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 酒会后的新闻发酵/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争从來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是国战,比如说奥地利和普鲁士之间的倾国战争,光准备工作就得十年,

征兵、制造装备、训练、适应装备……军事上的各种准备工作就不用提了,单单看外交、情报战线上的冲突,就已经让人眼花缭乱了,

战略欺骗、战术欺骗、外交欺骗、部队佯动……甚至包括国与国之间的结盟、反叛,还有各种各样明面的、私下的各种协议更是让东亚的这些学习者目瞪口呆,

当然了,所谓的初学者指的都是萧何信这帮军官团,在之前卑斯麦把肖乐天也算作初学者之一,但是当肖乐天所制定的绝密计划开始实施之后,卑斯麦震惊之余甚至拽断了自己的几根胡子,心疼的了不得,

计划的开端就在酒会结束的第三天,以英国泰晤士报为开端,一份由雷奥执笔的专題开始出现在读者的眼前,这份报道让所有人眼前一亮,当天报纸的销量足足提高了三成,

酒馆、咖啡店、餐厅、广场、花园……凡是人群密集之处,都有驻足观看报纸的民众,

专題从奥地利使节阿兰子爵的无礼冒犯开篇,切入点居然是肖乐天这位东方首相凄美如传奇小说一样的爱情故事,

“上帝啊,我的上帝……泰晤士报这样的严肃报纸,居然会为一名亚洲政客的婚姻而刊登一个整版,”

“怎么会这样,奥地利可是欧洲贵族中心啊,怎么能派出如此水准的外交家呢,这可真是耻辱……”

“哦哦哦,真是让人想不到,身为一名新教徒居然有双妻,这太过分了……老杰克,你快过來,看看今天的专題……”

整个欧洲的舆论界顿时刮起了一阵东方旋风,所有的欧洲绅士和淑女们都被裹挟了进去,在整场风潮中,男性大多比较理性,对于肖乐天的态度还是很持中的,但是整个欧洲的女人却癫狂了,

雷奥不愧是支金笔杆子,在他的笔下肖乐天成为了一个多情种子,典型的白马王子,是一个被命运所戏弄而无奈选择了双妻的痴情男子,

虎妞和富慧已经被塑造成完美的东方女人,一个是出身贫贱和肖乐天一起在危机四伏的战场上打出來的爱情,一个是勇敢追求真爱但是三次婚姻都失败的可怜公主,

两人的身份反差实在是太大了,但是越是这样越能出现戏剧效果,这才是赚女人眼泪的好戏码呢,

“无奈的肖乐天,悲情的肖乐天,在主的教义面前,他必须要做出抉择了,当他回到清国的那一刻,就是一段爱情的终点,也是一位可怜女人的末日,到底应该如何抉择,不知道我们欧洲是否能给他一个答案,”

雷奥这个损啊,他居然直接把这个球给踢到了所有读者的面前,居然大大方方的向整个欧洲的百姓发问,你们不是指责肖乐天吗,现在选择权给你们,你们说应该跟哪一个离婚,

好家伙,这个问題可算是炸锅了,男人们还多少能把持住,可是这些女人都疯了,所有聚会上她们讨论的话題只有这一道艰难的选择題,

“应该选择虎妞,这个女人虽然在战场上和肖先生建立了生死相依的感情,可是他的身份太低微了,一个商人之女,应该知难而退……“

“不不不,你说的不对,最应该放弃的是富慧,虽然她是东方的公主,但是她有过三次失败的婚姻,虽然不是离婚但也是教义所不能容忍的……”

“你说错了,就应该虎妞放弃……不不不,就应该富慧放弃……虎妞……富慧……虎妞……富慧……”

女人们如同鸭子一样不停的吵嚷,也许旁变的男人会这样的嘟囔一声“要是两个都能娶就好了……”

可是往往男人话沒有说完就遇到女人们集体的攻击“你做梦,你是不是心里一直有这样的想法,呜呜呜,上帝啊,你要去惩罚他,这个男人的内心实在是太无耻了……”

象这样的争吵在整个欧洲,甚至美国都不断的上演,纠结的女人们实在是无从选择,他们感觉抛弃任何一个都是一种罪过,

报道可不仅仅是这一份,肖乐天深谙传媒心理学,他知道民众大部分都是三分钟热气,象这种争论,三天内会达到一个gaochao,紧接着就会进入一个衰退期,这时候就需要更新的新闻了,

果然,在三天之后,又是欧洲影响力最大的报纸泰晤士报刊登了爆炸性的新闻,汉堡那场酒会中的冲突可不仅仅是双妻的问題,阿兰子爵甚至抛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新闻,那就是肖乐天的后宫,

所有人都傻眼了,就连法国和奥地利也沒有想到,自己这一方沒有主动报道这次丑闻,肖乐天居然自己给自己抹黑,

是的,在酒会结束之后,法国和奥地利政府就已经控制住了本国的媒体,严令他们不得报道酒会上阿兰子爵的丑态,这个废物实在是太丢人了,居然连一个东方的野蛮人都对付不了,

当然了他们也不相信普鲁士方面会主动的曝光这样的丑闻,毕竟整件事对肖乐天的声望也是有影响的,政治家的女人被迫进行贞洁鉴定,说出去也是个笑话啊,

但是谁都沒有想到,肖乐天和普鲁士方面居然这么疯狂,居然主动解密把酒会上的冲突全给揭底了,这是彻底不要脸了吗,

一时间整个欧洲舆论圈一片哗然,人们在谴责阿兰子爵的无耻之时,又对他背后的主使产生了各种各样的猜测,

“一定是法国,以奥地利的情报能力,是不可能对中国了解这么深的……这帮家伙太阴险了,居然用这样无耻的脏弹进行攻击……”

“肖乐天真的有一个后宫吗,这些东方人太会享受了,我一直以为只有中东的那些苏丹和部落长老们才会有这样的享受,沒想到中国也一样啊,嘻嘻嘻……”

“这注定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虽然阿兰子爵和奥地利方面丢掉的声望会更多一些,但是肖乐天的声望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他这样做是图什么呢,”

人群议论纷纷,谁都不知道普鲁士和肖乐天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就连法国和奥地利方面也傻眼了,

不过傻眼归傻眼,但是现状大家都已经看清楚了,法国和普鲁士在这次酒会上所做的一切确实影响到了他们的国家形象,甚至他们本国内的民众也颇有微词,

尤其是法国,拿破仑三世的执政地位本來就有点勉强,国内反对势力一直很多,他们不可能不利用这次机会攻击皇帝,这个时代的法兰西可是经过大革命洗礼过的,他们才不在乎皇帝想些什么,

拿破仑三世到底又砸碎了多少珍贵的艺术品,到底还有多少侍从被臭骂乃至殴打,这就不得而知了,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整个欧洲都在观望法奥两国,都想看看他们究竟会给出一个什么样的解释,

很遗憾的是,解释沒有等到,一场意外却等到了,

“费加罗报的主编,他怎么会给我写信,他不是跟拿破仑三世关系密切吗,滚蛋吧,我才沒兴趣看他的废话呢……”

“嗯,这是泰晤士报刚刚送來的稿费,还有下一篇专栏的约稿请求,哦上帝啊,这帮英国佬总算是舍得开高薪了……”

“明天我要把最新的情报送上美国商船,现在纽约和华盛顿方面一定等急了……”

昏暗的烛光下,自由撰稿人雷奥正在处理他的公文,现在的他早已经鸟枪换炮了,新租了一个单层的公寓,而且也聘请了助手和秘书,他甚至长期包租了一辆马车供他采访使用,

不仅如此,雷奥的社会地位也在不断的攀升,每天一楼的门房也就是房东居住的屋子都要代收数十份请柬和信件,借着肖乐天的影响力,雷奥俨然成为了欧洲新闻界的一颗新星,

夜已经深了,雷奥依然沒有休息,一封封的信件需要他來整理,后续报道也要他绞尽脑汁的去构思,身边的白兰地酒瓶已经喝掉了一半,他眼睛里全是红血丝,

窗外街道上煤气灯的光芒射了进來,把他的身影投在身后的墙上,长长的摇曳不定,就在他奋笔疾书之时,突然异变突起,安静的街道上啪啪啪响起三声枪响,玻璃窗瞬间粉碎,

“嗯,”雷奥果然够激灵,他下意识的一缩脖子紧接着屁股一滑就坐在了地上,可是这时候地面上已经一片玻璃碴子了,他这一屁股正好坐在上面,

“啊……”这会可就不是闷哼,而是惨叫,他已经感觉到了屁股上的湿漉,那一定就是鲜血,

嘟嘟嘟……大街上响起了警笛的声音,雷奥所租住的地方算是汉堡市的高档街区了,这里警方的守护力量是很强的,枪声响起的那一刻就惊动了一整队的警察,

长街上一个带着鸭舌帽的男人在疯狂的逃窜,后面是十多名吹着警哨的警察在狂追,刺耳的警哨声和喊叫声吵醒了无数居民,

“快看啊,雷奥先生的房子被人泼洒了红色的油漆,上帝啊,是死亡威胁,那上面让他闭嘴,要永远的闭嘴……”

“太可怕了,难道连我们所住的街区也不安全了吗,”

就在邻居们议论纷纷的时候,从写满咒骂单词的房门里跑出來一行警察,他们抬着担架向着医院的方向狂奔而去,

“让一让,请大家让一让,雷奥先生受伤了……”

“哎呦,哎呦……我的屁股啊……”雷奥趴在担架上,屁股夸张的翘了起來,三四块亮晶晶的玻璃片扎在上面,殷红的鲜血无比刺目,

在雷奥身后是他新雇佣的助手,年轻人眼眶湿润着正用照相机记录着老板的风采呢,而雷奥嘴里也不闲着,

“拍照,马上拍照……我知道是谁要害我,我不怕他们,我要让整个欧洲的舆论都去谴责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