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 迫在眉睫的危机/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乐天万万沒有想到自己随意说漏嘴的一句话,居然给整个美国凡是叫尼古拉斯凯奇的男人,带來了无穷尽的麻烦,这些人都成了被调查的目标,

还别说,在美国叫这个名字的男人还真有不少,但是都跟情报中描述的很不一样,一个能让肖乐天佩服的好友,那肯定不是一般人了,但是找來找去还是找不到对号的,

但是这次的秘密调查也不是一无所获的,至少让普鲁士方面更加感觉到了肖乐天身份的神秘,如此的一名精英人才,所谓的美国公民,居然沒有在美国留下一星半点的生活痕迹,

这就是一个横空出世的奇才,人们不知道他从何处來,也不知道他要往何处去,但是有一点是确定的,肖乐天所卷起的东亚大势已经开始如波涛一样翻涌了,这个站在潮头上的男人,就算拥有一个谜一样的背景,也终将得到各方势力的关注,

肖乐天可想不到那么远,现在他的心思已经全都放在考核皮埃尔的身上了,这名金牌情报分析员很有可能是他这趟欧洲之行的一个非常大的收获,

“在你的面前,是这段时间媒体大战中的各方情报,我只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记住只有一个小时,我要得到你的推测,任何方面都需要……”

昏暗的地下室中,皮埃尔面前的桌子上厚厚的全是最新的情报和绝密的档案,这时候的他早就沒有列车上颓废的神情了,要不人们怎么都说爱情是男人奋斗的源动力呢,芳官仅仅是给了他一个机会,还沒有正式接受他的爱,就已经让他亢奋不已了,

只见皮埃尔双手飞快的翻动情报档案,眼神渐渐进入一种物我两忘的玄妙境界之中,他不停的对情报进行归类和排列组合,他正在用只有自己才能看懂的手法对情报线索进行重组,

“不不不,欧洲的报社是不会接受法国方面的解释的,这事关发行量,事关他们的生死,为了利益他们是可以撒谎的……但是现在比较麻烦的是那些学者和教授已经有了参与的苗头……”

“这些故纸堆里的学者,和大学讲堂里的教授,都有自己独立的判断力,也沒有利益纠葛,他们如果被法国方面调动起來,这对舆论的影响绝对是致命的……”

“想想,让我再想想,我的考虑可能有点不太全面……哦,这里有英国女王最新的情报,我居然漏掉了王室的态度,女王神秘的出现在报社,长公主献花这又说明了什么,难道说哈布斯堡家族也抛弃了法国……”

皮埃尔就如同一个神经病一样嘴里都是自言自语,看的周围的人一个个目定口呆,开始保罗和他的手下还仔细的观看皮埃尔的手法呢,但是很快他们就放弃了偷师学艺的打算,

“太不可思议了,皮埃尔居然发明出了一种很诡异的情报分析方法,仅从他对情报分类的手法上,就已经迥异于所有人了,人才啊,这真的是人才啊,”

说话间保罗还用眼睛偷瞄肖乐天,几次张嘴想说话都沒法出口,他是真心想让肖乐天让出这名精英人才,可是仔细想了想这个要求太不现实了,话到嘴边也只能放弃,

这时候肖乐天身边萧何信突然低声的说了一句“大人……您真的舍得吗,芳官就这么送给这个大鼻子了,要我说多给点钱也就够了,真的要下这么大的本钱吗,”

肖乐天一听眼睛就瞪了起來“放屁,你当老子是用女人做生意的王八蛋吗,芳官所做的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我已经认她为义妹了,你少给我扣屎盆子,”

萧何信脖子一缩呵呵一笑“大人别是心疼了吧,拿那我出出气也好,气大伤肝不值当啊,”

肖乐天看着他那副懈怠的样子,被气的哭笑不得“你少给我油嘴滑舌的,今天这事你还真的猜错了……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考虑教坊司送來的这些女孩,你真以为老子要弄个后宫,你跟我也不是一天半天了,你看我是天天腻味在女人堆里的人吗,”

萧何信仔细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肖乐天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事业上了,不是跟新军一起训练,就是跟洋行一起琢磨生意上的事情,有时候忙的太晚了就直接住在军营或者洋行里,十天八天不回内宅也是常有的事情,

这样的大人要是说他好色可就真沒有天理了,但是萧何信他们也有一点想不通,为什么芳官会喜欢那个大鼻子呢,这年月中国姑娘可少有喜欢洋人的,

肖乐天看懂了他眼神中的疑问“你们啊,都是当大爷当惯了的人,要说追求女孩子,你跟人家法国人一比纯粹就是个渣……芳官为什么会给皮埃尔一个机会,他为什么放弃留在我身边,她为什么沒有选择你们,”

“好好琢磨琢磨吧,那是因为人家皮埃尔给了一件你们都给不了的礼物……那就是尊重,”

“中国几千年都是男权社会,你们有谁会跪下向女孩子求爱,你们谁会说出甜蜜到肉麻的情话,你们谁能给予女孩子们被捧在手心里呵护的感觉,你们谁都做不到……但是中国的女孩子难道就沒有被爱的权利吗,她们真的就是男人一辈子的附庸,好好想想吧……”

萧何信这时候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自幼在传统伦理道德中长大的国人,别说亲口说爱情这个词了,就连听一听都感觉浑身发寒,

“哎呦我的天啊,您这得多事事儿才能说出这种话來啊,我脸都臊红了……不过,您说的也是有道理,这个皮埃尔还真的是能舍下男人的脸面啊……”

“切,脸面值几毛钱,到手的幸福才是真的,你们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就在两人交头接耳的时候,突然皮埃尔如同从梦境中醒來一样大喊大叫“撤军吧,你们赶快撤军吧,现在东亚已经危在旦夕了,法皇肯定已经开始集结全亚洲的军事力量,琉球王国必将遭到灭顶之灾……”

肖乐天大步走过去,抓住他的肩膀厉声喝问道“你是怎么知道呢,你为什么如此的肯定,”

皮埃尔的表情跟哭一样“这还用分析吗,你们在贝桑松那一战让法国颜面扫地,紧接着你们又搞出一场舆论战……哦,你别否认了,这场舆论战的幕后黑手就是你,一切都是在你的掌控之中,法国的国家形象算是彻底被毁了……”

“更严重的是,由于你的一连串举动,破坏了英法之间本來很和谐的关系,自从克里米亚战争之后,英法的关系就非常亲密,可是你的出手,终于让拿破仑三世明白了,他终于明白维多利亚女王的真实想法了,他怎么能不害怕呢,”

“女王永远是偏向哈布斯堡家族的亲戚们的,无论拿破仑三世如何讨好女王,如何把两国利益拴在一起,那都不如人家兄妹之间的情谊重要……更关键的是,卑斯麦已经明确向英国承诺不追求海洋霸权了,你说英国方面会倾向于谁,”

肖乐天听到这里,猛拍皮埃尔的肩膀“好好好,我的大门已经向你敞开了,你想要多少佣金,你可以随便开口,我只要你的忠诚……沒想到啊,你的分析比我的细致多了,很多细节我都沒有想到……”

“沒错,你说的沒错,拿破仑三世为什么常年征战,他为什么要在欧洲人面前摆出一副暴君的姿态來,那是因为他必须要用铁腕手段來震慑国内和国际上的反对力量,强硬的面具后面是一个脆弱的灵魂,他害怕失败带來的变化,他更害怕英国加入反对他的阵营……”

“所以他要报复,他必须要进行报复,这就如同负重登山,只要退下一小步那就是雪崩一样的大溃退……”

萧何信跟龙爷他们这时候也急眼了,两人冲过來焦急的说道“大人,咱们走吧,不能再逗留了,我们的根基不能丢啊,”

可是沒等肖乐天回答,一脸疲惫的皮埃尔突然捧着脸悲戚的说道“太晚了,一切都已经來不及了,如果我猜的沒有错的话,你们打舆论战的时候,法皇派遣的特使应该已经到了埃及,至于现在恐怕印度殖民地的动员令已经下达……”

“现在你们只要敢离开普鲁士的势力范围,必定会遭到法国方面的无穷追杀,你们想走西奈半岛吗,想都不要想了,法国驻军早已经封锁住了那里……”

“想绕南非好望角,那更不现实了,先不要说大西洋上法国军舰的追击了,就这一路上消耗的时间就已经來不及了,就算你们能冲破重重障碍回到东亚,恐怕那时候的琉球王国早已经办成一片焦土了,”

在场的人知道皮埃尔沒有撒谎,其实在三天前埃及方面就已经发回來了紧急情报,现在驻扎在埃及的法国军队已经提高了警戒等级,但是谁都不知道原因,

不仅如此,在法国宫廷的间谍也传來了重要情报,拿破仑三世最信赖的侍卫长莫里哀骑士,已经消失了一个月,如果按照时间节点來判断,他很有可能就是那个被派往亚洲的法国密使,

皮埃尔遗憾的对肖乐天说道“我只是一名情报官,从错综复杂的线索中找到真相是我的职责,我能发现问題但是想解决问題还是需要你们自己……“

他面色稍微犹豫了一下好像内心很矛盾一样,不过最后他还是开口说道 “我可以向你们透露一下我所知道的情报,现在印度洋和东南亚法国能调动的战舰只有十艘,其中主力战舰两艘,剩下的都为护卫舰……火炮总数大概在600门以上……”

“这样的火力配置和英国人是沒法比的,但是这已经足够横行东亚了,恕我直言那霸恐怕连三天都坚持不下來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