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 经典的步克骑/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农耕文明史里,无时无刻都承受着北方游牧民族的威胁,那些高纬度地区的草原骑兵,从來都把中原当成可以任意宰割的肥肉,一旦遇到点天灾人祸什么的,他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带兵南下,抢多少算多少,

在这漫长的对抗中,缺少马匹的中原人积累了非常多的步兵克骑兵的战法,而身为天国高级统帅之一的翼王石达开,不可能不了解这些绝招,

现在法国骑兵所遇到的第一波陷阱就是‘陷马坑’,有的人以为陷马坑就是挖出一个大大的陷阱然后上面加伪装,其实不然,真正的陷马坑非常的简单,也非常的毒辣,

士兵在地面上简单的挖掘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坑洞,不用太深半尺就足够了,这种小坑隐蔽性非常强,就算上面不用干草覆盖,离远了你也无法看清,可是等你发现这些坑洞之后,你的马速也已经慢不下來了,想要躲避几乎就是不可能的,

只需要一只马蹄陷入坑洞里,战马巨大的向前冲击力就会折断马腿,人仰马翻也就在所难免了,

现在这群法军就遇到了阴险的陷马坑攻击,一眨眼的功夫就有二三十匹战马被掀翻在地,整个冲击阵营一片大乱,

后面的骑兵拼命的躲避地上的战友,再加上不知道前面埋伏还有多少,一个个纷纷的拉动缰绳降低速度,原本流畅的波状攻击节奏算是彻底被打乱了,

趁你乱要你命,这时候藏在散兵坑中的新军开始集火射击,一百多支斯宾塞打的白烟四起,子弹暴雨一样的扑向敌人,

七连发的斯宾塞是除了加特林之外射速最高的武器了,这场金属暴雨打的法国人根本就沒有还手之力,在丢下五十多具尸体之后骑兵营开始调转马头撤退了,

“停止射击……节省弹药……趁现在赶紧加固工事……”新军根本就沒空检查战果,更沒有心情庆祝这场小小的胜利,他们知道法国人只是受到了一点小挫折,后面的进攻只会越來越猛烈,

“老爷,咱们打赢了吗,”虎妞和平儿她们不知道什么时候也站在肖乐天身边,一个个手搭凉棚望着远处丘陵地带的战斗,

“这可不叫赢,四百多骑兵才被消灭五十多人,连伤筋动骨都算不上,法国人马上就要开始下一波进攻的……”

“龙爷……你不要在我身边守着了,有普军保护我出不了什么意外,你现在去援助翼王他们,这里地形非常复杂,你的功夫一定有用武之地……”

龙爷看了看战场,又看了看肖乐天周边,他有点犹豫,可是在肖乐天目光的逼迫下,只得抱拳扭头向战场上冲了过去,

“龙爷,告诉翼王殿下,千万要善用复杂的地形啊,绝对不能让敌人展开……”

肖乐天的提醒是多余的,新军所有的指挥官都明白这场阻击战获胜的诀窍,就是欺负小路狭窄骑兵团不能快速展开,只要骑兵的速度优势被遏制住,别说守半个小时了,就算守一天都沒有问題,

随着微风吹过,密林中的法军骑兵队一片喧哗,好像无数传令兵正在疾呼一样,不过新军士兵们可沒有功夫搭理法军的混乱,他们手中的工兵铲上下翻飞,单兵坑被加深面前的射击掩体被加高,

所有人都知道,以少打多,以步抗骑如果沒有掩体的护卫那是绝对不可能的,性命攸关的时候,所有人都拼了,

肖乐天的望远镜逐渐的在阵地上移动,嘴里不停的喃喃自语“不错不错,看來他们是真的理解我所讲解的军事理论了,未來战争土木作业要是搞不好,可是很吃亏的……”

就在这时候,远方密林突然传來一阵吼声,紧接着无数飞鸟冲天而起,看样子法国人的进攻又一次开始了,

这回法国人改变了战术,他们并沒有把兵力集中到树林的出口,那条小路上,而是呈扇形的钻入树林,依靠士兵精湛的马术开始向前突进,

法国地处欧洲核心,几千年人类的开放早就消耗掉所有的原始森林了,现在虽然森林覆盖率很高,但也是比较稀疏的,战马在这样的森林里疾行问題并不大,

但是他们低估了这些中国人的阴险,就在马速已经提高快要冲出树林的时候,突然异变突起,一名骑兵凭空脑袋就掉了下來,一腔鲜血冲天而起,

“怎么回事……”还沒等后面的人反应过來呢,喊话者突然感觉胸口一阵剧痛,巨大的力量直接就把他推下了战马,等他想要爬起來的时候才发现胸口正不停的往外渗血,力量随着鲜血已经一点点的消失了,

“阴险……有铁丝……”话沒说完士兵眼前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绊马索,这也是步兵克制骑兵常用的一种武器,过去人们都用的是坚韧的麻绳,贴着地面拴在树桩上,专门用來绊马腿的,因为他们要利用杂草來遮挡人们的视线,

不过现在可就高级多了,边境哨卡储藏着大量的细铁丝,就算是拴在一人高的半空中都很难让人发现,借着战马冲锋时候的巨大力量,这些绷紧的铁丝不亚于锋利的刀刃,

这简直就是一边倒的屠杀,猝不及防的法军被切成两段,后面的战士惊恐的勒紧缰绳躲避这些阴险的暗器,军阵中一片大乱,

两次暗亏让法国人彻底的失去了理智,带兵的营长感觉自己的脸颊、胸膛甚至后背都火辣辣的烧了起來,他羞耻的都想找个老鼠洞钻进去,法国勇士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啊,

“法兰西的勇士们……这是耻辱,这是陆军的耻辱……不要再顾忌伤亡了,我们冲出去,就算死也要死在敌人的阵地上……冲锋,”脸红的跟关二爷一样的营长抽取马刀催马向前发起了冲锋,

在战场上,军官的身先士卒永远是调动士气的最佳手段,法兰西的骑兵们一看长官都豁出去不要命了,他们当然也能豁出去,

“冲锋……敌人的阴谋诡计挡不住我们的队伍,皇帝陛下万岁,”

这个时代的法国军人还是很狂热的,一旦豁出命去冲锋,那股一往无前的气势确实让人动容,

绊马索和陷马坑虽然好用,但是十五分钟的时间又能安装多少呢,在不计牺牲的用人命往上填之后,铁丝纷纷断裂,一条条安全的通道也被冲了出來,

翼王趴在掩体后面,冷冷的看着密林中晃动的人影,耳朵倾听着混乱马蹄声,他仅从马蹄践踏大地的震动中就能够感受到敌人的攻击节奏,

“精锐啊,果然是精锐,马蹄声的混乱只持续五分钟就逐渐恢复了秩序,冲锋的节奏感又出现了,果然如军师所说法国陆军是现今世界的第一强,这可比湘军强百倍了……”

翼王观察着树林的边缘,手掌轻抚大地感受着震动的加剧,他竟然能够通过大地的震动频率猜测出骑兵队伍距离阵地的距离,

“好了,就是现在……龙爷还不动手等什么呢,”翼王一声大喊,只见密林的树冠中突然闪动出十多个身影,如猿猴一样在树顶空间穿行,

“法国大鼻子,爷爷请你喝一壶啊……”龙爷手中捏着的是一枚简易的遂发装置,轻轻敲击燧石一溜火星就飞溅到莫洛托夫鸡尾酒的封口棉布上了,

熊熊的火焰在法军骑兵头顶燃起,这种新军玩熟了的武器噼里啪啦的往下砸,一团团的火焰冲天而起,无数战马惊的唏律律乱叫,

现在新军手上所有的燃烧瓶都集中到龙爷的手上,他带着十名身法最敏捷的战士潜伏在树冠之上,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法国人死活想不到攻击会从头顶发生,那一刻他们甚至忘记了反击,连掏出手枪射击都忘记了,在他们的眼里,只见十多个黑影就好像传说中的罗宾汉一样在树冠上飞行,任谁都琢磨不到他们前进的轨迹,

一枚又一枚的莫洛托夫鸡尾酒被丢下,树林中的火焰很快就连成了一片,潮湿的青草树叶遇到大火很快就形成滚滚的浓烟,这更方便龙爷他们隐蔽身形,

“开枪,打死这些中国人……”法国骑兵几乎每人都携带遂发短枪,弹药是早早就上好的,只要抬起手就能射击,不一会的功夫树林里一片枪声大作,

“住手,不要管头顶上的骚扰者,他们就是想迟滞我们的速度……记住我们是骑兵,我们所能依赖的永远都是战马和速度……”

营长的声音都带出哭腔了,今天这场混乱已经验证了他心中多年的担忧,这队骑兵已经有五年沒有参加过实战了,很多全都是沒上过战场的初哥,法兰西的军队看似强大其实在人才上已经有点青黄不接了,

营长回忆着自己年轻时候在克里米亚对战哥萨克骑兵时候的光辉事迹,那时候的法国骑兵才叫一个精锐呢,只要命令下达了,冲锋中任何干扰都不会打断他们的进攻节奏,哪怕伤亡过半也不会有人选择退缩,

“羞耻啊,这真是羞耻,几个地面上的坑洞,几根铁丝再加上一把火,你们就乱成这样,如果遇到真正的国战,你们还不得立刻崩溃啊……”

老兵的担忧最终成为了现实,在四年后的普法战争中,曾经不可一世的法军让新兴的普军打了一个抱头鼠窜,

“冲锋,所有人都加快马速……不要管任何干扰,跟着我冲锋……”在营长的狂喊之中,混乱的法军总算是回过魂來了,他们催动战马直扑面前薄薄的新军阵地,

“不好,这群法国人要玩命了……龙爷马上向两翼撤退,所有人准备手雷……丢,”翼王不愧是久经战阵的老将,别看对现代化武器不太熟悉,但是他对战争有一种敏锐的直接,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敌军和友军的士气变化,

对于翼王來说,战场就是他的主场,这里就是他的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