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1 整编欧洲新兵/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穿越者不是万能的,更不可能是神,他们只不过是对历史的走向有一个清楚的认知罢了,要说到对人性的揣摩,对时局的把握,古代那些名垂史册的政治家们,哪一个都是妖孽一样的存在,

就好比肖乐天和卑斯麦,肖乐天要是沒有对历史走向的清晰了解,光凭一腔热血和三寸不烂之舌是根本不会在两年之内就取得如此成就的,

但是卑斯麦不一样,这个年轻时候决斗成风,甚至还参与过一次政变的老公爵,绝对是曾国藩口中的一条隐龙,一条带领普鲁士崛起的隐龙,

他沒有金手指可以仰仗,他只有靠自己的眼睛去观察,耳朵去倾听,嘴巴去诉说,然后用他睿智的大脑去分析,硬是凭着自己的一腔热血打胜了三场国运之战,愣是把松散的邦国给统一成一个让世界都颤抖的现代化德国,

五十多岁的卑斯麦正是政治家最黄金的年龄,肖乐天在他的面前就如同孩童一样可以一眼看穿他的底细,

别人感受不到肖乐天的古怪,但是他可以,先不要说肖乐天手下新军所具备的独特战法了,就凭肖乐天在伏尔铿造船厂无意中提出的一些建议,就已经暴露了他的底细,

“纯铁甲造舰,你要如何解决铁甲防腐和船底甲板贝类附着的问題呢,我们欧洲的造船师还沒有解决的问題,你居然给出了答案,请问你,往油漆中添加辣椒素,这种方法是谁教给你的,”

“还有旋转炮塔的问題,现在海战的主流都是左右两侧开炮门,这样舰队就可以刺穿敌人舰队的队形,然后两侧同时开火……可是你却把火炮都摆放在了战舰的中轴线上,利用旋转炮塔來进行左右攻击……”

“我实在是搞不明白了,这种离经叛道的设计思路你是想出來的,或者说真如我所判断的那样,你的背后有一个神秘的团队在支持你,”

卑斯麦下意识的捏着自己的大胡子“最最可怕的是,你的这些看似天方夜谭一样的设计思路,居然在随后得到了伏尔铿造船厂无数工程师的交口称赞,看來你的身上真的有太多秘密我们沒有发掘出來啊……”

肖乐天现在背后全被汗浸透了,他真是被一连串的胜利给冲昏头脑了,他好像已经忘记了,就凭他现在的身份,一句无心之语都有可能让别国的情报机构忙活半个月了,

“呵呵,首相大人的想象力实在是太丰富了,沒有想到铁血宰相的心里居然还有如此多的童趣……其实在伏尔铿造船厂我所说的一切,只不过是我的一些猜想罢了,据我所知现在法国南特不正有一名作家和我一样进行着大胆的幻想吗,”

“哦,亲爱的肖,沒想到你的见识如此广博……你所说的作家我听说过,是不是叫儒勒.凡尔纳,是的,有很多年轻人都很喜欢他的幻想小说,但是我觉得幻想就是幻想……”

“不不不,首相大人,您这种思想是错误的……”肖乐天决定利用一下儒勒.凡尔纳这位文学史上鼎鼎大名的科幻大家的名气,來摆脱自己眼前的困境,

“沒有幻想,人类还能称之为人类吗,那跟被圈养的猪又有什么区别,一天到晚只想着三餐和金钱,然后懵懵懂懂的度过自己的一声,”

“大错特错,人类正是拥有了幻想,才有了进步的源动力,很多年前我们不知道电是什么,更不知道利用电流可以发明出千里传声的电报机來,如果沒有幻想,我们人类也不可能从矿石中提炼出金属,來打造锋利的兵器和铠甲……”

“再看看我们现在的火枪吧,黑暗中世纪的板甲骑兵恐怕想不到最后有滑膛枪來终结他们的霸主地位,那么拿破仑横扫欧洲的红衣勇士们,也不会想到当年的手下败将普鲁士,居然发明出后膛针刺毛瑟步枪出來……”

“这样的例子我可以举无数个,三天三夜都沒法说完……既然前人的幻想成就了今天的科技,那么我们现在的幻想未必不是未來的事实啊,儒勒.凡尔纳先生不是写了一艘巨大的潜水艇了吗,我想用不了几十年的时间,他的梦想必将成真……”

肖乐天说的有点口干舌燥,他打开桌子上的水晶瓶,倒出两杯殷红的酒浆“首相大人,我当然对未來的海战有自己的幻想,我也愿意为这份不切实际的幻想投入大笔的资金,说实话……我已经准备出了一百万两的造船经费,我希望伏尔铿造船厂能够设计生产出我所想要的铁甲战舰……”

“这是一场双赢的局面,我得到了我想要的战舰,普鲁士不仅能得到造船的收益,甚至能积累无数宝贵的经验,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生意,我想首相大人是不会拒绝的……”

巧舌如簧的肖乐天说的卑斯麦都纷纷的点头“不错,我当然能感受到你的诚意,我想这笔生意就连上帝都不会拒绝的,我可以向伏尔铿造船厂施加我的影响力……”

话刚说了一半卑斯麦突然一皱眉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哎呦,你太狡猾了,咱们刚刚的话題不是说到给你两个营的兵力吗,你怎么给我拐到造船上了,哈哈哈,沒想到啊,你居然能从我的手上扭转话題,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哈哈哈……”一老一小两只狐狸这一次真的是敞开心扉的大笑了起來,

后面的谈判就更加顺利了,六百普鲁士士兵,这是两个标准营的兵力,一共是60个班,所有的班长和副班长由中国士兵担任,这样可以消化掉120名中国军官团的兵力,

后面还有三十多名高等军官,则担任连排长等高级军官,两名营长由萧何信跟司马云担任,而罗火则负责带领一支五十人的普鲁士骑兵卫队,作为肖乐天的贴身护卫,

“兵源你不用担心,我选择的都是汉堡新兵营里的好苗子,他们对你们都是有感情的,也知道你们救人和跟法国人战斗的事迹,所以不会存在阴奉阳违的情况……”

“另外他们都是一群沒有上过战场的新兵,就如同白纸一样可以很随意接受新鲜的事务,我如果给你一群老兵恐怕改变他们过去的习惯都是一件耗费时间的大麻烦……”

说到这里卑斯麦目光炯炯的盯着肖乐天沉默片刻才开口“你要知道,让你们参与这次大战,我是顶住很多压力的,到现在老毛奇和卡尔亲王都沒有点头……很有可能你们只是这场战役的观察者罢了,我想总参谋长不会给你们任何机会接触前线……”

“但是,战争永远是充满意外的,你究竟能不能抓住这些意外的机会,那就要看你自己了……”

听到这样的话,肖乐天明白卑斯麦首相的心意了,这是真心想和自己达成同盟关系,他甚至将自己的重要性摆在了政敌之上,这说明自己已经成为他执政的一个重要助力,

“请您放心吧,我能走到今天靠的就是抓住一个又一个的机会,我相信此战之后整个欧洲都不会再次质疑您的决断,”

卑斯麦走了,六百普军新兵來了,就在花园别墅外的空地上,就在易北河的岸边,六百新军正式接受了來自东亚中国军官团的改编,

卑斯麦想的却是很周到,这里每一名士兵都是从汉堡新兵训练营里精挑细选的,他们都知道这些中国人的辉煌战绩,在火场勇救孤儿,面对成吨炸药的威胁依然面不改色,而且前一段时间肖乐天还专门送给教会五万枚墨西哥鹰洋,用來重建孤儿院,

可以说整个汉堡都欠这些中国人一个天大的人情,不仅如此,这群中国人下手可够狠的,面对号称世界第一强大的法国陆军都敢硬碰硬的干一仗,生生干残了一个步兵营和一个骑兵营,在这样辉煌战绩的面前,沒有任何人敢不服气,

整片空地上到处都是吼声,到处都是奔跑的身影,欧洲士兵这是第一次在中国人的指挥棒下狂奔,

“第一连、三班……听到口号后立刻向我靠拢……我叫江烈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三班的班长……”

“斯蒂文……丹尼尔……格兰特……所有我念到名字的立刻向我集合,我是二连一班的班长,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要听我的号令……”

“立正,向右看齐……记住我的样子,从今天开始我会让你们品尝到东方地狱式的残酷训练,我会让你们后悔投胎到这个世界上來……”

“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在笑什么,你是不是在笑我奇怪的德文口音,你是不是笑我在德文中夹杂了英文,告诉我……现在趴在地上一百个俯卧撑……”

河畔的空地上,六百普军加上一百五十多名新军军官已经吵翻了天,幸亏肖乐天一直强迫这些军官学习英语和德语,要沒有这些基础的语言能力,想整编这些欧洲人那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肖乐天的耳边传來一阵阵咆哮声,六百普军被很快的打散然后再重组,一个个崭新的班级开始出现,然后汇集成连排,最后汇集成两个营阵营,

这就是一次重新编组建制的过程,而建制则是一直军队最最重要的指挥框架,肖乐天想要如臂使指一样指挥这支军队,就必须用自己的军官团组成一个大大的系统,一个全新建制,

看着自己手下年轻军官们的吼声,肖乐天由衷的为他们赶到自豪,这次欧洲之行虽然伤亡惨重,但是也是有收获的,最弥足珍贵的就是让这些军官们拥有了强大的自信,洗刷掉了亚洲人恐欧的思想,

“甭管你是不是白人、蓝眼睛、大鼻子,在我们新军军官面前,都是普通人一个,这是打出來的自信,这是用敌人的尸体扑出來的强大信心,一个民族的崛起沒有这股精气神可不行……好兄弟们,我以你们为荣,”

“报告丞相大人,第一营整编完毕请指示……第二营完全重建完毕,请大人训话……”一个小时之后,萧何信和司马云正步走到肖乐天的面前,敬礼向肖乐天汇报,

望着面前横平竖直豆腐块一样的军阵,看着一张张严肃的欧洲面孔,肖乐天轻蔑的一笑“看队列还有点精锐的样子,不过就是不知道上了战场会不会拉稀啊……”

说到这里肖乐天突然大吼一声“收起你们欧洲人心里的那点狂妄,你们在我眼里就是一群新兵蛋子,想要让我高看你一眼,就得给我拼命,”

“现在,就是现在,所有军官带领你们进行土木训练,就在这片河滩地上,给我挖战壕,挖散兵坑,挖交通壕……想当我的兵,那就先给我当一名合格的地老鼠,”

“是……长官,全军都有,以班为单位解散,立刻进行土木工事训练……”

在肖乐天和军官们的喊声中,这群普军的地狱生活算是开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