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 火场中的圣歌/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片郁郁葱葱的葡萄田里,雷奥沿着沟壑正向西方狂奔,作为一名有着严谨道德标准的普鲁士人,见死不救是最大的罪过,死后是要受到审判的,

“自私自利的中国人,传言果然沒有说错他们,这群抛弃了道德的劣等民族,就应该走向坟场……”

雷奥望着远方燃烧的天空,想起那些被烈火包围的无助孤儿,再想想那些中国人犹豫的表情,他就好象吞下一盆炭火一样,五内俱焚,

这位自由撰稿人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新军训练的树林是距离火场最近的区域,只要这些中国人愿意,他们可以用最快的速度赶到火场,甚至比汉堡的救火队还要快,

可是在最关键的时刻,他们却退缩了,为了那个什么狗屁的首相,难道说一个人的安危就能够凌驾在一群人之上吗,帝国真是昏了头,居然跟这些人纠葛在一起,

雷奥拼命的狂奔,他几乎榨干了自己身体所有的力量,不一会的功夫他就已经气喘吁吁了,

说到底他只是一名伏案写字的文人,身体素质本來就很差,五公里越野对于他來说就算跑下來也要了老命了,

果然,才跑出两千多米,他脚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一下子扑到了葡萄架子上,坚硬的藤蔓划破了他的衣服和皮肤,额头上鲜血止不住的流,

“雷奥,怎么样了,你受伤了,”约纳斯冲过來把他搀扶起來,

“我好恨啊,我恨我自己怎么这么沒用……”雷奥捂着额头上的伤口,眼泪一滴滴的往下落,

约纳斯也被雷奥的情绪给感染了,可是着急、愤怒又有什么用,在漆黑的夜里又是身处在杂草横生的葡萄田中,出点意外根本就是很平常不过的事情,

就在这时候,他俩突然听见身后一阵嘈杂,混乱的脚步声压着地皮就向他们狂奔而來,还沒等两人醒过闷呢,一个个身影就从他俩身边传过,

“耍笔杆子我们不如你,但是想跟我们比深夜行军,你们还是省省吧……”

新军现在群情激昂,所有人都进入了临战状态,一道道黑影就如同疾行的猎豹一样,三百人潮席卷大地向着正西方冲了过去,

“雷奥,记住你的职责……告诉全欧洲,我们究竟是一支什么样的军队,我们中国人究竟是什么样的民族……”

“对不起,我错怪你们了……”雷奥看着从身边一掠而过的新军士兵们,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

这时候约纳斯从后背上拿下照相器材塞回到雷奥的怀中“这就是你的武器,你能够做到的就是记录下这些勇士的身姿,不要让他们再背着耻辱的骂名了……至于那些道歉的话,还是咽到你的肚子里去吧……”

雷奥和约纳斯相互搀扶着向火场跑去,而这时候新军的先头部队已经冲出了葡萄田,踏上了入城的土路,火场就在眼前了,

失火的地点果然就是雷奥所猜测的那座葡萄酒庄,就这么一小会的功夫酒庄已经被烈焰所覆盖,所有门窗都被火烧透了,熊熊大火向外不停的喷吐,眼瞅着房顶都要被烧塌了,

不仅仅是酒庄沒有救了,就连周围的几栋民房和仓库也都被引燃了,也不知道那些仓库里究竟储存着什么东西,空气中的烟尘带有一股极其刺鼻的味道,

“长官快看,那边是不是雷奥先生所说的孤儿院,”随着哨兵的喊叫,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街道北侧的一个胡同,也只有那里才是救援人最多的地方,

“错不了,这么多着火的地方沒人救,所有人都集中到那里去了,肯定就是那间孤儿院……”

就在火场的西北角落,两栋楼房所夹出來的一条胡同深处,就是被烈火围困的那间孤儿院,现在火场已经把孤儿院给包围,人们别说救人,就连这条喷吐着烈焰的胡同都沒法冲过去,

一桶桶的冷水泼上去化作一阵阵的白烟,周围的居民全都集中在了这里,街角甚至有惊吓过度昏死过去的女人,噼啪作响的火焰声中,掺杂着妇孺的哭声还有老人祈祷上帝的声音,而更多的则是救火者混乱的脚步声,

“不行了,火焰实在是太大了,我们根本就沒法靠近……”

“上帝已经抛弃这些孩子了,等咱们扑灭胡同的火焰,里面的孤儿院早就烧干净了……”

“呜呜呜……不会的,绝对不会的,上帝是不会抛弃这些孩子们的,你们这是渎神,”

“那你说怎么办,这么大的火场,你想我们怎么办……”

人群一片混乱,几乎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了放弃的心思,那些年迈的长者想起那些天真可爱的孩子,一阵心酸眼泪夺眶而出,

“让路……让开路……谁家有毛毯赶紧拿出來……越多越好……”就在人们几乎放弃希望的时候,从街道的东方突然传來一阵古怪的口音,在场所有的汉堡民众就沒听过这么古怪的口音,

等到他们扭头仔细打量之后,所有人的眼睛瞪得如同铜铃一样,人们甚至在胸口划着十字來发泄那股震惊的情绪,

“这些是什么人,他们是谁,”也不怪这些普通民众震惊,无论什么时代,衣着统一的军人总是能给人带來强烈的视觉冲突,更何况现在眼前出现的都是一群亚洲面孔,

“难道是传说中的中国雇佣军,是不是那些从东方來的神秘军队,哦,上帝啊,那居然都是真的,居然全都是真的……”

萧何信他们可沒空搭理他们的惊讶,火场就是战场,他们的目光只是投向火胡同的尽头,那间危在旦夕的孤儿院,

“毛毯……哪里有毛毯……给我们毛毯……”连续不断重复的德文单词总算是让这些市民冷静了下來,那些哭泣的女人急忙跑回家中把最厚重的毛毯抱了出來,

“水……赶紧泼水……”第一个抢过毛毯的正是日本剑客野平太,在日本列岛上民居基本上全是木质的,应对火灾的经验他们比谁都要丰富,

“愣着干嘛,赶紧泼水……”连吼叫带比划,总算让那些发傻的汉堡市民明白意思了,连着三桶冷水泼了上去,厚重的羊毛毯一下子变得跟铁块一样重,

野平太全身缩在毛毯下面,撕碎的军服捆在口鼻处,望着那条恶龙咽喉一样的火胡同,义无反顾的冲了进去,

“啊,”人群都要疯了,他们万万沒有想到,这群东方人居然如此的疯狂,他们真不要命啊,

这时候,雷奥和约纳斯也跑了过來,看到这幅场景雷奥二话沒说抄起照相机开始紧张的拍照,一边照相一边痛哭,他算是彻底被这些东方人给折服了,

有了野平太的带头,紧接着就是萧何信、司马云还有罗火等人,甚至连肖乐天的干儿子肖兵太郎也背着湿漉漉的毛毯冲了进去,

约纳斯都看傻了,他发现第一个冲入火海的怎么全是军官,肖乐天之前不是说过吗,这些人都是他的新军种子,是宝贝疙瘩,以后的军团长就要从这里面出的,怎么士兵沒上军官先冲进去了,

他哪里知道,在新军里军官先上那就是铁律,这是肖乐天在那霸血战一夜用实际行动打造的铁律,人家文人肖乐天都能冲锋在前带着万民向敌人发起进攻,我们算什么,

这就是军魂,这不是文人耍笔杆子就能塑造的,更不是清流腐儒们喊两句大义名分就能够形成的,沒有一起流过血的战友情,就甭想得到这一缕军魂,那是用血换來的,

连长冲上去了,排长也冲上去了,紧接着就是班长然后大头兵……到最后居然连毛毯都不够用了,

在场的德国人就沒有一个不哭的,冲天的火焰中这些中国人真的是用自己的性命來拯救啊,约纳斯哭了一个满脸花,最后居然踢开街边的一闪木门,冲入房间内抢了一条毛毯就想往火场里面冲,

“泼水啊,你们傻看着干什么,人家中国人都豁出去了,他们救的可是咱们的孩子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普鲁士民族也是有血性的,这时候怎么也不能当孬种,好几十名男士披着毛毯也想往里冲,

“不行,绝对不可以,火场里面空间狭窄,人多反而会坏事的……你们都站着,不要添乱……”剩下的新军士兵组成人墙拦住发疯的德国人,也不管他们能不能听懂,反正汉语加德文单词一个劲的往外蹦,

“放我们过去,那是我们的孩子,我们不能眼看着客人冒险而无动于衷,否则我一辈子都逃不过良心的谴责……”

“让开吧,你们已经做的够多了,下面应该让我们來上了……”

“不行,绝对不可以,救火也有救火的规矩……约纳斯先生,请你劝一劝他们,不要往里挤了,会出危险的……”

就在两群人顶牛一样僵持不下的时候,只听火胡同里面突然一阵轰响,抬头一看半空中居然飞出数不清的火星,

“上帝啊,孤儿院被烧塌了,一定是孤儿院被烧塌了……”妇孺们拥抱在一起放生大哭,

“够了,你们够了,千万别再挤了,火场里面已经沒有空间了……呜呜呜,我求求你们了,你们就被添乱了,我们都冲进去快一百人了,孤儿院总共才一百多孩子,已经足够了,真的足够了……”

年轻的士兵都已经急哭了,而就在这时候,街边的一位老人突然跪在地上双手合十握着银色的十字架,开始吟唱教堂祈祷歌,他在为那些勇敢的中国人祈祷,

一位,两位,三四位……到最后整条长街上所有老弱妇孺都跪下一起吟唱祈祷歌,他们祈求仁慈的上帝救救孩子,救救这些來自东方的小伙子们,

这时候的雷奥已经哭的鼻涕泡都冒出來了,他不停的操纵照相机,他要把这一幕幕感人的场景永远定格在相片上,他要让整个欧洲认识认识,什么才是真正的中国人,

“上帝啊,求求你了,我愿意为这些士兵义务工作一辈子,他们是真正的英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