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8 护卫舰的末日/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海面上两艘木质帆船已经逐渐接近风暴团的核心区域了,这时候天上的雨水已经渐渐密集了起來,就在海天一片倾盆之时,一艘小舢板正艰难的向护卫舰靠近,

小艇后部插着一面小小的白旗,表明此人是來谈判的使者,殷红的鲜血从他的额头和大腿处渗了出來,让暴雨一冲形成淡淡的粉红色,

这名使者用力的摇动双桨,每一次摇动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可是他依然坚持,眼神全是坚定的光,

护卫舰越來越近了,高耸的甲板上到处都是法语叽里咕噜的吼声,无数士兵的脑袋探了出來,居高临下看着那艘单薄的可怜的舢板,

就在舢板距离护卫舰还有十多米的时候,突然士兵们大吼了起來“快看,舢板上有东西,那些木桶装的是什么……”

“报告舰长,那艘舢板里有奇怪的木桶,我们怀疑是危险品……”

船长赶紧跑过去,扶着船舷往下一看当时后脊梁一股寒气涌了上來,在那艘小舢板上,居然平平的拴着五个木桶,那名中国人是坐在木桶上划船过來的,

“火枪手警戒……放绳梯,派小伙子下去检查……你,就是你,马上停下來,不要划了……”船长大声的吼叫,

小舢板上坐着的正是死士阿蔡,他抬头冷冷的看着乱哄哄的法国水兵,嘴角突然诡异的一笑,紧接着就开始摇头,那意思是我听不懂你们的语言,

这时候阿蔡双臂开始猛然发力,双桨拍打着海浪,舢板开始急速向护卫舰靠近,

“停下……马上停下,再不停下我就开枪了……该死的,开枪啊,打死他……”

一名二副掏出腰间的手枪啪啪啪就是三枪,其中两枪飞入海中,而最后一枪正好击中阿蔡的肩胛骨,

血流了出來,可是换來的只是阿蔡稍稍皱眉,他的双臂依然用力,他现在距离护卫舰只有不到五米的距离了,

当枪声响起的那一刻,远处的肖乐天还有所有中国人都哭了,眼泪混合着雨水流下來,龙爷抓着船舷的手都扣到木头里了,他们知道阿蔡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五只木桶里面装满了火药,足够把这艘护卫舰送下地狱了,

“不要哭,我们不能哭……”肖乐天强忍着眼泪,可是根本就忍不住“泪水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題,任何一个民资的复兴之路都是充满了苦难和血火的,沒有牺牲咱们的民族就站不起來……”

“阿蔡啊,你不会白白牺牲的,琉球军庙里面我给你留着位置呢,”就在这时候,海面上又传來了一阵枪声,

风暴中的阿蔡听不到肖乐天他们的哭声,他也无视那些法国水兵的惊恐喊叫,身中三弹之后他终于把舢板顶了上去,

“到终点了,老子这辈子就算走到头了……这条烂命就丢在这里吧,大人啊,记住你的承诺,别让我们的儿孙跟我一样,落一个死无葬身之地啊,”

阿蔡从怀中掏出一根焰火,在最前头是厚厚的蜡封,他用嘴咬碎蜡封露出里面的黄磷层,阿蔡低头挡住雨水,在大衣内衬里贴着一张干燥的油纸,他猛力一擦浓烟顿时就起來了,

“哈哈哈,真好用,大人设计的信号弹真他妈的好用……”阿蔡用手指扣开火药桶的蜡封,把信号弹倒着就塞上去了,

“不……”船上法国人一片凄惨的惊呼,可是一切都晚了,只见海天之间突然一亮,就好像谁在乌云黑锅内点燃一盏明灯一样,紧接着就是巨大的爆炸气浪,

轰轰轰……火药桶发生连锁爆炸反应,护卫舰的侧面甲板顿时被炸开了两人高的豁口,内仓里的水手如同破布娃娃一样被扯碎,数十吨的海水冲上了天空,

“阿蔡……魂兮归來哦……魂兮归來,跟着我们走啊……跟着我们一起回家……”在场的兄弟们全都跪下了,就连肖乐天都跪在船尾泪如雨下,

普鲁士人保罗,意大利船长亚历山大,还有无数的水手单膝跪地不停的在胸口划着十字,这些勇敢的英雄已经彻底征服了他们,中国人的形象在他们心中彻底颠覆了,

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民族,这么有血性的一批人,怎么就会败给英法了呢,想不明白,死活是想不明白,

法国护卫舰的末日终于到了,五桶火药爆炸的力量都已经震断了船体龙骨,巨大的破口海水哗哗的往里灌,虽然这艘战舰有水密隔舱,但是这次爆炸损坏的区域实在是太多了,船体很快就开始倾覆,

沉重的火炮在船舱里撞來撞去,甲板上的水手跟下饺子一样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巨大的风浪一卷,不知道有多少冤魂魂归地府,

“快点升帆啊,我们去救人,我们不能见死不救……”亚历山大船长指挥着水手就想往上冲,但是龙爷他们一看就急眼了,冲上去抓住了船长的衣领子,

“我看你们敢,那是一群刽子手,他们罪有应得,现在是战争,不是儿戏……”

“不可以,我们都是上帝的子民,他们已经失败了,我们必须要去救人,这是道德……”

两人正在拼命的争吵,突然远处的护卫舰凭空打了一个闷雷,一团团火光从船体中喷射出來,原來战舰内部的火药库发生了爆炸,这艘倒霉的战舰彻底被解体了,

这下也沒有人喊去救人的事情了,他们眼睁睁的看着爆炸的冲击波横扫海面,无数的法国士兵生生被震的七窍流血沉入了海底,

这时候所有洋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肖乐天,如果他们以前只是觉得这个中国人神秘而且贵气逼人,但是今天这一场大爆炸,他们心中的感觉可就全变成惊恐了,

这是一个多么可怕的男人啊,他一声令下居然有这么多年轻人勇敢的去赴死,耀武扬威的法国军舰,居然在他面前彻底的沉沒了,

所有人都看着肖乐天,他们想知道这个谜一样的东方人下一道命令是什么,不过所有人都沒有想到,肖乐天最后居然长叹一声说道,

“救人吧,能救多少算多少,战争不能泯灭道德,我们毕竟都是活生生的人,”

有了肖乐天的命令,商船马上开始行动了起來,在暴风雨中,一名又一名法国水兵被打捞了上來,可惜这两场爆炸实在是太猛烈了,最终只救上來三十多名水手,其他人全部沉入了海底,

“走吧,我们出发,这些法国军人先送到北面的意大利去,找个偏僻的小村庄安置下來,等我平安到了普鲁士之后,再放人,到时候可就是你们普鲁士跟法国去交涉了,我可沒闲工夫打那些嘴官司……”

货船继续扬帆起航,不过计划要变动一下了,货船秘密停靠在罗马南部的海岸,而肖乐天他们在保罗的带领下秘密前往那不勒斯,在那里和普鲁士情报部门接头,换成一艘不起眼的葡萄牙渔船,开始继续向马赛驶去,

这一次换乘果然骗过了英法海军,一路上虽然遇到了两次拦截,但是一看是葡萄牙渔船,就草草搜查一下便放行了,五天后,渔船终于停靠在了马赛港,趁着夜色肖乐天一行人终于登上了法国的领土,

“马赛啊马赛,法国第一大港,全国第二大城市,历史悠久的地中海名城,可是这次是偷渡过來的,不能好好的转一转了……”肖乐天戴着黑色的斗篷,遗憾的看着远方灯火通明的城区,

“首相大人,马车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必须立刻动身,现在全法国的普鲁士情报人员都已经动员起來了,所有人的任务都是保证您的安全……”

肖乐天当然您听懂情报官保罗的潜台词,这已经是摆明了告诉你别再惹事了,你现在所处的环境极度危险,就算你不在乎你自己的安全,也要在乎一下别人的安全啊,

肖乐天苦笑了一下,回身扶着虎妞踏上了马车,紧接着阿丑、平儿、芳官等女眷上了第二辆车,然后翼王和龙爷他们挤入了第三辆马车,

趁着夜色马车开始向北方疾行,躲过层层设卡的马赛,他们将沿着罗纳河乘船北上,经过里昂之后进入索恩河,最终在第戎上岸,到了那里可就距离法国北部边境不远了,相信有普鲁士情报机构的协助,偷渡过境也不是什么难事,

虎妞躺在肖乐天的怀里,好奇的望着窗外属于法国人的万家灯火,感受着浓浓的异国风情,一点睡意都沒有,

“这就是你所说的欧洲吗,确实很神奇很漂亮,但是我不喜欢,这里的人表面上很客气但是我能感觉的到,他们骨子里是瞧不起咱们的……”

虎妞是一个敏感的女孩,可能跟他从小生活的环境有关系,她能够从别人眼神里面读出真实的情绪,自从离开中国,这一路之上她见过太多西方的殖民城市了,白种人高傲的眼神她一辈子都忘不了,

“也许他们看你这位琉球国的宰相还多少有点尊重,但是看我们的时候,他们的眼睛里却沒有丝毫的善意,假的很,就是虚假……”

肖乐天抱着她,手掌轻抚虎妞的头发低声的说道“人是会变的,当你用拳头赢得了他们的尊重后,他们就会改变对你的态度,你回想一下那些意大利人,当法国战舰被炸沉之后,他们是怎么对待我们的,”

“想要赢得尊重,首先你要做一个值得别人尊重的人,我们來欧洲不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來的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