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0 磨坊谈判/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的招揽,皮埃尔只能当成是一个玩笑,磨坊中的谈判虽然条件很简陋,但这也是东方政治家第一次在法国的领土上跟官员谈判,绝对拥有非常重要的历史意义,

“皮埃尔先生,您分析的很准确,你的才华让我震惊,我就是琉球王国的丞相,清帝国的西学传播者,同时也是清国工业化的负责人之一,肖乐天……”

皮埃尔沒有听说过肖乐天这个名字,其实现在整个欧洲也沒有几个人听过他的名字,东方实在是太遥远了,现在电报线并沒有覆盖全球,新闻的传递依然靠海上的行船,那时候的欧洲民众其实也很闭塞,

肖乐天看到皮埃尔眼中的茫然,知道他对自己一点了解都沒有,只能向龙爷点头示意,这时候龙爷才拿下他身上所背的那个皮制邮差包,

当整块翡翠雕刻的琉球丞相印被请出來之后,整个磨坊里一片翠绿的宝光,皮埃尔眼珠子差点掉了下來,

“哦上帝啊,这是一大块绿玻璃吗,”

“靠,”肖乐天差点气背过气去“你丫的仔细看看,玻璃有这样的宝色,有这样温润的手感,这是翡翠,顶级的老坑翡翠,缅甸王室曾经拥有过的顶级翡翠……”

翡翠这种宝石对现在的欧洲人來说还是很陌生的,其实就算在亚洲,翡翠也是在明末清初才开始被人们所关注,一直到清朝中叶之后才渐渐的被社会主流所推崇,皮埃尔沒见过这种顶级的宝石也是很正常的,

虽然说皮埃尔以前沒有见过翡翠,但是他还是识货的,一个优秀的情报官眼力价总是要有点的,在肖乐天的简单介绍下,他总算明白这种宝石的珍贵之处,同时也相信了肖乐天的身份,

琉球王国的宰相,那就应该属于国王之下文官第一人了,在欧洲这就属于首相级别的高官,已经可以代表国家签署重大协议了,皮埃尔心中一个劲的感叹,幸亏自己脑子灵活,及时叫停了追杀,要不然真得出一场外交灾难,

“首相大人,请原谅我们之前的无礼,但是作为一名法国官员,我也冒昧的提醒您一句,身为王国的首相,您选择这种偷渡方式进入欧洲是不得体的……当然了,我无权指责您什么,从现在开始希望您能和我一起去巴黎,我相信国王陛下会给您足够的礼遇的……”

肖乐天一听到法国国王这个词,眉毛都轻微的颤动了一下,心中暗暗想到“老子又不是傻子,别人不知道拿破仑三世的底细,我这个穿越者还能不知道,”

路易.拿破仑.波拿巴,是正经拿破仑一世的侄子,这是一个真正的野心家,借着他叔叔的名头,在执政之前开始迷惑法国农民,甚至写了一本书叫做《论消灭贫穷》骗到了农民的支持,

随后在法国大革命的时候,他又是镇压的急先锋,二月革命他杀了无数人之后成为了法国的共和国总统,随后又抱上了教皇的大腿,派兵远征罗马,协助教皇覆灭了罗马共和国,

也正是在教宗的支持拿破仑三世在1852年建立法兰西第二帝国,他成为了法国的皇帝,复辟成功了,

这个拿破仑三世绝对是个战争狂人、野心家,他在位的18年里,法国就沒有消停过,联合英国对俄宣战,打了一场克里米亚战争,再伙同英国对大清宣战打了第二次鸦片战争,然后还对奥地利宣战,远征意大利,

这还不算完呢,1862年还派遣军队远征墨西哥,直到1870年狂妄的拿破仑三世向普鲁士宣战,普法战争开打才算终结了他的政治生涯,18年的统治让普鲁士人画上了句号,战败后被释放的拿破仑三世最终病死在英国,

肖乐天心中一个劲的冷笑,奶奶的,让我去见这个疯子,老子可不傻,这时候正是拿破仑三世权力鼎盛的时期,狂妄至极的他沒准就敢把肖乐天软禁在巴黎,

想到这里肖乐天摇了摇头“不不不,皮埃尔先生,您说的不对,我们选择偷渡入欧洲,也是被法国军队的无礼所逼迫的,我想您应该知道,当我们从西奈半岛入塞的港之后,我们就被法国的海军、陆军和情报机构给盯上了……”

“如果是简单的盯梢我还能够理解,但是法国军队不分青红皂白的向我开炮进攻,这就是严重违反外交原则的犯罪,请问谁给你们的权力向我开炮射击的,琉球王国什么时候和法国开战了,”

皮埃尔一听赶紧解释“这是误会,绝对的误会,海马号护卫舰只是想临时检查,他们并不知道您的身份,如果他们知道您是东方的政治家,绝对是会给您应有的礼遇的……据我所知,是您所乘坐的商船企图逃跑,这才逼的战舰开火的……”

“哈哈哈……皮埃尔先生,这样说话就沒有诚意了,现在我们双方各执一词,谁都沒有证据不是吗,所以我坚持我的判断,除非你拿出证据來,只要你能证明海马号曾经向我透露过善意,那么我就收回所说过的话……”

皮埃尔一下子眉头就皱起來了,心说这还真是一个老油条政客,把不讲理都摆在脑门上了,海马号都炸成碎片了,我上哪给你找证据去,你这不是纯粹耍无赖吗,

“首相大人,我们不要纠缠在以前的对错上好吗,我來这里也不是和您打官司的,我只是想邀请您去巴黎和我们的政府见面罢了,请您记住,我不是为了海马号战舰沉沒的事情來指责您的……”

“不不不,亲爱的少校,在法国政府对我的态度明确之前,我绝对不会和您去巴黎的,请记住,我是一个王国的首相,虽然弱小但是在国际法上和法国也是平等的,我绝对不会接受法国方面任何无礼的举动……”

皮埃尔总算是明白了,肖乐天这是死活不想去巴黎啊,难道这家伙身上真的有秘密,可是自己还不能用强迫的手段,他只能赔笑说道,

“尊敬的首相阁下,您也应该看清楚我们的态度了,沒有国王陛下的同意,我们是不能放贵客过境的,实话跟您说吧,在北方有将近一千多名骑兵正在向东方穿插,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完成包围,您是无法离开这里的,”

“好吧,首相大人您最好还是明示一下,您究竟怎样才能答应去巴黎呢,”

肖乐天思考了一小会“听说这里的东南方向就是名城贝桑松了,我们一行人会在那里休息,你可以派人去巴黎送信,我需要陛下一封亲笔信,我需要一份正式的邀请函,这就是我的条件,否则你们可以选择带我的尸体去巴黎……”

肖乐天的口气异常强硬,根本容不得皮埃尔半点反驳,他看着目光坚毅的肖乐天,嘴巴张了两次想说点什么,但最后都咽下去了,

“好吧,我这就派人回巴黎,不过您在贝桑松的所有安全工作,必须由我们來负责,您是东方第一个访欧的政治家,我们必须要保证您的安全……”

在得到肖乐天的同意后,皮埃尔转身离开磨坊前去安排护卫工作,不过这小子临走还气了肖乐天一把,一双桃花眼临出门前还往平儿和芳官的身上瞄,当然了虎妞除外,

皮埃尔一走,虎妞就跳起來了“这个无耻之徒,登徒子,下流胚子……我我我,我给他一枪……”

肖乐天一听这个赶紧劝她“不要闹了,法国人就这个德行,男男女女都这样,在他们的价值观里,爱情就是象面包和清水一样的生活必需品,少一点都不行,他们在爱情上胆子非常大,公共场合示爱沒有人笑话,更沒有人喊打喊杀,他们认为那是天经地义的……”

“呸呸呸……老爷又來胡说了,男男女女大庭广众打情骂俏就是不知羞耻,”这下连平儿和芳官都听不下去了,一个劲的呸他,

肖乐天苦笑着,他沒法跟女人们解释什么叫自由恋爱,法国人的价值观跟中国人的价值观,完全不在一个星球上,根本就沒法沟通,

皮埃尔走后十多分钟,远处的法国士兵开始向磨坊集结,不过这次步枪是背在后背上的,他们表现出了十足的善意,

“尊敬的首相大人,夫人们,还有您的随从们,请上马……至于我的老对手保罗先生,请跟我们來吧,你们的任务已经失败了,我请你们喝咖啡……”

几名游骑兵把战马让给肖乐天他们,紧接着就掏出手枪对准保罗他们眼看就要下手了,

“住手,保罗是我的朋友,你们不能随意抓捕……”肖乐天的斥责沒有一点作用,那些法国士兵根本就不听他的,

皮埃尔笑着说道“首相大人,您的外交豁免权只限于您们一行,可不包括这些普鲁士人,恕我无能为了了……”

手枪、步枪足有二十多把,枪口全都对准了保罗和他的手下,这位陪伴肖乐天横渡整个地中海的普鲁士军人,苦笑着向肖乐天敬了一个军礼,

“首相大人,再见了,我的任务沒有完成,这是我应得的下场……”

“放屁,龙爷动手……”肖乐天一声大吼,数名中国护卫同时出手,手枪、短刀就象变魔术一样闪现出來,一眨眼的功夫包括皮埃尔在内的六名军官全被控制起來了,

这时候的欧洲人可沒人见识过中国功夫,这种奇特的格斗技最适合这种贴身混战,还沒等皮埃尔反应过來呢,龙爷的短刀已经架在了他的咽喉上,冰凉刺骨,

“从塞的港开始保罗就是我肖乐天的雇佣兵,抓我的人就是不给我面子,这难道就是你们法国人的诚意,我不管你们和普鲁士的关系有多紧张,你们的理由放在我这里不好使……”

皮埃尔万万沒有想到中国人会突然发难,这还是那个传说中已经衰败的民族吗,这一身的狠戾劲看起來不比欧洲人差啊,

“冷静,所有人冷静……法国士兵们,听我的命令放下武器,不要发生冲突,”皮埃尔扭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肖乐天“我不知道您是怎么考虑的,但是我只想提醒您,作为一名政治家,您的这种行为是非常不理智的,您这样会让巴黎方面误解的,”

肖乐天沒有回应他的话,心中暗叹道“沒有保罗的牵线搭桥,我还想逃出生天,这不是做梦吗,你们那个狂妄自大的皇帝,还是自己玩去吧,”

“皮埃尔先生,您还是向巴黎请示一下吧,您的级别可不够命令我的,做得多恐怕错的也就更多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