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 悲伤的爱情故事/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脏弹攻击,现在肖乐天所遇到的就是最让他头痛的脏弹攻击,政治斗争一旦动用脏弹攻击,那就彻底的撕破脸了,

肖乐天想得到新教的支持,新教也愿意扶持他成为东亚的政治新星,但肖乐天的两名妻子和一群女人却成为了他最大的软肋,因为这是严重违背基督教义的,现在这个场面,就连主教大人都不能随意的发言了,

看着阿兰子爵哪张臭脸,别说肖乐天和新军怒火冲天了,就连一直用照相机记录酒会的自由撰稿者雷奥都暗火中烧,这个混蛋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老底,你在维也纳贵族圈里名声早就臭了,谁不知道你是一个勾引女人的花花公子,现在你居然还敢跳出头來攻击汉堡市的恩人,

“阿兰子爵是吧,我和维也纳的新闻从业者非常熟悉,我也听说过您的一些‘精彩绝伦’的传闻,听说桑普伯爵的两个女儿都与你有染,这沒有错吧,就这样你都不满足,甚至还勾上了桑普伯爵夫人……”

“我实在难以想象,你跟姐妹花偷情还不够,回头还要偷母女花吗,更别说你暗中和修道院的修女传出來的绯闻了,我真的难以想象,就你这样一个道德败坏的人,居然有脸面攻击普鲁士的客人,攻击汉堡市的恩人……”

雷奥不愧是新闻从业者的精英,不仅笔杆子很厉害,嘴皮子更厉害,几句话就把阿兰子爵的老底子给兜出來了,那时候的欧洲, 别看嘴里都高喊严守宗教戒律,但是暗地里脏的臭的比大清朝一点都不次,

欧洲大陆贵族阶层里偷情成风,别看一个个都是一夫一妻,但是哪个贵族沒有几名情人他都沒脸在社交场合出现,而阿兰子爵更是此道中的高手,

但是偷偷摸摸的事情,虽然大家都很清楚但是被端在台面上依然会让人感到羞耻,阿兰一把拽下左手上的白手套,照着雷奥的面门就扔过去了,

“混蛋,你这个贱民,怎敢侮辱贵族,我要和你决斗,我要用你的鲜血來洗刷你对我的耻辱……”

就在他喊叫的那一刻,就在白手套快砸到雷奥的面门之时,突然在场的所有宾客面前一花,一道身影急速闪过,再定睛一看空中的白手套居然消失了,

“哦,这是怎么回事,刚刚那是什么,”人群议论纷纷,

这时候阿兰子爵才发现在肖乐天的身旁,一位穿着古怪东方衣着的高大男人就好像从地里冒出來的一样,突然出现在众人眼前,他手中抓住的就是他的白手套,

“萧何信……这位子爵大人刚刚不是向你发起挑战了吗,你难道沒有胆量迎战,”

“呵呵,龙爷开玩笑了,我现在是一百名仪仗兵之首,沒有大人的命令,我怎么敢从岗位上随意离开呢,”

“嗯,说的沒错,不管什么阿猫阿狗挑衅,大人的军令永远是最大的,现在我替你的岗,你來迎战吧……”

抢过白手套的龙爷和萧何信就这么众目睽睽的换岗了,两人交谈中那股桀骜不驯的气质让卑斯麦都动容,

一百名仪仗兵,这是肖乐天展示自己兵威的手段,龙爷和萧何信换岗,人数也是一百人,威武气息丝毫不减,

“阿兰子爵是吧,呵呵呵,龙爷心疼你这个小白脸,他动手那可就是欺负人了,换我來跟你玩玩……你不会是不敢吧,刚刚你不是叫唤的很凶吗,干嘛往后退呢,是不是就会欺负人家文化人,”

萧何信一路逼近,而阿兰子爵不停的退步“不不不……你,你刚刚已经拒绝了我的决斗邀请,你已经沒有资格了……肖乐天,你不要避重就轻,让别人替你出头,你要给大家一个解释……”

阿兰子爵从萧何信展露伤疤那一刻就知道自己不是人家的对手,在这名老兵强大气场的压制下,只能不停的退缩,

这时候肖乐天不能不开口了“退回來,”一声命令,肖乐天戛然止步然后冷笑着瞪了子爵一眼,原地后退了三步,

肖乐天望着周围的人圈子,面对着无数质疑的目光,他知道必须要给一个解释了,否则自己刚刚打下的良好开局可就全都毁了,

“尊敬的女士们,先生们,很遗憾让大家看见这么一场不愉快的场面,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也确实要给大家一个交代了……”

“主教大人,各位宾客,我想现在集中在我身上的问題一共就是两个,首先是我的双妻问題,而另一个就是我身边的侍女,到底是不是我的侍妾,到底是不是我的后宫……”

“好吧,这是一个挺长的故事了,如果大家有兴趣我就讲讲吧,希望大家能够有耐心,也希望我的英文水平大家都能够听懂……”

肖乐天自嘲的说了两句,又喝了一口香槟,开始讲起他刚刚回国时候的传奇冒险,

“那是1864年的深秋,我孤身一人穿越蒙古大草原回到了我的母国,当我耗尽所有的钱币,吃光所有的粮食后,我昏倒在了太行山内的小溪旁边,等我醒來后我就见到了我身边的妻子虎妞……”

肖乐天是一个讲故事的高手,前世能在公关公司里混成小领导的人物不可能口才不好,在他的故事里,自己和虎妞之间的感情完全就是一出骑士救公主的精彩戏剧,

太行山道土匪的埋伏,虎妞悲惨的身世,山神庙里热血沸腾的激战……所有人的一切让这些欧洲人听的目瞪口呆,最后当肖乐天勇敢的去和土匪谈判,当虎妞温柔的给他整理戎装的场景出现在女人们的脑海之后,无数的女人都低泣了起來,

阿兰子爵感觉到了周围气氛的变化,他突然发现这个东方人有一条魔鬼的舌头,他居然能够影响周围人的心理,他真的想插嘴打断肖乐天的蛊惑但是他不敢,因为萧何信杀人一样的目光正死死的盯着他呢,

“诸位女士们,我和虎妞之间的爱情是在凶险万分的战场上建立起來的,试问我怎么能抛弃她,而我另一位妻子,她的故事则更加离奇了……”

富慧是富察家的女人,作为一名满族高等贵族的女儿,用欧洲的风俗來算那就是一名公主了,而这位公主她的前半生可是凄惨无比,三次失败的婚姻在肖乐天的嘴里被描绘的凄惨无比,再加上家族的日益沒落,更让在场的贵族们感同身受,

大家虽然都是贵族大人物,但是他们家族历史上都经历过几起几落,也看见过不少一蹶不振彻底复兴无望的家族,可以说危机意识一直伴随着所有的人,富慧的人生经历,在场的人就算沒经历过,人们也都假象过,

沒落家族的公主,经历了三次失败的婚姻,和一样不得志的兄弟相依为命,这故事绝对赚足了眼泪,

“是的,我们相爱了,我向上帝忏悔,我确实把我心中的爱,如同切苹果一样的切成了两半,这对虎妞是不公平的,这对富慧也是不公平的,这更是对上帝的背叛……可是我又能怎样选择,中国人说了一句话,手心手背都是肉,当爱情來到我的面前,我实在是无法割舍……”

肖乐天现在简直就是奥斯卡影帝附身了,脸上那种悲痛,那种纠结、扭曲看的在场的女人全都心痛了,渴望轰轰烈烈爱情的她们对这种悲情故事简直就沒有抵御能力,当场哭声一片,

“主教大人,请原谅我,我愿意向上帝忏悔……”说到这里,肖乐天居然单膝在主教面前下跪,眼角还挤出了两滴泪水,

该死的阿兰,你小子等着,你都逼我下跪了,回头我就派人打断你的腿,老子我让你一辈子都跪着,

主教当然要配合演戏了,他怜悯的目光真如主的慈悲,他手掌轻抚肖乐天的头顶“迷途的孩子,主听到了你的忏悔,主会原谅你的……”

“不不不,我违背了教义,我就应该接受惩罚……我我我,我向上帝发誓,我回到国内后,就会和我两名妻子之一离婚的……”

话还沒有说完,人群中不少哭泣的女人集体惊呼“不……这不公平,这对你的爱人不公平,”这帮被爱情洗脑的贵妇人们,已经被两段传奇的爱情所感染,一下啊就站到肖乐天的阵营中了,

就在一片乱哄哄之中,虎妞居然神來一笔,她眼眶红润着,拽了拽约纳斯的袖子“请给我翻译……呜呜呜,我……我决定了,我决定回国就和我的夫婿离婚,富慧姐姐的爱情经历太苦了,我怎么能够让她再受伤害……呜呜呜,”

虎妞掩面大哭,扭头向别墅内狂奔而去,人群不敢阻拦一下子就让开了一个胡同,这时候跪在地上的肖乐天,脸埋在胸口肩膀一个劲的起伏,好像在哭一样,

不过萧何信他们可知道,鬼精鬼精的老大绝对不会因为这个哭,他现在一定是在笑,这两口子配合真默契,这是演戏给大鼻子们看呢,

大家猜的一点错都沒有,肖乐天肩膀起伏就是憋着笑呢,他心中暗暗给虎妞挑大拇哥,心说我这媳妇娶的一个个都是鬼精鬼精的,

我这点爱情故事,明天让雷奥润色一下,都能再开一个专題了,就叫‘东方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或者干脆就叫‘來自奥地利的爱情刽子手’哈哈哈,这专題一定大卖,我的声望估计又能高一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