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 贝桑松郊外的血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科技的进步带來的是人类社会的整体大改变,包括战争模式也是一样的,肖乐天所处的19世纪中后叶,正是第一次工业革命向第二次工业革命过渡的阶段,科技爆炸式的大发展带來了人类社会的整体改变,

电报技术的出现不仅改变了人类通讯的方式,更让大兵团作战变的更有效率和组织性,各种资源的调度变得有效和科学,

后装针刺线膛枪的普及,直接改变了陆军战斗的模式,士兵再也不用排成长长的队列排队枪毙了,趴在掩体后面就能够给武器装填子弹,而战壕就是基于这个改变而诞生的,

还有铁甲战舰的陆续普及,无烟火药的诞生,铁路网的逐步延伸,让人类的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有了变化才有机会,弱国想要翻身不抓住改变的机遇是绝对不行的,当老旧的帝国沉浸在昔日的辉煌中而反应迟钝之时,那些奋起直追的小国机会就來了,

普鲁士就是紧紧抓住了时代变化的潮头,利用新科技转化成新的战略战术,这才在三次大战中接连获胜,完成了国家的统一,

而今天,欧洲人眼中愚昧落后的中国军人,也利用最先进的战术理念,给这些傻愣愣的法国笨鹅们好好上了一课,

不到一百的新军,埋伏在法军冲锋的必经之路上,有的藏在民房、仓库里面,有的躲在粗大的树干后面,更多的直接工兵锹作业,挖出一个个散兵坑出來,斯宾塞架在土堆上,莫洛托夫鸡尾酒和手雷整齐的摆放在两侧,

肖乐天这是完全用二战时期的战术來虐人了,这可是将近一百年的战术代差,现在的法军面对这种近乎于无赖的打发根本就不知所措,

当司马云的进攻命令下达之后,燃烧的莫洛托夫鸡尾酒翻滚着冲入敌人军阵之中,到处都是啪啪玻璃瓶破碎的声音,还有煤油熊熊燃烧的声音,

玩过篝火的人们都知道,漆黑的夜里,靠近火源的人向外张望只能看见一片片的黑暗,但是黑暗中的人观察火堆旁的情况,却能看的一清二楚,

燃烧的火焰旁,是到处乱窜的法军士兵,他们排成一个个小小的射击阵型,向着燃烧瓶投掷过來的方向凶猛的开火,

这时候的法国的陆军和英国的海军,是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贝桑松这里一个营的守军根本就不是最精锐的队伍,可是他们的火枪发射频率还有集火程度,依然让新军们大吃一惊,

沉默的法军向着黑暗中急速射击,能把前装的米尼枪打到这么迅速,全世界还真沒多少军队有这个绝活,

法国人的应对很聪明,遭到夜袭了一方面让士兵寻找掩护,而另一方面就是集火射击队危险区域进行压制,这是用鲜血换來的经验教训,是陆军操典中的必修课,

可惜今天他们遇到的是一支超越时代的军队,他们的所有反击全都打空了,

冷静的新军小伙子们卧在一个个单兵坑里,手中的斯宾塞倾泻着火力,他们甚至冷笑的感受着头顶上激飞的子弹,一个个心中暗骂傻逼,

“这群睁眼瞎,都他妈的下地狱去吧……”沉稳的手指扣动扳机,紧贴地面的枪口画着上挑的弹道直扑敌人而去,

这群法国军人简直就是活靶子,一颗颗子弹射穿他们的身体,大量的士兵连惨叫都來不及就砰然倒地,

这是一边倒的杀戮,第一批冲上來的两百法军阵型就好像被无形的重锤敲击过一样,短短的五分钟,已经有六十多号战斗减员了,

“分散卧倒……不要恋战,咱们已经成活靶子了……”一名法军排长还沒喊完呢,一颗子弹从他嘴里射入直入后脑,

大个子排长如同一根木头一样栽倒在地,后脑被崩开的伤口足有茶杯大小,

“哦上帝啊,排长战死了……跟他们拼了,”不得不说这时候的法国军人是非常荣誉的一个团体,当他们的指挥官战死之后,所想的不是溃退而是逆着弹雨向前冲锋,

“报仇,给战死者报仇……”法国士兵疯了一样的向前涌动,黑暗中他们的身影不停的跳动,

司马云冷笑着喊道“弟兄们,打光你们的子弹……准备白兵格斗,挡住敌人的气焰,杀退他们的进攻……让他们知道知道我们不是好惹的,”

“这群高傲的法国佬,胆敢囚禁丞相大人,他们早就当咱们是草芥了,他们掐半拉眼都瞧不起咱们……兄弟们,怎样才能换來敌人的尊重,”

司马云的战前鼓舞果然让人热血沸腾,一百新军集体怒吼“杀,杀,杀,以我血祭轩辕,以我命祭华夏,”

这是一场黑暗中的意志之战,每一名新军都激起了最大的杀意,而那些法国人也疯了,当他们看见地上一片片的战友尸体后,他们彻底丧失了理智,报仇是他们心中唯一的想法,

法国人的想法也很简单,输给谁也不能输给这些中国人啊,六千年法军一把火烧掉了中国的夏宫,虽然那几千远征军现在大部分都退役了,但是胜利的骄傲却留给了其他的军人,

这里是法国的内陆,这里是欧洲的核心,这里是白种人的家园,如果在这里败于中国人的手下,那么法国将成为整个欧洲的笑柄,

黑夜中,两只军队终于碰撞到了一起,打光了子弹的新军抄起战术短刀硬着法国人的军阵冲了过去,那一刻就好像两辆重型坦克在旷野中撞在一起一样,血花和火光飞溅在了半空之上,

“法兰西的勇士们,用我们的刺刀战胜这些野蛮人……”

“丞相的新军弟兄们,拔出你们的刀子,向敌人进攻,别让那些日本人笑话……”

汉语和法语的呐喊中,战争迅速恢复到上古时代的样子,冷兵器居然成为了战场的主流,

司马云一手握着战术短刀,一手抡圆了工兵锹,面前的敌人还沒等反应过來,锋利的短刀就刺破了他的咽喉,一股股的血水喷溅出來,

紧接着,他右臂用力顶在另一名法军的腹部,一个背摔把那名倒霉的法国人摔在地上,随后工兵锹快如闪电一样砸在他的太阳穴之上,连**都被砸了出來,

“哈哈哈,兄弟们,你们看见了吗,法国人也不是三头六臂,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刀子砍到身上照样也会流血,照样也会死……”

“战斗战斗,继续战斗,这一场杀戮让他们记住一百年……”

所有的新军战士从掩体中跳了出來,满脸狂热的冲向敌人,所有人丝毫都沒有退缩的意识,哪怕战斗到最后一滴血,也依然死战不退,

法国人也也打出了火气,长长的刺刀舞动的虎虎生风,一个个小小的战斗队列相互配合,经常是三四把刺刀一起刺入新军士兵的身体之内,甚至他们还会组成肩背相靠的圆形防御阵,一起抵挡中国人的冲锋,

法军驻扎在贝桑松的军队是一个加强营,足足有四百多士兵,在人数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当战斗开始之后,他们付出了一百多条生命后,终于和这些中国勇士纠缠到了一起,

法军的援兵越來越多了,一个个班排连组成冲锋队形向中国人包围过去,战场态势顿时焦灼了起來,

法军营长在队伍后面大声疾呼“法兰西的勇士们,这些中国人沒有多少勇气可以消耗了,我们的前辈们早就攻破了他们的京城,就连皇帝的宫殿都被烧毁了,他们都是一群软弱的绵羊,除了偷袭之外他们什么都不会……”

“战斗,为了法兰西的荣誉战斗,”

就在这时候,远处一声怒骂“去你妈的,就你的军服最华丽,老子杀的就是你……”紧接着啪啪啪三声枪响,其中两枪被打空了,而最后一枪直接掀翻了营长的军帽,

“援军,中国人居然还有援军……”法国人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他们确实是看见了,从市区方向一群穿着淡蓝色军装的中国人冲了出來,

“是萧何信,是萧大人……他來支援咱们了……”沒错,这时候从战场侧翼,一路开火杀过來的,正是炸毁了贝桑松市议会的萧何信,

“哈哈哈,司马云你够种,我还沒來你就已经开始肉搏了,这要是让野平太他们看见了,还得羡慕死……兄弟们啊,功劳不能让他们全拿走,也得给我们留一点,”

“打光你们的子弹,抓起你们的短刀,抄起你们的工兵锹……还有你们的指甲和牙齿,用一切能够战斗的工具向敌人发起冲锋……这场杀戮要让这些法国人记住一百年,”

战斗到现在已经失控了,萧何信跟司马云早就忘记了自己还是一名指挥官,他们现在眼睛已经猩红一片,他们的心中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杀出中国人的威风,哪怕全军覆灭依然死战不退,

今天,就在贝桑松的市郊,哪怕流尽最后一滴血,也要把法国人的嚣张气焰给踩到烂泥里面去,

“啊,弟兄们……这是荣耀之战,要让这些法国佬一辈子都恐惧我们,哪怕我们化为地狱里的恶鬼,也在所不惜,”

新军的勇士,张开血盆大口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一口就咬在敌人的咽喉之处,腥臭的鲜血喷射的到处都是,

直到这一刻,这些法国士兵们才算意识到了,他们所面对的是一支多么可怕的军队,法国人的士气终于开始松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