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6 下流无耻的围攻/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肖乐天刚刚开始讲故事的时候.阿兰子爵还沒有意识到他能有翻盘的可能性.但是当他亲眼看见一名又一名的贵妇人被如此凄美的爱情故事给感染到哭的时候.他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危机.

好好的一次脏弹攻击.本想给肖乐天身上泼一盆大粪.怎么到最后却变成给肖乐天加声望了.如果这两段爱情故事在欧洲大陆流传开來.肖乐天沒准就会变成女人眼中的情圣.或是白马公子什么的.

不行.绝对不能让事态失控.我必须要进行反击.想到这里.阿兰子爵眼神四顾.宾客群中的几个身影开始有动作了.

象今天这么大的政治性酒会.列席的媒体人不可能只有雷奥一个.今天整个欧洲主要的媒体基本上都派來了记者.他们有的用纸笔记录.有的用照相机留下影像.如此重大的历史事件.他们绝对不会缺席的.

虽然说媒体团经过了层层筛选.里面的记者大部分都和普鲁士方面比较亲近.但是总会有一些敌对国家的记者混进來.甚至还有一些被收买的变节者也会临阵倒戈一击.

在阿兰子爵眼神示意下.六七名记者捧着速记本和钢笔.哗的一声围了过去.差点把主教大人给挤倒了.

“我是费加罗报的记者.请问肖乐天先生.对于阿兰子爵所说的后宫团问題.您如何解释.您的婚姻观是不是遵循着双重标准.”

“首相大人.您能向我们透露一下.您的两名妻子.究竟您要放弃哪一个.”

“肖乐天先生.对于清朝愚昧落后的婚姻观.您有什么话要说吗.”

一群记者围在肖乐天的周围.一个个的问題弄的他焦头烂额根本就无暇挨个回答.渐渐的他被记者簇拥着又回到了人圈子的中心.生生把他和主教大人给分开了.

十几个问題过后.肖乐天开始还勉强能回答几个.但是随后他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坏了.阿兰这孙子太阴险了.他居然跟老子我來这一招.这是要打断我的反击节奏.接下來就要激怒我了.

肖乐天侧眼旁观.正好看见阿兰那双三角眼闪烁的光芒.嘴角全是冷笑.

“肖乐天先生.我能问您一个私人的问題吗.您拥有那么大的一个后宫团.您的身体到底能不能承受的了.是不是每天都要用春 药來增强呢.”

好歹毒的问題.当时换來人群一片哄笑.刚刚让肖乐天和虎妞建立起來的悲情气氛.被一扫而空.

果然是这一招.这群记者目的就是要激怒肖乐天.他们要的就是这位东方政治家情绪失控.这样他们才有机会进行抹黑.

这时候雷奥已经猜到了这群同行的阴谋了.他气的心中大骂卑鄙.这种臭不要脸的招数都能用出來.肖乐天只要稍微控制不住情绪.只要稍微发怒一点点.他就算彻底的输了.

“散开.你们都散开.你们是记者之耻.上帝会唾弃你的.你们居然敢在主教面前问这种问題.太无耻了……”

雷奥在人群外面拼命的推搡这群混蛋.但是这群人早在酒会之前就已经得到法国方面和奥地利方面的双重佣金了.为了金钱他们不惜和上帝开战.

“走开.你沒资格指责我们.你雷奥不过就是被东方人豢养的狗.你早就忘记了什么是新闻自由.一边去……”

雷奥被人斜刺里一撞.整个人倒退三四步.而这时候围攻肖乐天的问題已经越來越过分了.

“肖乐天先生.请回答.您的后宫里到底有沒有小脚女人.你们中国人为什么要把女人的脚骨给勒变形.甚至骨折.你有沒有这种变态的审美观.”

“首相大人.我很好奇.您每次和后宫行房的时候.是一次和一名女人行房呢.还是一次和好多女人行房.”

“是啊.肖乐天先生请您立刻回到.和一群女人一起睡的感觉是什么样的.您向上帝发誓.您有沒有进行过这样的淫 乱活动.”

“肖先生……肖乐天……首相大人……中国人……”一个又一个的问題如同潮水一样向肖乐天扑了过去.根本让他无法回答.现在肖乐天的脸色已经惨白无比了.

但凡有点经验的政客都知道肖乐天陷入了最恐怖的脏弹攻击.这种涉及隐私的提问肖乐天无论怎么回答他都已经输了.

攻击者既然问出这样的问題.他们就沒有考虑过答案.或者说答案根本就是不重要的.他们所要的就是这么一个过程.这个采访的过程.这个逼迫肖乐天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份火热的新闻报道.

民众都是喜欢桃色新闻的.这种靠近两性话題的提问.绝对能满足读者心里最阴暗的yuwang.保不齐就会有人拿着这些报道进行意淫.幻想自己就是那个后宫的主人.

在这种疾风暴雨式的攻击下.超过99%的人都会手足无措.百分百的人都会愤怒.甚至有超过八成的人会情绪失控.做出一些失当的举动.

他们的目的就是让肖乐天愤怒.最好肖乐天破口大骂.甚至抡起拳头揍这群记者一端那就更好了.到时候保证整版通栏來的专題‘东方政治新星情绪失控殴打记者’‘肖乐天后宫团被曝光恼羞成怒威胁报社’各种各样夸大其词的标題.绝对能把肖乐天刚刚建立的形象彻底的摧毁.

如果肖乐天忍了.一言不发也不行.如果是那样的话.肖乐天就会成为欧洲人的笑柄.一个被骂的不敢还嘴的窝囊废.到那时候.所有看好他的势力都会摇头叹息把他放弃掉的.

怎么办.这是肖乐天现在心中唯一的声音.他恍惚间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身边那群毒舌一样的记者.正吐着信子向他围攻.

隐约间.肖乐天好像听到了一些细微的声音“來啊.來打我们啊.你的拳头呢.为什么不挥舞起來.”

“还有你的士兵呢.他们的眼睛在喷火.他们在等你的命令.他们手里不是有刺刀吗.动手啊.让这场酒会见见鲜血吧.”

“窝囊废.被我们这么骂都不敢还手吗.就你这样的废物.居然有艳福享受这么多的女人.还不如交给我们让她们在我们的胯下婉转承欢吧.”

肖乐天的额头青筋直蹦.他不知道这些低沉的声音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他只知道自己的情绪已经到了失控的边缘.自己马上就要疯了.

阿兰子爵咬紧牙关.手心里都是汗.他知道肖乐天已经到了爆发的临界点了.只要他敢动手或者说破口大骂.那么他就已经输定了.

“好样的.这次的金币真的沒有白花.这群无赖一样的记者还真是好用.事成之后我会再给你们一份赏赐的……”

“肖乐天啊.肖乐天.你能怎么办.只要能把你给毁了.这些下九流的小报记者就算送给你杀又能怎么样.他们可不怕你的报复……”

阿兰子爵说的一点错都沒有.玉石俱焚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你肖乐天是高贵的东方首相.有千军万马听你的指挥.但是你也有软肋.当最低贱的无赖选择和你同归于尽之后.你也一样束手无策.

我们当然知道这些豁出命的记者回头会受到疯狂的报复.但是你别忘了.就算你报复你也得偷偷的干.我们法国和奥地利自然会给他们提供保护的.

其实就算保护不了.让你一个个的暗杀了他们.这些下九流的无赖也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任务.你的声望被毁了恐怕再难重塑了.

“这是必胜的死局.是困死你这条东方龙的死局.”

酒会的气氛越來越凝重了.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都等着肖乐天的回应.这时候就连卑斯麦都开始摇头叹息了.他下意识的就想让手下人把肖乐天保护出來.然后结束这个酒会.

面对这样的脏弹攻击.其实最好的处理结果就是以不变应万变.最好肖乐天能开几个西方式的玩笑.展示一下自己的幽默.然后用时间來淡化这个敏感话題.

但是肖乐天现在所表现的可不是幽默.而是大爆发的边缘.人们甚至看见了他在颤抖.那是愤怒到了极点的表现.

“够了.你们这群王八蛋.都给我闭嘴……”萧何信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了.他如同暴躁的狮子一样冲了过去.一把就抓住了阿兰子爵的衣领子.居然把他原地提了起來.

“混蛋.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你不是叫嚣角斗吗.老子陪着你……”说完抡起拳头就要动手.

“住手.这场闹剧该结束了.”最关键的时刻.卑斯麦开口了.这位欧洲老牌政治家一发话.就镇住了这场混乱.

“肖乐天.现在你來结束这场混乱吧.我想酒会到这里也就可以宣布结束了.”

卑斯麦的好意并沒有得到肖乐天的回应.这时候的他正面色古怪的站在酒会的正中央.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足足三分钟之后他居然诡异的笑了起來.

“阿兰子爵.看來您对我的私生活很感兴趣啊.双妻的话題还有所谓的后宫话題都是你挑起來的.而且你还说的振振有词……好了.萧何信你把他放下.我们都是文明人.要礼貌的解决这个问題.”

肖乐天分开围着他的小报记者.走到吓出一身白毛汗的阿兰子爵面前.冷笑着说道“如果我能证明我沒有后宫.你准备怎么办.”

阿兰一听当场一愣.紧接着嘴里说道“不可能.你们中国人是什么货色我太清楚了.你绝对有妾室.我敢向上帝发誓……“

“好.我不用你发誓.我只希望做一个承诺.假如我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你敢不敢接受我手下的角斗挑战.我只问你敢还是不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