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 鲜花抗议/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可悲的是,就有那么一些人,企图刺瞎人民的眼睛,震聋人民的耳朵,封闭住人民的声音,面对这样的暴行,我已经无力愤怒了,剩下的只有遗憾,为整个欧洲的民众感觉到遗憾,”

肖乐天面对记者的发言振聋发聩,当这段话以各国文字出现在欧洲的报头之上后,民众们的怒火终于被点燃了,

是啊,报纸是什么,那是开启民智的窗口啊,独裁者和君王们把持着知识和信息已经有几千年了,他们就是靠对信息的控制來愚民,试想一个人一生都接触不到外面世界的各种消息和知识,那么他就只能当一个卑微的被统治者,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中国几千年的统治经验早就把这种思想凝练成十个字,每一个字都是镇压民心的钢索,

以报纸为代表的民间传媒能够兴起并成为合法的刊物,这本身就是普通民众的胜利,先不要说早期的报纸都是受到政府控制的,但是报纸这种事物能够出现,这就已经是一次很大的胜利了,

报纸是人民的眼睛、耳朵乃至喉舌,正因为有了这几页薄薄的纸张,民众眼中的世界才丰富多彩了起來,坐在家中人民能知道几百里之外、上千公里之外,乃至地球对面所发生的事情,

民众从來沒有如此简单的得到各种消息,平民居然能象政客一样坐在家中纵论世界局势,这要放在中世纪简直就是不可想象的一件事情,

而现在,居然有卑鄙的罪犯把黑手投向了人民的眼睛、耳朵和喉舌,这种公然向人民宣战的行为顿时遭到了民众的谴责,

“肖乐天说的沒有错,报纸就是我们的耳目和喉舌,我们不要再当睁眼瞎了,我们不想返回到黑暗的中世纪,我不管这些人有什么样的道理,反正威胁报社就是重罪……”

“无耻啊,实在是够无耻了,这是人类文明的倒退,法兰西怎么孕育出这样的怪物,当年气势如虹的大革命成果竟然倒退到这样的地步……”

民众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面对不公只要沒有伤害到他们的利益,他们顶多就是谴责愤怒两声,但是当他们意识到了自己的利益受到了伤害,那他们会第一时间变成愤怒的狮子,

肖乐天就是这样的鼓动者,把一场针对他的威胁攻击事件,成功转化成一场社会危机,在他巧舌如簧中,受害者的身份悄悄的从他身上被转移到整个欧洲民众的身上,

还别说,开启民智的欧洲人民还就吃这一套,让肖乐天这么一鼓动,所有人都自动把自己代入成受害者了,

“卑鄙的政客们,你们欺负欺负那些东方人我们也就不说什么了,反正也是看热闹,但是现在你们伤害到我们的利益,那就甭想好过了……”

就在这种思想的蔓延下,就连肖乐天自己也沒有想到,一场震动整个欧洲并最终载入史册的传奇事件,居然在无组织的情况下发生了,

泰晤士报报社总部的玻璃窗已经被修好,但是崭新的玻璃总是和周围的老旧玻璃有一点淡淡的色差,让人一眼就能看见那是新换上的,

报社的守门人坐在椅子上轻轻的揉捻自己的脚踝,那天恐怖分子袭击报社的时候,他为了躲避马车而扭伤了脚,

望着报社周围來來回回巡逻的伦敦警察,这名年老的守门人一个劲的腹诽“早干什么去了,要是早早提高安全级别,也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这不是贼走关门吗,”

就在这时候,突然沿着大街走來了一名年轻漂亮的小姐,她的手上还拿一支白色的郁金香,当她走到报社大门口之后,停下脚步呆呆的望着新换的玻璃窗久久不语,

“先生……那扇窗户就是暴徒袭击的地方么,”当美丽的小姐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她居然走到窗子跟前,将那一朵鲜花放到了窗台上,而且向屋子里忙碌的编辑们伸出了大拇指,

“我永远支持你们,”女孩隔着玻璃大喊一声,笑颦如花,

屋子里的编辑们都看呆了,天使一样的笑容如同一道灿烂的阳光驱散了伦敦的浓雾,整间屋子好像一下子就亮了起來,

一切的付出都是有价值的,他们这段时期加班带來的疲惫全都消失一空,能够得到读者如此的爱戴,作为一名新闻从业者那就是无上的荣光,

这时候主编突然灵机一动,他大喊一声“谁在外面,拦住这位女士,我们要进行采访……准备照相机,这朵鲜花明天要上头条……”

人们闻风而动,当他们推开报社的大门后,短短几分钟门外的场景就已经大变样而且让所有人震惊,

送來鲜花的可不仅仅是一个人,就这么一小会的功夫,窗台上的鲜花就有十二朵之多,每一名放下鲜花的民众,都会向窗户里面竖起大拇指,那是他们无声的支持,

在场所有编辑的眼眶都湿润了,他们万万沒有想到这次袭击事件居然让他们的声望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人总是从众的,当有一个人做出榜样之后,后面的人就会群起效仿,反正这时候民众的情绪都是非常敏感的,

一传十十传百,连三个小时都不到泰晤士报总部的鲜花就有上百朵之多,人们在这里驻足送上他们的鼓励,

新闻从业者不会放过任何一次炒作的机会,更何况这还是针对自己名气的一场炒作,当天傍晚最新的一份加刊号外就热气腾腾的印刷面世了,

一名美丽小姐的随手之举在媒体的力捧下迅速发酵,当天晚上就有很多的家庭趁着夜色前往泰晤士报总部,亲手送上他们的祝福,严肃的报社迅速变成了一片鲜花的海洋,

初夏的五月正是鲜花盛开的季节,玫瑰、月季、郁金香、海棠……各种各样不同颜色的鲜花汇集成花海让人眼前大亮,

“來自东方的首相说的很对,报纸是什么,报纸就是民众的眼睛、耳朵和喉舌,现在有卑鄙的罪犯企图戳瞎我们的眼睛,刺聋我们的耳朵,封闭我们的喉舌……我们绝对不会任由恶人作恶而不发一言……”

“我们沒有强权,更沒有暴力,但我们可以用我们的爱和温情來温暖这个世界,我们要让整个欧洲都明白,民心在哪里,正义公理在哪里,”

无数民众的呐喊疾呼刊登在了报纸上,这场起于泰晤士河畔的鲜花抗议活动很快席卷了整个欧洲,

绝大多数的民众都是从众的,当他们从报纸上看见伦敦市民的行动之后,无数大城市开始效仿,所有遭到暴力袭击的报社全都迎來了一片片的花海,

在这场声势浩大的鲜花抗议活动中,法奥成了所有人心目中的假想敌,虽然沒有任何一份报纸点名指责过他们,但是架不住不停的旁敲侧击啊,两国声望瞬间跌倒了冰点,

面对如此规模的民众抗议行动,奥地利方面多少还能撑得住,毕竟他们和中国人之间的矛盾只不过是酒会上的一点讽刺罢了,而法国方面则不然,他们可是真真正正和中国人干果一仗的,双方的仇怨根本就化解不开,这次受到指责最多的也就是他们,

随着鲜花抗议活动的持续扩大,那些袭击过报社的幕后黑手渐渐的失去了耐性,当抗议活动进行到第四天之后,他们又一次出手了,

泰晤士报总部的花海,在半夜时分被人泼洒上了煤油,这些暴徒居然当着警察的面点燃了民众送來的祝福,滚滚浓烟冲天而起,

不仅如此,他们还敢拒捕,当伦敦警察企图抓捕这些罪犯之时,一场枪战爆发了,伦敦的民众万万沒有想到罪犯居然疯狂到这种地步,他们居然和警察在密如蛛网的小巷中相互对射,枪声几乎吵醒了半城的市民,

无数市民吹熄蜡烛惊恐的趴在窗户上向外张望,远方一辆又一辆的警车冲了过來,一队又一队的警察向远方跑去,大街上到处都是哗哗的皮靴响声,

人们低估了暴徒的凶悍,开始纵火的人数只有四名,但是当枪战进入追逐战之后伦敦警方突然发现暴徒居然还有援兵,他们甚至在小巷中打了几次埋伏战,

冲入胡同的警察被一阵弹雨给扫倒,连绵不断的枪声把他们又给压了出去,仅仅这一次攻击,就造成了一死七伤的战果,

同伴们的鲜血让伦敦警方怒不可遏,不一会的功夫武装骑警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大街上,马蹄哗啦啦的践踏在石板路上,开始向袭击者包抄而去,

“加速加速,这是一群训练有素的暴徒,枪法甚至超过军队里的神射手……保持压制态势,不要急于进攻,增加援兵把他们堵住,不要放跑一个……”

“快快快,暴徒企图向泰晤士河方向突围,向海军请求支援,让他们派水兵封锁河面……”

就在一群警察疯狂的堵截这群暴徒的时候,突然三声爆炸在小巷中响起警方的封锁线被扯开了一个大大的缺口,紧接着数十道身影从小巷中冲出,直奔面前滚滚流淌的泰晤士河冲去,

在无数警察和市民的注视下,这些凶顽的暴徒沒有一丝的犹豫直接跳入漆黑的河水中迅速消失不见,气的在场的警察把自己的帽子都给摔了,

“封锁河面,给我搜……看在上帝的份上,这个案子如果破不了,我们全都得引咎辞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