列舰终将淘汰,铁甲巨舰的时代已经拉开了帷幕……电力技术日益普及,石油能源的开发也将逐渐加速,甚至有一天人类可以征服天空,战火会从陆地和海洋燃烧到蔚蓝色的天空之上……”

“德国民族,在经历了几代国王的铁血统治,已经形成了非常严谨的民族性格,而这种性格最适合进行高精尖的科技研究,只要给予德国民族充足的时间和金钱,他们所能创造出來的辉煌科技肯定能够让世界瞠目结舌……”

“我相信德意志民族保护自己国家的能力,我更知道德意志民族最需要的是生存的空间,一切建设都离不开财富,而现在的世界已经沒有殖民地可供德国扩张了,英法肯定会用军事力量來扼杀德国的崛起,这是毋庸置疑的……”

“在如此险恶的国际局势下,亲爱的首相大人,您难道不思考一下德国未來的出路吗,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有那一块土地能够为德国的崛起而提供助力呢,非洲,南美,还是印度支那或者大马菲律宾,甚至是英国人占领的大洋洲,”

肖乐天在私信的最后,用最浓重的墨水來表达自己的观点“只有中国,现在唯一沒有被老牌列强所瓜分,并依然淤积财富的地方就是中国,只要我们用最现代的金融手段把这笔财富调动起來,我想上百亿两白银的巨大财富,不仅能够让中国崛起,更能让德国还有美国崛起……”

“是的,您所听到的一切传闻都是真实的,美国政府已经在琉球和我签订了,只针对我一个人的密约,我肖乐天的战舰已经和美利坚达成了同盟,现在,我将橄榄枝伸向遥远的欧洲,伸向正在为民族复兴而努力的普鲁士德国,伸向德意志民族,我想以首相大人的睿智,应该不难做出正确的选择,”

肖乐天在信件中,隐隐透出了他对世界格局的野望,在普通政治家的眼中,这可能只是一个东亚野心家的梦呓,但是政治水平一旦达到卑斯麦这种境界,看问題的角度可就不一样了,

曾国藩曾经说过他和肖乐天都是汉民族的隐龙,那么卑斯麦和老毛奇呢,其实也可以说是德意志民族的隐龙,

任何一个民族的复兴,沒有英雄的指引是不行的,沒有真正隐龙的带领也是不可以的,民众的力量如同洪流,必须要有大禹那样的人物进行指引和疏导,而这些顶尖的政治家他们的内心其实是相同的,在冥冥中总有那么一股神奇的力量把他们往一起靠拢,所谓的英雄惜英雄也许就是这个道理,

肖乐天的密信说服了这位铁血首相,最终让他下定决心的不是那550万两白银的战争借款,而是肖乐天那异乎寻常的自信,和对世界格局的敏锐观察力,

一个遥远东方的政治新秀,居然对世界格局的把握会强到这种地步,甚至会让卑斯麦感到些许嫉妒,这样的人才当然值得信任和依赖,更何况他的身后还有那么一个神秘而又底蕴深厚的国家,

卑斯麦结合着肖乐天所提供的一些数据,再加上自己的理解,将密信中的一些设想,慢慢灌输给餐桌上的诸位,一场午餐会渐渐变成了首相的各人演讲,随着时间的一点点流逝,威廉一世和老毛奇的脸色都严肃了起來,看样子他们已经有点动心了,

只有亲王卡尔仍然是不屑一顾的,他甚至骄傲的打断了首相的说话“就算一切都象首相大人所说的一样,中国有庞大的财富可以支援德意志民族的崛起,可是我们怎么运过來呢,永远都象这次一样去偷渡吗,恐怕你们想的太简单了……”

卡尔亲王干掉了一满杯葡萄酒,推开椅子转身离开了“对不起了,我还有事要先行离开,至于如何应对这些中国人,还是再商量商量吧,”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