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 如林的太刀/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实证明,天下沒有最强的兵种,而只有最适合的兵种,骑兵虽然在大多数的时候都能保持对步兵的优势,但那是在大平原上,是在战马速度提升起來之后,而不是密林和丘陵,

法瑞边境本來就多山地和丘陵,再加上大片茂密的丛林遍布其中,复杂的环境本來就遏制了骑兵的战斗力,更何况新军的战法根本就是他们见所未见的,吃亏也就在所难免了,

罗火他们的射击阵地处在一处缓坡的上方,虽然和前方森林只有两三米的高度差,但是已经足够抵挡法军的弹雨了,嗖嗖的子弹打在松软的掩体上白烟四起,不过却根本就沒什么战果,

居高临下,又是选择了卧式射击,脑袋顶上还有二三十公分高的掩体,这种目标别说高速移动的骑兵了,就算來一队狙击手也很难击中目标,

不过新军居高临下打这些骑兵可就太轻松了,这跟在训练场上打移动靶根本沒什么区别,

炒豆一样的枪声中一道白烟勾勒出新军阵地的弧形,冷静的军官开始控制射击的节奏,时不时还要丢出几枚手雷逼退冲的最近的法军,顽强的抵抗让骑兵营伤亡惨重血流成河,

“冲锋,继续冲锋……不要丢掉你们的荣誉,后退一步你们就军魂就散了,今生都休想凝聚……”

“胜利,我只要胜利,不管伤亡……法兰西的勇士们,现在是最关键的时刻,如果我们败了这一次,以后就会屡战屡败……”

法军营长喊话都带出哭腔了,他眼睁睁的看着小伙子们一个个栽落马下,他的心在滴血,他真想带着小伙子们离开这里,可是撤退的命令他死活就是说不出口,

他说的沒有错,军魂这东西凝聚起來太难了,那是需要一场又一场的胜利所打造的,法兰西陆军的军魂就是拿破仑一手所缔造,当一支军队拥有了胜利者的那股精气神之后,战争的天平就会向他们倾斜,

胜利者自然就有胜利者的骄傲,这股精气神是会随着不断的胜利而越來越浓重的,胜利是可以传染的,但是失败一样也可以传染,

如果今天骑兵营承受不住巨大的伤亡而撤退,那么所有小伙子的心里都会埋下失败的种子,消极的情绪会伴随他们一生,而这种失败者的情绪在战场上绝对是致命的,

“拼了,法兰西的小伙子们……拼了,拔出你们的马刀,向前向前向前,砍死这些中国人,别忘了这是我们的祖国,脚下是我们的土地……”

“杀,”骑兵营这下算是彻底红眼了,看着战友一个个倒下,他们心中的血勇也在鼓荡,他们可以输给任何人,但是绝对不能输给这些中国人,

“杀……我们能够攻破这些东方人的首都,我们能够逼死他们的皇帝,我们能够控制他们的海关,我们能够割让他们的领土……可是今天,这群野蛮人居然敢入侵法兰西,我们怎么能失败,我们不要当欧洲的笑柄,”

白亮的马刀举成一片钢铁丛林,闪烁着日光直直向前,大地在剧烈的抖动,所有战马的力量被催到了极致,

发疯的法国人忘记了迎面的弹雨,忘记了手雷的轰鸣,更无视身边落马战友的哀嚎,所有人只有一个心思,冲上去砍死这些东方野蛮人,

“不好,法国人要拼命了……”肖乐天捏着望远镜的手指关节都惨白了“不要让我失望,一定要顶住,如果你们连这点考验都过不去的话,未來几十万人的大战役你们就甭想了,什么狗屁的民族复兴,都是做梦……”

紧张的何止肖乐天,这时候连普军都坐不住了,他们一个个走出隐蔽地点,凝望着远方的战场,一个个大气都不敢出,

“这些中国人完了,人数太少了,实在是太少了,现在法国骑兵还有小三百,而这些中国人只有一百多点,这是整整一倍的差距啊……”

“沒错,而且法军还都是骑兵,只要他们咬牙挺过火力最密的死亡带,只要他们舍得牺牲冲到中国人的面前,胜利就绝对是法国人的……”

“长官,用不用我们参战,不能这么干看着了,他们会死的,汉堡的英雄会死的,”

约纳斯和普军连长两人脸都白了,他们真想下令参战,可是他们不敢,普鲁士的国家战略不能发生任何的意外,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和法国人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但绝不是现在,绝对不是,

就在这时候,肖乐天突然斜眼看了他们一眼,冷冷的说道“这是我们中国人和法国人之间的恩怨,用不着你们插手,这场大考,我们不想作弊……我的兄弟,我信任他们,”

肖乐天的信心可不是狂妄自大,新军弟兄们可不是从训练场上走出來的生瓜蛋子,他们都是从那霸血火一夜中淬炼出來的,都是从绝境中冲杀出來的,

看着越來越近的法国骑兵,翼王快速的扣动扳机,斯宾塞里残余的子弹一泄而空“打光子弹……停止装填,已经來不及了……罗火还不动手等什么呢,野平太、兵太郎……别让老子失望,做好战斗准备……”

一句废话都沒有,罗火纵身而起,半蹲在掩体前手里那支压满子弹的斯宾塞密集开火,不过这次他射击的可不是面前的法军,而是掩体前很不起眼的三个小土包,

子弹带着高温和巨大冲击力击中土包上的碎石,飞溅起的火星引燃了洒落一地的颗粒火药,紧接着轰轰轰三场巨大的爆炸平地而起,冲击波顿时掀翻了罗火,

“成了,弟兄们准备格斗,让这些法国人知道知道冷兵器战争到底是怎么打的,别忘了老祖宗的绝活啊……”翼王丢掉斯宾塞,拔出短刀跳出掩体,紧接着是无数端着刺刀的士兵汇集在他身后,组成一个密集的方阵,

这是噩梦,这群法国骑兵集体做了一个醒不过來的噩梦,三场爆炸的冲击波不仅造成大量的伤亡,更打乱了他们的冲锋节奏,

原本三百骑兵的速度已经调整的趋近于一致了,可是这场爆炸让无数战马受惊,让无数骑士下意识的减速规避,

冲锋的骑兵就怕节奏被打乱,战马速度一旦不一致肯定会造成碰撞和混乱,整个阵型的冲击力就会大打折扣,

更恐怖的还在后面呢,当面前的硝烟渐渐散去,当骑兵们闭眼冲过烟尘之后,眼前的景象让他们目瞪口呆,

“什么东西,我难道穿越了时间之门了吗,我们回到古代了吗……”在骑兵营长的面前,一个将近五十人的密集方阵出现在了眼前,十人为一横队,整整齐齐的战立了五队,

尤为诡异的是,这些士兵手里拿的不是火枪,而是一把把长长的钢刀,带着优美的弧线高高聚过头顶,

这些士兵目光坚毅、残酷,嘴里喊着古怪的带着节奏的口号,正一步步向前行进,

“虎虎……哈,虎虎……哈,虎虎……哈,”简单的节奏让所有人的步伐非常的统一,整个军阵就如同磐石一样压了过來,

“这是什么鬼东西,谁能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

沒人能够回答这个问題,在这个时代日本小国在欧洲列强中的存在感极低,民众对日本文化毫不了解,也沒有兴趣了解,

但是不懂不代表他们感受不到这股森冷的杀意,这群敌人眼中散发的光芒根本就不是人类能发出的光,他们就是一群野兽,而且是受伤后的野兽,

“生命如樱花一般,绚丽而又短暂,不要惧怕死亡,那是我们永久的家园,现在,让我们尽情一战,天照大神自会保佑我们武运长久……”

野平太已经陷入一种微妙的禅道境界之中,他整个人的全部感知已经和这片战场联系在了一起,五十人的军阵在那一刻就好像是一个整体,

军阵踩着自己的口号一点点的向前行进,将近一米长的太刀已经做好了劈砍的准备,肖乐天手下的外籍军团现在全部都是日籍武士,他们在加入新军之前都学过这种战阵之法,以步抗骑本來就是他们的看家本领,

“拔刀队……砍,”野平太一声大吼队列最前排的十把长太刀匹练一样从头顶劈砍下來,刀光中四名骑士人马俱碎,

这一刀劈下之后,十名武士沒有丝毫的犹豫,扭头就钻回了军阵,而第二排十把太刀紧跟而上,甭管前面有几名骑兵,又是一轮劈砍,

五队武士太刀抡的就跟车轮一样,在肖乐天眼里这幅场景就如后世联合收割机割麦子一样的有效率,

太刀在阵前挥舞,失去速度的骑兵一下子就变成了饺子馅,往往是马刀还沒抡起來对面冰冷的太刀丛林就已经扑过來了,

肖乐天兴奋的直拍大腿“好好好,都是好样的,我都沒想到这种破敌的战法,你们却想到了,点赞,老子给你点32个赞……”

“上上上啊,翼王还有罗火,不用恋战,掩护拔刀队的两翼,别让法国人钻空子……对对对,干的漂亮,”

肖乐天扭头兴奋的对约纳斯喊道“我说什么來着,我的兄弟我信得过,以少打多,以弱克强,我们中国人做到了,”

约纳斯紧张的满头是汗,正用手绢玩命的擦呢“是的,这真是一支神奇的军队,自从我接触到他们之后,惊喜就从來沒有断过,我万分佩服,”

能不佩服么,在汉堡军营敢绑架普鲁士太子,凶猛的火场不惧烈性火药的威胁敢救人,到了法国还能勇救首相,现在居然以少打多力克法国骑兵营,如此辉煌的战果,岂能不服,岂敢不服,

注:马上就要过百万字了,这也算是一个阶段性的胜利了,等养肥的那些朋友们,还不下手吗,另外宣传一下书友群116253076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