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 两宫之争/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德海是奉了慈禧的命令來捉拿二毛的,按照她的本意昨天中午的时候就应该把二毛打入死牢,只不过因为两宫太后意见暂时沒有统一而把他监视控制了一天,

而如今,雾姐收起的大网已经捞起了一千多名叛逆,而且经过审讯也证明了这些人都属于肖乐天的外围坐探,这已经是铁证了,肖乐天的势力绝对不能留,

慈禧本以为她这个姐姐能够将二毛就地正法,但是万万沒有想到刑部却接到了慈安太后不得杀人的懿旨,

这下慈禧可按耐不住怒火了,长久來对慈安的种种不满一下子爆发了出來,她怒吼着向安德海下令,哪怕用抢的也要把二毛抓起來,必要时甚至可以就地杖杀,

得到主人严令的恶狗总是最凶悍的,安德海带着一大群太监和十几名侍卫,卷起一路烟尘从紫禁城直扑北海边而去,

“太后吉祥,奴才奉主子的命令,來拿二毛,惊扰之罪还请太后体谅,”说完一摆手一群侍卫冲上去就要绑二毛,

“住手,哀家还沒有开口呢,你们就敢绑人,这是谁教你们的规矩,”

安德海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咣咣磕头“老佛爷息怒啊,老佛爷息怒……奴才只是听命行事,刑部严刑逼供下已经有无数人招供了,这二毛就是叛逆肖乐天的手下啊,这种杀才可不能留啊,”

慈安沒想到安德海居然还敢还嘴,当时气的眼冒金星“好好好,真是好奴才啊,我才说一句,你居然用十句來还嘴……來人啊,还不给我掌嘴,”

这时候的安德海发扬一不要脸,二更不要脸的精神,跪在地上自己先掌上嘴了“老佛爷不要动怒,奴才自己來,奴才自己來……一、二、三……”

安德海一边大一边还数数,表面上看着恭顺但是他两只眼睛贼兮兮的不停的转动,他正估算援兵到來的时间呢,

就在他掌嘴十多个之后,从南边紫禁城方向一路跑來一群太监,其中一台凤辇正被人簇拥着直奔混乱的现场冲來,

“安德海,你个狗东西,这么点小事都干不好,让你抓个贼人,怎么把太后给气着了,要是姐姐有什么不适,你有一百个狗头都不够砍的,”

“是是是……奴才知错了,奴才张嘴……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七……”

慈禧沒空搭理耍宝的安德海,她两步走到慈安面前屈膝行礼,紧接着手指着二毛说道“姐姐啊,这种叛逆还费什么话,直接打杀了吧,留着也是浪费粮食……”

“不行,”慈安一反往日慈眉善目的表情,厉声喝道“二毛不能杀,那一千多入狱者也不能随便杀,事态不明之前我们不能偏听偏信,不能轻举妄动,”

慈禧今天也撞邪了,她尖着嗓子嚷嚷道“姐姐这是何意,一个下三滥的狗奴才,难道妹妹我都无权处置了吗,这个肖乐天单在京城埋下的眼线就有上千人,他想干什么,这不就是要造反吗,”

“二毛这个狗东西,从一开始就是肖乐天安插在皇宫里的坐探,这几年要不是为了笼络住这个孙猴子,我早就想下手了,现在肖乐天已经不在了,留着他还有什么用,”

慈安自始至终都知道慈禧的野心,也知道这个妹妹对自己都是口服心不服的,不过这些年朝政不稳,南方闹长毛北方又來英法联军,为了大局平稳慈安一直都包容了她,

沒想到今天慈禧居然蹬鼻子上脸了,浑然忘记了她只是个西宫太后,浑然忘记了自己这个东宫太后的地位要远在她之上,

“好好好,妹妹今天火气真是够大的啊,”说到这里慈安从椅子里站起來,手指着周围的太监、宫女、侍卫们大吼道“所有人都给我退下去,十步之内不许有任何闲杂人等,我和妹妹有私房话说,”

关键时刻,慈安还是选择了以大局为重,在她的严令下人们开始后撤,十步之内不敢有任何人逗留,

二毛被一群强壮的太监控制在中间,他冷眼向外观瞧,两名太后争吵的很凶,但是声音很低,所有人都不知道两宫太后在说什么,大家只知道气氛已经越來越压抑了,

慈安低沉着声音说道“你想斩草除根,我也想斩杀这天下的叛逆,但是在动手之前你能不能回答我的问題,”

“你说肖乐天肯定死了,请问证据在哪里,你说法国人给了你明确的保证,请问法国人是否可信,你想替朝廷把乐天洋行抢到手里來,请问你准备怎么抢,谁去下手,谁又去协调美国人的利益,”

“我的好妹妹啊,那欧罗巴的报纸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肖乐天现在已经落到了普鲁士人的手里并且生死不明,那么我们要找证据也应该去普鲁士找啊,可是现在东交民巷压根就沒有普鲁士的使节……”

慈安强忍着心中的愤怒,用平静的语气一点点开导这个妹妹,她心里很清楚越是局势微妙之时,朝廷自身越不能乱,现在的大清就象一名重病初愈的病人,可禁不起折腾了,

但是慈禧这个女人跟历史记载中的一模一样,精于内而昏于外,这个女人平衡国内政局那就是自学的天才,但是一旦让她把眼光投放到整个世界上去,就会立刻晕眩,

晚清的历史耻辱的甚至有些可笑,当一个民族经历了两次鸦片战争,一次甲午战争,中间还有对法的安南战争,对俄罗斯的新疆之战……等等大失败之后,居然还能发布出对万国宣战书,

这种愚蠢到极点的宣战书,正是出自慈禧太后之手,也正是这一份万国宣战书,直接引发了八国联军进北京的庚子事变,

好了,这话題可就扯远了,用前世的黑锅往今生的慈禧头上套,也是有点不公平,但是慈禧的表现果然跟历史记载一样,慈安的话他根本就听不进去,

“姐姐啊,您好糊涂,说來说去,您这不就是用二毛的话來反驳我吗,咱们都清楚二毛是谁的人了,他会跟咱们说实话,”

“呵呵,我是不懂什么普鲁士、德意志的,我也不想弄明白,我就知道一点英国、法国不好惹,俄国人和美国人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至于那个普鲁士我之前也问过奕?,到现在都沒统一,弄的跟春秋战国一样,又有什么可怕的……”

慈安现在都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了,她发现慈禧已经变成了一块油盐不进的铜豌豆,什么话都已经听不进去了,

“好好好,我不管你怎么想,这个二毛你不能杀,而且刑部和内务府里关押的犯人也只能审问,不能滥杀,这就是我的懿旨……”

咣当一声,慈禧把茶碗都蹲在桌子上了,她站起來痛心疾首的说道“姐姐啊,你怎么如此的固执,您可知道这次是咱们满人多好的一次机会吗,法国人的条件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只要帮法国皇帝出气,法国将给咱们全力的支持……”

“俄国人不是在新疆捣乱吗,法国人同意施加压力,要知道俄国可是法国的手下败将啊,还有工业特区,人家法国人说了,市场之后法国出钱出人帮咱们搞,甚至可以用最低价卖给咱们武器战舰……”

“我的好姐姐啊,这么大的机会咱们要是抓住了,满人的江山可就更稳三分了,”

慈安已经彻底无语了,心说那法国人还成了好人不成,六年前刚刚烧了圆明园,现在到你嘴里居然变成了施恩之国了,甚至成了可以依赖的盟友,

“你你你……你这是要气死我吗,你说普鲁士不可信,难道法国人就可信了,六年前的仇你全都忘记了,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反正情况不明不能轻举妄动……你等上几个月半年再下手就不行吗,”

“姐姐啊,机不可失失不再來啊,”

“闭嘴,我才是东宫,你不要逼我请出先皇遗旨意出來……”

一句话就如同一阵寒风刮过北海边,明明是大夏天所有人却好似坠入冰窖一般,二毛之前的话都沒有听清楚,但是这句话慈安是带着情绪说出來的,音调比之前的都要高,二毛听的清清楚楚,

“老天啊,干爹简直就是神仙,他以前就曾经说过,慈安本性良善不争,先皇肯定要给她一份尚方宝剑给她撑腰的,沒想到居然是一份密旨意,”

“我的好爹爹啊,您真是神仙下凡不成,怎么每一件事您都能猜的到,您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不仅仅是二毛被震惊了,在场所有人都傻了,很多位卑的甚至想把自己的耳朵刺聋,这种皇家隐秘,知道的越多死的也就越快,

慈安也后悔了,她也搞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一时失口,可是慈禧的反应更快,只见她拿出奥斯卡影后的水准來,嘴一扁眼泪夺眶而出,

“姐姐啊,您可冤死妹妹这颗忠心了,呜呜呜……妹妹这一切不都是为了大清好吗,”

说话间,慈禧膝盖一软直接就给慈安跪了下去,慈禧这一跪,在场的所有人都站不住了,哗啦啦跪倒一片,

“太后息怒……太后息怒……太后息怒啊……”

人群包围中的慈安这一刻,真如孤家寡人一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