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 妖孽一样的皮埃尔/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法国人中间居然出现了喊话谈判者,这在肖乐天和保罗眼中是一件非常不妙的事情,因为这证明了敌人已经不是一群普通的士兵了,法国方面的高官已经控制了局面,事态已经升级了,

不仅如此,在肖乐天的望远镜中,在他们的北方,一片片烟尘大起,看烟尘弥漫的速度就能猜到,一定是大批的骑兵正在增援过來,法国人已经猜到了他们的潜逃路线,

“首相大人,所有计划都必须进行更改,再往北方走已经不现实了,这群人是想尽办法把咱们往东南方向压,一旦北方的包围网兜到咱们东面,也就是咱们行进的正前方,咱们可就真成了笼子里的老鼠了……”

保罗悲观的判断是有道理的,法国的围剿力量在度过刚开始的混乱之后,在皮埃尔的直接指挥下,已经展现出他们应有的精英素质,

法国毕竟是老牌帝国了,厚重的人才底蕴不是吹出來的,这时候的国力要远胜普鲁士,对付这种国家就只能选择偷袭而不能正面冲突,

更何况还有皮埃尔这样的顶尖情报人员坐镇,肖乐天他们的退路已经被彻底的断绝了,

这时候的肖乐天一言不发,他的大脑在紧张的判断局势,他不会轻言放弃的,在他的眼里任何的绝地都会有一线的生机,

好半天肖乐天才开口“保罗先生,以您的意见我们应该怎么办,”

“非常抱歉首相大人,现在我只能建议您投降了……不不不,投降这个词是用不到您的身上的,您这是向法国政府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而已,以您在东亚的地位,法国人不会为难你的,冲突一旦进入外交交涉的程序,至少能保证您和护卫们的安全了……”

肖乐天皱着眉说道“不好,如果这样,法国人是绝对不会放我去普鲁士的,而且他们会和卑斯麦进行交涉,我的军队最后只能灰溜溜的回国去,我的所有计划都会泡汤的……”

“还有一个大问題,如果我们投降了法国人,我当然能够得到外交豁免权,甚至连那艘护卫舰被炸沉责任都不会被追究,毕竟先开炮的是他们……但是你们呢,保罗先生,法国人的怒火会全部发泄到你们的头上,要知道间谍的生死永远是无法见光的,”

肖乐天的话让保罗动容了,他面色凝重的说道“感谢您对我们的关心,但是这是我们的宿命,既然选择了在地下世界里生存,我们就有我们的觉悟,为了普鲁士的利益,我们愿意献出我们自己的生命……”

肖乐天长叹一声问答“你还有其他的选择吗,跟我说说……”

“如果您不愿意向法国人低头的话,我们就只能向贝桑松方向突围了,那里和瑞士接壤如果我们能够突围到瑞士这个中立国,我们自然就能得到普鲁士的全力支援,但是我们是否能够成功的突围,这就很难说了……”

肖乐天仔细思索了一下,突然一笑“我感觉我们还有第三条出路……看见前面的那个水磨坊了吗,我准备在那里和这些法国人谈判,我总有一种感觉,这些法国人好像已经猜到了我的身份,”

保罗听完稍微一愣,但是转念他就想明白了“我明白了,确实在刚刚的追逐中这些法国人虽然保持着压力,但是一枪都沒有开,他们非常的克制,我想他们就算不知道您的身份,他们也能猜到您是一位大人物……”

肖乐天和保罗咬了半天耳朵,紧接着保罗用他娴熟的法语向身后的追兵喊话“追过來的法国士兵们,找一名总负责人出來……在前方水磨坊里面,來自东方的大人物想和你们进行谈判……”

“请你们保持冷静,这次谈判涉及到法国的利益,是非常重要的外交事件,请你们的士兵退后,保持五百米的间距,不要造成双方的误会……”

保罗的喊话引起了远方法国阵营的一片骚动,随着风声飘來一阵争吵,随后那些法国士兵果然停住了脚步,但是火枪的枪口依然对准的肖乐天他们,

法国人沒有那么傻,不可能听保罗的留出五百米的间距,但是二百多米的缓冲还是有点,又过了大概十多分钟,一个穿着脏兮兮西装的中年男人,挥舞着一块白手绢向磨坊走來,

“该死,是皮埃尔……是法国陆军部冷藏了七年的金牌情报官皮埃尔,难怪他们的围堵这么准确,”保罗一辈子都奉献给普鲁士的情报事业了,对法国内部的一些秘密他知道的太清楚了,

“首相大人,我们这次恐怕真的沒法过关了,皮埃尔是法国非常有名的情报官,最擅长在错综复杂的情报网中找到隐藏的脉络,要不是他好酒好色被冷藏了七年,我想法国的情报水平一定抬高一大截……”

肖乐天听完皮埃尔的故事就乐了,沒想到法国人在这个年月就已经浪成这个样子了,哦,不不不,人家管这个叫浪漫,那叫追求完美的爱情,跟中国人理解的浪可不是一个含义,

磨坊储藏了很多的稻草,人们神情紧张的坐在上面透过木板缝向外张望,所有人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可是沒想到肖乐天和保罗居然还能笑的出來,

虎妞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笑什么呢,有什么好笑的,”等到肖乐天给他简单讲了讲皮埃尔的风流韵事之后,三个女人气的连着往地上啐了三口,

“呸呸呸……什么好事,还值当说笑,这群洋鬼子沒一个好东西,”

就在啐骂的时候,磨坊的门被大开了,抓着白手绢的皮埃尔被龙爷带了进來,

“哦,我的上帝啊,这是三位天使吗,这是从童话故事里走出來的东方公主吗,”皮埃尔算是彻底沒救了,他进屋后一眼就看见虎妞他们三个了,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肖乐天也傻眼了,他万万沒有想到这个大鼻子法国人居然放着他这个东方首相不管不顾,先大步走到了虎妞面前,单膝跪地嘴里就开始胡说八道了起來,

“美丽的天使,是上帝的指引让我见到了你们,我能够吻您的手吗,请不要用那样诧异的目光看着我,我并不是什么怪人,我只是被您的风采魅力所折服的小羊羔,请求您赐给我最深深的爱……”

保罗也傻了,这个皮埃尔难怪被雪藏了七年啊,敢勾引将军家已经订婚的女儿,现在又向东方首相的家眷下手了,这脸皮厚的就连欧洲人都看不下去了,

“翻译,赶紧给我翻译……这狗日的跪在我媳妇面前说什么呢,“肖乐天一下子就來火气了,这大鼻子眼睛里的光他太熟悉了,当年在后海泡妞的时候,肖乐天跟他一样的猥琐,

还沒等保罗翻译呢,只见虎妞出手如电,啪的一声就是一个大耳光,抽的皮埃尔眼冒金星,等他定住了神才发现一把手枪已经顶在他的脑门上來,

“你这个大鼻子好生无礼,居然敢跟姑奶奶我胡说八道,别以为我不会外文就好骗了,你这双贼兮兮的眼睛,就得扣了去……”

皮埃尔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连着蹬了好几下腿赶紧躲开了这个火爆脾气的美女,嘴里还不停的惋惜道“为什么这样,我是只是想表达一下我最真挚的爱,我并沒有恶意……”

肖乐天在一旁冷冷的用英文说道“皮埃尔先生,你最好少打鬼主意,那是我的妻子,你想逼我跟你决斗吗,恐怕你不是我的对手哦……”

直到这时候皮埃尔才算从色迷心窍的状态中清醒过來,他赶紧站起來向肖乐天鞠躬行礼“请原谅我的失态,我想您就是來自东方的那位神秘的大人物吧……不不不,您不用向我介绍自己,您能允许我猜测一下吗,”

“我已经被法国情报机构雪藏了七年了,很多最新的情报我都不知道,我只能从这两天所接触的有限情报中进行分析……首先您是一位中国人,这是不可置疑的,但同时您又沒有留清国的辫子,还有一口非常流利的美式英语,这说明您曾经接触过非常好的西方教育……”

“哦,实在抱歉,我真的不知道太多的东方情报,我只能大胆的假设一下……您是中国人但不是清国人,那么您的势力应该在汉人覆盖的那些殖民地……哦对了,你们叫做藩国里去寻找……”

“既然您能够接触到西方文明世界,那么您就不可能远离海洋,清国沿海的藩国就那么有限的几个,朝鲜、琉球、越南还有日本……不对不对,日本人现在已经不承认是清朝的藩国了……”

“朝鲜历來遵循的都是和清国一样的大陆政策,所以我要排除掉他,那么剩下的就剩一个琉球和越南了……啊,越南一直都在我们法国的实际控制之下,他已经很难算是清朝的藩国了,他更像是我们法国人的殖民地……”

说到这里,皮埃尔再次鞠躬向肖乐天行礼“只有一种可能了,我猜测您应该是琉球王国的大人物,而且我还知道汉堡有一个庞大的军官团正在等候您,而琉球那个小小的岛国是不可能给您提供这么多的人才的……”

“所以说,您的势力应该已经扩张到了琉球全境和清国的一部分,您第一层身份应该是琉球王国的官方大员,而第二层身份应该就是清国的在野政治家了,呵呵,我想我的猜测应该有80%的正确率,您说呢,”

皮埃尔的英文也很流利,这一番分析过后肖乐天和保罗都听傻了,这简直就是妖孽啊,七年被雪藏了沒有接触到最新的情报,仅仅通过这一次任务,仅仅接触了一部分情报,就能把肖乐天的真实身份给挖出來,这也太恐怖了,

“真是沒想到,你这个好色的法国人,居然真是一个人才……要不你考虑考虑跟我干來吧,我给你开高薪怎么样,”肖乐天在那一刻都忘记了这个大鼻子刚刚调戏过自己媳妇,他居然冲上去一把抓住了皮埃尔的手,

“考虑考虑,反正法国也不重视你,如此人才居然舍得冷藏起來,真是暴殄天物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