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 新军的抉择/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夜集结训练,对于19世纪中叶的人來说绝对是个新鲜事情,那个时代电力技术还沒有发明出來,就连灯泡都沒有出现,夜晚对于人类來说依然是一种制约,

在那个时代,确实有一些经典的夜战战例,但大部分都是冷兵器的遭遇战,真正有计划有组织的夜战是非常罕见的,这不是说欧洲的指挥官无能,而只是因为条件的约束,

几十万人的军团进行夜战那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先不要说如何指挥的问題,就一个战场照明就难倒了所有的军官,

那时候前装枪还沒有彻底的退出历史舞台,绝大多数的士兵是需要战立起來双手给火枪装弹药的,他们根本就沒有第三只手可以抓着火把为自己照明,而且黑夜中他也很难发现敌人的踪迹并瞄准射击,

这种现状一直要持续到后装枪普及,标准化子弹普及后才被打破的,那时候的士兵可以匍匐卧倒,可以藏在战壕里面上子弹,士兵们的突防能力大大增强,以连排为单位的小部队活动成为了战场上取胜的关键,到那时候才是夜战大放异彩的时刻呢,

这时候的欧洲军事家们可沒有穿透历史的慧眼,但是肖乐天有啊,这位穿越者非常清楚,普奥战争中德国毛瑟已经诞生了,只是因为各种原因而沒有普及,等到普法战争之时,这种改变陆军作战方式的历史名枪,就要全军普及了,

正是这种后装定制弹药的针刺步枪,终结了陆军排队枪毙的历史,科技的进步改变了人类战争的模式和思维,

一步先,就会步步先,肖乐天的新军别的不敢保证,全球夜战第一的宝座那是抢定了,

三百新军看样子早就熟悉了深夜集合的流程,虽然他们晚宴的时候都喝了酒水,但是高强度的训练已经让他们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所有士兵沉默的进行准备居然沒有一个人说话,

三分钟后,全副武装的士兵集结在了院子里,很快开始向北方树林方向急行军,

漆黑的夜里,一片皮靴践踏大地的脚步声,士兵们绵长的呼吸连成一片,就好像黑暗中有一头巨大的怪兽在狂奔一样,

汉堡新兵营里看样子早就熟悉了这群中国人疯子样的举动了,那些哨兵探头瞅了瞅嘴里不知道嘟囔了一些什么,紧接着回头继续执勤去了,而军营里睡觉的普鲁士士兵,根本连翻个身的兴趣都沒有,

四月汉堡的天气不冷不热非常舒适,等大家跑到指定目标时连汗都沒有出,紧接着就是领取渗透的目标点,各个连排开始指定自己的潜伏路径,一切都沉默有序的进行着,

雷奥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些士兵,他这是第一次跟随新军进行夜间紧急集合,开始他确实有些牢骚,但是随着大脑越來越清醒,他逐渐感受到了这些士兵的可怕之处,

“能够在三分钟之内从熟睡状态变成全副武装的集合状态,而且能够立刻接收命令,用几分钟的时间就能制定出作战计划并实施,这是多么恐怖的效率啊,跟这些士兵相比,普鲁士军队臃肿迟钝的就象一头肥猪……”

雷奥身边的司马云听到了他的喃喃自语,这时候司马云已经能听懂简单一点的德语,雷奥的话他算大体的明白了,

“我们的大记者,您有什么疑惑吗,这种低强度的训练也值得诧异,如果您知道我们曾经在寒冷的雪原潜伏整整一夜,在热带的海岛上不带任何补给孤零零的生存一周,那时候再惊讶也不迟啊……”

雷奥都震惊了,他从來沒听说过这种魔鬼训练法,这几乎颠覆了他对军队的全部印象,他心中波涛顿起,如果这样的军人,这样的国民都能称呼为弱者,那么强者的定义究竟该如何呢,

就在他想要和司马云接着攀谈的时候,突然不远处的流动哨兵跑了过來,

“报告长官,西方发现不明亮光,好像是汉堡城区哪里起火了,”

“什么,”几名军官赶紧抄起双筒望远镜向正西方观瞧,结果还真是如此,在西面的城乡结合部,半边天都映红了,隐隐还有混乱的吼声传來,

“雷曼,你來看看,哪里是什么地方,”

“哦,那是码头的仓库区,看位置应该是我经常去的一个酒庄……上帝啊,我想起來了,在附近还有一个孤儿院,我曾经采访过……”

“集合,紧急集合,训练取消,现在就是实战了……”

萧何信、司马云、罗火、兵太郎、野平太……新军各级军官凑在一起,再加上雷奥和约纳斯,一圈人头顶在一起紧张的开始商议,

“救人,这沒有二话说,我目测了一下距离,大概是五公里左右,树林西侧全是葡萄田地,这根本就挡不住我们……”

“救人沒有问題,关键是我们沒有任何救火的设备……雷奥,汉堡难道沒有救火队吗,”

“当然有,不过距离太远了,而且这里是仓库区,到处都是易燃品,救火队未必人手足够……我恳请诸位军官,不要袖手旁观,现在咱们的位置是最近的了……”

约纳斯拍了拍雷奥的肩膀,希望他能够平静下來“不要激动,雷奥,我相信这些东方热的道德品质,”

紧接着约纳斯又坦诚的向中国军官们说道“先生们,我必须要和你们实话实说,我希望你们能够伸出援手,但是我也要告诉你们这件事的后果……”

“现在,你们的身份虽然不是绝对的保密,但是也仅仅是汉堡民众的嘴里的一个传说而已,如果你们今天进入城区,也就代表你们正式在欧洲人面前亮相了,用不了三天整个欧洲都会知道这个情报……”

说到这里约纳斯突然变的异常纠结,他皱着眉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好半天才下定决心“先生们,有件事目前还属于绝密,我本不应该告诉你们的……你们的首相,肖乐天先生,正在赶往汉堡的路上,他是秘密來欧洲的……”

轰的一声,萧何信他们一片哗然“你说的是真的,宰相大人來了,肖先生居然追过來了,怎么这么快,”

约纳斯苦着脸叹息道“首相阁下走的是西奈半岛,沒有绕好望角所以速度要快很多……但是你们要知道,现在法国人已经盯上首相了,他们正调动一切力量去抓捕他,虽然他们不知道这队神秘的中国人是谁……”

“如果今天你们出现在了汉堡,我想法国间谍会马上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就算他们猜不到首相大人的身份,他们也能猜到他们想抓的绝对是个大人物……”

“那些法国人,只要能遏制普鲁士的崛起,他们什么都干的出來,到时候首相大人就危险了……”

这可是一个大大的难題,年轻的军官们一下子陷入到了两难的境地,一面是需要救援的火场,另一面是被法国人追杀的领袖,这个选择題实在是太艰难了,

雷奥看出來这些中国人眼中的犹豫,他急的拼命的抓挠自己的头发“先生,尊敬的先生们,火场正在威胁上百名孤儿的生命,你们心中的道德呢,你们中国人所信仰的礼呢,你们怎么能见死不救啊,”

雷奥的话挤兑的小伙子们面红耳赤,可是他们也沒有办法,现在大人已经落入法国人的包围网里了,稍有不慎就会出危险,诚如约纳斯所说,现在露面英法绝对能猜到神秘偷渡者的身份,

到时候可就不是情报官们集体追杀肖乐天了,他们甚至会动用陆军和海军一起配合围剿他,这可不是中国,也不是那霸,东方面孔根本就沒法隐藏,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小伙子们急的满头大汗,尤其是兵太郎和野平太,这时候日本人那种典型的愚忠又一次发作了,

“不行,我们必须要保证我父亲的安危,我绝对不允许我父亲陷入危险之中……我投反对票,我坚决反对……”肖兵太郎可顾不了那么多,他眼中只有父亲大人,

这时候野平太也站了起來,抱歉的向两名德国人鞠躬“对不起了,我也必须要投反对票,因为丞相大人所肩负的是东亚崛起的重担,是无数亚洲民族的希望,他不能出意外……”

雷奥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好好好,这就是你们东方人的道德,我算见识了……拿走你们的臭钱,”说完雷奥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把银币哗啦啦的扔在了地上,

“这份工作我不干了,我自己去救火,”说完扭头就向西方跑去,

约纳斯这时候也站起來叹息着说道“我理解你们的选择,你们也有苦衷,但是我必须去救人,这就是我的道德,”说完紧追雷奥而去,

“妈的,这是要逼死我们啊,”罗火一拳砸在地面上,两枚银币被深深的砸入土层里,

这时候萧何信突然站了起來,他望着所有人士兵厉声说道“兄弟们,还记得大人临行前的交代吗,扬我国威,扬我汉人的兵威,我问问你们,你们有沒有忘记……”

所有士兵下意识立正敬礼“无时无刻,永生不敢忘记,”

“好好好,我问问你们,到底什么是国威和兵威,是在战场上勇敢的冲锋,还是将千万敌人的头颅堆砌成山,不不不,你们的理解是片面的,你们根本就不知道大人是如何想的……”

“军队唯一的使命就是守护,用战争这种极其暴力的手段去守护,去守护我们值得守护的人,现在数百孤儿身陷绝境,我们看见了却不出手,那么我们跟那些八旗纨绔和绿营兵大爷又有什么不同,”

萧何信几乎耗尽肺部所有的空气在嘶吼“记住我们的身份,我们是新军,是承载一个民族希望的新军,我们不是自私贪婪的暴徒,这从來都不是大人想要的……”

“现在,我命令你们,全体都有……面向正西方,冲向火场去,用我们的行动告诉那些欧洲人,我们中国人是什么样子的,我们的兵威国威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我坚信,大人在此也会跟我一样的抉择,义无反顾的抉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