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 斩草除根/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八旗大爷们的眼里,天子脚下当然应该是首善之地,至少呈现在他们面前的应该是首善之地,这里让满人经营了二百多年,八旗爷们的势力已经是最大的了,几百年來还真沒有过汉人主动挑衅的事情发生,

但是沉默的火山依然是火山,民众麻木的眼神冷漠的表情下面,藏着的是炙热的熔岩,中国人爱国是不需要理由的,几千厚重的历史已经将国人的灵魂拴在了这片土地上,因他兴而喜悦,因他衰而哀伤,

老百姓不管那么多满汉之别的弯弯绕,也不知道肖乐天到底碍着谁的事了,善良的百姓只知道六年前英法联军攻破了北京城,一把火烧掉了三山五园,无数百姓惨死在屠刀之下,

现在好容易有一个长志气的能够兴兵于国门之外,狠狠给百姓出了一口恶气,这种人就是英雄,而英雄就是不应该被侮辱的,

马爷他们几个本以为打两个读书人是很简单的事情,可是万万沒有想到,认识不认识的臭老百姓居然一拥而上趁乱拉开了偏架,

“哎呦哎呦,马爷您小心点辫子……”嘴里喊着小心,结果他却脚下來个绊子,马爷一个马趴就躺到地上了,

“别打了,别打了,老少爷们都给个面子别打了……”嗯,这不是马爷的鸟笼子吗,上去來一脚,踩死那只讨厌的黄雀,

“报官啊,臭小子你愣什么呢,快去顺天府报官,我的茶馆哦……”心疼不已的老板还不忘踩地上马爷的手掌两脚,

看看吧,这就是老百姓们的良心,虽然只是偷偷的显露一下,但是良知是不会泯灭的,这时候茶馆已经被周围百姓里三层外三层的给包围了起來,人们探头探脑的往里面观瞧,交头接耳的议论纷纷,

“停手,所有人都停手,顺天府衙役办案,都给老子躲开……哎呦,这不是马爷吗,您怎么躺地上了……哎哎哎,这不是罗翰林和闻章京吗,您看这是怎么话说的,您们怎么就打起了了呢,”

顺天府一看这架势就挠头了,八旗贵胄自有内务府管着,翰林清贵也不是自己能得罪的,至于说闻章京就更了不得了,总理衙门办事直接受恭亲王调遣,自己一个小小捕快还是哪凉快哪待着去吧,

“几位爷哎,给小的一点薄面,这件事就别走衙门了,一个是我们也管不了,二一个也是百姓看笑话啊,各位爷,您回去各找各家的主官,让他们打官司不就行了……”

十几名顺天府的差役,苦劝了半天才算分开了众人,马爷临走之时还不忘抱着那只黄雀的尸体,一边抹泪一边骂“你们等着,两个小王八蛋等着吧,还有你们这群趁火打劫的,别以为爷我看不清你们肚子里的牛黄狗宝,都给我等着……”

茶馆里的混战只不过是混乱的一部分,现在整个北京城民心都陷入一种焦灼状态,所有人都被这条传言给惊呆了,有叫好的,有惋惜的,有痛骂的,也有落泪的,肖乐天的死讯彻底搅混了京城的人心,

争论、争吵乃至发生肢体冲突,大大的京城好像被端到了热气腾腾的蒸笼中一样,所有人心底的火气都被点燃了,

这一次朝廷反应异常迅速,当天下午翁同龢所带领的清流就把弹劾表章送入宫中,连两个时辰都不到,宫中就迅速做出了反应,

罗浩、闻秀,身为朝廷官员居然当街殴打八旗贵胄,是可忍孰不可忍,勒令从即日起削职为民永不录用,

这下北京城的百姓算是看明白了,肖乐天肯定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大旗一倒这些追随者可就倒了霉了,朝廷这是要秋后算账啊,

一时间满洲八旗子弟和清流腐儒们,气焰无比的嚣张,当天晚上他们差点把四九城所有的酒馆给包圆了,

“干干干,今天真他娘的痛苦,朝廷总算是开眼了,对于这种异类就不能心慈手软……”马爷兴奋的都站在凳子上喝酒了,上午受的窝囊气傍晚的一道圣旨算是全扫空了,

“同治中兴啊,这就是真正的圣天子在位,大清中兴有望……皇帝太后就应该强硬起來,早些年要是手不软的话,哪里会有长毛之乱,又怎么会让二鬼子兴起……來來來,让我们为大清贺,”

那一夜,无数八旗子弟和清流腐儒在庆贺,也同样有无数人在哭泣,善良的人们实在是想不通,一个扬威于国门之外的英雄,怎么就成了众矢之的了,

残月之下,罗浩和闻秀喝着苦酒,叹息之中夹杂着低泣,两壶烈酒下肚,他俩已经醉了,

“不甘心啊,我就是不甘心,师傅怎么就这么走了呢,來人啊……送酒來,老子就算不是官了,也是你们的老爷,”

在闻秀的怒骂声中,下人怯生生的又端來了两壶烈酒,就在二人仰脖想喝之时,突然西侧厢房的屋顶上两道嗖嗖飞來两道黑影,啪啪两声脆响酒壶被打了一个粉碎,

“什么人,”还沒等他俩骂出來呢,两个身影已经欺了上來,一把捂住了他俩的嘴“噤声,千万不要叫,你们已经让朝廷的鹰爪孙给监视起來了……”

罗浩定睛一看,花影中走來的不是王怀远还能是谁“你不是师傅身边的王怀远,王大人吗,你怎么來了……”

王怀远二话沒说,用手指轻轻沾了一点桌上流淌的酒水,在鼻端嗅了嗅“酒里有毒,看來你们下人已经有很多被收买了,赶紧走……”

“有毒,怎么可能,我使唤的都是几代的老家奴了……”闻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王怀远可沒工夫给他解释,一抬手几名刑堂的手下架起两人就往后院走,

“你俩跟大人学了那么久了,这点还看不透吗,内务府怎么可能容忍你们折辱旗人,他们早就把你俩定位成丧家之犬了……别看圣旨里面沒有要你们的性命,但是他们会暗中动手的,他们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就在一行人准备翻过后院墙的时候,突然书房的方向传來一阵响亮的鸣锣声,紧接着大街上到处都是脚步声,

“坏了,这群鹰爪孙设下埋伏了,大家火速突围……”王怀远掏出怀里的两把左轮,冲上院墙第一个杀入敌阵,

罗浩和闻秀就好像是做梦一样,被这些刑堂的弟兄们搀着、架着、拖着往前逃命,眼前全是晃动的人影,黑暗中到处都有敌人的嘶吼,火枪的射击和暗器的飞舞擦着他们的头皮掠过,两人身上一层层的起鸡皮疙瘩,

“我们这是去哪里,这些杀手真的都是内务府派出來的吗,这还有沒有王法了,还有沒有王法……”

冲在最前面的王怀远,突然抬手啪啪啪三枪撂倒了两名屋顶上的杀手,在他退回來压子弹的时候,他冲着情绪崩溃乱喊叫的罗浩骂道,

“你丫的给我闭嘴,还嫌引來的敌人不够多吗,你们这些读书人,现在知道大人走的是一条多么艰难的道路了吧,还真以为书生指点江山跟戏里面演的一样,”

“哼……”说话间一道寒光掠过,王怀远左臂一抖几颗黄铜精致的子弹掉在了地上,

“怎么了,大人,”旁边的刑堂护卫赶紧闪身上前用身体挡住了他,

“我沒事,让蚊子咬了一口,左臂受伤沒碰到骨头……快向西方突围,京城不能待了,放焰火让全城的兄弟撤退,离开京师……”

就在这时候,长街的西面传來一阵阵马蹄声,看样子九门提督麾下的骑兵也动起來了,这次清廷镇压的效率高的出奇,

“妈的,还真以为我家大人死了,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老子我就不信了,承运而來的肖大人,会这么轻易的死,”

王怀远突然厉声大喝道“弟兄们,清妖这是认定大人已经死了,这是要斩草除根啊,妈的,就算天下人都信了那条谣言,老子我也不信,我这辈子就信大人是无所不能的,大人就是承运而生的,你们信不信,”

喊声刺穿夜幕,黑暗中突然爆发出如雷的回应声“不信、不信、不信,除非大人的尸身摆在我们面前,否则我们就要战斗到底,撞破南墙永不回头,”

“哈哈哈……我的大人啊,您看见了吗,刑堂可信,新军可信,军魂已成,再也无人能挡,您就安心的在欧洲闯一闯吧,这个家我们给你守住了……”

“杀光这群鹰爪孙,”王怀远身先士卒,带着兄弟们开始向西城突围而去,与此同时,十多团火光在包围网中冲天而起,手握最新手雷的刑堂精锐轻而易举的撕碎了敌人的包围网,内外的兄弟很快汇合并消失在了黑暗中,

就在这时候,在刚刚王怀远突围的地方,一名身穿黑衣头戴斗笠黑纱遮面的女人突然闪了出來“刑堂,这就是肖乐天秘密组织的名字吗,王怀远负责的就是刑堂吗,呵呵呵,不得不说肖乐天蛊惑人心还真有一套,这些人是真的愿意为他去死啊……”

就在这名女人幽幽自语之时,突然数道寒光扑面而來,黑衣女子身形一闪一排柳叶刀哆哆哆的顶在窗棂上,惊的她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我沒有猜错,你就是紫禁城老祖宗新收的关门弟子吧,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一身扶桑的忍术……”

那名黑衣斗笠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受老祖宗亲自指挥的日本女忍者雾隐小鬼,不过现在大家都叫她雾姐,

雾姐双手一闪两把短刀窜了出來,她仔细的寻找着声音的來源“好棒的隐匿之术,如果我沒有猜错的话,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春十三娘了……”

话音未落,雾姐身形如电嗖的一声冲入一条漆黑的小巷,紧接着就是一阵叮叮当当的兵器碰撞之声,

“去死吧,这个世界上凡是和肖乐天有联系的一切,都要被毁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