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 卑斯麦的请求/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皮埃尔最终带着对母国的万分遗憾之情,加入了肖乐天的势力之中,他的这个选择其实也不意外,他在法国的父母早就已经病逝了,剩下的亲人也不多,正是一个无牵无挂的自由人,

更何况那些腐败的官僚们一次又一次的迫害让他彻底对母国寒了心,再加上他对芳官强烈的爱,投入到肖乐天的阵营也在情理之中,

远的不用说,就那三十万金法郎的救命钱,皮埃尔一辈子也还不清啊,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皮埃尔既然铁了心的投靠,那就不会藏私,当他经过三次情报梳理之后,他最终确定了拿破仑三世身边消失的侍卫长,应该就是前往东亚指挥战斗的特使,

“沒有错,就是他,莫里哀是拿破仑最信赖的侍卫长,骑士头衔就是他亲口封的,别看他的级别并不高,但是他绝对能镇住亚洲那些脑满肠肥的总督的,要知道很多人都是通过向他行贿,才得到海外总督这个肥缺的……”

“好吧,现在请大人您把您遗留在东亚的所有军事力量列出一份明细來吧,让我看看你的家底到底有多丰厚,让我帮你测算一下你们守住的几率能有多大……”

肖乐天点点头身边的龙爷就打开了早就准备好的资料,当皮埃尔看见列在纸上的那点家底之后,这位金牌情报官彻底傻眼了,足足有十分钟处于呆滞状态,

“上帝啊,你们都是疯子吗,你们能派出三百人的军官团出來,我以为你们在那霸少说也得有三万现代化的军队啊,怎么会这么少……”

皮埃尔从椅子上跳了起來,激动的大喊大叫“你只有一千新军,带出來三百留下的只有七百,火炮只有十几门岸防炮台,骑兵压根就沒有,海面上居然一艘现代化战舰也沒有,”

“疯了,你简直就是疯了,这么点家底你怎么就敢掺和到欧洲的战事里面來,赌徒啊,你简直就是一个赌徒……”

皮埃尔所说的话让肖乐天老脸微红,旁边的萧何信听不过去了开口呵斥道“我们请你來不是听你的呵斥的,我们要的是解决问題的方案……我们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你不懂,我也不指望你能懂……”

“但是,你小子给我记住,我们一路血火走來,从來都是以少胜多,从來都是以弱克强,从來都是一个又一个的奇迹把我们推到今天的位置的,有什么可惊可叹的,大不了就是血换血命换命罢了,老子不怕……”

肖乐天抬手阻止住了情绪激动的萧何信,平静的对皮埃尔说道“如果我们是墨守成规的一群人,我们不会在汉堡火场那个必死之地去舍生忘死,更不会以区区三百人的微弱兵力杀入法国境内,力抗两个骑兵团的攻击……”

“之前的情报你也看到了,我是怎么解放的琉球,那是靠的永不服输的一股霸气硬生生的从十万日本暴徒手里抢过來的,更别说我对抗腐朽沒落的满清了,两百新军我就敢端了数万八旗大军的营地……”

“一个民族复兴的路上,怎么可能沒有冒险,又怎么可能沒有豪赌,看看现在的普鲁士吧,卑斯麦已经榨干了国内每一枚铜板,普奥之间的冲突已经激烈到了何种程度,以弱克强需要的可不仅仅是纸上的数据计算,靠的更是人们心中的一股气,一股不甘于被欺辱奴役的强者之气……”

这一刻肖乐天身上霸气十足,皮埃尔被震慑的一句话都说不出來,而肖乐天显然不会让他有还嘴的机会“你要记住了,你沒有任何资格质疑我所指定的战略,指点未來方向的责任永远是背在我的身上的,你们所要负责的只是战术,那才是你的职责,”

皮埃尔彻底被肖乐天的气势给压倒了,他根本就无法反驳肖乐天的话,一个已经落后的民族想要逆流而上,本來就要吃更多的苦,流更多的血,别说大清那个落后的中世纪农业国家了,就连普鲁士想要崛起都要咬紧牙关榨干自己最后一丝力量,

皮埃尔后退半步,正容向肖乐天微微鞠躬“如您所愿,首相大人,您的话我无言以对,我向您道歉,一个国家想要崛起确实要有点赌徒精神的,墨守成规总想着所有准备都完美了再出手,这种思想本身就是错误的,强者谁又会给弱者准备的时间和机会呢,”

“很好,你能明白就好,从今天开始这间地下室就是你的工作地点,我会给你充足的情报,别让我失望,别辜负了你金牌情报官的名头……”

就在肖乐天统一思想的时候,司马云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來“大人,普鲁士首相卑斯麦先生秘密來访,现在就在花园等候,”

肖乐天一听铁血宰相又來了,不敢怠慢赶紧离开地下室急匆匆的前去拜会,一路上还仔细猜测了一下卑斯麦來访的原因,

“普军现在已经开始在荷尔斯泰因地区集结了,如果历史沒有发生大的改变的化,那么十天后,也就是六月八号普军就会对荷尔斯坦因开战,并轻而易举的取得胜利……”

“那么接下來呢,应该是汉诺威、萨克森,还有黑森地区,历史上记载,仅到了六月十六号,这三个小邦国就会被轻松拿下,随后六月十七日奥地利才会正式向普鲁士宣战……”

“这都什么时候了,都火烧眉毛了,卑斯麦居然有空來见我,还有不到20天普鲁士就要向你开战了,你还有空來搭理我,”

肖乐天一路走,一路思考但是地下室到花园的距离太近了,沒有想出任何答案他就已经见到卑斯麦经典的大胡子了,

“哦,我亲爱的首相,是什么风把您从百忙之中送來了呢,是不是您终于同意我的军官团参战了呢,如果那样真的是太好不过了,哈哈哈……”肖乐天笑着热情的伸出双手,和卑斯麦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卑斯麦睿智的眼睛盯着肖乐天,他心中不停的赞叹,这可真是一个好苗子,天生就是吃政治家这碗饭的,现在唯一欠缺的就是资历了,如果资历够了,这绝对是一个可怕的人物,

“亲爱的肖,每一次见你都能让我刮目相看,说实话,当我看见你所指定的舆论战计划后,我心里是不相信你能成功的,但是你又一次创造了奇迹,你居然真的把法国人给逼上了绝路,看着拿破仑的侄子这幅倒霉样,我就打心眼里佩服……”

“肖,请你记住,如果你在东亚得不到足够的尊重,我希望你能考虑來我们普鲁士德国,我的这个位子以后留给你怎么样,”

“咳咳咳……”肖乐天跟卑斯麦相比还是嫩了一点啊,他差点让口水给呛死“哦,上帝啊,您不要逗我笑了,我的能力放在中古架构的国家中,还算是一名精英,但是欧洲可沒有我的位置,在这里我可什么都不是,哈哈哈,您说笑了……”

一老一小两只狐狸总是用玩笑相互试探,并打开了话匣子,而今天卑斯麦沒有太多时间绕弯子,他直接说明了他的來意,

“肖,和法国人的冲突,让你的军官团损失惨重,将近一半的减员这真的是一场灾难,请接收我的哀悼,”

“不过我今天來,不仅仅是哀悼死难者,更是要给你带來一个好消息……我终于说服了总参谋长和国王陛下,他们已经同意了你们观战的请求……”

卑斯麦话沒有说完,肖乐天激动的差点跳起來“哦,这真是太好了,请代表我向国王陛下和总参谋长转达谢意,感谢你们给予我们这次学习的机会……”

“好了,请让我把话说完,”卑斯麦下意识的摸了摸大胡子“请你记住,我们是有条件的,想上战场可以,你必须帮助我们训练两个营的兵力,放心吧只是中等的陆军营,一共六百人……”

“什么,让我们來帮普鲁士训练士兵,您不是在开玩笑,”肖乐天死活想不到卑斯麦会有这样古怪的要求,自己的远征军官团來欧洲就是当学生來的,怎么现在摇身一变要成教官了,

“不用如此诧异,我们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有原因的,我要承认在你的军官团刚刚來到欧洲之时,我们已经把它们等同于东亚那些落后的军队了,但是和法国人的几场正面对抗,却让我们改变了对你们的看法……”

“你们的战斗力让我刮目相看,三百人居然能击溃贝桑松一个营的守军,甚至还能在边境阻击了两个骑兵营,这已经是欧洲强军都很难做到的奇迹了,你要知道这段时间几乎全欧洲的军事理论家都在研究你们打的这一仗……”

“你们的战争艺术确实有很多的不足,但是依然有非常多的亮点,比如说你们对手雷的娴熟运用,而且你们天才的创作出了很多不同型号的手雷,这都是值得我们钦佩的,”

“而且你们非常重视土木作业,在法瑞边境的那些单兵坑我们仔细的研究过,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完成如此完美的单兵防御掩体,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整个欧洲军队就沒有一个重视这种土木作业的……”

“一个个标准化的单兵坑,说明你们曾经系统的培训过这些技能,这也侧面说明了你们其实是拥有一套对未來战争模式的思考的,我说的沒有错吧,”

肖乐天看着面前的铁血首相,突然觉得这就是个洞察人心的魔鬼啊,普鲁士在他手中三战三胜不是沒有道理的,就冲他这种缜密的思维,普鲁士想不崛起都难,

卑斯麦笑着对肖乐天说到“你所暴露出來的线索还很多呢,六天前你不是去参观伏尔铿造船厂了吗,您难道忘记了你自己所说的话,你身上怎么会有如此多的秘密,你为什么会有一套成熟的铁甲舰设计方案,”

“纯铁甲造舰,完全蒸汽动力,三联或者两联装重炮,而且你居然设定了旋转炮塔,而且要求制作一体的定装开花炮弹……请你告诉我,你难道有在海军从军的经历吗,或者说你研究过舰船制造,”

卑斯麦眼神如同利剑一样盯着肖乐天,好像要读懂他的内心一样“我有时候真的有一种错觉,我感觉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你好像是上帝所派來的使者……”

“当然了这种想法可笑至极,我只能说你的背后有一个我们根本查不到的神秘团队,一个智囊团,他们已经对未來战争形势的变化,乃至世界格局的变化都有非常深的研究了,你所做的一切,都暴露了你的心中,早就已经有了一套成熟的计划……”

“沒有错,不论是军事、政治、经济甚至科技发展,你都有一套自己的判断和计划,我总有那么一种感觉,未來在我们眼里是未知的,但是在你的眼里……却是一览无余的,你难道真的会未卜先知吗,”

肖乐天的冷汗一下子就流下來了,后背衬衣已经被彻底湿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