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1 绝路上的皮埃尔/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皮埃尔被投进伊夫堡监狱的过程简单的让人发指,沒有调查沒有审判甚至沒有在法院里走一个过场,只不过是那些帝国的高官们口头下达一道命令,他就被全副武装的士兵押解到了孤岛上,

皮埃尔已经被关押了将近一个月,开始三天他还一个劲的拽着铁门高喊冤枉要见典狱长,可是等三天后他的愤怒期度过之后,理智的皮埃尔给自己进行了一次情报分析,

结果让人绝望,谢里夫的背叛只能证明那些无耻的高官这次是铁了心的要让他背黑锅,拿破仑三世是一个什么样的脾气这些情报官们都很清楚,谁都不敢面对皇帝陛下的怒火,为了自己的小命和官位,死一个皮埃尔也就无所谓了,

想通一切的皮埃尔反而平静了下來,他清楚的知道现在被关押在伊夫堡监狱并不是最终的结局,很有可能某一天自己会被推出牢房然后拴在绞刑架上,

皇帝和那些高官都需要一个‘无能的废物’來转移民众的视线,现在看來自己就是一个很好的人选,

既然时日已然不多,皮埃尔开始回忆自己三十多年的人生,想來想去自己居然沒有什么可值得炫耀的事情讲给上帝,自己虽然有点歪才但是事业却毫无寸进,虽然自己经历了无数的女人但是真爱却乏陈可数,

想來想去,只有芳官的身影一直在他的脑海里萦绕,人啊,只有当他预感到自己的死期之时,他才能知道自己心中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去他妈的皇帝,去他妈的法兰西,去他们的金牌情报官,我所想得到的只有芳官,如果我还有机会,我一定要离开这个该死的国家,前往遥远的东方,我要追求我心中真正想得到的爱情,”

无数次皮埃尔枯坐在床上,透过紧贴地面的铁窗,遥望外面的世界,嘴里翻來覆去念叨这几句话,可是他自己也很清楚,所谓的逃出生天只不过是一个奢望罢了,

也许下一秒铁门就会被推开,从外面冲出來一群穷凶极恶的士兵把自己拖出去绞死,而今天,恐怖的敲门声终于响起了,这可不是送饭的时间,这时候來人凶多吉少,

“可怜的家伙,居然哭了,现在你的面前有一个机会,只要你抓住了自然能够离开这个人间地狱……”

铁门后面传來一道冰冷的声音,毫无感情但却充满了诱惑,皮埃尔当时就站了起來,可是当他刚想同意的时候,他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结果又沉默了下來,

“你的眼神我很陌生,但是我却记得你的声音……如果我沒有猜错的话,十年前我曾经听到过你的声音,你就是谢里夫的手下,格拉斯,”

“咦,”门外传來一声低呼“厉害啊,果然厉害,我曾经见过过目不忘的人,但是还从來沒有见过过耳不忘的人,怪不得人们都说你是天才……沒错,十年前你和我的上司谢里夫中校喝酒之时,我曾经给长官送过钱币……”

皮埃尔冷笑着说道“那就沒有错了,那天晚上我在脱衣舞娘的身上花光了最后一枚银币,我们都沒法结酒钱了,正好偶遇你才算帮我们结尾……那时候我靠在吧台上昏昏欲睡,你和谢里夫在我身后说活,”

铁门外短暂的沉默了一会,格拉斯随后说道“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我也就不必再兜圈子了……”

“酒,你有沒有酒,谈正事之前先给我來点酒,否则一切都免谈……”皮埃尔打断了他的唠叨,

铁窗的栏杆不是那么的紧密,塞进一瓶红酒还是沒有问題的,而格拉斯正好身上带來了一瓶,皮埃尔接过红酒二话不说仰头就是一大口,这一下子三分之一瓶都被倒进去了,

“哦,上帝啊,太痛快了……你不用说了,我应该能猜到你來的目的,我现在除了这个脑子之外也沒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谢里夫是不是遇到了难題,是他发电报让你來找我的,”

“聪明,跟聪明人讲话就是痛快……狱卒,把门打开……”门外传來哗楞楞钥匙的响声,紧接着铁门被打开了,两盏明亮的矿灯把地牢照的雪亮,

一卷卷的报纸,还有一份又一份的文件摊开在桌子上,格拉斯甚至让狱卒都出去了,这些情报都是绝密,小小的狱卒是沒有资格观看的,

“分析吧,我需要你提供的答案,这里还有三瓶红酒,等到红酒喝完之后,我要得到结果……如果立功了,谢里夫长官会帮你洗刷罪名的,”

“呵呵,洗刷罪名,就怕把我从灰色的又洗刷成了黑色啊,”皮埃尔嘴上虽然在嘲讽但是手和眼可沒有停歇,他快速的翻看这些报纸情报,面色越來越凝重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红酒一瓶又一瓶的被喝光,当第四瓶红酒也被打开之后,皮埃尔长叹一声“输了,法兰西彻底的输了,皇帝已经被栓死了,暗中的敌人逼的很紧很紧,你们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反应时间……”

“敌人是谁,到底是谁干的,有沒有证据,”格拉斯一把抓住皮埃尔的胳膊紧张的问道,

“白痴,”皮埃尔白了他一眼“我怎么确定敌人是谁,我是情报分析官,我只能告诉你谁的嫌疑最大,我只能给你们一个推论,而不是证据,想要证据自己去找……谢里夫怎么培训你们的,如此无能,”

格拉斯脸色一红,心说怪不得都拿你当黑锅呢,就你这臭嘴还不得把人都得罪死啊,

“是的,您教训的对,我口误了……现在您能告诉我幕后黑手是谁吗,”

“呵呵……”皮埃尔诡异的冷笑了几声,然后面无表情的看着他阴冷的回答到“对不起,不能……”

“什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不想出去了吗,你想死……”格拉斯一把抓住皮埃尔的衬衣领口,结果沒想到这件衬衣质量实在是太次了,刺啦一声就被扯碎了一大块,

“你这个疯子,简直不可理喻,怪不得情报部门要冷藏你十年,你脑子里的思维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老子我渡海过來想救你,你居然玩我,”

暴怒的格拉斯指着皮埃尔的鼻子破口大骂,但是换來的依然是沉默和敌视的目光,

“我最后问你一遍,到底幕后黑手是谁,他们还会有什么样的后手,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就算知道了也不想告诉你……”话沒说完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最后那一瓶葡萄酒狠狠的砸到了皮埃尔的头上,鲜血混合着酒浆往下长流,

“打死你这个混蛋,你简直就是一颗石头,又臭又硬的石头……”格拉斯冲上去拳打脚踢,而皮埃尔这段时间牢狱生活已经让他的身体极度的虚弱,根本就不是对手,很快就被打倒在地,

皮埃尔双手抱头身子蜷缩在一起,只露出后背让他踢打,整整十分钟疾风暴雨般的殴打让他生生的挺了过來,

呼哧,呼哧……格拉斯最后累的直喘粗气“我最后给你一夜的时间考虑,明天一早我再來找你,如果再不给我答案,我会亲手绞死你……走了,把门锁死,”

咣当一声,铁门被锁住了,留下死狗一样的皮埃尔蜷缩在角落里足有半个小时沒有动弹,又过了好半天,皮埃尔才挣扎着坐了起來,后背靠着石壁上望着墙上的刻痕,

“呵呵……咳咳咳……幸亏我用的是自己编写的暗码,不然这秘密就让他们白拿走了……别以为我是傻子,我刚刚的推演可不仅仅是推演这些情报,我也推算了一下自己的结局……”

“敌人的攻击一波接着一波,法兰西已经越來越被动了,而且面对这个变态一样的对手,你们全都不行你们只有一个输字……到时候你们还是会找人帮你们背黑锅的,而看样子我还是逃不过背黑锅的下场……”

“告诉你们了也是个死,不告诉也是个死,那我又何必让你们舒服了呢,你们慢慢去体会吧,你们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说到这里,皮埃尔摸了摸那几个完整的空瓶子,发现里面还有一点点酒,兴奋的他赶紧一饮而尽,

“呜呜呜……这应该是我人生中最后一口美酒了,再见了我的亲人,再见了我的爱人,再见了这个世界……”说话间皮埃尔抓起地上的一块碎玻璃,就想往自己手腕上去割,可是自杀是需要勇气的,他显然还差一点,

一次次的试探,又一次次的放弃,哭声中还夹杂着狼嚎一样的声音,整个夜晚就这么一点点的过去了,

时间很快就过了子夜,皮埃尔突然大喊一声“与其痛苦的被绞死,我还不如自己结束我的生命,我最爱的东方女神,再见了,”说完寒光一闪,殷红的鲜血顺着手腕滴滴答答的流了下來,

体力随着鲜血的流逝而慢慢消失,视线慢慢的变得模糊了,就在意识即将消失的那一刻,皮埃尔好像发现牢房的门被打开了,几个身影冲了进來,随后自己的身体就好像漂浮在了云端,晕晕乎乎的最终失去了知觉,

第二天一早,身在巴黎的谢里夫接到了马赛发來的急电,当他看完之后整个人瘫软在餐椅上,面前那杯牛奶被打翻在地,

“马赛警局在今早发现帝国情报官格拉斯的尸体,随后伊夫堡典狱长证实,格拉斯昨天晚间已经带走了皮埃尔,现在格拉斯死亡而皮埃尔消失,所有调查线索全部中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