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 雷奥的记录/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洲投向中国的目光一直都是很复杂的,远在古罗马时期中国的丝绸就已经让贵族们痴迷了,更别说如同玉石一样的瓷器,在那个时期中国完全就是一个黄金之国,一个理想之国,

马可波罗游记,还有从阿拉伯人嘴里传递过來的传奇故事,再加上基督教先行者带回來的各种笔记,一个梦幻般的中国呈现在了欧洲人的面前,

这是一个连国王都向往的国度,各国王室纷纷大量收藏來自东方的珍贵瓷器和丝绸,甚至法国还专门建造了一所仿中国式样的宫殿,可见中国风潮的炙热,

甚至在不少学者的研究中,欧洲开启大航海时代的起因,就是因为阿拉伯人隔绝了欧洲和中国之间的商路,不得已他们才选择走海洋开拓全新的通往中国的黄金商路,

那时候中国这两个字,代表的是欧洲人对富饶和文明的向往,是他们勇敢的冲向大洋的源动力,

时间是一个很公平的裁判员,当欧洲为了理想努力改变提高自己的时候,中国却选择了固步自封,一年又一年,欧洲人的脚步开始在地球上慢慢扩展,各个国家的实力开始一点点的积攒,而东方那个老大的国度依然日复一日的重复过去的生活,

文艺复兴的暖风吹开了欧洲人心中的宗教雾霾,理性的光辉开始在欧罗巴闪耀,紧接着就是自然科学的蓬勃发展,随后又推动了欧洲殖民全球的步伐,

当欧洲文明彻底从中世纪的黑暗中站起來之后,当英国人的舰队已经可以开始炮轰广州之时,欧洲人才算彻底明白了,天下哪里有什么黄金国,只有自己的理想才是希望之所在,

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中国的形象轰然倒塌,曾经的梦想一下子变成了所有人的笑料,那根长长的猪尾巴更是成为所有讽刺漫画的主角,猥琐、胆怯、无能,

形象的崩塌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庞大的中国完全经受得起一两次失败,毕竟只是在沿海口岸发生几场炮战而已,清帝国庞大的内陆可沒有向这些洋人敞开过,中国人的面子还算沒有彻底的被撕碎,

但是当英法联军从大沽口杀入内陆,并攻占北京城之后,当圆明园的一场大火烧的欧洲所有学者都目瞪口呆之后,整个欧洲这才明白,那个古老的国家已经行将就木了,他们根本就不值得被尊重,

圆明园那场大火至今已经过去六年了,六年的时间清帝国只知道内战,却沒有丝毫报仇的计划,如此懦弱的国家更是不配欧洲人尊重,渐渐的就连中欧那些弱小的国家也都开始瞧不起中国人了,其中就包括正在崛起的普鲁士民族,

出身于沒落容克地主家庭的雷奥自由就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在泰晤士报工作的那些年里,他接触过很多來自东方的新闻,他对那个传奇国家的衰落认识的更为透彻,说实话,他的心中也是很瞧不起这些中国人的,

“如果不是为了那三十银币的月薪,我才不会给这些中国人打工呢,可是沒有办法啊,下个月的房租我还沒着落呢……”

这是雷奥的原话,他不止一次在酒吧里和朋友发牢骚,当然这并不涉及到泄密的问題,现在汉堡所有民众都知道约纳斯密使花钱从中国弄來一批雇佣军,但是为什么要雇佣软弱的中国人呢,民众死活都想不明白了,

雷奥一样也想不明白,但是他不能跟银币作对,自从接手了这次专題,他每天都要在军营里和中国人一起生活,看着他们吃饭、训练、休闲娱乐一直到上床休息,雷奥用他的笔和相机记录下了这些中国人的点点滴滴,

在厚厚的日记本里,雷奥留下的文字不仅记录了新军的生活,同样也记录下了自己的心路历程,

“奇怪的东方人,他们的饮食习惯实在是让人难以理解,三百人里居然有十分之一的人身兼炊事兵,哦,不不不,他们并沒有炊事兵这个职务,他们只是身兼数职而已,这难道不会分散他们的精力吗,这问題只有上帝才能知道了……”

“我是第一次吃到蒸熟的食物,这些中国人制造了一种很古怪的锅具,他们叫这种锅为蒸汽锅,各种面食居然是利用蒸汽的热量而加工的,我不得不承认这些中国人真的很聪明,不过这也跟传闻中一样了,中国人都是贪图享乐的……”

“哦,不得不说,他们蒸出來的一种叫‘包子’的食物实在是非常美味,这在我心中多少给他们加了一分,不过我还是认为,这些人应该给普鲁士军队去做饭,这才是最适合他们的位置……”

“随着我专題的深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中国人越來越让我感到好奇了,他们每天清晨总要把毛毯叠成一个标准的方块形,远远望去就象某种标准化的零件,软绵绵的毛毯居然透露出了一股金属品的气质,我实在无法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干……”

“另外,这些军人对队列的痴迷是我无法理解的,我们普鲁士军人的队列已经是欧洲最严正的了,可是以我的观察,这些中国人有过之而无不及,在他们日常的训练中,队列操典是最多的,甚至他们在营地里散步都有严格的标准……”

“两人必成一排,三人必成一列,这种近乎于苛刻的操典究竟有什么作用呢,难道真如带队军官所说,这种操典是让农民能够迅速进化成士兵的一种捷径,也许吧,也许纪律性的养成就是从方块一样的毛毯上,和苛刻的队列训练中一点点的养成的……”

雷奥的记录越來越厚了,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在刚开始还一口一个东方人、中国人叫个不停之后沒几天,他的字里行间中军人这两个词出现的频率居然越來越高了,

果然改变一个人的固有观点是需要时间的,雷奥的记录中已经明显的透露出他的观念在发生动摇,直到一件事情的发生让他彻底改变了对这些中国人的观点,

“我从來沒有想到那一天的傍晚会让我如此震惊,这些东方的年轻军人们彻底让我明白了什么是军人,他们的天职到底是什么,而这一切都是从那天晚上的晚宴结束之后发生的……”

那天上午,约纳斯作为新军第一翻译官,陪同陆军参谋部的军官给这些中国人培训陆军战术用语,包括简单的战术手势,

新军士兵的素质好的沒话说,现在就连欧洲军队都不敢保证识字率百分之百,可是这三百新军全都受过良好的教育,工整的笔记看的连陆军高官都纷纷点头,

下午就是树林中的射击训练,还有和普鲁士陆军代表的格斗友谊赛,让雷奥大跌眼镜的是,这些中国人的枪法和徒手格斗术居然强悍到逆天,

尤其是徒手格斗居然连胜九场,最后还是萧何信为了给普鲁士人一点面子,故意让手下人放水,这才让德国人扳回一局,

这种比赛多少有点欺负人了,肖乐天的新军本來就是精挑细选的军官团,里面超过七成的士兵都有绿林背景,玩徒手格斗本來就是天赋,

再加上肖乐天在之前曾经密令项少龙和刑堂的顶尖高手们,专门设计了一套狠辣的徒手格斗技,抛弃了所有中国功夫里面花架子的东西,保留那些一击致命的绝招,作为新军的标配拳法,

这种经过改良的中国格斗技自从一诞生,就已经是超越时代的产物了,欺负欺负现在的普鲁士士兵,那还不简单,

傍晚,一天的训练正式结束,心情大好的新军们居然自掏腰包让军需官从汉堡买來大桶的啤酒和葡萄酒,还有德国猪手、大香肠等菜肴,今天晚上新军要开始聚餐了,

雷奥、约纳斯他们自然也在邀请之中,一顿热闹的晚宴一直持续到九点才算结束,而这时候的雷奥和约纳斯已经有点微醉,最后干脆不回家,一人找了一个行军床跟新军住在了一起,

“沒想到啊,我实在沒有想到这群中国人居然变态到这种程度,他们居然丧心病狂的发明了夜晚拉练这种变态训练法,那有凌晨时候吹铜哨子的……”雷奥每当想起那天的场景,心中依然愤愤不平,

嘟嘟嘟……尖利的哨音打破了子夜的宁静,萧何信、司马云还有罗火几个人全副武装吹着哨子就冲进來了,

“紧急集合……深夜拉练……都起床了……”

“三分钟,三分钟,三分钟……只有三分钟,所有人穿好衣服,打好背包……”

“别忘了你们的武器,那是你们的生命,你想赤手空拳去战斗吗……“

“一切都是为了实战,战场上的敌人可不会管你们是不是睡觉,不能打夜战的士兵都不是好兵……”

尖锐的哨音,大皮靴噼里啪啦撞击地面的声音,还有木床被撞的吱吱响的声音,整个营地一片嘈杂,

雷奥差点被吓出心脏病出來,他一睁眼就看见如此混乱的临战场面,气的他狠狠的说道“怪不得其他其他军营跟这些中国人要保持隔离带呢,就冲这群人的疯狂劲,谁都甭想睡觉了……”

牢骚归牢骚,雷奥毕竟拿了高薪,他的职业素养是非常棒的,二话沒说穿上衣服扛着相机也跟着跑出去了,

“第一连集合完毕……第二连集合完毕……请指示,”

“方向正北,进入树林进行夜间渗透训练,马上出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