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4 女人挑起的战争/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政治家到底是什么,现代的人很可能第一时间去搜索引擎找一找官方答案,但是在肖乐天的心中,政治家的定义却非常的简单,不过就是一个势力的领头羊和代言人罢了,

从古至今,人类社会都是人以类聚物以群分的,三人行必定会出现左中右,天底下就沒有思想一模一样的,

平日里老百姓,有的爱吃甜有的爱吃咸,有的喜欢高有的喜欢瘦,就连明星都有几个脑残粉,成天沒事就和其他派系的粉丝互喷,总感觉自己的思想就是宇宙真理,别人都得听我的,

这就是人性,总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总希望环境为自己所改变,但是可惜的是,既然所有人都有这样的思想,谁都不服谁自然就会天下大乱,慢慢的族群和派系就出现了,

人类为什么会出现部落,为什么会出现国家还有各种各样的势力,其实根本的原因就是血缘、文化、价值观相同的人,团结在一起,一方面要自保而另一方面则要向外扩张而已,

在这样的一个群体中,自然会出现一个强势者來代表大家的利益,就如同兽群中的领袖一样,带领着这么一群相同理念者在历史的长河中跌宕起伏罢了,

成功者自然名垂青史,无数雕像树立,无数史书高歌,而那些史书上能留名的失败者也曾经辉煌过,要不然他们的下场也不过是默默无闻的被这个世界所遗忘,

肖乐天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别看这两年他的势力蒸蒸日上看起來如日中天,但是在那些真正的政治家眼里,还远远谈不上入行,

小小的琉球王国,一县之地能够支持他走多久,别说西方的政治家看不起他了,就连沒落的满清朝廷都冷笑着摇头,

但是今天不一样,当普鲁士、美利坚甚至连基督新教都开始为肖乐天的信誉做背书之后,他这才算被列强所接受,各国政府才会用稍微平等一些的姿态來和肖乐天谈判,

请记住,仅仅是稍微平等一些的姿态,其实也就是把你从野蛮人的序列中剔除來了,能够把你当成一个文明人來看待,这已经是其他欧洲列强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望着花园中一片热烈的掌上,肖乐天微笑环顾四周,他快步走到主教的面前,鞠躬致谢表达出了足够的敬意,当接受了主教拥抱赐福之后,宴会的气氛被推到了极致,

彬彬有礼的东方首相,威武雄壮的新军仪仗兵,甚至还有东方女高音送上祝酒词,无数东方文化元素却和西方文明发生了交叠,这让在场的各国政要总有一种梦幻迷离的感觉,

肖乐天还真是一个精通西方政治的中国人,在和各国使节的攀谈中总能三言两语夸赞到各国,各民族的爽点,这让各国使节惊叹不已,

见到葡萄牙使节就夸赞一下恩里克王子,见到西班牙高官就奉承一下无敌舰队,要是遇到了对面的意大利政客,那当然要聊聊文艺复兴和古罗马时代辉煌的文化了,

总而言之,一名东方的政治新星,游刃有余的穿梭在外交酒会中,用的他的睿智、博学和微笑政府了在场的所有男男女女,甚至连阿兰子爵心中都暗自叹息,这个东方人确实够吸引眼球,瞧瞧酒会上那些女人炙热的目光吧,真是让人嫉妒,

说的沒错,酒会中的贵妇人们全都惊讶于肖乐天的气质和外貌,这个男人的卖相实在是不错,而且口才超赞,气质阳刚,说他是女人杀手都不为过,

这一路寒暄而來,肖乐天的手心都快被这些女人给挠破了,女人眼中的炙热差点把他融化,到最后居然连卑斯麦都看不下去,暗中一个劲的向肖乐天使眼色,精于政治的铁血首相非常明白这种外交场合里的各种潜规则,他可不能眼瞅着肖乐天吃亏,

老人对年轻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担忧,那就是女色,现在眼瞅着这些贵妇人就是想给肖乐天下套,只要酒会中传出一些桃色新闻,那么不用猜三天后就能传遍整个欧洲,

肖乐天一个亚洲人,积攒这点声望可不容易,现在又不是后世思想开放的时代,偷情这种事情可是大忌,更何况你现在的声望可是新教教宗來做背书的,到时候丢你自己的脸不要紧,可别把教宗给拖累了啊,

还别说,卑斯麦眼光就是毒辣,今天酒会上很多人就是抱着给肖乐天下套的心态來看热闹的,那些女人蜂拥而上,居然沒有一个男人阻拦,

“亲爱的肖,你的气质太让我着迷了,我能和您喝一杯吗……哦,神秘的东方使者,这是我最喜欢的舞曲,您难道不邀请我跳一曲吗……敬爱的首相大人,不知道您有沒有计划去荷兰访问,我就住在阿姆斯特丹……”

一群女人跟鸭子一样围着肖乐天喳喳的叫个不停,肖乐天好几次突围的企图都被她们给挡回去了,弄的他现在哭笑不得,

不仅如此,这些女人时不时还用自己鼓胀的胸脯去蹭一蹭肖乐天的胳膊,弄的他心中暗火升腾,要不是前世肖乐天见过更疯狂的场面,估计今天还真的要丢丑了,

无数贵妇人眼睛偷偷往肖乐天下三路瞄,她们心里也很诧异,怎么一点反应都沒有,难道说如此帅气的小伙子,居然不好女人吗,要是那样可就天遗憾了,

就在她们腹诽之时,给肖乐天解围的人终于出现了,虎妞和平儿身穿盛装一左一右分开女人群,微笑着挎着肖乐天的胳膊,

“不好意思了,现在有很多人等着和我们的丈夫会谈,只能万分失礼了……”说完带着肖乐天就往外走,

“哦,上帝啊,这两个女人都是肖乐天的妻子,哦,他怎么能违反教义呢,他怎么可以娶多个妻子,”夫人们一个个满脸愤愤,

基督教义是规定一夫一妻制的,虽然背地里他们都会有很多的情人,但是在法律和道德上,一夫一妻制是不容置疑的,这下女人们可算抓住肖乐天的软肋了,

“肖先生,请您解释一下,您作为一名教徒,为什么会有两名妻子,这是违反教义的,这是不道德的……”

肖乐天气的鼻子都外了,你丫的刚刚用胸脯蹭我的时候怎么不说教义啊,挠我手心的时候,你想上帝了吗,你老公就在身后你都敢勾搭男人,现在居然瞪眼指责起我了,

不过肖乐天依然保持着脸上的微笑,礼貌的说道“尊敬的女士,请您记住,这位才是我的妻子,而这位只是我的侍女,您不要搞错了身份……”

“不不不,肖先生您不能欺骗这些美丽的女士,我是知道你的底细的,”沒等肖乐天说完,那个讨厌的阿兰子爵又钻出來了,

“据我所知,这位叫做平儿的女士,确实是你的侍女,但是你依然有两名妻子,一位是面前的虎妞,而另一位还在清国,而且是皇族里的女人,我说的沒有错吧,”

看來阿兰子爵在來之前已经和法国情报部门沟通过了,不然以奥地利的情报能力,是绝对搞不清中国现在的内情的,

阿兰子爵看着肖乐天渐渐凝重的表情,知道自己的攻击已经命中靶心,两片薄嘴唇中一条毒蛇的信子开始跳动,他要揭露肖乐天的无耻勾当,

“首相大人,既您口口声声说您是新教徒,那么你怎么解释这两名妻子,还有这位侍女,她真的是你的侍女吗,据我所知不是,她其实是你的妾室……”

“哈哈哈,诸位欧洲的文明人,大家看看吧,多么原始的野蛮人啊,他居然有妾室,这是对文明世界道德观的鄙视,”

阿兰子爵的话自然有人专门翻译成汉语,在场的所有新军士兵们一个个气的满眼冒火,要不是肖乐天一直暗暗摇头,他们早就冲上去揍他一顿了,

这时候平儿都听不下去了,她心里这个委屈啊,自己什么时候成妾室了,我这是想当妾室都沒当成好不好,老爷就有那么一次企图推到自己,还被富慧给撞破了,在那之后可再也沒有机会了,

冤枉啊,这个长得像条毒蛇一样的瘦高大鼻子,怎么能这样的冤枉人,平儿眼眶瞬间湿润了,

“你太过分了,为什么要冤枉我,我只是大人的侍女,我并不是妾室……”话说半句平儿眼泪就已经滚落下來了,

“不不不,亲爱的女士,我不知道您收到了肖乐天怎样的胁迫,但是辩解是徒劳的,不仅仅你是肖乐天的妾室,就连刚刚唱出美妙祝酒歌的女高音,一样也是肖乐天所霸占的女人……”

阿兰子爵如同吐信子的毒蛇,他把皮埃尔追求芳官的事情添油加醋的重复了一遍,在他的版本中,皮埃尔和芳官成了罗密欧与朱丽叶一样的悲情主人公,而肖乐天则是霸占美女的恶龙,是无耻之徒,

“诸位先生、女士们,你们无法想象一个追求爱情的法国绅士受到了多大的伤害,他甚至受到了肖乐天卫队的殴打,从那天起,他开始酗酒最终耽误了他的本职工作,造成重大事故而被关进了监狱……”

“这一切的起因又是从何而來呢,源头当然是肖乐天这条霸占女人的恶龙,他虽然有一张文明绅士的外表,但是他的内心则肮脏无比,他和中国那些野蛮人沒有丝毫的区别,”

阿兰子爵恶狠狠的大吼道“这一切都是事实,是无可辩驳的事实,欧洲的绅士们,擦亮你们的眼睛,不要受骗了,”

吼声中,所有贵妇人一哄而散,大大的人圈子,把肖乐天和他的女人孤立在了中央,整场酒会一下子就冷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