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 50石的赏赐/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对这个日本干儿子的情感是很复杂的,作为一名经历过后世反日教育的新青年,要说心里对日本人沒有芥蒂那绝对是假话,毕竟那个小小的岛国曾经一次又一次的击败了大陆文明,

可是仇日情绪不能带到这个年代啊,肖乐天很多次的提醒自己,这是19世纪中叶,这是明治维新之前的时代,这时候日本人的民族主义还沒有兴起呢,普通日本人对国家的概念非常淡薄,

这是一群忠诚于主君而不知国家为何物的群体,野平太和兵太郎就是典型的例子,肖乐天给予他们足够的尊重,还有晋升的机会,他们回报而來的就是自己的生命,

现在这位义子跪在地上说了一堆怪话,这让敏感的肖乐天立刻惊醒了,难道这段时间对这些外籍军团少了点关怀,他们心里有情绪了,

“野平太啊,你和兵太郎两个都是我的义子,有什么话你可以明说,不必顾虑,之前在贝桑松的战斗,你们打的非常出色,你们是我可靠的一把利刃,不要畏畏缩缩的,大胆的说出你的心里话……”

野平太跪在地上,心情异常的矛盾,他颤抖起伏的后背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足足犹豫了十多分钟,野平太最终狠了狠心咬牙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父亲大人,请恕我无礼,我和兵太郎沒有丝毫多余的想法,但是请您仔细考虑一下其他武士的心吧……”

野平太如竹筒倒豆子一样把这段时间外籍军团内部的一些情绪都给说了出來,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肖乐天还真是疏忽了这些日本人的情感诉求了,

肖乐天的外籍军团,现在仅仅是一个雏形,这里面基本上都是由日本浪人所组成,少量有一些朝鲜人,和南洋土著,

日本浪人和野武士们绝对是勇敢的,面对生死他们有一种近乎于宗教般的狂热,为了胜利他们是真的豁出去性命,白刃格斗对于他们來说就是一道家常小菜,

但是,日本武士道几千年的历史中,也养成了一些毛病,比如说对于论功行赏的强烈渴望,

在武士道的精神中,为主君送死是光荣的,但是主君必须要即时的给予足够的奖赏,在日本战国时期,各家大名每一次合战结束,都要即时的对属下进行论功行赏,是否首功、人头数量、强行军的距离……各种功劳都非常明确细致,

说句玩笑话,日本战国时期对军功的记录更象是后世电脑游戏里的经验条,一次任务下來涨多少,多少经验值可以升级,这些都很清楚也能随便查询,

明确赏罚,才让人有卖命的动力,当然了这种模式也只有在日本那种小国寡民的状态下实施,一场三四万人的合战都成了史书留名的大战役了,这要是放在中国去,还得让人笑掉大牙,

在中国古代,超过十万人以上的合战都数不胜数,这种复杂的大战中想要做到细致入微的记录每一名士兵的功绩,根本就是无法完成的任务,

正因为赏罚不明,所以中国古代战争中,很多士兵都属于打酱油的,混饭吃是他们的从军信条,要不怎么会有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的俗语呢,

而今天,外籍军团的士兵们在法瑞边境成功的阻击了两个骑兵营的兵力,而且在之前还在汉堡救火行动中立下了功劳,鲜血和生命换來的沉甸甸的功绩他们怎么可能不上心,

这段时间里,日本籍的士兵们私下里都在猜测、议论会得到多少的赏赐,一个个人心惴惴不安跟装了一聋小老鼠一样,

可是很遗憾的是,肖乐天的精力现在已经全放在了别处,好像根本就沒有论功行赏的意思,这些所有人心都毛了,

“父亲大人,我坚信您沒有忘记我们的功劳,我也不敢向您开口讨取……但是请您考虑一下低层武士们的心吧,他们以前的人生太苦了,想报效却无门,好容易遇到了父亲这样的明君,他们都很珍惜这次改变人生的机会……”

“就算您现在还沒有战后会议的打算,也请您能说一句安稳人心的话,让他们的心平静下來吧……拜托了,”

野平太说完一头就磕在了地上,肩膀不停的起伏大好男儿居然抽泣了起來,

肖乐天看着野平太心里唏嘘不已,这个民族太矛盾了,在战场上他们都是杀神,但是在主君面前他们却柔弱的像个孩子,他们能够轻而易举的舍弃掉自己的生命,但是却会为一点点功绩而争论不休,

“野平太啊,你起來吧,今天我应该谢谢你,是你提醒了我,我确实疏忽了……沒有错,当兵卖命想要功劳这是合情合理的,这不丢脸,相反的,把心里话藏在肚子里不说这才要命呢……”

“大清的八旗兵和绿营兵是个什么样,你也看清楚了,那些士兵为什么一打就散,从來都沒有舍生忘死的决死之战,就是因为赏罚不明啊,死了也是白死,那么也就沒有人舍生忘死了……”

肖乐天手指轻轻的点着餐桌,他在仔细的思考,不一会的功夫他张口说道“这样吧,你下去先和所有日籍兄弟们说一下,等回国之后每一名士兵赏赐50石的田地……嗯,你们日本的赏赐经常是用大米数量來代表,我也不想破坏这个规矩……”

“普通士兵赏赐50石的田地,军官翻倍,战死者翻三倍,你记住这不是最终的定稿,只是一个最低的底线,等我们回国后,再仔细的算算大家应得的功绩,反正肯定比这些要多就是了……你看这样够不够,”

肖乐天试探的去问问野平太,结果沒想到野平太刚刚站起來紧接着热泪盈眶噗通一声又跪倒在地上了,

“父亲大人……呜呜呜,”野平太激动的难以克制连话都说不出來了,

“谢谢,谢谢父亲大人,太多了,您给的太多了……”这绝对不是野平太的套话,这可是掏心窝的心里话,

50石的大米并不多,但是肖乐天给予的可不仅仅是粮食啊,这可是每年都能产50石粮食的土地,只要土地在手所有人终生都有饭吃了,而且这50石可是能传给后代儿孙的,这是万年的大利啊,

肖乐天总算是放心了,他扶起野平太轻声说道“够了就好,够了就好啊,中国的富足是你们无法想象的,这点算什么,我只要忠诚,只要你们有忠诚我就不吝赏赐,”

“我对普通的士兵都不吝赏赐,那么你和兵太郎呢,既然是我肖乐天的义子,那就放心吧,我的事业绝对有你们一份,也许我不能承诺给你们全部,但是只要你们不离不弃,我将來还给你们的绝对是不亚于织田信长、丰臣秀吉的大事业,你们信不信,”

咣当一声,野平太站起身來把凳子都撞到了,那两个名字是所有日本人都熟悉的,战国时期鼎鼎大名的上大名,改变了日本国运的伟男人,

现在,肖乐天居然说要给他们如此大的事业,这怎么能不激动,野平太并不认为肖乐天是在忽悠他,自从跟随了义父之后一路所见所闻都是他一生所不能想象的,中国的地大物博让他目定口呆,欧洲之行更让他觉得自己的前半生就是井底之蛙,

世界是如此的广大,日本人不能总拥挤在那个小小的海岛上如抢食的疯狗一样活着啊,义父大人还年轻,以后自然会有亲生儿子來继承最重要的事业,但是义父今天终于亲口承认了,会给我们留下一份大大的家业,而且大的难以想象,

这已经足够了,人心不能太贪婪,野平太后退半步,用最恭敬的姿态向肖乐天九十度鞠躬“父亲大人,外籍军团所有人的性命就全交在您的手里了,我这就去向他们传达这个好消息……”说完扭头就想走,

“等等……”肖乐天叫住了他“你不是想学学我对人心的洞察之术吗,这个给你……”肖乐天从身后的公文包里掏出一本厚厚的笔记本,

“这不是什么兵法秘籍,这只是我的一份新的笔记罢了,能悟出多少就看你自己的了……其实天下哪里有什么秘籍,有的只是人类的经验罢了,古人把很多经验汇集在一起,就成了一本书,挂上个头衔就是一门绝学了,”

“父亲我不跟你玩虚的,拿着吧,这可都是我的干货了……”

野平太活这么大一直都在流浪,就连教他剑道的师傅都沒有对他这么和蔼过,那一刻他真的当肖乐天是自己亲爹了,眼泪夺眶而出,

野平太走了,带着肖乐天的秘籍和承诺离开了,当他快消失在门口之时肖乐天还不忘大喊一声“今天晚上我同意你们喝点酒,可以庆祝一下……”

当野平太回到军营后,当肖乐天的奖赏被带到外籍军团之中后,预想中的欢呼雀跃沒有出现,有的只是无尽的泪光,所有外籍军团的士兵向着肖乐天居住的方向鞠躬致敬,甚至有狂热的武士,用自己的肋差划破了面皮,

鲜血顺着伤口从脸上流淌下來“以我之血发誓,我将终生效忠丞相大人,这条命请您拿去,”无数人被鲜血所感染,纷纷刺面发誓,浓重的血腥味顿时传遍整个军营,

汉人士兵还有普鲁士士兵都看傻了,他们虽然无法理解这些日本人的疯狂举动,但是他们能够感受到那种情绪,

萧何信轻声对身边的士兵说道“我能理解他们,他们终于迎來的人生的大转变,从最低贱的野武士、浪人、海贼身份一跃而成为拥有土地和尊严的上等人,他们怎么能不狂喜到哭泣……去吧,帮他们采购一些美酒,我们为他们贺,”

“50石粮食也不多啊,至于这么兴奋吗,”旁边的士兵小声的说道,

“你不懂啊,你不了解那个国家,在那个饱受火山爆发、地震、海啸、台风……侵害的小小岛国中,任何一次提升自己地位的机会都是值得用命去拼争的,等以后你有机会去那个岛国,你就能了解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