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 酒鬼皮埃尔/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法国人的一天注定是离不开葡萄酒的,浪漫的法国人不喜欢酒精度很高的威士忌,也讨厌充满泡沫容易让人发胖的啤酒,在他们的眼里葡萄美酒就如同浪漫的法国情人一样,果香浓郁不至于辣口,而且后劲十足也能够让人感受到飘飘然的感觉,

美酒和美人都是法国人的最爱,不过万事都有一个度,如果喜欢的过头了当然就会误事的,这一点在法国侦探皮埃尔的身上展现的一览无余,

巴黎狭窄昏暗的小胡同里,藏着数不清的酒馆,很多酒鬼往往是早上一开门就泡在了里面,烟雾缭绕的酒吧里面,有诗人、音乐家、画家、落魄的商人、受伤退伍的老兵,当然还少不了柔情似水的脱衣舞娘,

皮埃尔是这里的老客了,他的胳膊放在吧台上,脑袋枕在上面眼前就是一杯殷红的葡萄酒,他正透过清澈的酒浆欣赏脱衣舞娘的舞姿,

这是皮埃尔自己发明的一种欣赏美人的方法,当舞娘的身影透过红色的酒浆映入眼帘之后,扭曲的影像就带有了如同醇酒一样独特的风味,

“太漂亮了,可惜我囊中羞涩,如果有一杯顶级的波尔多美酒在这里,倒影出來的美人影像肯定更加的完美……”

自言自语的皮埃尔还沒说完呢,只见晃动的酒浆里面闪出一只大手,一枚金法郎被拍在了桌子上,

“给这位侦探先生换一瓶波尔多美酒……”

皮埃尔诧异的抬头打量,却发现一名穿着中校陆军服的军官正站在了他的面前,

“哦,是你啊,谢里夫,你不是在北非服役吗,难道现在那些沙漠原住民已经能够理解法国文明的伟大了,他们不再闹事了吗,哦你不要看我,在你的眼神里我看见了阴谋的影子……“

谢里夫中校惋惜的看着皮埃尔轻声说道“我的好友啊,其实以你的实力现在早就应该升为大校了,可是你已经在少校这个位置待了七年了,人生又能有几个七年呢,”

“我实在不明白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东西,少将的女儿已经订婚了,你为什么还要去勾引,”

“不不不……”皮埃尔一点脸红的意思都沒有“我的好友,你不能这样看待问題,我所追求的就是纯粹的爱情,是永恒不变的爱情……”

“闭嘴,”谢里夫中校鼻子都快气疯了“爱情,从大学校园一直到现在,你究竟追求过多少姑娘,一百个还是两百个,你就是个疯子……”

“拿着你的葡萄酒跟我走,有新的任务给你,这次是一件大功劳,如果你能圆满完成的话,也许你能升到和我同样的军阶,赶紧走……”

皮埃尔晕晕乎乎的去抓自己的帽子,嘴里还一个劲的嘟囔“哦,就不能再等我一会吗,美丽的姑娘现在身上就剩一丝布条了,你让我用美酒欣赏欣赏……”

“闭嘴,不要在我面前提到你那恶心的变态习惯了,祖国需要你……”说话间皮埃尔被谢里夫给生拉硬拽了出來,

酒吧外已经是深夜了,凉爽的风让皮埃尔清醒了一些,他这才发现小巷里面已经停好了一辆马车,甚至马车前后还有十名骑兵护卫,

“是宪兵卫队,负责情报的宪兵卫队,天啊,这是出什么大事情了,”沒等皮埃尔问完呢谢里夫已经把他推上了车厢,一队人马开始向城外跑去,

“皮埃尔,你也是从宪兵情报总部走出來的,我就不跟你重复保密纪律了,我要告诉你一个绝密情报,就在三天前,海军在西西里岛附近发现了一大片船只残骸,经过确认应该就是失踪的护卫舰海马号……”

“不仅如此,我们在塞的港的情报人员,还发现了一队非常神秘的中国人,而且这些人还受到了普鲁士情报人员的保护,看样子级别非常的高……”

谢里夫塞给皮埃尔一个鼓鼓囊囊的皮包,打开里面全是一份份的绝密情报,皮埃尔一边看,一边听谢里夫介绍,渐渐的他的眼睛亮了起來,

“有意思,实在是有意思,这是我从事情报工作以來遇到的最离奇的一份了……中国人、普鲁士人、从西奈半岛入地中海,我们的护卫舰还莫名其妙的沉了一艘,天下还有比这更离奇的事件吗,”

皮埃尔以前是法军情报机构的金牌分析员,最擅长在错综复杂的情报海洋中,找到相互的关联点,找到隐藏的蛛丝马迹,要不是七年前勾引少将家的女儿在床上被抓了一个正着,他的官运可能不至于上校,

大大的欧洲地图在皮埃尔的膝头展开,每一份情报发生的地点和时间被准确的标注在上面,很快一个只有他能看懂的网格出现了,这名情报官陷入深深的沉思之中,

这时候的皮埃尔已经沒有了刚才的玩世不恭,脸上也沒有了丝毫的醉意,他又恢复到以前那名严谨的情报官时的样子,看來七年的沉默并沒有消磨多少他的才能,

“错了,你们都错了,企图用封锁直布罗陀的方式來堵这些中国人的方法是绝对错误的,我们的对手很狡猾,他们不可能走那里,傻子都知道我们和英国人会封锁海峡的……”

“哦,皮埃尔,你说的很对,从发现残骸后,我们就开始重点关注意大利了,现在普鲁士和意大利是准同盟关系,意大利人肯定会提供掩护的……你猜猜看,我们在罗马南部的海滨渔村里发现了什么,”

“我们发现了数十名海马号护卫舰的幸存水手,从他们的嘴里我们还原了整个事件的全过程,我们相信这群中国人正在普鲁士人和意大利人的掩护下,向北方进发呢……”

“不对,肯定不对……”皮埃尔突然叫了起來“你们都被骗了,这群狡猾的敌人肯定不会走意大利,中国人的思维和我们不一样,他们几千年來所积淀的阴谋诡计多的无法想象……”

“置于死地而后生,而后生……我猜到了,这群中国人现在就在法国,他们登陆的地点很可能在马赛……”

谢里夫当时就愣住了“你说什么,自投罗网,这怎么可能呢,疯子也不会选择过境法国啊,你为什么有这样的判断……”

皮埃尔苦笑一声“我说我是直觉你肯定不能相信,但是所有情报的隐藏指向都冲着一个方向,那就是奥地利和普鲁士之间的紧张的局势,如果我的分析沒有错的话,普鲁士国内已经做好了和奥地利的战斗准备……”

“现在这件事是整个欧洲外交的焦点,这些中国人秘密和普鲁士人联系,他们只能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即将到來的大战,这说明中国人已经开始尝试干预欧洲的事务了……”

“现在最关键的就是时间,他们必须要在战争发生之前抵达普鲁士,而现在防御最薄弱的地方在哪里,不是直布罗陀,也不是意大利,就是咱们法国本土……”

谢里夫都听傻了“你是怎么知道普鲁士要和奥地利开战的,你不是已经排除在情报系统之外了吗,你怎么会知道高层绝密的情报,”

皮埃尔扬了扬手中的皮包“这里面不已经写的很清楚了吗,如果我不能从这里分析出欧洲现在的局势,我想你们也不会想起启用我,”

皮埃尔能成为金牌的情报分析官,自然有属于他的绝活,在他的心中错综复杂的情报编织成了立体的网格,每触动一个节点都能带动所有网格发生变化,就是用各种各样的架设推断,藏在情报网后面的秘密开始一点点的浮现了,

“如果是我來安排他们的偷渡路线,我会这样选择,如果沒有击沉护卫舰,我会选择让他们走意大利或者直布罗陀,但是当他们炸毁了护卫舰之后,我反而要坚定信念继续向法国进发……”

“从马赛偷渡上岸,沿着罗纳河跟索恩河乘船北上,过里昂直奔第戎,在第戎下船换乘马车,几百公里外可就是德意志联邦的土地了……这条路看起來很危险,但是在实际操作下反而更安全……”

皮埃尔的分析让谢里夫彻底折服了,就在马车一路向西去堵截这群偷渡者的路上,一道道命令随着传令兵的快马开始向四面八方飞去,几乎法国东部所有的电报线路都开始繁忙了起來,数不清的临时关卡被设立,甚至连索恩河上都开始游弋武装小艇,检查过往的船只,

这是一场法国和普鲁士之间的暗战,无数情报人员在秘密的进行战争,沿着罗纳河跟索恩河一线,无数的普鲁士间谍巢穴被法国陆军所包围,数十名高级间谍暴露了,有的死在冲突现场,有的被关进了秘密的地牢,

随后普鲁士人的报复更加猛烈,他们甚至组织谍报人员武装袭击军营、火药库还有警察机关,企图转移这些法国人的注意力,

仅仅三天的时间,四座法军兵营遭到了燃烧弹的攻击,两座弹药库被摧毁,六所警局受到不明武装分子的冲击,法国人损失惨重,

双方已经杀红了眼,高傲的法国人已经失去理智了,他们开始严查所有危险分子、可疑人士,宁可抓错一千不可放过一万,他们的视线果然被普鲁士人给干扰了,

多亏了皮埃尔依然冷静,他一眼就看明白了普鲁士人的计谋,他更知道这一切都是烟雾弹而已,皮埃尔一直在坚持着自己的判断,随着他手指在地图上继续北移,一个个的关卡开始快速向北方绵延,围捕肖乐天的大网马上就要扣到关键人物了,

“谢里夫,我的老友,不知道你有沒有听到一份发自汉堡的情报呢,现在汉堡正流传着一个很离奇的消息,卑斯麦居然从东方挑选了一批雇佣军,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的,但是我坚信这个传言有90%的概率是真实的……”

“我更相信,这一队神秘的偷渡客,跟这些东方的雇佣军有着直接的联系……对了,就是这里,第戎以北二十公里处,给我加三座临时哨卡,盘查一切行人……”

“我有一种预感,大鱼就要落网了,”说完,仰头又是一大口葡萄酒,不过这回喝酒他可是越喝越冷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