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2 疯子样的土木训练/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我的上帝啊,我真是太倒霉了,怎么落到了这些中国人的手里,他们简直就是一群变态……”

“嘘……小声点,你疯了吗,这些中国人是听得懂德文的,你难道也想受到惩罚,”

“闭嘴,你们两个都快闭嘴,那个叫做大炮仗的班长正看你们的呢……”

三名來自汉堡市的年轻士兵,刚刚凑在一起稍微抱怨了几句,就被不远处的中国班长田大炮仗给发现了,

“斯蒂文、丹尼尔、格兰特……又是你们三个,别人都在安心的训练土木作业,就你们三个话多,我最讨厌的就是军队里拉帮结派了,现在马上跳出战壕,到河边一百个俯卧撑……立刻,马上,”

田大炮仗是肖乐天军官团里的一名普通的士兵,在这次整编中也混了一个班长当,现在正是心气最高的时候,一看有人居然敢在训练中交头接耳,而且说的全是抱怨的话,当时气不打一处來,吼声差点把周围的人耳膜震破了,

斯蒂文三个不敢怠慢,从战壕里跳了出來,跑到河滩边上接受惩罚,

“上帝啊,我们是士兵,接受的是全欧洲最严格的陆军操典,虽然沒有上过战场杀过人,但是我们也不是菜鸟……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七……”

“就是啊,比枪法,比格斗,比炸药包扎技术……陆军操典上的所有项目,咱们三个什么时候不是优秀,怎么到这些中国人的手上,却全变成地老鼠了……四十一、四十二……”

“斯蒂文、丹尼尔……你们两个少说一句吧,你看看炮仗班长,他也沒有闲着啊,他在亲手示范……”

三人抬头一看,田大炮仗这时候正握着一支工兵锹,给班级里的士兵上课呢,

“你们这群欧洲大少爷羔子,一看就不是干庄稼活的料,大肥屁股撅的那么老高,等敌人的枪子打吗,”大炮仗班长的调笑让在场所有士兵都笑了,就连受罚的斯蒂文三人也忍不住笑岔气了,那一刻他们对班长的讨厌也减少了三分,

“都看好了,土木作业第一要素就是保护好自己,第二才是快……我再给你们示范一遍,要是还学不会,老子就把你们送回新兵营去,让你们的档案里來一个大大差评……”

一句话吓的周围士兵都不敢说话了,普鲁士这时候正是全民皆兵的时代,所有健康的男人都要参军,都要接受军事训练,如果在档案中有一个军事上的差评,那对每一个普鲁士男人都是灾难性的打击,

背着这样的黑锅,他们一生都不会得到人们的尊重,而且所有晋升机会都已经和他们无缘了,这比判他们死刑还残酷,

所有人都不敢怠慢,眼睛都不來眨的盯着班长亲自示范,就连斯蒂文三个也忘记了俯卧撑,盯着田班长进行示范,

别看他们心里都对土木作业训练有点抵触,但是不得不承认中国班长的工兵锹用的实在是太娴熟了,

大块的泥土被堆砌成掩体,工兵锹抡起來跟风火轮一样,厚重硬实的土层就跟切削柔软的奶酪那么轻松,甚至藏在土壤里的石块,他也能轻松的避开,

不一会的功夫,一人高将近一米长的战壕就出现在了大家面前,战壕的每一个切面都横平竖直,平整的就好像某种大型工程器械切削过的一样,

“看见了吗,这就是土木作业的及格标准,我现在还沒有用战时的速度呢,不然还能加快三分之一的速度……”

“老子我自幼就是庄稼汉,要不是母国打仗溃兵杀光了我们全村亲人,我也不会走上吃杀头饭这条路……好了,你们要记住,你们手中的洋枪是现今世界最精良的毛瑟啊,你们不用傻傻的站在地上装子弹,你们完全可以藏在掩体后面给枪上膛……”

田大炮仗虽然爱骂人,但是他带兵还是很有耐心的,在他的讲解中,这些普鲁士新军终于知道土木作业的重要性了,在未來的战争中,散兵冲击、战壕交战将成为主流,滑膛枪时代的排队枪毙场景将一去不复,

但是人类适应新生事物总是需要一个过程的,老旧思想的退位是需要时间的,而这个快慢时间差,就是无数军事大家要抓住的所谓机遇了,

“老子不知道你们能不能听懂,说实话我也是一知半解,但是有一点是毫无质疑的,就是我们必须无条件的相信我家丞相大人……大人说未來是什么样子的,我就确信无疑未來是什么样的,”

“大人说过,未來的海战将变成纯粹的铁甲船大战,我确信无疑,大人还说了,未來潜水艇作战将成为主流,我也确信无疑,我甚至相信大人说的将來还会有一支空军……呃,就是说人们飞在天上相互开枪射击战斗……”

“你个臭小子不许笑,反正我信,因为我家大人带着我们一路走來全是奇迹,对前路的判断从來就沒有错过……大人还说了,这次普奥大战你们普鲁士必胜,这个判断你们难道也要笑吗,”

“所以说啊,大人说土木作业重要那就是很重要,咱们都是大头兵,服从就是咱们的天职,决定未來方向的责任不在咱们身上,你们要切记啊……”

说到这里,田大炮仗冲着河畔三个趴在地上听傻了的受罚者大喊一声“斯蒂文、丹尼尔、格兰特……滚回來吧,我算明白了,就不能把你们三个菜鸟放在一起,娘的,都说你们普鲁士人严谨,怎么愣出來了你们三个活宝……”

“江烈……赵一刀……你们俩过來,我跟你们换两个刺头兵……”

江烈和赵一刀跟田炮仗一样都是最基层的班长,三人一碰头不一会的功夫就把那三个自幼玩大的发小给拆散了,不仅如此三名班长还给他们三个加了小灶,在后面的训练中这三人彻底变成了肮脏的地老鼠,

相同的场景在不同连队中上演,无数叫苦不迭的普鲁士士兵暗中向保罗情报官,和翻译官约纳斯抱怨,但是他们的每一次抱怨都受到了严厉的处罚,训练量打着滚的往上翻,

肖乐天可不管他们的抱怨,在每天的例行会议上,肖乐天一遍遍的阐述着自己的道理,

“战争一触即发,现在普鲁士军队已经开始在南部边境集结,亲近奥地利的邦国已经准备好了开战,如果我分析的沒有错的话,不会超过十天,战争就会一触即发……”

“卑斯麦首相给我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題,我甚至能猜到老毛奇总参谋长和卡尔亲王,同意这六百普军编入我的阵营这就是一个阳谋……是的,他们就是吃定了我们沒有时间整合这些士兵,让我们把宝贵的时间全浪费在训练和磨合上……”

“这是阳谋啊,这是很难破解的阳谋,总是有那么一批人想要冰封我们,总有那么一些人不希望我们强大起來,而阳谋总是难以破解的……”

肖乐天深呼吸了几下,平复了一下心情“但是他们错了,我们中国军人,一路走过來靠的就是一个又一个奇迹推出來的,我再给大家三天时间,你们只有三天时间去磨合这些士兵了,三天后首相大人给我们安排的专列就要前往南方,能不能参战就看你们的表现了……”

“我已经检查过这些好小伙的训练成绩了,首相大人沒有骗咱们,这些虽然都是新兵但每个人的训练成绩都是拔尖的,射击训练、队列训练、炸药的使用、徒手格斗和刺刀搏杀……各种各样的成绩并不次于我们,”

“现在他们和我们不同的,可能也仅仅是土木作业这一项了,我坚信我们的训练不是徒劳无功的,我相信在即将爆发的大战中,会有我们的用武之地,现在所有人都停止你们的抱怨,给我深入基层亲自去带他们……”

“包括萧何信、司马云、罗火在内,所有军官都给我沉下去,好好带着弟兄们去挖坑,在训练中熟悉每一名战士,未來的战场上他们就是你们生死相依的兄弟……”

肖乐天的命令,就是军官团不可违逆的圣旨,从那一刻开始所有军官全部下基层,带着这群汉堡新军开始了更加残酷的训练,

单兵坑挖完了再填上,然后一群人踩实了再挖开,一条条战壕修好再填埋,一间间防御火炮的指挥部建成了再拆毁,

手上的血泡已经连成了片,无数士兵累的连腰都直不起來了,但是沒有一个人敢偷懒,普鲁士民族特有的严谨和忍耐发挥了作用,他们居然沒有一个人掉队,

是啊,就连营长都亲自到每一只连队里挖坑了,甚至连肖乐天这位东方宰相都抽出了时间和大家一起挥洒汗水,包括情报官保罗、联络官约纳斯都被肖乐天逼着抓起了工兵锹,这还有什么可抱怨的,那就玩命的干吧,

士兵们的思想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他们就算满肚子都是怨言,但是只要你军官跟他们一起干了,而且干的比他们还多还好,那就沒有人会造反,

更何况肖乐天遇到的是当时世界上军事素质最好的普鲁士民族,这真是天大的幸运,要知道在一百年前,在18世纪上半叶,在腓特烈.威廉一世的铁腕统治下,普鲁士民族终于实现了全民军事化,

从那个时代开始,普鲁士实行全民兵役,所有健康男人都要服役,而且服役期限居然是恐怖的25年,甚至他把国库内七分之六的财富全部变成了军费,

这样的恐怖兵役法足足持续了一百多年,到现在都沒有被废止,可以想象全民都接受过25年军事训练的民族会有多么的恐怖,

后世德国人血脉中的严谨性格正是來源于此,沒有如此强大的忍耐力,他们恐怕根本就挺不过肖乐天的地狱式训练,

肖乐天站在河畔的高地上,迎着月色看着一片火把通明的训练场地情不自禁的说道“好样的,果然不愧是能够挑起两次世界大战的民族,我算是彻底服气了……好小伙们,明天就是咱们要上战场的时刻了,你们的汗水不会白流的,战场终将证明一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