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 印度洋上的炮声/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在欧洲大陆烽烟四起战火即将弥漫之时,在遥远的印度洋上,一只强大的舰队正进行火炮射击的T字型演练,

“左满舵……右舷营地……呈一字阵齐射……”碧蓝的大海上,十艘风帆战舰一字排开,船头刺破海水画出白浪,整个舰队的右舷突然爆发出一片刺目的红光,炮声隆隆如闷雷一样向四面八方威压而去,

远方装满空木桶的靶船兜头迎來了一阵铅弹暴雨,为了增加效果这些木桶里部分还掺杂了易燃的黑火药,不一会的功夫海面上顿时一片火海,

“清理炮膛……准备二次射击……变帆……”火炮齐射之后战舰上到处都是军官传令的声音,各舰旗手在拼命的打旗语沟通,操帆手拉动粗大沉重的缆绳,一面面软帆开始调整姿态,

在十艘战舰所组成的队列中央,一艘高大的风帆战列舰炮门大开,黑洞洞的炮口如同深海海妖的眼珠子一样从侧舷望向远方,

这支舰队就是法兰西在亚洲海军力量的精华所在,他们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遮护住属于皇帝的孟加拉湾,

这时候的印度还处于英法分割殖民的阶段,虽然英国依靠海军和强大的工业实力已经在印度争霸中站了上风,但是由于克里米亚战争和那次攻陷北京城的合作,两国之间的关系还是非常亲密的,

拿破仑三世的特使,最信任的侍卫长莫里哀骑士,就站在旗舰光荣号的甲板之上,手中捏着黄铜精致的望远镜,面色阴沉无比,

站在他身边的就是这支舰队的总指挥,光荣号舰长布鲁斯少将,别看往日里少将高傲的下巴都能晾衣服了,但是在级别远远低于他的莫里哀侍卫长面前,却变的谨小慎微连大气都不敢喘,

自古宰相家的下人都七品官呢,更别说皇帝身边最信任的侍卫长了,更何况莫里哀是皇帝陛下亲自认命的东方特使,专门授权这名忠诚的骑士整个亚洲的军事调动权,这样的身份地位怎么可能不让这些殖民地守军凛凛然,

“特使大人,难道我们出色的海军训练的不够好吗,虽然我承认比英国海军还差那么一点点,但是对付那些亚洲野蛮人,咱们就是无敌的存在……”

莫里哀浅浅的一笑“少将阁下,请直接叫我莫里哀吧,沒有必要用尊称……我知道,英勇的殖民地军团在您的带领下绝对是可靠的,但是我心中依然有一些淡淡的不安……”

“我们的训练真的到位了吗,我们的准备真的充分了吗,刚刚炮击演戏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了整个舰队左满舵的时候,各舰出现了一些不协调,到底是什么地方的原因,旗手还是舵手,难道说舰体的配重有问題吗……”

布鲁斯少将万万沒有想到这位特使居然真有两把刷子,绝对不是巴黎那种脑满肠肥的政客,皇帝陛下对他的信任是绝对有道理的,

莫里哀还不客气的指出了混合舰队的各个软肋,尤其是各舰协调的问題更是一再的强调,话里话外虽然用的全都是敬语但是口气中的倒刺傻子都能听的出來,

“实战啊,我们的海军需要的是实战,亚洲的殖民地生活让大家很久沒有和旗鼓相当的对手较量了,平时大家都是分散的驻守在各个港口中,除了应付一些落后愚昧的土著海盗之外就沒有什么任务了,但是我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战场上什么意外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莫里哀脸上带着微笑,嘴里说着敬语但是话语间却一点情面都沒有留,说的海军少将阁下半句话都不敢反驳,

不过嘴上不说不代表布鲁斯将军心里不会腹诽,妈的你们这些巴黎來的政客,哪里知道殖民地的难处,皇帝住在凡尔赛宫里面只知道让殖民地无穷尽的输送黄金和各种物资,谁又在乎我们平日资金拨付的到位不到位呢,

沒事发生的时候,就以殖民地都是野蛮人,不需要太强大火力为理由不停的克扣军费,等到需要我们卖命了,你们又决口不提扣钱的事情,反而只知道鸡蛋里头挑骨头,

你让我练兵,好啊,军费在什么地方,火炮射击的火药钱找谁报效,损耗的火炮又从哪里去领取,还让我们压榨那些土著吗,他们现在除了野菜还有一些之外还能有什么财产,

但是腹诽归腹诽,布鲁斯将军还是不敢挑战特使的尊严的,只能小心的赔笑说道“您说的很对,确实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我们的问題……不过,我们这次要对付的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琉球,一个连落后的清朝都不如的海上岛国而已,现在我们的战力绝对是沒有问題的……”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的自信來源于哪里,但是我就是有一种莫名的忧虑……那个东方人实在是太不像一名东方人了……”莫里哀幽幽的说道,

就在这时候,桅杆上的瞭望手突然大声喊道“西北方……发现不明船只……看清楚了……是一艘阿拉伯三角帆船,是货船……”

话沒说完莫里哀抄起望远镜向西北方望去,渐渐的他的嘴角带出了一丝狞笑“我的将军,您能告诉我这是一艘什么船吗,”

布鲁斯搞不清楚特使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语气说话,但是等他看到望远镜中的帆船后,却不由自主的笑了,

“哦,这是一艘阿拉伯三角帆船,排水量在四十吨左右,是一艘小型货船……这种货船在印度洋太常见了,中国的茶叶、瓷器,印度的棉花、咖喱,还有斯里兰卡的各种宝石……就是这种小型帆船支撑起了印度洋的贸易网……”

就在布鲁斯将军显摆他的见识之时,莫里哀却狞笑着打断了他的话语“不不不……这是一艘海盗船不是吗,您最好仔细的看清楚,难道您认为这不是一艘海盗船吗,”

斩钉截铁的口气哪里像问句,布鲁斯将军当时心里就咯噔一下,他已经听明白特使大人的意思了,

就在这时候头顶上的瞭望手又喊了起來“西北方船只发來旗语……他们向战无不胜的法国海军表示慰问,并且愿意送给咱们二十桶葡萄酒和若干香料作为礼物……”

瞭望手话刚说完布鲁斯将军后背的汗就流下來了,他心里这个骂啊“你个该死的王八蛋,知道特使在身边怎么还敢翻译这样的旗语,这不就是摆明了告诉特使咱们平常沒事就收过路费吗,这下坏了,回头给特使准备的礼物的价值要翻倍了……”

“呵呵,果然是海盗啊,一看见法国海军的强大战力,立刻就想起贿赂咱们來了……我的海军少将阁下,您难道沒有感觉到尊严受到了挑战吗,”

阴阳怪气的话刚说完,布鲁斯将军再也沒有犹豫,他大吼着发布命令,口中的唾沫都喷出半米多远,

“全体舰队呈现T字型展开,左舷炮门做好准备,准备齐射……我们,我们要炸沉这艘海盗船,”

“什么,”轰的一声,甲板上其他的军官和水兵都愣住了,今天将军大人疯了吗,明明是一艘普通的商船啊,怎么要开炮呢,而且人家已经毫无防范的靠近过來了,这就是要给大家送葡萄酒和香料來的,这怎么能开炮呢,

人们用不解的目光看着将军,而将军明显感觉脸皮都烧红了,他用更大的声音狂吼“执行命令,你们胆敢质疑我的判断吗,我才是舰队的总指挥,”

这下所有人都不敢怠慢,旗手开始向其他战舰发布命令,很快各舰都调整了姿态,右舷的炮门被打开,露出密密麻麻如海妖眼睛一样的黑洞洞炮口,

西北方的货船明显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船甲板上一片人影晃动,顺着海风还传來一阵阵听不懂的怪叫声,

“这些法国人怎么了,为什么要向我们展示大炮,难道他们觉得礼物不够多吗,快发旗语,我们的礼物量翻三倍,并且送上一大袋品质最高的斯里兰卡宝石……”

莫里哀这时候面色阴霾的望着远方的商船,幽幽的说道“可怜的弱等民族,你们可能永远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们,其实答案很简单,我就是需要一些鲜血和生命來练练兵罢了,未來的战争我一定不可以输的……”

特使的声音小的只有布鲁斯能听到,这时候将军心中已经全是恐惧了,他终于知道这位满脸微笑最喜欢讲敬语的小伙子,所有友善的外表都是装出來的,他的内心要比那些巴黎政客们更残酷,

“各舰做好射击准备……上帝保佑法兰西,让我们惩罚这些海盗……开炮,”

不一会的功夫,大洋上突然刮起一阵爆风,所有战舰船体都抖动了起來,橘红色的火焰从右舷疯狂的冲出,滚滚白烟弥漫在了大海上,

地狱的恶鬼开始嘶吼,狂暴的铅弹暴雨覆盖了商船所处的整片海面,那艘阿拉伯三角帆船连一丝挣扎都沒有就被瞬间扯成了碎片,海面上激起的滔天白了如同下起了一场暴雨,

布鲁斯颤抖的手放下了望远镜,他侧身站在特使的身后恭敬的向他敬礼“特使大人,海盗已经被绞杀,请指示,”

“呵呵呵……干的漂亮,让我们扬帆起航吧,目标东方那个古老的帝国,在这一路上我不希望看见一艘海盗的船只,我想您能懂我的意思……”

“谨遵您的命令,这一路上您将目睹无数次法国海军讨伐海盗的英勇身姿,等到我们看见那霸港口之时,我您所忧虑的所有不足,应该都被弥补了,”

“很好,现在满帆前进吧,我们要进行一场速度的大比拼,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在莫里哀的微笑中,十艘法国战舰扬帆起航向东方驶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