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7 失算的皮埃尔/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生活是充满戏剧性的,就在汉堡城郊秘密军火库被法国间谍袭击之时,就在新军拼着性命不要去救人的那一刻,肖乐天一行终于被堵在了第戎以北二十多公里的丘陵地带,

肖乐天一行为了隐瞒行踪降低被发现的纪律,所以并沒有带太多的护卫,算上普鲁士方面提供的护卫,这一行人也只不过二十多人,更多的守卫力量都分散在周围十公里的范围内,警惕着一切可疑的目标,

这种护送方式能够阻挡住法国的警察和密探,但是不能抵挡正规军的出动,那些落单的秘密警察可以暗杀,可以用疑兵之计引诱走,但是面对正规军他们可就束手无策了,

今天在肖乐天面前挡路的有两个班的兵力,作为号称欧洲第一强大的法国陆军,这时候正处在他的顶峰时期,士兵和军官自有他们的精锐气质,从一个小小的临时关卡就能看出端倪,

“瞧瞧,十五分钟不到,两座沙袋搭建的工事就完工了,还有那些鹿角,完全使用的就是本地的树枝制作而成,就冲这速度就知道这都是一群老兵了……”

“还有道路两边的葡萄田和树林,我刚刚亲眼看见走进入十名士兵,到现在都沒有出现,很有可能是他们隐藏起來的暗哨,真不愧为精锐啊,一切都是有条不紊的……”

肖乐天和保罗、翼王、龙爷等人潜伏在一片葡萄架后面,透过叶片的缝隙用望远镜向远处张望,看着一个个忙碌的身影,所有人都皱眉了,

“这些士兵看样子是有备而來,现在以我们为中心半径十公里的区域里,到处都有我们的情报人员,这些士兵沒有被引走,说明他们已经猜到了咱们的动向,这群法国人果然很聪明……”保罗心情异常的沉闷,

肖乐天感受到了他的情绪,拍了拍肩膀安慰道“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法国称霸欧洲大陆这么多年,要是连这点底蕴都沒有,他们早就亡国了,一个能养育出拿破仑那样英才的国家,从來都不好对付……”

翼王和龙爷仔细的观察着局势突然开口问道“进入树林的士兵一共十名,守卫路口的有十人,我们能不能伪装潜伏过去,只要能接近他们肉搏,我想这二十人并不难对付……”

保罗听完肖乐天的翻译摇了摇头“法国人敢放这么少的兵力,说明这只是一个前沿哨卡,在他后面绝对有更多的士兵正布置工事呢……我敢向你保证,只要咱们突破了这个临时关卡,冲不出一千米去,绝对会遇到更多敌人的伏击,我太了解他们了……”

“那你说怎么办,你们欧洲人了解欧洲人,首相的安全你们必须要负责,”龙爷情绪有点激动了,

肖乐天赶紧打圆场“好了,都小点声音,沒看那些士兵都怀疑这里了,不懂客随主便吗,保罗是跟咱们一路从埃及杀过來的,我相信他的选择……”

保罗又仔细的观察了一会,果然不出他所料“快看,北面跑來十多匹战马,是陆军的游骑兵……他们果然设置了多条封锁线……”

“硬闯是不行的,看來只能委屈首相大人了,咱们下车步行放弃大路,走西侧丘陵地带的小路,实在不行就进入山区,绕过这几条封锁带,宁可多走几十里的山路也不能在这里逗留了……”

保罗说的沒有错,现在天色已经越來越亮,再不往山区转移恐怕不用等法国士兵找到他们,就连村庄里的农民都能把他们堵住,

生死关头就连女人都武装起來,虎妞依然彪悍,斗篷下藏了两把上满子弹的左轮手枪,甚至连平儿和芳官一人都分了一把,

其他的护卫开始检查武器弹药,整理装备五分钟后小队人马开始脱离大道,放弃马车和马匹,悄悄的从葡萄田里向东方潜入过去,

第戎是法国勃艮第省的首府,这里自古就号称葡萄酒王国,出产的黑比诺红酒和霞多丽白葡萄酒,一直是红酒中价格最高的品种之一,绝对不负王者的称呼,

现在是四月,葡萄早已经发芽了并舒展开郁郁葱葱的绿色,虽然沒有到盛夏时候那么繁盛,但是隐藏这些中国人的身形还是沒有问題的,

就在肖乐天他们渐渐远离主路的时候,突然从身后传來一阵嘈杂的法语叫声,原來那些新增援的游骑兵已经发现了抛弃的马车,他们终于找到大鱼了,

“马上向皮埃尔和谢里夫长官汇报,我们已经网到了大鱼,看脚印这些神秘偷渡者已经向西方逃窜了……”

“小伙子们,现在是我们表演的时候了,那些软弱的中国人连皇宫都被我们烧掉了都不敢反抗,他们就是一群绵羊,冲上去,我们游骑兵挣这次的首功,”

马蹄滚滚直冲入葡萄田里,不知道践踏死了多少的藤蔓,

就在临时关卡以北五公里处,作为皮埃尔临时指挥部的那辆马车正静静的停在路边,车厢里一夜沒合眼的情报官正披着毯子呼呼大睡,在车厢外面,谢里夫和几十名传令兵正守着篝火熬煮咖啡,相互之间低声开着玩笑,

就在咖啡已经飘散出香气之时,突然从北方传來一阵密集的马蹄声,一名骑兵背着最新的情报赶來了,

“长官,汉堡方面发來的最新电报,那只神秘的中国雇佣军已经出现了,总共三百人……”话沒有说完,车厢内的皮埃尔猛然掀开毛毯跳了下來,

“什么,出现了……把情报给我,”当他一目十行看完情报后整个人如同遭到电击一般“不可能,情报难道有误,中国什么时候有如此精锐的士兵了,这是不可能的……上帝啊,我们网到的究竟是一条什么样的大鱼啊,难道是可以兴风作浪的海怪吗,”

谢里夫看完情报也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三百沒有辫子的东方人,破坏了我们法国谍报人员的计划,在火场里勇救九十多名孤儿,现在已经成为了整个汉堡人所敬仰的英雄,这是汉堡人新编的戏剧吗,”

在三吨烈性火药的威胁下,这些中国士兵毅然决然的冲入火场去拯救孤儿,这种大无畏的精神已经是欧洲军人都罕见的品质了,东方那个衰落的帝国不是已经沒救了吗,怎么还能拥有这样的强军,

“谢里夫,你仔细看情报的最下角,这些东方士兵每个人都拥有一定的英文和德文基础,不仅仅是能够口语交流,他们甚至能够书写……哦,我的上帝啊,受教育率达到百分百的军队,咱们欧洲有吗,”

“如果我沒有猜错的话,这根本就不是一支普通军队,这是一个访问普鲁士的军官团,普鲁士已经和中国人走的这么近了吗,都能够相互派遣军官团了吗,”

这时候的皮埃尔情绪已经彻底失控了,他跳着脚的向巴黎方向怒骂“无耻的政客,无能的政府,他们都是一群猪,一群肮脏的猪……帝国的情报工作已经混乱到这种地步了吗,居然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沒有查出來,”

“渎职,这是严重的渎职……他们都应该上绞刑架,”皮埃尔的愤怒是有道理的,从情报上來分析,能够识字率达到百分百,而且所有人都具有崇高品格的军队,根本不可能是普通的士兵,

一个三百人的军官团悄无声息的潜入汉堡,法国方面居然一无所事,这样无能的情报机构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更加可怕的是,既然汉堡这些中国军人的级别已经到了军官团的水平,那么现在偷渡过來想和这些军官汇合的大鱼究竟是什么身份,

“上帝啊,我们错了,我们漏掉了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外交纠纷……快快快,马上通知所有哨卡,绝对不能伤害这批偷渡者,领头的一定是一名身份极高的政治家……”

谢里夫也害怕了,他后脊梁一个劲的发凉,追捕偷渡的中国人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但是如果对方是身份极高的政治家,那么全部计划就都得更改了,

“对对对,你说的沒有错,我们可以随意嘲笑中国人的软弱和无能,但是那些能代表几亿人口的政治家绝对要得到礼遇,如果我们杀害了一名中国政治家,整个欧洲都会指责我们的,国家形象将一落千丈……”

谢里夫还沒有说完,皮埃尔就抢过了话头“不止于此啊,这些军官团的所作所为已经征服了整个汉堡人心,这些普鲁士人肯定会大力的赞扬他们,这样的英雄事迹会传遍整个欧洲……如果在这样的风潮下,我们杀死了这些军官团的领袖,”

“上帝啊,我们政府的支持率会降低多少,国王陛下的威望会受到多么严重的损失,要知道我们法国人民是最浪漫的民族,他们内心不仅渴望爱情更渴望英雄,谁能背得起杀死英雄的罪名,反正我不会背的……”

就在两人已经要疯的时候,南方大路上冲过來一匹战马,隔着多老远马背上的游骑兵就开始大声的嚷嚷了,

“长官……我们网到大鱼了……那些中国在磨房村庄哪里向西方步行逃离了,我们的队长正带人追击过去……”

“长官请放心……就算带不來活的,我们也会给您带來敌人的尸体……”

“嗷……”皮埃尔一听这话眼前一黑,差点摔倒在地上,他痛苦的说道“上帝啊,求求您不要让我來背这个黑锅,我真的背不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