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 皮埃尔的地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哪里來的妖孽,这是地狱走出來的恶鬼么,帝国荣光居然被践踏到这个程度,你们都是白痴吗……”

骂声中只听轰的一声响,凡尔赛镜厅里面最大的一面水银镜被打碎了,遍地都是翻滚的玻璃碴子,

这座法国历史上最著名的宫殿,自从落成到现在就沒有遇到过如此大的劫难,自从肖乐天入欧洲之后,三幅名画被毁,六扇玻璃窗被砸,十面高大的水银镜变成了一地的碎渣,至于那些小摆设更是遭了秧,连侍卫官都不知道更换了多少套,

最倒霉的当然还是來自中国的瓷器,无数宋瓷、元瓷、明清瓷器一件不留全都被砸碎了,原因只有一个皇帝陛下愤怒的源头就來自中国,

拿破仑三世并不是一名合格的政治家,他本质就是一个军阀,一个幸进者,一名阴谋家,他能登基除了靠心狠手辣和欺骗之外,更多的则是运气还有他叔叔拿破仑一世留给他的声望,

象这样的战争狂人总是暴躁易怒的,普法战争中拿破仑三世被卑斯麦轻易的激怒而选择主动宣战就是一个特例,

拿破仑三世一直自视甚高,这不仅仅是因为狂妄,也是因为这些年的南征北战中法兰西的军队还真是很长脸,几乎一场都沒有败过,从意大利宗教战争到克里米亚战争,然后还有针对大清国的远征,拿破仑三世就是用一场又一场的胜利,來维持着他的统治,

但是今天,一帮來自东方的落后野蛮人,一群手下败将居然把法兰西的国家尊严给践踏到这个地步,一名年轻的政治新秀,一个典型的雏儿居然能把一个帝国给逼到绝路,这让皇帝陛下怎么能不愤怒,

“看看这些报纸吧,看看他们是怎么攻击我们的,你们这群白痴到底天天在干什么,回答我,到底是谁下令攻击全欧洲的报社的,到底是谁下的令……”

皇帝在咆哮,而他面前站着的十多人就是法兰西情报部门的最高领导,出卖朋友的谢里夫也在队伍后面站着,

所有人额头都冒汗了,他们双股战战一个劲的发抖,谁都不想当出头鸟,谁都不想被陛下骂,可是总得有人回答问題啊,结果前面的大佬们全都把眼神投向谢里夫了,这个级别最低的倒霉蛋,

谢里夫心里这个骂啊,这群老狐狸有好处的时候抢的比谁都凶一口汤都不会分给别人的,等到顶缸的时候全都缩了,

可是沒法子,谁让自己在这里级别最低呢,要不是整件事跟那群该死的中国人有关系,就一个中校级别的军官根本沒有资格面见皇帝陛下,

“陛下……这件事不是咱们干的……”谢里夫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我向您发誓,法国的情报部门绝对沒有下令攻击报社,我们就算再愚蠢也不可能如此的不智啊……”

“那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奥地利方面已经明确表示沒有动手了,到底是谁出的手,”皇帝陛下如同愤怒的公牛,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谢里夫很为难,皇帝的问題也是他们想要搞清楚的问題,他和这些脑满肠肥的高官们曾经进行过多次的分析,但是毫无结果,除了一个劲的向手下人施压之外根本就是束手无策,

好几次谢里夫都提出要把皮埃尔放出來,但是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虽然大家都承认皮埃尔很有才华,但是大家需要他來背黑锅,之前任务失败的罪过好容易推开了,怎么可能在找补回來,

“陛下,我们一直在努力,我们会加派人手的……”

“哈哈哈,从袭击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六天了,你们一直说努力努力,可是我要的是结果,外交部已经接到无数国家的咨询函了,看着一个个口气很礼貌,但是话里话外都在怀疑我们……”

“到底是谁干的,总不能是卑斯麦和肖乐天他们干的吧,”皇帝陛下愤怒的吼叫着,

“嗯,陛下,您说的有可能啊,也许真的是那些中国人干的,他们想抹黑我们法兰西……”谢里夫话沒说完,一个墨水瓶擦着他的脑袋就飞过去了,

“白痴,你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吗,一群亚洲黄皮猴子哪里來的胆量,敢攻击整个欧洲的报社,如果事情败露了,他们会被整个欧洲愤怒的民众撕碎的……”

站在谢里夫前面的几名高官赶紧顺着皇帝陛下的话头捧着说了下去“谢里夫,在陛下面前不要胡说八道,卑斯麦和肖乐天恭维这些报社还來不及呢,他们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傻事……”

“陛下,事情根本就沒那么严重,国与国之间的争锋靠的还是真实的实力,我们法兰西永远是世界一流的强国,象普鲁士那样的弱小邦国根本就不是对手,要不是考虑到万国公法和哈布斯堡王朝的薄面,我们的大军早就踏平他们了……”

一群人围着拿破仑三世狠拍马屁,留下谢里夫一个人无奈的站在角落里,而皇帝陛下的气色也在马屁声中渐渐的好了起來,

三天,皇帝陛下给这些情报官的破案期限只有三天,当一行人走出凡尔赛宫之后,一群高官冷漠的对谢里夫说道,

“陛下的期限你已经听到了,三天时间够你忙的了,如果到最后还是沒有答案,我想你知道后果,”说完一帮老家伙们扬长而去,只留下谢里夫在原地傻愣愣的站着,这时候他无比怀念自己的好友皮埃尔,

与此同时,在法国的南部城市马赛港的外海上,一座石灰岩小岛上有一座古朴的城堡,名字叫做伊夫堡,芳官狂热的追求者皮埃尔就被关在这里,一间单人地牢之中,

这个时代的人们对伊夫堡的名字还是很陌生的,不过如果告诉你这座建筑在孤岛上的城堡监狱就是世界名著《基督山伯爵》中那座海上监狱原型的话,估计人们就会恍然大悟了,

‘幸运’的皮埃尔就被关在这里,同样的单间地牢,同样的孤单寂寞,

“这些中国人会怎么办,他们逃出法国边境后,会怎样面对皇帝陛下的报复呢,到底有多少种可能,”皮埃尔浑身都是泥水,满脸的络腮胡子,手里正拿着一块尖锐的石灰岩在石壁上刻画,

情报分析是他的工作,更是他的天赋和特长,在这个该死的监狱中,他如果不给自己找点事情干,他就会发疯的,

“情报,我需要更多的情报,沒有新情报的支持,我所有的分析都是假设,都是妄想……不不不,我要挺住,我是一个天才,我一定能从蛛丝马迹中探察到真相……”

皮埃尔好像已经精神分裂了,他自言自语的扮演了两个不同的角色,一个给自己打气而另一个则给自己泄气,两个皮埃尔在不停的争论,甚至为今天午饭是和红葡萄酒还是白葡萄酒而争吵,其实他的桌子上只有半杯清水而已,

“追根溯源,我要追根溯源……肖乐天会如何应对法国的报复,就要先看他來欧洲的目的,他究竟想从欧洲得到多少……”

“让我回想一下之前我看的东亚的情报,肖乐天现在不是要搞工业特区吗,他不是要大力开发琉球王国吗,而且他之前还派遣了一支军官团去了普鲁士……”

“等等,他为什么要派遣军官团去普鲁士呢,为什么不是更加强大的英法,难道说他的目的是为了即将到來的普奥大战,哈哈哈,沒有错,你这只狐狸想要的就是参战吧……”

“干杯,”皮埃尔端起半杯清水一饮而尽,好像那就是最美味的葡萄酒一样,紧接着他又陷入到了近乎于歇斯底里的情报分析之中去了,

我们要承认,这个世界上是真的存在天才的,就好像芳官天生就是一名女高音,而皮埃尔天生就是一名情报分析师,石壁上密密麻麻的单词字母中,一条条常人难以发现的线索被串联了起來,肖乐天來欧洲的真正目的已经逐渐浮出水面了,

“这是一个很善于抓住历史机遇的男人,他秘密派遣军官团去普鲁士接受训练,随后自己也偷渡了进來,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肖乐天对普鲁士的未來极度看好,好像他知道普鲁士未來必胜一样……”

“他究竟是哪來的信心,他凭什么认定普鲁士会赢呢,而普鲁士为什么会接纳他呢,所有情报都沒有显示普鲁士有和中国外交的计划啊,”

“利益,只有利益,肖乐天一定提供给了普鲁士一个无法拒绝的条件,我敢确定一定是巨额的金钱,现在普鲁士已经榨干了国家最后一枚铜板,他们已经穷兵黩武的极致了……”

“哈哈哈……”皮埃尔狂笑着丢掉了手中的石块,他欣慰的看着一片石壁上的字母刻痕,他坚信自己已经得到了答案,

“肖乐天帮助普鲁士称霸,而普鲁士回报给肖乐天的应该是工业、科技、教育甚至还有声望……沒有错,普鲁士会帮助肖乐天树立极高的声望,让他从一个东亚政治家华丽升级为世界级的政治新星……”

“呜呜呜……可惜我看不到那个画面了,我再也见不到我心爱的女人了……”皮埃尔蹲在角落悲伤的低泣,就在这时候铁门外突然传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门上的小窗被打开了,露出一双陌生的眼睛,

“可怜的家伙,居然哭了,现在你的面前有一个机会,只要你抓住了自然能够立刻这个人间地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