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 诺贝尔先生的炸药/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三百新军现在已经心急如焚,司马云、罗火两人连续清点了三次人数,发现只缺萧何信一个人,新军救出了三十多名孤儿,但是却弄丢了自己的指挥官,

“老萧……你他妈的给我滚出來,”司马云冲着火胡同大声疾呼,眼泪夺眶而出,这时候兵太郎疯了一样抢过一张毛毯,冲着那些汉堡市民喊道,

“泼水,赶紧给老子我泼水……”不过这回可沒有人听他的,罗火反而冲上去压住了他的肩膀,

“你不要发疯了,你看看这场大火,已经沒法进人了……你给我冷静冷静,”罗火的大吼根本就沒有效果,不光是兵太郎疯了,就连其他的弟兄们也都疯了,

“泼水,救老萧去……呜呜呜,哪怕就剩一把骨灰了,咱们也得给他带回家啊,”说完就想往里面跑,

这时候司马云跳起來破口大骂“都给我站住,老子是远征军第二指挥官,老萧不在了你们都要听我的命令……所有人都退后,不要靠近火场,记住你们來欧洲的任务,”

“约纳斯先生,请跟这些汉堡市民沟通,让他们接手火场,不要让这些情绪失控的士兵接近……”

就在这时候,突然远方警铃大响,一辆又一辆的水龙车冲了过來,这时候的救火车可沒有后世那么先进,只不过是马匹拉着一个大大的水箱,然后靠人力压动杠杆,把水喷射出去,

这种原始的救火车,与其说是救火倒不如说是用來隔离火场,他们唯一的使命就是让火场不要扩大罢了,

一条条的水龙喷射到火场中,滋滋作响中水蒸气开始弥漫,不一会的功夫三十多辆救火车已经包围了火场,正式接手了救火的任务,

“先生们,你们救出了三十多名孤儿的性命,你们是全汉堡市民的恩人,现在请你们退后吧,后续工作请交给我们……”

“放你妈的屁……我们的长官还在火海中呢,你说让我们走就走,看看你们救的是狗屁的火啊,就知道在火场外面撒泡尿都不敢冲进去救人……懦夫,”

新军之间的战友情可是在战场上的血火凝聚起來的,自己的兄弟陷在火场中了,沒有一个人心情能好的了,这时候这群救火队员就成了出气筒了,

“先生们,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可是您也要看看火场啊,这实在是无法进人了……”正说着呢,突然东侧仓库区又是一声轰响,烧塌的面积再一次的扩大了,

“对不起了,先生们你们绝对不能再靠近了,我必须要对所有活着的人生命负责……”说完消防队长一抬手,汉堡市警察就冲上來了,组成人墙形成一条隔离带,

新军悲愤的情绪沒法化解,一个急的目呲俱裂,后槽牙咬的咯嘣嘣的响,而这时候从西面又跑來一辆马车,车窗里探出一个大胡子男人來,嘴里正不停用德语嚷嚷呢,

“请让开,让我过去,那是我的仓库,那是我最重要的仓库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居然还惦记你那点钱,等马车冲到新军面前之后,两个小伙子冲上去照着马匹的左眼就是狠狠的一拳“去你妈的,”

这哥们一定学过铁砂掌或罗汉拳什么的,就这一拳下去黑马轰然倒地把车厢都给掀翻了,而另一名士兵冲上去就把那名大胡子给揪了出來,

“你的仓库,妈的火就是从你那里烧起來的,你就是罪魁祸首,老子揍你……”

“住手,二愣子你把人给我放下……这是汉堡市警察需要操心的事情,我们沒有任何的权利插手,你敢动手打人我就开除你……”司马云一声吼,那只铁拳就打不下去了,

“妈的,这算怎么回事啊,”二愣子丢下大胡子,扭头钻回到了队伍中,

那名大胡子沒空和这些东方人争执,他走到一名警长的面前大声说道“不要救火了,马上疏散……在仓库的地下室里有三吨炸药,那里面有我工厂最新生产出來的炸药,是专门给军方生产的爆破炸药……”

“哦,上帝啊,你是谁,你怎么会私藏炸药,”警长吓的差点跳了起來,

“我是阿尔弗莱德.伯纳德.诺贝尔……汉堡炸药厂就是我的,这根本就不是私藏的炸药,这是掩人耳目由军方敲定的秘密储藏点,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么多了,现在马上疏散,”

当大胡子报出名号之后,司马云当时就愣住了,这个名字非常熟悉,因为这也是肖乐天在之前希望新军接触的人之一,

司马云冲过去抓着诺贝尔的手问道“你是诺贝尔先生,你是瑞典人,一直从事炸药研究,”当他得到准确的回应后,司马云兴奋的直拍大腿“找到了,终于找到你了,找的就是你……告诉我你的地址,我会去拜访你的,”

诺贝尔可沒空搭理这个东方的疯子,他闪过去接着恳求警官“不要再拖延了,虽然那里储存的是最新式的安全炸药,但是这场火太大了,天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马上疏散吧,我诺贝尔公司会给市民进行财产补偿的……”

嘟嘟嘟,警官的铜笛再一次的吹响了,这回连救火队都不敢停留,跟着人群开始后撤,而这时候新军一个个低头哭泣,他们已经彻底绝望了,这么长的时间了,就算萧何信是铜筋铁骨估计也得烧化了,

“走吧,兄弟们,咱们端这碗饭就要有死的觉悟,虽然老萧沒有死在战场上,但是火场救人牺牲了,也不丢人,他依然是个爷们……”

新军开始后撤,突然一个得救的孤儿从人群中冲了出來,他一把抱住司马云的腿,仰着头说道“谢谢,谢谢先生们,我们会祈祷上帝保佑你们的,我们一定会的……”

司马云看着孩子天真无邪的目光,鼻子一酸眼泪再也忍不住了,

到底应该撤退多远才是安全区域,这可就要听诺贝尔先生的命令了,只见这位历史上鼎鼎大名的科学家,从警官手中接过地形图,很快就开始在心中默默的计算了起來,

三吨军用炸药威力到底有多大,诺贝尔先生比任何人都清楚,一旦爆炸估计整个街区都保不住了,这可是专门给陆军生产的一批破坏城墙和堡垒用的炸药,威力奇大,

“后退,所有人都后退,整个街区都要疏散,不要管那些火焰了……”

警察们敲开每一所民居,开始疏散每一名市民,大街上的人流越來越多,几乎所有人都选择向东方葡萄田方向撤退,也只有那里才有如此大的空地安置这么多的民众,

就在地面上开始紧急疏散的时候,就在所有人都认定萧何信已经牺牲的时候,在深深的地下,这名英雄正紧张的在地下画图,

“这里是孤儿院,是一个长方形对吗……这里是仓库区,一共有三个地窖相互连通……还有刚刚我看见的无数酒桶,那就是葡萄酒工坊的酒窖对吗,”

“是的先生,你还忘记了,西南角落里的面包房和肉铺,这里也有两个出口能通向地面……”

在孩子们的七嘴八舌声中,包括在那名法国间谍的哎呦声中,这片小小的地下迷宫被勾勒出來,萧何信满以为能够找到一条生路,可是这时候他才明白,这片所谓的迷宫其实是一个封闭的区域,除了六个通向地面的出入口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其他生路,

“该死的混蛋……”萧何信反手就给那名间谍一个大嘴巴,打的他哇哇乱叫,

“我们沒有希望了,我们都得死在这里了,所有的通道上面都是火场,都已经被火焰封锁了,你不要奢望了……”这个讨厌的间谍临死之前还要毒舌恶心人,

“闭嘴,”萧何信伸手一探就把他的下巴摘钩了“孩子们,不要害怕,我有办法救你们的,你们要相信我……”

事实证明,数学和几何学是很有用的,现在萧何信的大脑在高速的运转,通过他的记忆开始比对地面建筑和地下迷宫之间的距离,很快他就确定了区域,

“孩子们,我把这个放火的坏家伙捆起來,你们看管好了,叔叔我很快就回來,我已经想到办法了……”

萧何信怀揣着炸药,向地下迷宫的西南方向跑去,跑到面包房地窖的尽头,在最角落的位置开始安放炸药“上帝保佑,佛祖保佑,太上老君保佑,真主保佑,算了甭管什么神仙了都來保佑我计算不要出错,保佑我的头顶上是主街道,可千万不能是火场啊……”

“肖大人啊,兄弟我还想给您多卖命几年呢,你也得保佑着我,我这点炸药可就全放在这了,老子我就赌这一把了……”

长长的引信足足拖了十米远,当萧何信点燃引信后,不敢犹豫撒丫子就往回跑,边跑还边吼“孩子们……捂住耳朵……张开嘴……”

勇敢聪明的玛丽是第一个听懂这几个带着中国口音的单词的,她赶紧冲小伙们们喊道“捂住耳朵,张开嘴巴,要爆炸了……”

六十多名小伙伴跟受惊吓的小鸡一样挤在了角落边上,惊恐的等待着爆炸的來临,就在萧何信如同一只老母鸡一样扑过去用后背护着孩子们的那一刻,一声轰响从西南方向传了过來,

紧接着气浪滚滚而來,一股黑烟冲入地窖,把所有孩子都覆盖在了里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