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 染血的玫瑰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方歌剧女神名号在那天晚上瞬间传遍了整个贝桑松,这个法国东北部小城人口本來就不多,有不点的小事就能炒成新闻,更何况來的这些神奇的东方人了,

贝桑松当地的政府官员、商人还有那些大革命时候幸存下來的贵族们,在第二天一早就已经得到了详细的情报,

琉球王国的首相、清朝在野的政治家、汉文化圈里的西学推广者、手里还有权决定清国工业特区的订单……最最让人不敢想象的是,这位东方政治家手下居然还有一支强悍的军队,

各种各样的光环套在了肖乐天的身上,明亮的让欧洲人都动了,结果请柬在当天上午就象雪片一样飞了过來,把肖乐天临时租住别墅的门房都给塞满了,

二楼的窗户上,肖乐天看着门口车水马龙的法国管家出沒,嘴角露出一点冷笑,他沒有回头却对身后的芳官说道,

“这次芳官做的不错,一首祝酒歌震惊了法国人,现在这些人肯定会放松警惕的,他们绝对会认为我已经放弃了逃跑的念头……我要给你记首功,你想要什么,”

芳官回想起昨晚在餐馆唱歌时候的场景小脸一下子就红了,她想啐又不敢只能低声说道“我敢要什么啊,老爷以后少让我在洋人面前出丑就行了……”

芳官虽然在教坊司里练过嗓子,会唱不少小曲,也去王公大臣家里出过堂会,但那都是在高高的戏台上,下面看戏的人就算是叫好也沒有胡來的,

这群法国人简直就是疯子,男男女女冲过來抓着她的手就亲吻手背,一连串的法语音符跟放鞭炮一样的往外蹦,当时热烈的场面把芳官都给吓呆了,

最可恶的就是皮埃尔了,这个酒鬼居然冲过來单膝跪在地上,眼泪汪汪的给芳官背诵什么狗屁的诗歌,而且他还想去抓芳官的手,

龙爷一看就不乐意了,刚刚是措不及防,现在你丫的也想亲手背占便宜,姥姥的,踢出你去,龙爷跟拎着小鸡一样拖着衣领子就把他给丢出门外,而且还给他屁股上狠狠一脚,

“滚蛋,从今天开始,再敢靠近大人的家眷,小心我阉了你,”

芳官一看皮埃尔跟个皮球一样在大街上滚,当时小手一捂嘴就笑了出來,这一笑整个餐馆如同鲜花怒放的花房一样,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词,惊艳,

整个清帝国只有一个教坊司,遍寻整个大清挑选出來的那一批美人,可以想象素质到底有多高了,小小的贝桑松几万人口的一个小城镇,哪里见过这样的世面,餐馆里的热烈气氛也就可以理解了,

芳官毕竟是个小姑娘心态,再加上戏子出身,也就相当于后世的娱乐圈从业者了,这种人天生对舞台,对曝光率,对万众瞩目这些东西就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期待,

这几乎是她们的天性了,别看她嘴里说不愿意,但是昨晚在被窝里,小姑娘都笑醒了好几次了,

肖乐天沒有听出芳官的画外音,他摇了摇头“不行啊,这几天芳官你就忍耐一下吧,为了迷惑这些法国人,你还是得演出几场,不光是你,咱们所有人都要演戏,”

“我们要参加更多的酒会,我们要在公众场合多多露面……尤其是你,平儿,不要总戴那个大帽子了,摘下來让法国人见识见识咱们中国美人有多漂亮,哈哈,在萧何信他们沒來之前,我们必须要摆出一副安于享乐的姿态……”

肖乐天的应对还是很正确的,就在昨晚大家在餐馆演了一场大戏之后,擅长潜伏的龙爷就给肖乐天带來了好消息,

那些暗中监视肖乐天的法国秘密警察和谍报人员们,虽然人数沒有减少但是明显感觉出他们的心态变的放松了起來,

这些暗中的窥探者,有的偷偷买酒喝,有的甚至聚在街角和站街的妓女tiaoqing,还有三三两两拿出扑克小赌一把,他们都认定了肖乐天不会逃跑,那么监视的弦也就不用绷的太紧了,

一切都在肖乐天的计划之中,唯独有一个人是他预料之外的,那就是神经病一样的皮埃尔,

就在肖乐天和芳官她们聊天的时候,突然楼下传來一阵争吵之声,紧接着腾腾腾一阵大皮靴践踏楼板的声音传了上來,

“丞相大人,那个姓皮的狗东西來了,带了一把花,嘴里还胡言乱语,我也不知道他说什么,就能听见他喊芳官的名字……”

“什么,”肖乐天他们听到护卫的话之后,所有人都站起來了,

“这个皮埃尔想干嘛,跑我这里來耍泥腿了,我去看看……”

就在肖乐天下楼之际,一楼大厅里已经扭打在一起了,铁青着脸的龙爷和翼王沒有出手,只有两名护卫新军反剪皮埃尔的双手把他狠狠的按在地上,那一把玫瑰花早就被踢到一边去了,满地都是花瓣,

“不……你们不能这样对我,你们沒有权利阻止我追求爱情的自由,你们都是暴徒,你们都是扼杀爱情的刽子手……”

皮埃尔不顾胳膊的疼痛,挣扎着往前用力,他想抢回那一束鲜花,那是他准备送给芳官的,可是他哪里是新军的对手,双手被反剪在背后,关节处火辣辣的疼,这群中国人是一点情面都不留了,

“狗东西,打鬼主意都打到我们家大人头上了,大人内宅的女人你也敢觊觎,你姥姥的,弄死你个狗东西……”

“你们是暴徒,你们都是野蛮人……我追求爱情有什么错,这是我的自由,这是人类的自由,沒有任何人可以剥夺……爱情是天赋人权,是上帝赐予人类的礼物……”

新军的汉语加上皮埃尔的法语,两方对骂可是谁都听不懂,但是不懂语言不代表不懂人们说活之间的情绪,双方的火气越來越大,鸡同鸭讲的对骂更让年轻的小伙子无法克制,最后左面的那名护卫甩手就是一个过肩摔,

“去你妈的,真啰嗦,”高高瘦瘦的皮埃尔就象一只皮口袋一样被摔过肩膀,轰的一声后背落地,砸的整个地面都震动了起來,

“哦,上帝啊,太暴力了……”别墅的管家吓的拼命的在胸口画十字,他沒想到一直都温文尔雅的中国人,怎么今天这么大的火气,

那名护卫摔了一下还沒完,抓起皮埃尔的胳膊又想來一下子,可是这时候肖乐天的身形已经从楼梯口出现了,

“住手,谁让你们动手的,胡闹……”

“大人,他侮辱您的家眷……”新军小伙子还是不想松手,可是肖乐天这时候走了过去,一巴掌就把他的手给拍一边去了,

“皮埃尔,我需要一个解释,你跑到这里來胡闹什么,”肖乐天一脸的严肃,

不得不说,身材高大的欧洲人抗打击能力就是强,挨了一通臭揍他居然沒什么大事,揉了揉肩膀又站了起來,

不过他沒有回答肖乐天的话,只是回头捡起了那一束被压扁的玫瑰花,皮埃尔看着刚刚被身体压过的鲜花,哭丧着脸从里面挑拣还算完整的花朵,

“皮埃尔,我在问你的话,请你马上给我一个解释……”

皮埃尔惋惜的丢下那些残破的鲜花,最终只找到一朵相对完好的半开花骨朵,他居然无视肖乐天,大步走到楼梯口,深情的望着楼梯上站着的芳官,

“美丽的中国姑娘,天使般的金嗓子,请收下这支代表我炙热爱情的玫瑰,无论你是否接受我,都不能阻挡我的爱……”说完单膝下跪,双手捧着鲜花举了上去,

“哎呦,我靠……这是真不给我面子啊,皮埃尔我再问你一遍,你丫的到底想干嘛,”

这回皮埃尔总算是回应了,他居然用怜悯的目光看着肖乐天,很嚣张的对肖乐天说道“本來我以为你是一位东方开明的政治家,但是我错了,你本质和那些愚昧的中世纪政客沒什么不同,你对外宣称你是教民,可是你却选择了一夫多妻制,你和那些清国的辫子官员又有什么区别,”

“我鄙视你,我极度的厌恶你,就算你是东亚最伟大的政客,可是你对伟大爱情的侮辱也是不可原谅的,在我眼里你就是囚禁公主的恶龙,你就是用金钱和权利來奴役女人的恶棍,”

皮埃尔可能是被打急眼了,他最后居然大声的咒骂了起來“对,你就是恶龙,你就是恶棍,你这个侮辱女性的败类,”

肖乐天都被骂晕了,他傻愣愣的看着发疯的皮埃尔,居然被骂的无言以对了,这时候那两名护卫开口了,他俩不停的问“大人,这个混蛋说什么呢,他嘴里喷什么粪呢,”

肖乐天傻愣愣的说道“他……他疯了,他……他骂我是恶龙、恶棍还是败类……”

“我操,揍死你丫的……”两名护卫冲上去一通拳打脚踢,皮埃尔整个人都成了人形沙袋,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楼梯上的芳官已经傻了,她看着满地翻滚鼻青脸肿的皮埃尔,又看了看楼梯口掉落在地的玫瑰花,女孩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突然很疼很疼的,

她走下台阶,捡起那朵玫瑰,心中很不是滋味,而就在这时候,护卫一记铁拳砸在皮埃尔的右脸上,鲜血从嘴角喷了出去,一滴殷红的鲜血飞溅到玫瑰花上,居然红的那么耀眼,

“住手,你们别打了……全都住手,我求求你们了,呜呜呜……”芳官跪坐在地上眼泪哗哗的往下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