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 琉球人心已乱/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密旨这种东西,向來都是藏着掖着最吓人,一旦公诸于众让敌人有所防范了,那么威慑力也就会大大的降低,

慈安现在后悔的肠子都快青了,自己怎么就突然愤怒了起來,自己怎么就沒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慈禧现在也吓呆了,不过他的惊恐中却掺杂了一丝喜悦,惊恐的是沒想到先皇会给慈安留下一份密旨,而喜悦的是慈安的杀招居然为了一次沒有必要的冲突而暴露了,

既然你已经暴露了杀手锏,那我以后可就有办法防备了,这一刻慈禧哭的更委屈了“呜呜呜,姐姐别生气了,妹妹考虑不周,一切都听姐姐的……呜呜呜,不过还望姐姐能懂妹妹为大清好的一片苦心啊……”

事已至此,后悔也无用,关键时刻慈安也得给慈禧面子,朝廷稳定最重要,慈安长叹一声拉起慈禧“妹妹啊,姐姐说话也是有点重,你不要往心里去……这样吧,关于肖乐天留下这群人的处置咱们再等等,等半年如何,”

“到今年年底,我想欧洲那边的消息就能传过來了,等明确了死讯之后,咱们再动手好不好,到那时候就按照妹妹你说的去做……”

一场争吵最终还是慈安惨胜,二毛被保护起來了,虽然被太后禁止他接触皇上但是金器库的差事沒有丢,主管太监的位子沒有撤,

而那些一千多名刑堂外围成员则成了内务府和刑部的阶下囚,每天皮鞭沾凉水的吊打是少不了的,只不过下手松一点劲尽量别死人罢了,

与此同时顺天府还发布了安民告示,上面写的清楚明白,朝廷这次抓的都是江洋大盗和土匪余孽,此次行动跟市面上的谣言沒有半分的关系,

当清廷一系列的举动传到王怀远的耳边之后,他总算是松了半口气,他知道这是二毛赌上性命在给大家争取时间,至于半年以后会怎么样,那可真的要看老天爷的安排了,

大清国内的冲突虽然有所缓和但是在遥远的东海之上,肖乐天最后的大本营琉球本岛上,现在却彻底的乱成了一锅粥,

码头上、工厂里、商业店铺内……甚至包括首里皇城,凡是有人的地方人们都在议论肖乐天已死的谣言,整个那霸港几十万人陷入了一片惊恐之中,

那霸由于地理原因,得到这个消息要远比北京城要早,但是由于肖乐天在琉球民众心中已经有点半神化了,所以一开始沒有任何人会相信这样的流言,

“丞相大人是什么人,那是承运而來的英雄,是凭一人之力改变一国国运的隐龙,是能够施展换血奇术,能够凭空召唤旋风的神仙……这样的人会在功不成名不就的时候死去,别逗我们了……”

肖乐天在琉球的威望就是如此之高,民众对他的信赖完全是下意识的,但是,谣言重复多了,再强大的信念都会有所动摇,曾参之母不可谓不贤,但是三次听见儿子杀人的谣言,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夺路而逃,

英国商船、法国商船、荷兰商船……一艘艘不同国籍的商船都带來了同样的消息,那就是肖乐天已死,他被法国人的刺刀捅死在了贝桑松,

渐渐的那霸城里的气氛发生了一丝变化,人们的口气开始松动了,说不了两句就哭泣的民众增多了,而且日裔聚集区内的丞相神龛來祈祷的人也渐渐的多了起來,

说到这里,就不能不提那霸遗留下來的这十万日本人了,不得不说,日本人自古都有崇拜强者的基因,虽然肖乐天带着汉人一次次的击败他们,而且把他们齐民编户用最高的税金來惩罚他们的罪行,而且制定的法律也是最严酷的连坐法,

按理说日本人应该痛恨肖乐天啊,但是很诡异的是,在暴乱平定后的这一年之中,最遵纪守法的群体居然就是这些日本人,而且也正是他们用实际行动在那霸的各个角落建造了无数为肖乐天祈福的日式神龛,

开始肖乐天也不明白日本人为什么这么做,但是等到他和野平太、兵太郎等人仔细聊过之后,才算恍然大悟,

日本现在根本就不算一个民族国家,那就是一个腐朽落后的封建制国家,民众只知道有主公而不知道有国家,

肖乐天表现的越强势,杀的越狠辣,反而让这些日本人起了投靠之心,不仅如此,肖乐天用鲜血拯救坂本龙马的事迹,还有首里城诡异的那场旋风,都让肖乐天的形象发生了一些神话,

当然了,最最核心的还是肖乐天的商业手腕,整个那霸在他的统治下异常的繁荣,所有人只要你有心都能够找到可以养活家人的工作,

正是在重商主义的支持下,那霸港口货物吞吐量在一年之间翻了十倍,西洋的棉布、洋枪、火药,大清的丝绸、瓷器、茶叶、大米,朝鲜的人参、生药……源源不断的货物如同满月时候的大潮一样涌入那霸,

别的不用说了,无数日本人就为了每餐都能吃到的米饭,就可以天天去神龛为肖乐天祈福,这种顿顿都有大米饭吃的幸福生活,在日本本土就连一些小领主都是不敢想的,

那霸,现在俨然就是东亚的人间天堂,肖乐天用重炮和重商主义武装这个国家,仅仅一年的时间就让这个古老的王国发生了彻底蜕变,

现在,就是现在,肖乐天居然被卑鄙的法国人杀害了,整个城市上空突然翻滚起不安的阴云,所有人的情绪都渐渐变得暴躁了起來,

“不管丞相大人是死是活,反正法国人确确实实是伤害到了大人,这个仇我们必须报,咱们是大人手下的拔刀队,咱们是丞相大人的外籍军团,脏活就得咱们來干,诸君,今晚就下手吧,”

“嗨,敢不从命……”

率先启动的正是遗留在那霸的日本外籍军团的士兵,接着黑夜的掩护这些额头扎紧白布,嘴里叼着肋差,手里握着太刀的猛士们,悄悄的靠近了那霸港内所有的法国人产业,

“鸭子给给……杀死这些法国人,给丞相大人报仇,”无数班排长一声令下,决死的日籍士兵把太刀砍向了法国商人,

火光顿时冲天而起,一间间法国人的商铺、仓库被砸开了,杀气腾腾的士兵冲进冲出,

“沒有人……这里沒有人……这里也沒有人……妈的,这群法国人太狡猾了,他们居然逃跑了……”

“是我们下手慢了,我们应该在传言刚刚兴起之时就动手的,法国人可能早就料到我们是会动手的……”

“该死,咱们去码头,攻破那些法国商船,为丞相大人报仇……”

发疯的日籍士兵这时候也沒法隐蔽身形了,他们一路狂奔一路大吼,不一会的功夫就裹挟了无数同样愤怒的民众,

黑压压的人群冲上了码头,可是让他们沒有想到的是,这时候原本应该停靠在码头的数艘法国商船,已经起锚离开了栈桥,他们也跑了,

漆黑的港湾中,法国商船上的船长水手们,望着港口上密密麻麻的民众身影,听着随风而來的骂声,一个个暗叹不已,

“皇帝陛下啊,但愿您的选择是对的,也希望远征舰队能够旗开得胜……如果你们失败了,法兰西将彻底丧失这座城市里的一切利益,中国的近海将成为所有法国商人的哀伤之地……”

“好了,小伙子们,咱们离开吧,特使大人交给咱们的任务已经完成,后面的脏活就跟咱们无关了……”

法国商船灰溜溜的逃了,码头上到处都是情绪得不到发泄的愤怒吼声,这吼声如雷一样沿着山势漫卷,最后就连首里城头的尚泰王陛下也听到了,

“金爱卿啊,你说丞相大人真的死了吗,”一脸悲戚的尚泰王迎着夜风望着港口处的混乱,在他身边正是被肖乐天所宽恕的亲日派官员金长森,

“陛下,老臣也难以确认,毕竟隔了数万里这已经不是咱们能够想象的距离了……”说到这里金长森突然沉默了一下,紧接着说道“但是不管怎样,陛下应该考虑考虑咱们琉球王国的后路了,”

“后路,”尚泰王显然沒有想到,趁夜來拜访他的金长森居然是來商量后路的,不过短暂的惊愕之后年轻的王愤怒了,

“金长森,你老毛病又犯了吗,要知道你是丞相特赦的,做人要知道感恩啊,”

金长森二话沒有噗通跪倒在地“陛下啊,老臣绝对不是反复的小人,老臣也不是忘恩负义之徒啊,老臣心中只有陛下您,只有咱们的琉球国啊,”

“我们是弱国,是小国,只有追随强者才能生存,这不关乎什么忠诚,这是血淋淋的生存法则啊,千百年來弱国不都是这么活过來的吗,”

金长森激动的老泪长流,额头咣咣的撞地“国祚不能断啊,陛下醒醒,人死不能复生,咱们这一国总不能跟肖丞相一起殉葬吧,您要想想死去的列为先王啊,他们为了护住国祚,忍辱负重吃的苦可比陛下您多得多了……醒醒啊陛下,醒醒啊,”

尚泰王毕竟年轻,在金长森泣血苦求下,年轻的王心里也有些松动了,可就在这时候从城墙黑暗处,突然传來一阵低吼,

“金长森,你以为你是琉球王国的忠臣吗,你错了,你才是给咱们琉球王国挖坟墓的刽子手,陛下要是听了你的,咱们这一国可就算是真完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