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 主教之吻/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宗教自从诞生的那一天开始,就承担着寄托人类灵魂的重托,当人类遇到天灾人祸等不可抗拒的力量之后,也只有宗教能够最后的平缓人类的情绪,而不至于崩溃,

前世肖乐天曾经听说过一个小道消息,说谁是地球上最大的房地产商,而谁又是世界首富,答案毫无疑问是基督教,这是人类三大宗教之首,从古罗马时代就已经掌控了欧洲的核心,几千年來祭奠的土地和金银不计其数,

再加上大航海时代之后的欧洲开始殖民全球,基督教的势力随着战舰和殖民地迅速向外扩张,

教堂总是能拿到最好的土地的,而教会也能得到最多的资金捐献,而这些财富又再次的投入到传教之上,这就是一个良性循环,基督教的壮大实在是很有道理的,

法兰西为什么一直都被欧洲尊称为贵族文化的中心呢,为什么不是维也纳呢,这就是法国人的聪明之处了,法国历代国王都以推广天主教为己任,他们就是用繁琐至极的天主教礼仪再掺杂上贵族礼仪,搞出一种看起來很高大上的宫廷范,

就是这种宫廷范,让法国人看周围的国家都跟土包子一样,然后再天主教的大力宣传下这种宫廷范很快就成为了欧洲的主流价值观,

由此可见,基督教在欧洲人心中的地位了,就连狂热这个词都无法正确的形容,

现在亚克斯主教已经在萧何信面前逗留超过一分钟了,花园里的乐曲声都小了三分,无数男爵、子爵、伯爵还有他们的夫人们,都凝神屏气关注着主教的一举一动,

乐队指挥心越來越虚了,赶紧控制乐队降低调子,最后干脆停了下來,

“孩子,你能告诉我这个伤疤是怎么來的吗,”当主教说完之后,人群中的约纳斯急忙挤过來想要翻译,结果还沒等走到呢,萧何信已经开口了,

萧何信接触德文只有不到五个月的时间,但是对于聪明人來说,五个月已经能够学习很多东西了,

“主教……阁下,这是一个……烫伤的伤疤……就是在汉堡城郊……那场大火中受伤的……”萧何信的德文很磕巴,但是每一个单词说的都很准确,所有人都听懂了,

轰的一声,人群无数交头接耳的声音,亚克斯主教一副痛惜的表情“哦,孩子,愿上帝保佑你,请接收主的祝福……”说完主教居然张开双手想要拥抱萧何信,

“哦,上帝啊,主教要给这名中国人祝福了……”在基督教义中,主教赐福是非常光荣的一间事情,很多时候都是贵族们的专利,普通民众能得到一个小教堂牧师的赐福就值得一辈子骄傲了,

这种赐福,级别越高越难得,要是梵蒂冈的教皇出面了,在场的教徒们就算是贵族都有可能跪下來去亲吻教皇的双脚,

无数道炙热的目光投向了萧何信,在场的人都很清楚,受到主教祝福的人不会再有任何一名欧洲人敢侮辱,因为那是对上帝的背叛,

可是让人不可思议的是,萧何信居然犹豫了起來,他甚至眼睛在人群中到处打转,他在寻找肖乐天的身影,

仅仅是几秒钟的停顿,周围就起议论声了,很多人看他的眼神就有点不善,尤其是奥地利來的阿兰子爵,更是大步向前走了两步,张口呵斥,

“东方人,你敢在上帝面前犹豫吗,你这是对主的不敬……你站出來,我要和你决斗,我绝对不允许主的荣光受到一点点的不敬……”

好家伙,这就是成心砸场子了,这要是來一场决斗会,肖乐天这次在欧洲的政治亮相可就成了一场闹剧了,

无数人议论纷纷,新军小伙子们眼睛里喷的都是火,要不是今天他们有仪仗兵的任务,否则全都得捋袖子揍他去,什么狗屁的子爵,比阿猫阿狗大一点有限,居然还敢來砸场子,

就在阿兰的闹剧要上演之时,他却迎來了主教电一样的目光,亚克斯主教只是轻轻的一回头,侧着眼睛看了他一眼,结果就这一眼,阿兰子爵就好像触电了一样,长大的嘴马上就闭上了,一个单词都不敢往外蹦,

欧洲内部国家争霸,哪怕打出了两次世界大战,也沒人敢挑战教宗的尊严,无论战争的结局如何,民众和各国政要对教会的尊重也是沒有变的,

亚克斯一个眼神威压住了狂妄的阿兰子爵,而他张开的手臂并沒有收回去,依然面带微笑的注视着萧何信,眼神中充满了慈祥,

这下萧何信压力可大了,这种意外情况之前可沒有想到,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应对,如果接受了主教的祝福,到底会对大人后续的计划有什么影响,这谁都说不清,

当然了,这只是后來新军弟兄们的说辞,其实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大家听肖乐天的命令已经习惯了,已经成为了一种下意识的反应,

肖乐天不在场,这些小伙子都是龙虎,但是肖乐天只要在他们的身边,他们会下意识的选择回避决断,指挥棒永远都在肖乐天的手中,

就在场面尴尬之时,花园角落里闪出來两个身影,一个是肖乐天而另一个居然是研究炸药的诺贝尔先生,

萧何信一双贼眼立刻就发现了长官的身影,等他看见肖乐天脸上的微笑后,他终于放心了,大方的张开双臂和主教大人抱在了一起,

无数的宾客在胸前画着十字,赞美声不绝于耳,不过惊喜远不止于此,亚克斯主教甚至侧脸轻轻的轻吻了一下伤疤,

轰的一声,人群一片低呼,这祝福可就太重了,如果是虔诚的基督徒,遇到这样的祝福早就单膝下跪了,可是这名东方勇士却一点下跪的意思都沒有,

“愿上帝保佑你,从今天开始,我赐予你们汉堡守卫者的头衔,荣光属于你们……”

“啊,”人群一片惊呼,主教居然赐予了一个头衔,这是把这些小伙子当骑士一样的捧吗,

一个头衔到底有多珍贵,说不值钱也对,毕竟汉堡市不用为他们开一丁点的薪水,但是这种荣誉可是太难得了,这就已经把他们的身份拔的很高了,至少那些农夫、矿工等普通欧洲人,是应该主动向他们脱帽敬礼了,

主教赐予的称号,会被新教教会所认可,并很快被无数牧师的嘴宣传出去,欧洲大大小小的新教教堂,在每一次礼拜之后都会有牧师给教民讲这个故事,

相信用不了一年半载,全欧洲的新教徒都将知道‘汉堡守卫者’的故事,当声望高到尽人皆知之后,汉堡市甚至要为他们塑造雕像永远流传的,

从今往后,只要教宗不收回这个荣誉,只要故事还在流传,只要雕塑沒有被推到,那么任何人都不能从道义上攻击这些中国人,如果谁还敢象以前那样在酒馆里随意拿这些东方士兵开玩笑,或者侮辱的话,

到时候,自然有民众拽着他的衣领子,去雕塑前面让他看看证据的,这可是无声的反驳,这可是整个中国的尊严,

肖乐天也动容了,他沒想到新教下的本钱这么大,这是要用教会的信用为他进行道德背书吗,这是在为自己扬名,哦,老天啊,看样子回去又得捐献几所教堂了,

亚克斯主教的一吻,彻底把新军的声望推到了顶峰,主教大人甚至单手抓着萧何信的右手腕,高高的举起向众人大声说道,

“上帝的子民们,看看这些勇敢的小伙子吧,看看他们身上的伤疤,那是为了救我们的孩子所留下的……來來來,汉堡的守卫者,站在大家的面前让他们看看……”

“哦,这就是火场上留下的烧伤疤痕,很长啊,还有这里,怎么有刀伤……我的孩子,能解开军服让我们看看吗,”

萧何信一个大老爷们还会怕别人看,三下五除二就解开了口子,脱掉了军装和衬衣,当那一身腱子肉露在众人面前之后,所有人都傻眼了,

“哦,上帝啊……好精壮的一个男人……”无数女人的眼睛里全是小星星,八块腹肌看在眼里就拔出出來了,甚至有些天性风流的都不自觉的夹紧了大腿,

女人看的是肉,男人看的则是伤疤,萧何信身上数十道伤疤让在场所有男人都为之动容,亚克斯主教指着一块块伤疤低声的问由來,

“这块也是在火场里烫伤的,沒关系这种伤口不致命……哦,你问这个啊,这是在琉球那霸血战的时候,被一个日本浪人的太刀砍到的,当时他正要欺凌一名女子……”

“这个是和满清的绿营战斗时候,被鸟枪铁砂子打的,那些偷袭者企图劫掠整个塘沽商圈的钱财……”

伤口是军人的军功章,一场场的凶险在萧何信的嘴里变成了云淡风轻的笑谈,而他的听众们则面色越來越凝重,尤其是那个阿兰子爵,别看个子高高大大的,但是当他看见这一身伤疤和一场场战绩后,他也冒汗了,

“我这脑子缺氧了吗,我怎么傻乎乎的想要跟这种人决斗,上帝啊,还好他沒有回应我……走眼了,真是看走眼了……”小小的子爵心里暗叹,脚下却一个劲的往后缩,最后彻底藏在人群之后了,

说道最后,亚克斯主教都动容了,他高高举起萧何信的右手,大声向人群疾呼“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东亚病夫,难道这就是传言里的亚洲野蛮人,我刚刚计算过了,勇士身上的伤疤有一多半都是为了守护,这样的人难道不值得我们的尊重,”

“我郑重向汉堡市提议,对于这些勇士,我们应该塑造雕像來感谢他们的牺牲和奉献……所有的荣光都归于你们,”

直到此刻,掌声如雷鸣一样响起,一场造势活动被主教推到了gaochao,更让人意向不大的是,在场所有新军战士一个个挺胸抬头立正敬礼,他们一口同声的喊道,

“荣光归于肖大人,”

就在那一刻,就在如雷的掌声中,肖乐天正式登场,他的政治家身份终于被整个欧洲所承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