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 那霸备战/大清隐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人是需要逼一逼的,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也是需要逼一逼的,关上门來安心过自家的小日子,在中古时代都是一个伪命題,更何况现在的工业时代了,

你不去惹别人,不代表别人不会去惹你,大清还想关起门來过自家的小日子呢,人家大清有不跟你外人做生意沟通的权利啊,

可是事实不是这样的,你不愿意做的事情,会有人逼着你做的,你想关闭国门,我有大炮可以轰开,你想老老实实的在夹缝中当你的墙头草小弱国,对不起,我看你这丛野草很碍眼,

生死时刻,金长森总算是抛掉了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琉球王国最最保守的一批人终于被动员了起來,

“诸位臣工,诸位仁兄,大家跟我金长森相处已经几十年了,这几十年风风雨雨我们护着琉球国祚度过了无数的危难,本以为这次我们也能靠着左右逢源度过危机,可是我错了,大错特错……”

高堂上灯火通明,金长森把跟他穿一条裤子,也是琉球王国最保守的一群老顽固都给聚集在了一起,高举酒杯的金长森已经激动的热泪盈眶了,

“法国人已经不宣而战了,十艘装载了六百多门火炮的战舰已经奔着那霸而來,他们要彻底毁掉咱们这一国啊,我们不能再退了,再退半步可就全都掉到海里喂鲨鱼了,“

轰的一声人群一片大哗,所有人左顾右盼面面相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到他们连着确定了三遍,这才明白金长森沒有欺瞒大家,

啪的一声脆响,不知道是那个摔碎了手中的瓷杯“混蛋,这群混蛋还沒个消停了,才过了一年的好日子,就又來贼了,这还给不给人活路啊,”

“就是就是,咱们琉球几百年都沒想过会有如此兴旺的一天,看看港口上的船只货物吧,看看每天淌海水一样流进來的税金吧,还有那一间间都叫不上名字的工坊,这都是咱们八辈子都不敢想的啊,”

“丞相大人心疼咱们,不光补上了历年來所欠的俸禄,而且还给咱们加了大大的一笔养廉银子,这好日子才开始怎么就來拆台的呢,”

“妈的,既然不让咱们活了,咱们就跟他们干下去,老夫我一辈子与世无争,今天我就拼一拼,洋人鬼兵要是冲到我的面前,我拼着死也得给他两棍子……”

琉球王国最保守的群体这次也被动员了起來,当他们这些冷静到近乎冷血的政客都愤怒的要抄刀子上的时候,可想而知最狂热的群体已经愤怒到什么地步了,

整个那霸彻底陷入了一场大风暴,政府机器开始全面开动,所有新军敞开大门招收强壮的百姓,肖乐天留在那霸的五百新军在短短的三天之内就扩张到了三千,

就这还是蔡瑁将军一个劲的压缩呢,要不是他一直控制着规模,别说三千了就算三万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汇集起來,

但是现代战争不是这么打的,一直军队不是靠拼人数就能必胜的,往五百新军里面掺水,能掺到三千就已经是极限了,再多下去指挥系统绝对会崩溃,

现在全城的百姓都已经疯了,入不了新军那就组织民团,入不了民团那就当义勇,实在不行老子帮部队扛大包也行啊,

所有街道上到处都是狂奔的传令兵,里长、甲长带着街坊四邻开始堆砌沙袋隔断交通,几乎所有的十字路口,都有识字的学生在为百姓宣讲,

这些从肖乐天所建的十所学堂里走出來的年轻人们,穿着淡蓝色半旧的学生服,站在高高的木箱上,手里举着那份从欧罗巴流传过來的报纸,一个个喊的声嘶力竭、痛心疾首,

“乡亲们,看看吧,无耻的法国人,在地中海,在公海就敢派遣战舰攻击咱们的丞相大人,他们甚至在法国本土伤害了丞相大人,一国首相都能刺刀相对,大家伙说说,咱们百姓要是落到他们的手里,还有沒有活路,”

“叔叔大爷们啊,是谁赶走了岛津家的豺狼,是谁让咱们有了一口饱饭吃,是谁让我们这些年轻人能够不花钱的上学堂,是谁……是丞相大人,我们除了报仇之外还有什么选择,只要我们心中还有一丝良心,我们就不能麻木的活着,”

“琉球国的百姓啊,强盗已经打上门來了,就算你们举不起钢刀,射不了洋枪,但是大家还有一把子力气啊,大家组织起來,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我们要采购军资,我们要堆砌工事……备战啊,全城备战……”

从古至今,年轻人都是狂热的,更何况他们都是被肖乐天西学所洗脑的年轻人,他们真的想组成学生军加入战斗,但是琉球王室断然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不让上战场动手,那么我们就动嘴,我们要用一腔热血再加三寸不烂之舌,鼓动整个王国,

华人团体、琉球土著,乃至于日裔居民,全都被这场风暴所裹挟,仅仅两天时间那霸街头的学生宣讲员们就得到了二十万银元的民众捐款,

无数白发苍苍的老者,牙牙学语的孩童,满面沧桑的主妇……这些來自不同族群有着不同生活经历的人们,拿出他们省吃俭用攒下來的一点钱财,带着他们的体温扔进了捐款箱里,

“那去吧,反正好日子也是丞相大人赐予的,豺狼打上门來,我们留着浮财有又什么用,就算是把丞相大人赐给我们的好日子又还回去了……”说完无数妇孺擦着眼泪离开了,

更让人不可想象的是,就连那些开青楼、赌馆,吃下九流饭的地痞恶棍们,居然也臊眉耷眼的偷偷挤了过來,在无数人异样的目光中扔下一把银元转身就走,

当他们被不解的民众给堵死之后,一个个磕磕巴巴的说道“看看看……看我们干嘛,老子就算赚的钱是下九流的,咱也知道……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再说了,那霸要是被打烂了,我们不也沒有钱赚了吗,”

这才是真正的社会总动员,肖乐天仅仅统治了琉球一年时间,他就已经把那霸打造成东亚思想最最进步的城市,民族观念、国家观念在肖乐天不余遗力的鼓吹下,终于破土萌芽居然长成了,

果然一切都如肖乐天所说的一样,不打破一个旧世界,一个新世界就不会出现,琉球民心为什么在一年之内发生如此大的变化,这跟那场席卷全城的大暴乱是脱不开关系的,

血火一夜,整个那霸变成了一片废墟,被烧毁砸碎的不仅仅是那些房屋和财富,更是民众对传统的那种依赖,再加上肖乐天在整场冲突中,近乎于神一样的表现,让他的威望甚至超过了尚泰王,

肖乐天已经有点半神话了,他在琉球的个人崇拜已经不亚于希特勒统治德国的全盛时期,再加上十所公立学校拼命的给年轻人洗脑,民气不变那才有鬼呢,

无数滞留在那霸的西方商人都已经看傻了,在他们的眼里这些东亚民众突然迸发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气质,如果说过去的亚洲民众都是愚昧而且麻木的,那么今天琉球百姓所散发出的气质就是自信和骄傲,

“这太可怕了,仅仅一年的时间琉球就被肖乐天改变成这样,如果给他时间执政对面的那个帝国……哦,上帝啊,我实在是不敢想象,”

无数奸诈的西方商人,被琉球民众这股澎湃的临战气势所震慑,他们甚至不敢发这笔国难财,当琉球政府带着银币向他们采购各种物资之时,他们不仅沒有加价甚至还给了一些折扣,

战争中任何意外都有可能发生,商人吃的就是人脉这碗饭,能多留一点善缘总是好的,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了,该來的总是会來的,就在琉球已经变成一个大大的要塞之时,在台湾海峡靠近宝岛一侧的航线上,法国十艘狰狞的巨舰终于露出了他们的身影,

特使莫里哀站在船头,手里端着望远镜正一寸寸的观望着台湾岛上的山脉轮廓,船头劈开的白浪中无数海鸥在飞舞,

“可惜了,真的是可惜了,如此巨大的一座岛屿清朝居然沒有开发出來,这一路上我连一座像样的炮台都沒有见过……沒落了,这个老旧的帝国真的是沒落了,”

旁变的海军少将布鲁斯赶紧见缝插针赔笑迎合道“特使大人说的很对,别说台湾岛被满清给浪费了,六年前当我还是一名普通舰长跟随远征军前往清国北方的时候,我就有这样的感觉……”

“他们何止是浪费了一座台湾岛啊,他们大陆的炮台也一样的落后,这个国家在他们的统治下已经被浪费了两百年了,不能再这样了,这个国家需要我们文明世界來拯救……”

布鲁斯的马屁显然沒有拍到点子上,莫里哀略带嘲讽的说到“哈哈,看來将军阁下这辈子是无法成为一名政治家的,这个国家为什么要拯救,我们文明世界又有什么义务去拯救,”

“既然他们选择了落后,那就继续落后下去吧,让这个庞大的国家成为我们欧洲人的原材料基地和商品倾销之地吧,让我们一点点的榨干他们所有的财富,这是一个永远都不会枯竭的金矿,而大门早已经被我们炸烂了……”

就在这时候,两人头顶上的瞭望手突然大喊了一声“正北方有不明船只……看清楚了是一艘日式関船……”

莫里哀抄起望远镜向北方望去,当那艘老旧破烂的関船出现在眼里之后,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狞笑,

“如此落后的中古时代帆船,能够航向到这里已经是个奇迹了,而日本现在还处在闭关锁国之中,他们不可能派出船只航行到台湾的……”

“呵呵呵,小家伙,你是从琉球驶來的对不对,好吧,既然你送上门來了,我也不会客气的……传令,炸沉这艘関船,法兰西的惩罚之战正式拉开序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