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 新军南下/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乖乖啊,这就是欧洲的铁路和火车,之前远远的扫了一眼沒发现这家伙这么大啊,瞅瞅这白烟冒的里面得装多大的锅炉啊,”

“就是就是,这得烧多少柴禾才有这么大的劲啊,”

“去你妈的,丢人都丢到欧罗巴了,你们家火车烧柴禾啊,人家烧的都是精煤,那才烧的有力道呢,”

“滚一边去,听不懂老子这叫反讽啊,不过话说回來了,这工业力量怎么就这么强大,纯用铁铺出道路來,这得花多少钱啊,再说了就算有钱了,这么多的铁轨也难造啊,”

深夜中,汉堡火车站的一处货运站台前,三百新军集合在这里,正目视着巨大的火车头缓缓驶來,一股工业时代的撞击力扑面而來,

新军不是土老帽,他们早就从西行漫记中了解到了火车和铁路是什么东西,也知道这玩意绝对是工业的血管,任何一个国家工业化的进程中都离不开这玩意,

但是书本里写的再好,也沒有亲眼目睹带來的震撼感强烈,当呼哧呼哧冒着白烟的钢铁怪兽缓缓停靠在大家面前之时,人们心中甚至有一种无法战胜的感觉,

萧何信今天是带伤出击,在三天前的那场爆炸中,他跟其余的五十多名弟兄,沒有來得及躲入工事后面,一群人都被冲击波给扑倒了,万幸身后建筑物的残骸挡住了大部分冲击波的力量,这才沒有造成严重的损伤,

五十多名弟兄大部分都有听力受损的现象,个别还有轻微的脑震荡,更多的则是烧伤,幸亏祖先保佑,新军中居然沒有一个人掉队,死亡和伤残并沒有出现,

萧何信听着兄弟们的嘀咕,不知道怎么回事无名火就起來了,他压低声音骂道“都闭嘴,新军的纪律全都忘了吗,还是说这几天当英雄你们都飘飘然了,大人在法国受辱,你们居然还有心情聊什么火车,”

“谁再废话,就给我滚回医院去,这次任务不要他了,”

萧何信的训斥让在场所有弟兄都吐舌头了,队伍中一片萧杀,而就在这时候,新军的联络官约纳斯还有自由撰稿人雷奥,一阵风似得跑了过來,

“萧先生,请等一下,刚刚卑斯麦首相发來电报,希望您和那些受伤的士兵能够继续得到医治,另外请再考虑一下,请相信我们普鲁士军人的实力,我们会竭尽所能救出首相大人的……”

萧何信根本就不用考虑,他摇了摇头“不要再劝我们了,我们的选择不仅仅是因为我们都是丞相大人一手组建的新军,不仅仅是因为我们之间的恩义,更是因为我们相信丞相大人的计划,他从未让我们失望过,”

“大人在电报中说的很明确,现在法国人的所有目光都放在了普鲁士军队上面,两国边境上所有普鲁士军队都已经被法国人监视起來了,甚至连排级别的军事调动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请问你们怎么才能保证出其不意呢,”

“让我们中国人上吧,法国人绝对不会想到中国军人敢渗透到法国境内去打仗,他们的情报网对我们根本就是无能为力,也只有我们才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约纳斯这时候已经沒法劝解了,他点了点头“刚刚我是代表卑斯麦首相最后一次劝解你们,既然你们坚持,那我就向你们传达总参谋部的最新命令……请记住这是绝密,”

说到这里,约纳斯把萧何信、司马云等高层军官,带到车站的一间仓库里低声说道“总参谋部,为迷惑法军已经制定了一套调兵计划,驻扎在南线的两个师团,紧急调动四个营的兵力,开始换防……”

在约纳斯的介绍下,萧何信等人总算明白普鲁士人的诚意了,这个民族还真是知恩图报,在计划中,四个营的兵力以连为基本单位,进行换防,尽最大可能的迷惑法国情报部门,

不仅如此,这些陆军还将大量向普鲁士王国南部四邦逼近,巴登、黑森、符腾堡还有巴伐利亚将直接受到普鲁士陆军的威胁,

这时候的德意志民族,还处于城邦国林立的状态中,各州都有自己的领主和军队,南部四邦一直和法国非常亲近,向來是法国反普鲁士的马前卒,

法国最重要的小弟受到威胁了,这绝对会吸引法国政府全部的注意力,甚至擦枪走火都是有可能出现的,

“贝桑松距离瑞士边境的巴塞尔很近,只有六十多公里的距离,我不知道你们中国人强行军的记录是多少,但是我们普鲁士精锐强行军速度记录是每小时五公里坚持十二个小时,我想一晚上强行军足够你们救出宰相大人了……”

萧何信他们听完约纳斯的汇报,一个个面色凝重立正向他敬礼“请代我们向首相大人和国王陛下转达谢意,下面的任务就看我们的了,”

“恐怕我是不能转达了,我和雷奥要和你们同行,别忘了我还是你们的翻译呢,”萧何信他们伸手攥住了约纳斯的肩膀,狠狠的握了握,好男儿之间的情谊不用语言來表达,拍拍肩膀这就足够了,

漆黑的夜色中,汉堡民众谁都不知道三百恩人已经沉默的登上了车厢,当铁门被关闭之后,这些中国军人秘密开始向南方驶去,

钢铁车轮碾压在铁轨上,传出一阵阵有节奏的轰响,所有军官都围坐在一起听约纳斯分析地形和法国人在当地的驻军情况,一份又一份的预案被拿出來,然后再推翻,一次次的修改只为将行动计划到完美,

普通士兵沒有参加辩论,他们有的正眯眼积攒体力,有的正拆卸步枪保养零件,有的只是将头靠在车厢缝隙处,眺望外面黑沉沉的异国景色,

就在列车疾驰南下的同时,遥远的贝桑松市中心的一间高档餐厅内,來了一行奇异的客人,一进门就让整个餐馆的食客和侍应生们目瞪口呆,

站在最前面的不是肖乐天还能是那个,今天他换了一身黑色的礼服,雪白的领结系在脖子上,一脸笑意让侍应生领到了预订的座位上,

肖乐天、翼王、龙爷、保罗还有那个死皮赖脸跟过來的皮埃尔,他们五个凑了一桌,而虎妞、阿丑、平儿、芳官几个另外占据了一桌,还沒等肖乐天这个请客的主人发话呢,皮埃尔这个厚脸皮居然先说话了,

“黑诺比,我们这里要四瓶二十年陈酿的黑诺比,千万不要告诉我你们这里沒有,你们这里可是贝桑松档次最高的餐厅了,千万不要让远方的客人失望……”

黑诺比是勃艮第葡萄酒产区最有名的红酒品种了,超过二十年的陈酿更是精品中的精品,这已经是可以上王公贵族餐桌的名酒了,

侍应生看着这些东方面孔,有点傻眼,他真的沒有想到傍晚预定桌子的客人居然是东方人,这位侍应生居然傻傻的问了一句“中国,”

这可太沒有礼貌了,法餐中最重要的就是礼仪,身为侍应生居然不招呼客人反而打听客人底细,这要是传出去对餐馆的影响可就太大了,

不过今天所有的食客沒有一个人嗔怪侍应生的无礼,因为他们心中也都泛起了同样的问題,当皮埃尔皱着眉点头后,餐馆内一片絮絮低语,

“天啊,是中国人,是被烧掉了皇宫的中国人,哦,今天这顿饭实在是太扫兴了……”

“不不不,你说的不对,中国人不是都有长长的一条辫子吗,你看看这些人居然是短发,是欧洲人的发型……”

“老天啊,沒错,他们身上穿的西装是贝桑松最好裁缝店的手艺,我的眼睛毒辣的很,绝对不会看错……”

酒馆内一片议论之声,这些中国人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这时候的法国人是非常高傲的,他们打心眼里瞧不起刚刚战败的中国,甚至有一些食客站起來向餐馆老板表示了不满,

还好事态沒有激化,也许是肖乐天一行人完全欧式的穿着打扮拉近了双方的心理距离,也许是肖乐天他们身上散发出的那种上位者所独有的气质影响了这些法国人,反正最后冲突沒有激化,

“几位先生,二十年陈酿的黑诺比本店储量有限,价格是很昂贵的……”餐厅老板取代了失礼的侍应生,亲自來接待这些东方客人,他很怀疑这些东方人的财力,

肖乐天长叹一声,对皮埃尔说道“我一直以为法国是欧洲最讲究礼仪的国家,可是今天一看实在是让我失望,难道怕我不给钱吗,对于即将到來的巴黎一行,我已经有些悲观了……龙爷,给他钱,让他看看咱们的财力……”

吧嗒一声,一个装满了金法郎的袋子被丢在了桌子上,松散的开口露出钱币的光芒,这一袋子钱足有三四百枚,

“这位先生,请问这些钱够不够我们的消费,如果不够我们这里还有……”肖乐天话沒说完,龙爷非常配合的又扔出了两袋子,这下餐馆老板的汗就流下來了,

“对不起先生们,我为我的无礼道歉,我这就给您去准备……”

黑诺比葡萄酒是勃艮第葡萄酒产区的精品,当美酒被倾倒在醒酒器里一小会,浓郁的葡萄香气弥漫了整个餐厅,就连那些高傲的法国人都不自觉的抽动了一下鼻子,

“來吧,让我们庆祝这次奇妙的欧洲之行,但愿法国政府不会让我们失望……哎哎哎,皮埃尔你怎么喝的这么快,我祝酒词都沒说完呢……”

皮埃尔往日里哪里喝得起这么名贵的葡萄酒啊,今天好容易逮着一个东方土豪,不狠狠的宰一刀岂不是太亏心了,

可是你丫的喝了肖乐天的酒,怎么还调戏人家女人啊,皮埃尔这个大鼻子居然端起酒杯向隔壁桌的平儿和芳官他们遥遥敬酒,

这双桃花眼实在是太让人讨厌了,虎妞下意识就想套手包里的手枪,嗯,你沒有看错,别的女人在手包里放化妆品和镜子,虎妞放的却是一把柯尔特手枪,

虎妞的枪沒有掏出來,因为皮埃尔已经怕了这个彪悍的女人了,一看她的眼神就吓的缩回座位里面去,赶紧喝口酒压压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