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 维多利亚女王的算计/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天万万沒有想到和卑斯麦的谈判是在如此平和的状态下完成的,除了刚开始卑斯麦对他的试探让他感觉到压力之外,其他的时候这位铁血宰相更像一名老顽童样的长者,跟传言中完全不同,

看着卑斯麦远去的马车,肖乐天心中总有一拳打在棉花包上的感觉,在见面之前肖乐天幻想了无数种和铁血宰相交锋的场景,在他的心中卑斯麦是比曾国藩更难对付的大人物,不不不,象他这样拥有如此大影响力的政治家,已经可以称之为伟人了,

和历史上真实的伟人交锋,这种压力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前世肖乐天跑业务的时候,遇到个处级干部那官威就已经让人凛凛然了,再看看电视上那些国级的干部,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强大的威压,那种气势根本就不是小民百姓能够抵挡的了的,

普通政治人物都已经难缠至此,更别说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伟人了,肖乐天甚至都做好了一败涂地的心理准备,穿越者光环和伟人光环到底孰强孰弱他心里也沒有底,

但是现实却跟肖乐天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卑斯麦搞了一个恶作剧让肖乐天手足无措之后,谈判就进入了和风细雨之中,

与其说这是一场东西方首相之间的交锋,更不如说这是一场前辈对后辈的提携,一套关于英雄和民族之间关系的理论听的肖乐天不住的点头,最后就连肖乐天的媳妇都服气了,这可真是一名和蔼的长者,

但是谁都不知道,当小巧的马车驶出花园之后,卑斯麦脸上的笑容渐渐的凝固了,不一会的功夫,他从车厢暗格中掏出一个笔记本开始记录这次的会面,

“肖乐天,这是一名非常有潜力的东方政治新星,目光敏锐、知识渊博、胆量过人……可惜的是,年龄还是太轻了,对于情绪的把握还远远称不上成熟……”

“作为一名政治家,不应该轻易暴露自己的软弱,亲人、战友、同事……各种各样的社会关系,很容易让敌人抓住你的把柄,成功的政治家应该是冷血的,可惜肖乐天根本就不够冷血……”

“我个人虽然对肖乐天感到很遗憾,但是一个有弱点的东方政治家是有利于普鲁士国家利益的,这才是我们能和中国人长久合作下去的基础……”

肖乐天万万沒有想到,就在自己和手下军官团庆祝谈判顺利的时候,卑斯麦已经开始对他下非常详细的考语了,而这份资料将长久的保存在普鲁士秘密档案馆中,哪怕卑斯麦死了,他的继任者也可以得到他的施政指点,

冥冥中还真是有天意的,肖乐天在专列上的失态和这次花园交锋中的落败,表面上看起來是示弱了,可是正因为这种示弱才让肖乐天因错得福,

这时候肖乐天的势力还远谈不上强大,面对西方的列强他弱小的就象一名婴儿,别说英法美这样的强国了,就算是荷兰、葡萄牙这些沒落的欧洲国家,想要对付他也是轻而易举的,

现代化的海军战舰一艘都沒有,陆军也不过一千多人,所控制的土地和人口等资源也仅仅是一县之地,说他是个婴儿都有点抬举了,现在的肖乐天的势力只能说处在萌芽阶段,

卑斯麦的这次试探,并不是只给他自己看的,他的分析结果会用最快的速度电报给国王陛下,而且用不了三天整个欧洲哈布斯堡家族的高级成员都会得到这份情报,除了法国,

英国、西班牙、意大利公国、荷兰王室……这些实际掌控欧洲的大人物们都将看到卑斯麦的分析,而铁血宰相的眼光,那可是连维多利亚女王都很赞叹的,

有了卑斯麦的背书,肖乐天就会成为这些大人物眼中的‘有缺陷的政治家’正是因为有缺陷,肖乐天才好掌控或者说战胜,人们才不会担心肖乐天有一天会进化成凶猛的狮虎,从而损坏欧洲人的全球利益布局,

果不其然,当三天后白金汉宫的维多利亚女王看见表哥送來的私信和这份情报后,这位欧洲的老祖母终于笑了,她甚至轻抚身边大女儿的手背,调笑的说道,

“你的丈夫有点太谨慎了,他居然把肖乐天视为能够威胁到欧洲的危险分子……呵呵呵,你來看看这份情报……”

坐在伊丽莎白身边的就是长公主路易斯,这位白白的有点婴儿肥的华服美女,现在正跟自己的儿子居住在英国度假,柏林的天气对她來说还是有点不适应,

路易斯看完卑斯麦的分析报告后,折扇捂嘴轻声的笑了起來“呵呵呵……卡尔就是打仗打的太久了,满脑子都是危险的算计,在他的眼里所有人都是危险分子……一个小小的琉球岛国,而且还是中古世纪的政治架构,这怎么可能对欧洲产生威胁呢,”

维多利亚女王也笑了“也许吧,不过你要知道中国是非常富有的,甚至到现在我都不敢确定英国所拥有的财富已经超过了中国……哪个国家太大了,面积足足超过了整个欧洲……”

这时候路易斯公主身边一位正在看书的少年开口了“哦,外祖母,您说的不确切,北面的沙皇俄国土地面积要远远大于中国,中国只能算第二名,”

在白金汉宫里们敢插嘴打断女王说话那一定是女王的家人,这位少年就是后世鼎鼎大名的威廉二世了,正是卡尔亲王的儿子,维多利亚女王的亲外孙,

“哦,我的小维克多提问了,这咄咄逼人的气势将來一定是一位勇敢的国王……好吧,让外祖母來告诉你……”

“俄国土地虽然庞大,但是七成的土地都处在寒带,那些地方根本就不适合人类的居住,俄国人虽然在法理上占领了西伯利亚大量的土地,可是他们连道路都沒有修通,那些地方完全属于蛮荒之地……”

“而中国则不一样了,这是一个拥有几千年历史的文明古国,他们所控制的土地非常适合人类居住,漫长的岁月里他们积攒的财富数不胜数,这个国家几千年以來都是人类世界的领头羊,我们在漫长的岁月里一直都企图超越他们……”

“哦,祖母,您是不是太高看这个国家了,现在中国不是已经让您打败了两次了吗,我们欧洲不是已经占上风了吗,”年少的威廉二世不解的问道,

维多利亚女王轻抚这外孙的头发,温柔的说道“孩子,你根本就不懂,我们战胜的根本就不是那个国家,我们战胜的只不过是满族政府罢了,两次战争都是和满族人之间的战争,那些汉人根本就沒有参战……”

这个话可就有点高深了,一个孩子显然是沒法理解的,最后还是母亲路易斯公主帮他解惑了“我的小维克多,你可以这么理解,中国所代表的就是德意志民族,而满族和汉族,就好像是普鲁士和奥地利的关系一样,只不过东方的政治更复杂一点,并沒有明确的地理疆域进行分割……”

“我明白了,”维克多大叫一声“满族现在是中国的王族,他们就好像是受到了教皇加冕的皇帝一样,而汉族由于以前的失败现在被剥夺了王位,藏身于满族的身后,但是他们的力量还是很强大的,他们一直在找机会推翻满族……”

“哈哈,我明白了,我要把我的领悟写到日记里面,英国两次远征中国,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打败满族,然后通过商业贸易和各种条约赚到利益,而中国的主体民族非但不要和他们交战,甚至还要帮助满族一起控制……”

维多利亚女王看着奋笔疾书的外孙,心中非常的欣慰,而就在这时候,一名宫廷侍女静悄悄的走來,低声提醒女王陛下,

“陛下,已经到了法国大使和您约见的时间了,大使已经等候多时了,”

维多利亚女王沒有起身,只是端起红茶轻轻的喝了一口,随后说道“我不去见他了,告诉法国大使,我们不会配合他们远征东亚的,不仅不会攻击清国,而且也不会攻击琉球,这样做并不符合英国的利益……”

说到这里维多利亚看了看外孙低声说道“我怎么也得给我表哥几分薄面啊,还有卑斯麦那个老家伙,如果不给他面子,恐怕他又要到处骂我了……”

侍女转身离开,书房里就剩下祖孙三人,路易斯公主不解的问道“母亲,这样做不就太便宜了那个中国人了吗,肖乐天虽然教训的是法国人,但是那同样也是我们欧洲人的颜面啊,更何况卑斯麦的分析可靠吗,这个肖乐天就不会是一个隐藏很深的野心家吗,”

长公主的疑问,让年轻的维克多也停下了手中的笔,他俩耐心的等待女王的回答,结果换來的是女王的一声长叹,

“你们的担忧,我一样也有,这个肖乐天现在看威胁度还不大,但是说不准以后就是东亚的一只猛虎,而且现在普鲁士和美国都对他非常器重,有了这两国的支持,这个肖乐天的势力肯定会突飞猛进的……”

“但是我沒有办法啊,如果清帝国但凡争一点气,我都不会让东亚的局势发生任何的改变,要知道我们目前的最大威胁就是北面的俄国,他们对暖水港的觊觎傻子都能看清楚,他们的国家战略就是要挑战英国的海洋霸权,”

这时候的维多利亚女王浑身上下散发出咄咄逼人的气场,日不落帝国的霸气在她身上一览无余,

“在克里米亚,我们把他们挡在里海之北,结果这头北极熊掉头就向东方狂奔,他们已经把獠牙冲向了清朝,他们想在太平洋插上一脚,这是大英帝国绝对不允许的,”

“无能的满人,六年前被哥萨克恐吓了一番就丢掉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现在俄国人又扶持中亚军阀企图割据新疆……俄国人都逼到这个份上了,清国居然还在内战,居然一点反抗都沒有……”

“我害怕啊,我真的害怕,有一天俄国人在辽东半岛还有胶东半岛设立殖民地,到时候一个暖水港再背靠清国内陆无尽的资源,那可就是我们的心腹大患了,”

维多利亚女王长叹一声“现在我必须要做最坏的打算了,如果满族人挡不住北极熊的脚步,我就必须在清国内再扶持几个强大实力,也好拖延一下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