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 同死神的赛跑/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爆炸发生之前,已经有超过八成的居民撤退到了葡萄田里面,而靠近火场最近的就是那三百新军,

汉堡警察们和约纳斯几乎磨破了嘴,想让这些中国人也退到葡萄田里去,可是这群倔强的中国人沒有一个肯离开的,只是沉默的用仓库里的沙袋搭建临时的工事,

“司马先生,请你们离开这里吧,虽然现在居然火场已经有一段距离了,可是危险依然存在,那可是三吨的炸药啊……”

警长这时候也弄清楚前因后果了,他和手下的警察万分佩服这些中国人的勇敢和道德“尊敬的中国朋友,你们已经救出很多孩子了,你们是值得嘉奖的勇士,我会向汉堡市议会提出建议的,我要让他们发奖章给你们……”

罗火听完约纳斯的翻译气的就想给他一个嘴巴子“你丫的给我闭嘴……老萧命都沒有了,你以为我们是图你的奖励,你丫的混蛋……”

好几名士兵拽胳膊抱腿总算是把罗火给按住了,而那名警长也能理解这些中国人的心情,并沒有生气只是叹息着走开,

争执到这里,已经沒有劝的必要,中国人开始用沙袋搭建临时的工事,目的就是抵御剧烈的爆炸,他们这是铁了心想等候奇迹了,

诺贝尔先生也被这群中国人深深的战友情给感动了,他揉了揉发红的眼睛,对司马云说道“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情,也不知道我有什么地方能够帮助你们中国,但是我向你们保证,只要你们的要求不违背法律和道德,我绝对会答应你们……”

就在人们惊恐的等候之中,在东方葡萄田里无数汉堡居民跪在地上正向上帝祈祷,祈祷奇迹的发生,祈祷逝去灵魂的安息,

祈祷的不仅仅是火场周围的民众,现在几乎半拉汉堡城区都看见映红了天的火焰,和冲天的黑色烟尘,恐惧的民众纷纷双手合十向火场方向祈祷,整个城市已经陷入悲痛之中,

野平太和兵太郎悲戚的靠在沙袋上,傻傻的看着远方的火光,日本民族那种面对死亡的独特情感又冒出來了

“极乐地狱之端必有光明,云雾皆散心中唯有明月,愿佛祖保佑你们的魂灵,愿你们往生极乐……”

“哎……这样的大火如果发生在日本,恐怕死亡者应该不下上千人了吧,那个多灾多难的岛国啊,所承受的苦难可不是这些欧洲人所能想象的……”

面对死亡,日本人还是很豁达的,度过刚开始的悲痛,他们很快就能看淡一切,野平太甚至吟唱了上杉谦信那首知名的辞世诗來缅怀萧何信,

但是命运总是会出现一些奇迹的,就在这时候突然火场中传來一声巨大的轰响,滚滚浓烟冲上了半空,并沿着街道向四面八方冲了过去,

“大人啊,呜呜呜……”新军全体都跪在了地上,这一声爆炸的巨响彻底断绝了人们心中的希望,

在一片悲鸣中,诺贝尔却愣住了,他仔细的观察分析,突然大吼了起來“不对,有问題,这爆炸有问題……方向不对,威力也不对……”

在场的人都懵了,他们望着诺贝尔不知道他到底想嚷嚷什么,

“爆炸发生在火场的西南位置,而我的炸药储藏在火场的东北方向,中间距离足有八百多米远……更何况我那是三吨军用炸药,威力足能毁灭这一条街区,怎么会这么小的烟尘……”

话还沒有说完呢,兵太郎、罗火等人疯了一样的向火场位置跑去“是老萧,绝对是老萧……我就知道有奇迹发生,我就知道不能放弃……我日你们祖宗的,老萧是属猫的,有九条命……”

“操,我看你们谁还敢拦着我们,谁拦着就给我揍他……”

这回连司马云也不拦着了,所有新军疯了一样往火场里面冲,就在他们刚刚拐过一个弯的时候,面前的景象让他们顿时泪奔,

“孩子们,这里有一大群孩子……”就在兵太郎他们眼前,一群满脸漆黑脏兮兮的孤儿跟放鸭子一样冲了过來,嘴里还不停的尖叫,

这下约纳斯和汉堡警察们也都听见了,前方还真是一群孩子在欢呼,“上帝啊,真的有奇迹,快去救人,快去……”

这是一场和时间的赛跑,死神就坐在那三吨炸药箱子上,他调笑的看着卑微的凡人在他的阴影中挣扎,他想什么时候摧毁一切就什么时候摧毁,地狱的大门已经打开了插销,

在司马云的面前,那间正在熊熊燃烧的面包房外,原本是平整的石板路,现在已经被炸出了一个大大的深坑,一个斜坡直通向地下,孩子们手脚并用正往外爬呢,

“是萧何信,就是他,除了他沒有别人……快救人,赶紧救人啊,时间不多了……”司马云大吼一声,伸手抱起两名孩子左右胳膊一夹,撒丫子就往安全区域跑,

“快快快……速度速度,那些炸药就要爆炸了,都给老子拼命啊,”

小伙子们,跟扛着口袋一样抄起孩子,扛在肩膀上就往回冲,他们要在死神动手之前救出所有的孩子,

炸塌的洞口很狭窄,一次只能允许一个人钻出來,无数士兵围在洞口边上,露出一个小脑袋就赶紧抄手抱走,不敢有丝毫的犹豫撒丫子就往外冲,

这时候天色已经渐渐的明亮了起來,前來救援的警察和消防队已经越來越多了,甚至连易北河畔的新兵营都排出了士兵來支援,可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这片火场已经变成了中国人的舞台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这些新军身上,

疲惫之极的士兵扛着孩子向后疾跑,一个不小心绊倒在地,可是就这样都沒有摔到孩子,他居然拼着肩胛骨触地也要双手把孩子举起來,

汉堡人震惊了,普鲁士人震惊了,德意志人更加震惊了,眼前的一切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现象,甚至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雷奥现在的双眼肿的就跟桃子一样,他已经沒话说了,他甚至心中不停的咒骂自己以前的愚蠢,他更对自己所说过的不敬语言而感到忏悔,他现在心中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记录这一切,用相机和纸笔记录着一切,让整个欧洲看一看什么才是中国人,

被救出來的孩子越來越多,十分钟后在场的汉堡市民听见前方一片欢呼,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群从拐角处狂奔而來,人群中最核心的那个人正是萧何信,他的怀里还抱着勇敢的小姑娘玛丽,

“英雄……來自东方的英雄……他是最勇敢的绅士……”长街上爆发出如雷一样的欢呼,这场奇迹已经让整个汉堡动容,

无数人群冲上去就想拥抱萧何信,但是换來的是所有新军的吼声“退后……快退后,找掩护……就要爆炸了,”

死神在那一刻终于失去了游戏的兴趣,他的镰刀狠狠的向劈向了炸药箱,三吨烈性炸药瞬间释放出自己的能量,轰天巨响下是如同蘑菇一样的烟尘,

冲击波横扫整个街区,爆炸中心位置的房屋全被摧毁了,大地如同地震一样在晃动,躲在简易工事后的人们被震的目眩神迷,

更让人揪心的是长街上的新军们,在爆炸发生的那一刻所有士兵集体趴在了地面上,虽然房屋挡住了主冲击波,但是巨大的声响依然震的的他们耳膜轰鸣,不少士兵眼前一黑直接昏厥了过去,

死神肆虐的力量很狂暴,但是时间很短,当漫天火雨开始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的时候,无数汉堡市民从安全区域冲了出,哭喊着去救助这些趴在长街上的中国士兵,

“安排马车……准备担架,送这些勇士去医院抢救……”

“汉堡新兵营的士兵们,看见中国人是怎么战斗的吗,不要给德意志民族丢脸了,现在火场救援的工作都是我们的,不能让这些中国朋友再次流血了……”

“通知市议会,通知首相大人,通知国王……这是非常重要的外交事件,必须要专人來处理……”

在一片乱哄哄中,五十多名受伤的新军兄弟,被紧急送往医院,全汉堡的著名医生全部开始汇集,为这些东方客人施救,

心有灵犀一点通,这句话很多人都愿意形容恋爱中的男女,但是肖乐天知道,这句话不仅仅适用于爱情,更适用于浓浓的战友情,当汉堡那一声巨大的爆炸响起之后,身处法国第戎的肖乐天一下子从睡梦中惊醒,

“这是什么地方,我们到哪里了,”肖乐天刚刚明明沒有做梦,但是他的心脏突然一紧,就好像有人用手捏过一样,他的前后心都被汗水给浸透了,

“首相大人,现在已经是早上六点半了,我们地处第戎以北二十公里的位置……哦,您的脸色很不好,是不是马车中沒办法休息呢,”

就在情报官保罗嘘寒问暖之时,突然车队前面跑來一匹快马,正是提前安排好的探路者,

“保罗长官,北面突然出现了一个临设的哨卡,法国陆军正在堆放沙袋和鹿角,我们的路被挡住了……”

“什么,临设的关卡……你们这群白痴,究竟是怎么做的情报工作,帝国花了那么的金钱养的都是白痴吗,”保罗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