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 暴雨中的追逐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空中铅云密密的压了过來,海面上的波涛好像被波塞冬的三叉戟搅动过一样开始躁动不安,远方的天际沉闷的雷声传來过來,电光在云层中游走,

锅盖一样阴沉的天压在海面上,隆隆的雷声中居然掺杂着火炮的轰鸣,一大一小两艘风帆木船正在破涛中疾驰,

“左满舵……让右舷炮口做好发射准备,T字形射击……”

“右满舵……下半帆……甲板上所有人注意规避敌人炮火……”

大洋上,护卫舰和商船算是彻底不要命了,根本就不顾即将到來的暴风雨,所有人肾上腺素急速分泌,人们的情绪已经亢奋到了极点,

风帆战列舰时代,火炮都是隐藏在船体的两侧,想要进行炮战就必须侧过船身,和敌舰形成T字形夹角,

也就是说,法国战列舰想要准确的命中意大利货船,就必须在海面上进行之字形的追击,不停的用左舷、右舷交互射击,

这种射击方式虽然降低了船只的速度,但是却能保证火炮的集火射击,要不然单靠甲板上那两门舰首炮,估计发射一年也未必能击中小小的快速商船,

这就是那个时代的海战模式,当线膛炮还沒有普及的时候,海战根本就沒法保证准确度,也只能用齐射这种极浪费的模式进行战斗,

“操炮手准备……开火,”随着船舱内一声吼,右舷32门火炮轰轰轰一阵怒吼,硝烟弥漫在整个船舱里,呛得连老水手都拼命的咳嗽,

“该死,又沒有打中……”护卫舰长差点把望远镜给扔了,就在刚刚他眼瞅着一个大浪从意大利商船尾部掀了起來,一片弹丸全砸在如墙一样的波涛中了,

“继续之字形前进,左舷火炮做好准备……勇敢的法兰西士兵们,我们已经咬住了大鱼的尾巴,我们绝对不能松口,为了祖国的荣誉奋斗……”

护卫舰上一片欢腾,士气又高涨了三分,与此同时商船上的意大利水手们也在欢呼,

“上帝在保佑我们,这是我们躲过的第三次齐射了,我们毫发无损,让我们继续前进,冲入前方的暴雨里面,到那时候护卫舰的火炮将全部变成哑巴……”

这时候就连肖乐天也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百灵相助,也许自己冥冥中还真有真龙护体,怎么三次齐射一个炮弹边都沒有沾上呢,

“龙爷啊,您说回头我是不是也得去教堂做一次礼拜,沒准上帝还真对我青眼有加呢……”

还沒等龙爷回答,突然一道大浪从左舷毫无症状的涌了上來,巨浪居然有六米多高,肖乐天一个沒站稳,整个人跟足球一样滚了下去,

“大人……”龙爷一个虎扑抓住了肖乐天的脚踝,可是他自己也沒有了落脚之地,两个人眼瞅着就要跌入波涛之中,

“保护客人,保护我们的雇主……”亚历山大船长一手抓住缆绳向肖乐天冲了过去,而这时候周围有四名水手赶紧向肖乐天抛缆绳,嘴里还用意大利语在呼喊,

“龙爷,抓住绳子……”肖乐天的吼声被巨浪吞沒,在狂暴的大海上,就算武功高如项少龙,也沒有了用武之地,

四条绳索龙爷都沒有抓住,两人一眨眼的功夫就落入了滚滚的破涛之中,船头一片惊呼,

“哦上帝啊,哦我的上帝啊,在这样的风暴里,沒有人能活着出來,我们的任务失败了……”亚历山大船长都带出哭腔了,

普鲁士情报官保罗已经疯了,他冲着所有水手喊道“救人啊,快救人……这是普鲁士王国的盟友,他可是一国的首相啊……你们难道忘记了意大利是普鲁士的盟军了吗,我们谁都可以死,东方的首相不能死……”说完保罗一个纵身跳下了大海,

保罗说的沒有错,普奥战争中意大利和普鲁士还真得就是盟军,一个打北线,一个打南线,是铁杆的同盟军,现在外交关系正是最亲密的时期,

这些水手二话沒说,紧随着保罗的身形如同下饺子一样往大海里面跳,亚历山大船长心疼的热泪长流“哦上帝保佑他们,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啊,”

波涛中一个个小脑袋钻下去又钻出來,人们挥舞着胳膊拼命的游动,所有人都在寻找落水的肖乐天,

这时候甲板下面的翼王也冲了上來,一看这个架势就明白了,他毕竟是统兵大将出身,心思一丁点都不乱,

“不要乱,所有人都不要乱……甲板上不是有空木桶吗,用绳子栓成一串丢到海里面,我相信龙爷的功夫,只要给他一丁点借力,他就能把人救上來……听我的指挥,”

可是谁能听懂中国话呢,翼王就连英语都不会,所有人看着他目瞪口呆不知道在说什么,翼王急的沒法子,只能自己冲过解开绳索就开始栓木桶,

这些都是用來运输油脂的木桶,边缘都有现成的绳孔栓起來很方便,不一会的功夫三个连串木桶就被丢到了海里,

“都傻看什么呢,赶紧栓木桶啊……赶快,”翼王都快失去理智了,

“沒有用的,风暴太大了,就算他们抓住木桶也是无法上船的,请你们理智一点……”船长的劝阻根本就阻止不住翼王的努力,而就在这时候船舱里突然闪出一个身影,让在场所有人都看呆了,

“天啊,这是天使吗,原來戴着黑色斗篷的人是女人啊,”在水手们的惊呼中,走出來的是一个美丽的东方女子,居然是肖乐天的妻子虎妞,

“石爷我來帮你……他们不救,我自己动手……”热泪长流的虎妞用绳索把自己栓在桅杆上,然后学着翼王的样子开始栓木桶,

“你不能死,你说过要带我去欧洲度蜜月的,你还说你要成为中国度蜜月的第一人,你都吹出牛了,你怎么能不兑现呢,呜呜呜……”

虎妞的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噼里啪啦往下掉,根本分不清那一滴是雨水,那一滴是眼泪,

现在是四月,肖乐天是在三月初跟富慧和虎妞举行的婚礼,在婚礼上肖乐天曾经承诺要带着两个女人一起去度蜜月,虽然大家谁都不知道度蜜月是什么东西,但是听听这个名字就已经让所有女人眼冒金星了,

肖乐天一次娶两个平妻,这在大清已经是很离经叛道的事情了,如果他再带两个媳妇一起出国,恐怕满清高层就要瞎琢磨了,最后还是富慧发扬风格,自己留了下來应对朝廷,在满清的眼里,你不留下一个人质放在国内,他们怎么能放心呢,

在肖乐天的计划中,虎妞跟着他一起來欧洲度蜜月,而回头自己就要带富慧去琉球和日本,甚至美国去度蜜月,自己就这两个女人,怎么也得一碗水端平啊,

可是今天,虎妞还沒踏上欧洲的大陆呢,肖乐天居然出了意外,在暴风雨中坠海了,虎妞整个人都快要崩溃,她哭喊着肖乐天的名字,手上被棕绳都勒出血,可是她依然沒有停歇,

紧随其后的是阿丑的身影,还有平儿和芳官,这是肖乐天带到欧洲的亲眷团,而今天,这些女人全都涌到了甲板上,哭泣着去栓木桶,麻木的跟着翼王一起行动,

从古至今,妇孺都是最能够感动人心的群体,当肖乐天的女人悲愤的走上甲板,在场的所有水手都被感染了,他们明知道这种救人的方式沒什么效果可是他们依然凑到一起,把一串串的木桶往大海里面抛,

“继续,继续投放木桶,海面上木桶越多,先生获救的机会也就越高,我相信龙爷的本事……”

“上帝保佑他的子民,让我们为东方的客人祈祷……欧洲的绅士们,我们不能让女人哭泣,都过來帮忙,不要管那艘该死的护卫舰了……”说到这里,就连意大利船长都走过來帮忙了,

这时候的海面上已经漂浮了十多个木桶,在木桶周围钻出來的全是人脑袋,所有人都沒有找到肖乐天和龙爷的身影,

“肖先生……项先生……你们在哪里……”所有人都在呼喊,英语、德语、意大利语包括汉语,在海面上來回的回荡,其间还有密集的火炮射击声音,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海面上的巨浪沒有丝毫减弱的迹象,甚至人们都能看见前方暴雨区的边缘了,

“肖乐天……你这个王八蛋,你给我滚出來……你给姑奶奶我滚出來……”虎妞趴在船舷上一边哭一边骂,凄惨之声让在场的水手无不动容,

“可怜的女人,伟大的爱情,沒想到东方人表达爱意居然比我们还要热切……”就在船长发感慨的时候,突然海面上传來一阵惊呼,

“发现了……肖先生终于露头了……”在人群的指点声中,船舷外五十米处两个脑袋从波涛中露出头來,不是肖乐天和龙爷还能是谁,

“快,多多投放木桶……项少龙,让这些欧洲人看看你的本事……”说话间翼王殿下用尽全身力气抛出了一串木桶,旋转的木桶直奔远处的项少龙飞去,

这时候的龙爷算是拼命了,他用手一抹脸上的海水,拽着肖乐天就往最近的木桶游了过去“大人,你抱住木桶别担心,我马上就來救你……”

就在货船上所有水手瞠目结舌之时,龙爷突然甩出一道白浪,矫健的身姿居然从水中跃出,双脚在木桶上急速点击,整个人如同在海面上飞起來一样,

“哦……这是什么,來自东方的海神吗,他居然能在水面上飞……”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