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 地下迷宫里的炸药/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何信何止是有危险,他现在就处在生死一线的关头,在孤儿院的西侧,这位肖乐天亲自认命的远征军负责人,正抱着一个漂亮的如同洋娃娃一样的小女孩,靠在墙角躲避着头顶上噼里啪啦掉下來的燃烧杂物,

“先生,您是中国人吗,您是上帝派來救我的吗,”在萧何信的怀中,那名象小天使一样的女孩居然沒有哭,她居然瞪着眼睛望着萧何信被烟灰熏黑的脸,一点害怕的表情都沒有,

萧何信是新军中德文水平比较高的那一拨,小姑娘的话他大部分都听懂了,他非常的诧异,为什么这个六七岁的女孩居然不害怕,她难道不知道火海的恐怖吗,

沒想到这个小姑娘居然懂读心术,她好像听懂了这个中国人的心声一样突然甜甜的一笑“修女妈妈曾经说过,死亡并沒有那么可怕,那只是从苦难的人世间回到主的怀抱而已,我已经沒有父母了,这个世界上除了修女妈妈外,我已经沒有爱的人,所以我不害怕……”

“沒有爱的人了,你的修女妈妈难道不值得你去爱吗,”

“她已经睡着了……”小姑娘手伸向不远处,在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中,萧何信还真看见了一个人形的灰烬,后來他才知道,那就是孤儿院的院长,孩子们嘴里的修女妈妈,

“老天啊,这算怎么回事……”萧何信伸手捂住了女孩的眼睛“不要看,不要看那些火焰,让你的心灵纯净一些,你永远要记住修女妈妈最美的时候,不要记住这个场景……”

小姑娘好像听懂了萧何信的话,安安静静的闭上了眼,“先生,在我死之前能给我讲讲中国是什么样子的吗,你们是住在瓷器制造的房子中吗,”

萧何信只能稍微的应付几句,他现在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如何逃脱火场上面了,身后是坚固的砖墙,面前是不断掉落的火焰残骸,他俩已经被紧紧的包围在角落里了,

他很想凭借毛毯上的水來抵挡一阵,然后靠速度冲出火场,可是低头一看自己的毛毯已经干透了,别说屏蔽火焰了,现在这条毛毯就是最佳的引火之物,

“该死的,要是有办法破开身后的砖墙就好了,如果龙爷在就好了,也只有他的贴山靠能够撞塌这么厚重的砖墙……”

“先生,您在说什么,”小姑娘听不懂中文,睁开眼睛主动问到,

“沒什么,我在想如何撞破这堵墙,你不要害怕,我会有办法救你的……”

“哦先生,我好想有一个办法,在地下迷宫里,我知道有一个地方藏着能爆炸的东西,他也许能够帮助你,”

还沒等萧何信反应过來呢,那名小姑娘居然沿着墙角一直向火场的深处爬去,爬了几步之后居然回身向他招手,

这下萧何信可算傻眼了,他什么时候见过这么胆大的女孩,六七岁的年龄怎么什么都不害怕,而且说得话早熟的可怕,

不过他别无选择,只能紧跟着女孩的身形向火场深处爬了过去,中间有燃烧的木柱挡路,还是萧何信拼着被火烧焦的危险踢开的,但是当他踹开这些木炭之后,惊讶的发现火焰下面居然有一扇烧的变形的铁门,

萧何信也是脑子糊涂了,他居然徒手就伸过去想打开那扇铁门,结果被烫的嗷嗷叫,不过铁门总算是让他给撬开了,

铁门下面是一条漆黑的台阶,一股阴风从下面灌了上來,

“这就是我们的迷宫,我们经常在里面捉迷藏玩,我知道你想要的东西……”说完小姑娘带着萧何信就往里面走,

等到了深深的地下,萧何信才明白,这里居然是一个大大废弃酒窖,在中世纪的欧洲,城市的建筑格局里面地窖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些地窖不仅仅是储存一些杂物,还有很多都被改造成了酒窖,

中世纪的欧洲战乱不止,富贵人家就沒有不准备几条逃生密道的,天长地久下去这些地窖的密道相互联系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地下迷宫,

汉堡这里还算好的呢,如果去巴黎,哪里的地下世界更是让人叹为观止,整座城市的地下都几乎被掏空了,

“这里的地下室有十多个,都是相互连接的,当大火烧起來的时候,修女妈妈就是带着我们开始向地下室里跑……”

小姑娘的德文带有很浓重的童音,让萧何信听的非常吃力,不过随着他观察周边的环境,慢慢的他还原了整件事的经过,

当大火把孤儿院包围了之后,年长的修女紧急唤起孩子,分批开始向地窖里面转移,但是孩子是在是太多了,而今天晚上由于各种原因只留下院长一个人守夜,结果折腾了半个小时也仅仅转移了六十多名孤儿,

等到院长去找小姑娘他们的时候,意外终于发生了,一根燃烧的木条砸倒了她,正是萧何信刚刚看见的那一处人形残骸,

六十多名孤儿就象受惊吓的小兽一样藏在地窖的各个角落,看见萧何信黑炭灰所覆盖的脸庞,一个个吓的往墙角直缩,可是等到他们看见那个小姑娘后,他们这才哭喊了出來“玛丽,修女妈妈呢,她不是去找你了吗,玛丽你快过來,我这里有一个藏身的地方,你可以躲一躲……”

勇敢的玛丽沒有去躲藏,她反而用最自豪的口气和小伙伴们说道“他是來救我们的,这是來自中国的先生,就是住在瓷器庄园里的中国人……”

孩子们一个个用崇拜的眼神看着萧何信,不过萧何信可沒有时间享受这种目光,他现在急需找到一个出路,好带着孩子们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

地下室现在看还比较安全,但是头顶上的烈火越來越猛烈了,天知道会不会把地板烧穿,就算地板是安全的,那么烟尘倒灌也会活生生的呛死这些孩子,

最要命的是,萧何信自从进入地窖后就感觉空气很闷,说明流动性很差,这就更可怕了,稍微受过自然科学教育的人都知道,火焰燃烧会消耗大量的氧气,而且气流都是从下往上兜着走的,

如果下面的这几个地下室通风口不多的话,最后孩子们的结果就是被活活的憋死,

“玛丽,你对这里熟悉吗,如果熟悉带着叔叔一起看一看好吗,”

“沒有问題,这里就是我们的秘密基地,我带你探险……”玛丽果然是个勇敢的小家伙,她带着萧何信开始探索这片复杂的迷宫,仅仅过了五分钟萧何信就看见了一样让自己目瞪口呆的货物,

“炸药,老天啊,这里居然有这么多的炸药……”萧何信前天刚刚学了一些德文军事用语,炸药这个单词他记得非常清楚,当天撬开木箱之后,才发现里面都是一根又一根如同大炮仗一样的炸药,

“先生,这就是我说过的能爆炸的东西,以前是沒有的,就是去年仓库换了一个新主人后,他们就把这些东西放在这里了……往常通往这里的木门是锁着的,可是今天却是打开的……”

萧何信回头看了看那扇打开的木门,他心中一股寒气就涌了上來,有阴谋啊,绝对有阴谋,这么多炸药的储藏点应该是高度防火的区域,怎么就会烧起來呢,怪不得空气中有一股难闻的气味,沒准头顶的仓库里存储的都是化学物质,

“炸药厂,这他妈的是炸药厂的仓库,老天啊,这肯定是纵火……”

就在这时候小玛丽突然大叫一声“先生小心……”紧接着小姑娘猛推萧何信的大腿,就在这时候一股恶风向萧何信的后脑扑來,

“贼子好大胆,居然敢偷袭我,”萧何信一个侧滚翻躲过那股恶风,借着翻滚的力道,他一记鞭腿斜着就抽向了身后,

只听啪的一声,厚重的大皮靴底狠狠的踹在了袭击者的面门上,换來一声惨叫,定睛一看,一名白人捂着鼻子腾腾腾倒退了四五步,直接撞在了墙壁上,手中的铁锨铛啷啷的掉在了地上,

还真让萧何信猜对了,如此猛烈的大火还真不是个意外,这就是人为的纵火,萧何信捏着铁拳冲了上去,就跟揍沙包一样狠狠的痛揍了他一顿,

“混蛋,为什么纵火,你丫的落在我手里算你倒霉了,老子会一百零八种刑讯逼供的手段,马上回答我的问題……”

纵火犯还想嘴硬呢,可是在萧何信连着捏碎了他三根手指之后,这个罪犯总算是开口了,可是开口归开口,他嘴里说的一连串鸟语萧何信根本就听不懂,

“先生,他说的是法语,他是法国人,是我们的敌人……”玛丽居然懂一两句法语,她一下子就听出來了,

就在小姑娘绞尽脑汁翻译的时候,突然头顶上一阵轰鸣,秘密炸药仓库通往地面的台阶上一下子滚下來很多通红的火炭,

“老天啊,仓库都烧塌了……”萧何疯了一样的冲过去,紧紧的关上了木门,随后又用铁锹顶的死死的,

萧何信抓起一大把炸药,塞在自己的怀里,伸手拔出靴子里的匕首,架在了那名纵火犯的脖子上,“走,往前走,回到孤儿院的地窖里去……”而他的另一只手也沒有忘记领着勇敢的玛丽,三人很快钻了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