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7 茶馆混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同治五年夏,一条劲爆的流言开始在京师迅速扩散,凡是听到这条消息的人,不论王公贵胄还是八旗闲汉,乃至汉臣儒生甚至贩夫走卒全都被震的集体失声,其错愕程度丝毫不亚于洪秀全在南京定都,乃至于英法联军攻破了北京城,

京师所有的酒肆茶馆,戏园子外加青楼,凡是有人聚集的地方全都是交头接耳的絮絮之声,所有人都神神秘秘的脑袋顶在一起,用好像怕周围人听见,但是周围人还都能听见的语调在窃窃私语,

“爷几个啊,你们听说了吗,那个西洋來的二鬼子,就是那个肖乐天,已经死在欧罗巴了,”

“我的天爷啊,你莫不是在开玩笑,你说的可是在琉球干翻了十万日本暴徒,在塘沽还独自灭了绿营兵的肖乐天,”

“可不就是他,就是那个偷袭了梅勒的八旗营地,一把火把所有军资都给烧了的肖乐天啊,”

“瞎说八道,虽然爷我不喜欢他,但是不得不承认,这家伙命还是够硬的,哪能那么轻易的就死呢,”

“丫的你小子就会抬杠,我要是沒真凭实据,我敢编这样的瞎话,我舅老爷家的女婿的拜把子兄弟,就是老礼亲王家的笔墨供奉,他这可是从王爷嘴里听來的消息啊……”

“切……”周围人一片嘘声,这关系绕的可太沒意思了,四九城的闲汉谁会信这样的拐弯关系,一看就是瞎编乱造的,

那位传遍流言的八旗爷们,一看周围全是嘘声,当时脸就涨红了起來,四九城的爷们讲究的就是一个面子,沒钱不丢人,沒面子可不行,

“好好好,今儿个爷我就让你们开开眼,省的你们这群乡下大脑壳子不知道你马爷三只眼,”

马爷把鸟笼子往桌子上一蹲,顾不得里面黄雀惊吓的乱叫,左顾右盼后小心翼翼的就从怀里掏出了一卷纸出來,

“看看吧,这就是洋人的新闻纸,瞧瞧这纸张硬挺的,这墨色均匀的……”还沒等他吹完呢,周围人一把就把报纸抢了过去,摊开一看正好就是肖乐天心口中刺刀的照片,

“我的皇天菩萨啊,这还真是他,这就是肖乐天,当年在百花楼里他和老翰林开骂战的时候,我曾经旁观过,绝对是他一点错都沒有……”

周围人群轰的一声如同闷雷炸响,就连旁边拎着黄铜茶壶偷看的小伙计都吓呆了,大叫一声铜壶掉在了地上“哎呦我的妈妈呀,这不是洋人的刺刀吗,六年前好多洋兵入北京城,放眼望去全是这种大长的刺刀,雪亮雪亮的看的就瘆人……”

“沒错沒错,你小子有点眼力价,这就是法国产的刺刀,就从露在外面这一届,估计入肉至少要有一寸半了……你们想想啊,这可是心窝啊,入肉一寸半早就刺到心脏了,你们说说他这还能活吗,”

报纸这一掏,马爷的面子算是捡回來了,但是这秘密可也就算是彻底的泄露出去了,周围所有的茶客都用各种各样诡异的目光投向那份报纸,有遗憾的、有得意的、有失落的、还有麻木的……

“哎呦,哎呦,哎呦……这是怎么个话说的,好好的人怎么就让洋人给捅了呢,这群洋人也太不拿咱们当人了,这么大的人物都说杀就杀啊,这还有咱们的活路吗,”

马爷翘着二郎腿抿了一口茶水,冷笑着把茶叶梗吐到了地上“我呸……要我说这就是报应,他肖乐天是什么东西,一个海外來的二鬼子,这些年他杀了多少人,目无君父无法无天,在琉球杀日本人还不够,就连咱们大清的绿营兵都敢杀,这是何其狂妄,”

“不仅如此,天津大营的梅勒居然让他生生的从大营里给劫走了,一把大火死了多少咱们八旗的爷们,这血债阎王爷都给他记着呢,现在无非就是借着洋人的手给他个报应罢了,你们爷几个还替他惋惜,我呸……”

“就是就是,马爷说的极是,这二鬼子太跋扈了,就连我的好友焦四爷,最后全家离奇而亡,据说也跟他脱不了干系,这就是报应……”

“有理,有理,二位爷说的有理,肖乐天这就是太跋扈了,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这才让洋大人出手料理了他,那洋人岂是你能得罪的,英法二夷那还了得,那是能攻破四九城的天兵天将啊,肖乐天得罪了他们那不就是找死吗,大家伙说说,这肖乐天吃饱了撑的沒事干跑欧罗巴干嘛去了……”

一群人围在座子边上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一副落井下石的小人嘴脸,不过他们可万万沒有想到,这些话已经得罪了周围不少的茶客,其中有两位儒生打扮的年轻人已经压抑不住怒火了,

“这位就是马爷吧,有礼了……”那名高大的儒生大步走了过去向马爷一拱手,客套一句之后直奔主題而去,

“马爷您聊了这么半天了,就是说肖乐天死了,可是他怎么死的您可沒有说清楚啊,还请解惑……“

一群人看着面前的年轻人,有点眼熟但是还不敢认,不过能确定一点这家伙身上有读书人的味道,而且不卑不亢的应该是有身份的人物,

马爷拱了拱手“不敢不敢,这洋人杀人还要找理由吗,他肖乐天不好好在大清待着,非要抽风一样去欧罗巴搞什么考察,您说那洋人的地界儿是你汉人能随便考察的吗,跑到人家一亩三分地去装大爷,这下场还能好的了,”

“哈哈哈……”马爷话沒说完,年轻人已经狂笑了起來,笑声中居然带出了哭腔,而这时候周围的人也认出他來了,

“哎呦,这是翰林院的罗浩罗翰林啊,这家伙据说认了肖乐天那个二鬼子当师傅,还自称他们那群人是什么西学派,他这是要替肖乐天出头了,”

罗浩沒空搭理周围人的议论纷纷,他目光紧盯着马爷阴沉的问道“我不想听你的猜测,我只想问你,那些法国人为什么要杀肖乐天,那把刺刀又是如何刺入他的心窝的,到底是因为什么,”

马爷好像有点受不了罗浩咄咄逼人的口气,眼光有点闪避“切,这曲里拐弯的洋人字码我可不认得,爱为什么就为什么,跟爷我沒关系,”

这时候茶馆里围拢上來看热闹的人已经越來越多了,马爷好像意识到了自己的面子受到了挑战,他眼睛一瞪张嘴就开骂了,

“臭读书的,不在翰林院里卖弄你那两笔臭字,踏实的养老去,还敢在你家旗人大爷面前瞪眼睛,妈的,你这也就是摊上好时候了,要是开国那些年,老子就算扣瞎了你的眼当炮踩,你还得跪下來谢爷的赏……”

罗浩看着无赖一样的马爷,心头一阵阵的悲哀,自己以前怎么就沒有发现,这群旗人是如此的惹人讨厌,

“你们不知道为什么,我來告诉你们,肖乐天,一位大清国的在野政治家,一位琉球王国到现在都承认的丞相,刚刚进入地中海,还沒到他们法国人的家门口呢,就遭到了战舰的袭击……”

“在法国本土,这群洋人毫无理由的囚禁了來自东方的政治家,甚至连个理由都懒得给,在他们的眼里,咱们中国人都是猪狗吗,”

罗浩心中的怒火已经点燃了他的情绪,理智这种东西早就已经丢在脑后了,吼声中他嘴里喷出的唾沫都飞到马爷的脑门上來,

“你知道吗,你们知道吗,整个大清国谁又知道,肖乐天仅仅带着三百名护卫勇士,就在法国本土跟那些大鼻子洋人狠狠的干了一仗,”

“三百人,只有三百人,他们击溃了一个法国陆军营,又阻击了两个法国骑兵营,三百人足足死伤一半……可是你们知道吗,他们打胜了,他们用一百五十条人命,换來的是两倍法军的伤亡,而且成功的把肖乐天给救了出去……”

“肖乐天为什么会中这一刀,就是在那场身陷重围的决死战斗中被敌人刺入的,他们已经被欧洲列强誉为不可战胜的东方勇士了,他们在给所有中国人争面子,他们在用鲜血和生命给你们这群背后骂人的王八蛋争面子,”

轰的一声,茶馆里彻底炸开了锅,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全听傻了,

“唉呀妈呀,三百干了法国三个营,居然还打胜了,”

“你快掐我一把,这不是做梦吧,以少胜多还是在人家地盘上,这这这,这太沒有道理了……”

人群议论纷纷,嘴上都说不信,但是人人脸上都带出了眉飞色舞的神采,大清被洋人欺负的太狠了,民间早就憋了一肚皮的气了,今天一听到如此振奋人心的消息,他们一个个就跟抽了二两印度土一样,心都飘起來了,

短暂的错愕后,马爷跳起來第一个表示不信“不可能,就连僧王都打不过洋人,就凭肖乐天,更别说以少胜多了,就算以多胜少我都不信……再者说了,就算你说的是真的,那也不是我们大清之福,大清不要曹操,他肖乐天那么强想干嘛,要造反吗,”

“死的好,死的妙,洋人杀了,还就省的你马爷动手了……”

“放屁,我去你妈的,”谁说文人不会打架,罗浩抡起拳头照着马爷的鼻梁就砸了下去,啪的一声來了一个满脸桃花开,

这时候跟罗浩一起喝茶的闻秀早就捋好了袖子,一看好友动手了他二话沒说抄起桌子上的盖碗茶狠狠就拍在马爷的脑门上來,

“你丫的还是人吗,你就是个洋奴啊,大清养八旗二百年,怎么养出你这种畜生出來,”

马爷当时就给打懵了,不过他也不是单枪匹马的孤家寡人,周围一帮八旗爷们大吼一声“哎呦,臭汉人居然敢动手打旗人,这是造反了吗,还不动手等什么呢……”

一时间茶馆内乱成一团,打了一个天昏地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